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中国政库

陕西韩城整改“1.9亿元造鲤鱼跃龙门”:水景被填改种绿植

微信公号“208坊”

2019-04-19 09:37 

近一段时间,陕西韩城以另外一种方式出名了。
2019年1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通报,总投资1.9亿元的西禹高速韩城出入口景观提升工程刻意追求鲤鱼跃龙门的形象效果,建设超大体量的假山跌瀑、人造水系及亮化工程与北方地理环境和整体风貌极不协调。
2019年3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发布《关于部分保护不力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通报》,对山东省聊城市、山西省大同市、陕西省韩城市、河南洛阳等5个城市因保护工作不力导致历史文化名城遭到严重破坏的情况,予以通报批评并限期整改。其中,陕西省韩城市存在破坏古城山水环境格局问题。
“对于整改不到位的城市,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将提请国务院撤销其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称号。”这是严厉的警告。
两次严厉的通报对于韩城来说都是一场场大考。通报过后,韩城不断整改、不断与国家部委沟通汇报,仔细梳理不难发现,两次通报背后反映出偏倚的政绩观问题。近日,坊叔赴陕西韩城进行了采访,对涉及的相关部门进行了调查了解。
工人们正在改造韩城鲤鱼跃龙门景观  208坊摄影
立即整改 反复沟通 韩城很忙
开车从韩城出口下高速,韩城鲤鱼跃龙门项目映入眼帘。远处看去,20多米高的两座假山高高耸立在收费站两侧,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坊叔通过收费站右侧的小道走近假山,这座大景观正在改造,原本的水景观被改成了草坪,挖掘机、洒水车大卡车都停在施工地点,工人们正在忙着栽种各类绿化树木。
这个被通报的韩城鲤鱼跃龙门项目总面积176033㎡,由土方工程、地形塑造、景观照明、假山塑造、假山基础瀑布叠水、景石工程、园林小品等组成。假山叠瀑区占地30亩,北侧假山高23米,南侧假山高20米,水系总长210米,南北两侧大型假山跌瀑寓意“龙关”,展现鲤鱼逆流而上,鱼跃龙门的情景,是韩城市最恢弘的假山水系景观。
被通报后,韩城市邀请专家对西禹高速韩城出入口景观提升工程假山部分“减、绿、隐、用”整改措施开展可行性研究,并拆除了投影机等相关设备。拆除了假山南北两侧瀑布水泵101个,水池填埋拉运土方1600余车,共计3.2万立方,栽植白皮松、雪松、国槐等乔木300株,红叶石楠球等灌木156株。
至此,总投资1.9亿元的西禹高速韩城出入口景观提升工程变成了被绿植包围的两座光秃秃的假山。

两个多月被通报两次,韩城市委市政府忙得不可开交。从2019年1月国家部委的两次通报开始,韩城方面进行了多次反思,从市委常委会的专题民主生活会到市政府召开的专门会议,韩城主要领导多次赴现场进行了实际调研,反思不可谓不深入。
因古城过度开发被国家部委通报后,韩城市住建局在给208坊的书面回复中表示,对标通报问题,韩城市住建局经认真排查梳理,古城内成片拆建涉及隍庙古街商业街项目和古城城墙综合体项目,破坏山水环境格局涉及晨钟民俗生态园项目和东部坮塬建筑,具体情况措施如下:(一)隍庙古街商业街项目,叫停隍庙古街北片区项目建设;(二)对古城城墙综合体项目下发停工通知;(三)对晨钟民俗生态园项目下发停工通知;(四)对东部坮塬建筑,《韩城市名城保护规划》和名城保护相关要求,严格项目规划审查,严控建筑风貌,避免新建建筑影响坮塬风貌及景观。
韩城鲤鱼跃龙门水景观被覆盖上了黄土,栽种了绿植。208坊摄影
褒贬不一的韩城古城改造
关于古城保护和开发的争论,陕西韩城一直以来都备受舆论关注。早在2011年韩城古城被指“拆迁式保护”时,当地政府给出的解释是“保护改造”。
看似平常的回应,其实已经为这次住建部的通报批评“埋了雷”。韩城在古城拆迁过程存在哪些问题?在保护与开发之间触碰了哪些红线?
3月29日下午,坊叔驱车到韩城古城,沿途所见拆建的场景随处可见。风刮过工地,尘土顿时飞扬而起。走进古城街道,旧日喧闹的古城,人流少了许多,街区的商户坐在店里玩手机。有商户告诉坊叔,改造完成后的古城的环境变漂亮了,但是人却变少了,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采访中,不少当地居民表示,随着古城的大面积拆迁,原住居民走了大半,没有了当年熙熙攘攘的氛围。
陕西韩城古城为中国六个保护较好的明清古城之一,有大批元明清建筑,也是国务院1986年公布的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韩城境内文物古迹丰富,省级(含)以上文物保护单位29处,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就有11处。
走进韩城古城,韩城古城内有部分街区经过了改造,经过商业开发改造完成的街区内景观风貌得到了改变,但是过度的商业化破坏了古城原有的历史风貌。
新建的城门 208坊摄影
那么,韩城古城具体由哪些单位负责保护?坊叔在采访中发现,韩城古城保护“九龙治水”问题比较突出。坊叔在韩城多个部门采访中感受到,韩城在古城开发保护方面是重视的,但是这种重视并未产生与之相应的效果,多个机构之间权责模糊,职能重合,反而从某种程度上掣肘了古城的保护。
一个韩城古城内,涉及了韩城市住建局、韩城市文物局、韩城市金城街道办、韩城市古城管委会、韩城市象山科教新区、还有负责开发的陕文投公司等十余家单位。
对于各家单位的职责分工坊叔了解到,韩城市住建局负责韩城历史文化名城建设;韩城市文物局保护古城内国保、省保、市保文物单位;韩城古城管委会管理古城内保护开发;韩城象山科技新区负责古城外开发;街道办负责拆迁和社会事务;陕文投韩城公司负责公司区块内的事务……
显然,韩城政府部门对于各单位的职能都有所规定,部门管理重合导致都管但又都不管的情况时有发生。
韩城市住建局局长刘建军接受坊叔采访时表示,对标通报问题,韩城市住建局经认真排查梳理,古城内成片拆迁涉及隍庙古街商业街项目和古城城墙综合体项目,破坏山水环境格局涉及晨钟民俗生态园项目和东部坮塬建筑。
“对于隍庙古街商业街项目,叫停隍庙古街北片区项目建设;对于古城城墙综合体项目下发停工通知;对于晨钟民俗生态园项目下发停工通知;对于东部坮塬建筑,《韩城市名城保护规划》和名城保护相关要求,严格项目规划审查,严控建筑风貌,避免新建建筑影响坮塬风貌及景观。”这是韩城市住建局对于排查出的问题进行的整改措施。
那么,在这些问题出现之前,韩城住建局的监管是否缺位?刘建军并未解答。
针对社会各界对于韩城老城改造中出现的拆真文物建假文物的质疑,韩城市文物局副局长师红心也给出了正面回应:“韩城古城在改造中并未出现国保文物、省保文物、市保文物的任何损害。有些不属于文物保护范围的传统民居我们也进行了保护。”
韩城古城因诸多大量的明清时代传统民居而知名因而被称为“小北京”,所谓的传统民居是韩城古城历史风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对于这个结论,韩城市金城街道办党委书记白建峰也予以肯定,街道对于有历史的传统民居也进行了保护,避免传统文化遭到破坏,网上流传的拆文物的说法不存在,拆的都不是古建筑。
大部分原住居民搬到了新城,韩城古城不少商铺大门紧锁。208坊摄影
在采访中,坊叔发现这些传统民居的监管的确存空白区,这些传统民居不属于文物,文物部门管不到,住建部门在韩城古城保护中起的开发作用更大一些,拆迁开发的功能更强一些,街办即使有心保护也是能力有限。
由于时间间隔较长,坊叔并未看到韩城古城有真文物被拆的场面。但在采访中,有当地群众告诉坊叔,自己家隔壁的房子是个明清建筑但是遭到了当地的拆除。
但是,采访中也有部分韩城市民对于韩城的古城改造给予了比较充分的肯定,改造之后的古城变得更漂亮了,群众的生活更便利了。
韩城古城的保护与开发本应和谐共生,地方群众生活条件的改善与当地古城风貌也并非对立矛盾。多站在群众角度考虑考虑,多站在当地发展角度长远考虑,这些问题并非太难。
古城改造保护的“度”到底在哪儿?
“古城不保护有可能在数年就消失,改造开发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在韩城采访期间,这是当地不少干部的“共识”。
古城保护迫在眉睫,特别是治安、消防、排水、居住环境等问题一直困惑着古城居民,让这里几乎成了韩城社会经济发展的一块洼地,与新城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
韩城市金城街办主任王韩光告诉坊叔,古城地处的位置较低,排水问题一直困扰着古城。“夏天一下雨,雨水能到齐腰位置。古城的巷道比较窄,群众运个大件东西,得费不少事,先是货车运到大巷口,然后再用板车运到小巷口,最后还得人背肩扛才能到家,群众生活特别不方便。”
“古城再不改造和保护,真会被慢慢的蚕食殆尽”。白建峰是韩城古城所在地金城街办的党委书记,他之前的岗位是韩城市旅游委副主任。
采访中,他也向坊叔说出了韩城古城保护开发中的无奈。“古城很多民居的产权是在百姓手里,如果政府部门不进行有效的开发和保护,韩城老城不少古建筑可能会随着时间的变化消亡,居民自己的房子居民要拆迁,我们能采取的手段是不多的。”
韩城古城如果真不能得到有效的保护,随着居民私人不断的修建蚕食,大批老房子变成新房子,韩城老城真会失去灵魂。对韩城而言成片的明清古建筑才是这座城市的灵魂。
紧邻古城的建筑已经被拆迁完毕 208坊摄影
陕西师范大学西北研究院教授、中国古都学会副会长李令福接受坊叔采访时坦言,韩城在前几十年的老城保护中的确取得了一些成绩,另辟新址、建设新城、保护古城,在古城以北建设新城,最大限度地保留部分古城原居民,形成了“古城古、新城新,双桥分内外,金塔赏古今”的城市格局。但是,近些年韩城的古城开发有些操之过急,在度的把握上出现了偏差,古城商业化气息偏重。
“古城是传统社会城市的产物,现代社会对古城改造是个发展的必然过程。但是在改造中必须刹住只讲经济效益不讲文化价值过分商业化的错误思潮,防止建设性破坏,防止打着保护文化的名义,干着破坏文化的事情出现。此外,古城改造必须尊重原居民的生活方式,打造一种与原居民和谐共生的改造模式。”李令福在接受坊叔采访时表示。
2010年,韩城市政府从改善古城居民民生角度出发,以保护古城、恢复古城原有风貌为原则,决定启动古城保护工程。
据公开资料显示,由韩城市政府和陕文投韩城公司共同主导在韩城古城内将建二十四史特色主题酒店、韩城影视基地、韩城古城贤人之墅项目及关中民居博物馆等景点。
但是,大肆的开发建设对于韩城古城而言并非益事。成片的拆迁建设,让大量的老建筑焕然一新,但是焕然一新的背后却是大量的老的明清四合院遭到了大量的拆除,让这座古城远离了生活气息,这对古城来说又是另外一种更深的痛。
陕文投的开发到底给韩城带来了什么?
提到韩城古城开发与保护,陕文投是一个不容回避的话题。2010年,韩城市通过招商引资,将具有浓厚政府背景,操作过西安曲江部分项目的“陕文投”引入韩城,成立陕西文化产业(韩城)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韩城公司”)开始投资50亿大手笔打造韩城的古城旅游。
该公司由陕西文化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韩城市人民政府、韩城当地六家民营企业共同出资成立的国有文化产业投资企业。
事实上,舆论对于陕文投这样的国企有着非常明显的两级分化,一种声音说他们是陕西文化旅游领域的福音,为陕西诸多景区的开发做出了巨大贡献。而另外一种声音却认为以陕文投为代表的“曲江系”是陕西文化领域的噩梦,打着文化开发保护的幌子,干着破坏文化的事情,依靠国企的身份占据大量优质的文旅资源,却在开发利用上表现平平。
陕文投在陕西文旅界有着很明显的“曲江系”标签,而曲江的系的曲江模式在陕西文化旅游开发中真可谓“名满天下”。“曲江模式”的一贯套路是:先圈地,利用历史文物进行炒作,再进行招商引资,出让土地获得资金,然后建设主题公园等,使得周边地价升值,过分的商业化让这家国企在文化旅游界备受争议。在韩城古城改造中,陕文投旗下的韩城公司也是遭到了不少媒体和专家的指责:在韩城古城内大肆强拆,拆真建筑,复制假建筑。
新建的韩城城墙和城门 208坊摄影
古城老建筑和新建的城墙大门形成明显的对比 208坊摄影
风追司马,是前几年韩城老城改造中最著名的项目。项目位于韩城市南部,规划范围北至古城金塔公园、南至司马迁祠墓、东至黄河土塬底沿、西至108国道及涧南村西侧,景区总体规划面积约24平方公里。总计划投资60亿元人民币,将以韩城古城、司马迁祠墓、黄河生态湿地、创意观光农业为核心,打造国内最具特色的休闲名城古镇第一品牌及国际休闲旅游目的地。
实际上,陕文投让韩城古城面貌发生翻天变化的同时也引发了社会舆论对于这家文化国企的强烈质疑:陕文投在韩城太急躁了。在2011年、2013年、2015年、2018年这几个时间段内,新闻媒体、专家学者围绕韩城古城改造中强拆问题、破坏传统民居问题,改变古城旧风貌等问题开展了大量的讨论。
在实地采访中坊叔发现,韩城古城内处处彰显着陕文投的身影,大量新修的仿古建筑在古城内比比皆是,古城的面貌确实焕然一新了,但是随着而来的是古城的生活气息和人文气息也消失了,古色古香的传统建筑让仿古建筑所替代。当地居民坦言,“韩城古城的味道随着改造也变淡了,改造都快把韩城古城改完了。”
官方资料显示,韩城古城“保护改造”涉及的建筑以两类居多。第一类是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第二类是非文保单位,但具有历史价值的老宅,以明清建筑居多。
关于韩城古城拆迁一事,坊叔通过韩城市委宣传部向陕文投韩城公司采访,希望证实有关情况,宣传部进行了如实沟通。但截止坊叔发稿时,该公司对此事未作任何置评。
古城保护中让文物活起来的界限该如何把握?
让文物活起来,并不是让文物被拆掉修仿古的。采访中也有专家坦言,目前社会上留存着一股思潮,似乎认为大肆开发,充分发挥文物的价值,让文物最大限度的发挥商业价值就是活起来。这种活起来的最直接表现就是大肆地对文物进行翻新改造,打着保护文物的旗号,“挂羊头卖狗肉”,拆旧东西建假东西,这股风必须刹住。
在2019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敦煌研究院保护研究部部长苏伯民表示,要让文物活起来,首先要把文物保护好,其次用人文的、科学的手段,把文物的价值研究透、挖掘好,并形成文物的综合价值;最后,把这些价值通过现代的科技手段分享给广大群众,让他们了解文物背后隐藏的知识和奥秘。
理想状态下,文物开发与保护应该齐头并进,相得益彰。现实中,文物的保护与开发利用有时候是一种对立。这种对立的根源在于地方政府历史观的淡漠。比如,在韩城保护中,有些建筑被拆了,重新修复的建筑粗制滥造,完全破坏了原有的历史风貌,导致假货泛滥。
新建的韩城古城大门 208坊摄影
据了解,韩城在老城改造中的确拆了不少明清的四合院。拆掉之后,韩城又在外围建造了大量的假四合院。最典型属于韩城的小北京项目。该项目位于象山科教新区,占地约250亩,建筑风格以明清北京四合院为主,建设文化交流、休闲居住的旅游客栈及状元书院、状元巷等韩城民俗文化街区。
此外,据了解,在韩城古城东营村街区要建设古玩交易市场、文化商品展示等韩城特色文化商业街区,还要打造现代时尚、具有关中民俗特色的商业街区。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文化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张燕表示,文物的开发与保护应该把握度的原则。过分的商业化容易造成千篇一律的庸俗景观,有种“新影视城”的感觉,失去韩城古城应有的肌理,让人感觉像新城又不是新城。另外,规划很浅,视野很低的改造破坏了城市的格局,让城市失去了特色,破坏了旅游中的和谐美。韩城古城旅游的核心是韩城古城内包括文庙等在内的多处文物和成片的明清四合院以及四合院背后的人文生活气息,大范围的拆迁对韩城旅游而言实际上是一种伤害。
李令福建议,古城的保护与开发应该让政府部门、当地居民、社会团体和企业共同参与。其中政府作为管理主体,从全局角度做好统筹、协调和监督作用,居民是古城开发中不容忽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开发保护要兼顾居民的生活,尽量不要破坏古城的生活气息;企业是古城保护中主要的参与实施者,主要为古城保护承担资金、技术、设计以及后期运营方面的工作;社会团体作为第三方监督机构由多方面人员构成,比如文保单位、专家团队、媒体等,其职责是建言献策、进行监督。
韩城文庙 208坊摄影
偏差的政绩观该如何解?
1月18日,住建部表示,该部决定对陕西省韩城市西禹高速韩城出入口景观提升工程存在脱离群众、脱离实际搞“政绩工程”、“形象工作”问题予以通报。要求当地要认真反思、举一反三,做出深刻检查,坚决杜绝此类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的“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再度发生。
韩城被连续通报其实只是一种表象。韩城市委书记褚锦锋在市委专题民主生活会上表示,西禹高速韩城出入口景观提升项目问题,反映出我们在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结合韩城当前发展实际、顺应百姓美好生活期盼等方面还存在认识不深、落实不够等问题,值得认真反思、深刻吸取教训。
有媒体对当下不少地方少数领导干部错误政绩观也进行了梳理:
一是好大喜功、急功近利,好高骛远,严重脱离当地的实际。不按客观规律办事,不顾现实条件,提一些不切实际的高指标,没有条件硬要创造条件。想着大干一场,捞点政绩尽快走人,根本不考虑地方长远利益。
二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极少数领导造福一方的素质和能力配不上其所在的位置,工作不讲大局,不认真贯彻执行中央的方针政策和工作部署,甚至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工作中做法简单粗暴,不考虑过程,只追求他所谓的结果。
三是心浮气躁、追名逐利。总是过分算计个人得失,习惯于做表面文章,热衷于摆花架子,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追求轰动效应,将地方的烂摊子甩给下一任,“功成必在我”的意识特别强烈。
综合来看,韩城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问题实则反映出一个问题,政绩观出现了偏差。
当然这些问题表现形式具有多样性,原因也是多方面的,但是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没有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另外在某些工作“度”的把握上出现了较大的偏差,脱离了事物应有的范围。
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国家相关部门有着一套严格的保护程序,但是在实际执行过程中韩城市委、市政府却在政策下面搞对策,过分的商业化和成片拆建。
夕阳下的古城西街 208坊摄影
陕西省社科院政治与经济研究所所长郭兴权表示,韩城市短时间内被国家相关部门通报了两个事件,从一方面反映出一些干部为了实现地方经济社会的追赶超越,能够顶着压力和非议大胆开拓创新、奋力前行,具有一定的担当进取精神。从另一方面来看,一个地方的发展不仅要靠领导干部的热情和魄力,而且还受地方资源禀赋、风俗民情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更要以发展和维护人民群众的长远利益为根本要求,以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为底线,以地方的资源承载力为限。
“韩城市接连被通报,也暴露出一些干部政绩观存在的偏差。那些打着推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所谓‘大手笔’,有时候会引起群众的误解,任何政绩观都要能经受历史和人民的检验。”郭兴权认为。
(原标题为《 韩城麻烦来了》)
责任编辑:钟煜豪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