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湃客·眼光

乡村教师夫妻病房内互相鼓励,妻子:若只能活一个我希望是他

2019-04-21 10:2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如果只能活一个,我希望是他,他活着我们这个家才有希望。”4月15日,在河南省肿瘤医院的病房里,苏星的妻子娄趁平静地说。娄趁和苏星都是乡村教师,做了一辈子的教育工作,苏星因患肝癌在医院做化疗,娄趁则刚刚做完乳腺癌手术,胳膊还不能活动。目前两个人在医院里相互扶持,相互安慰。
苏星家住河南通许县练城乡,和妻子娄趁同在一个乡村学校教学,两人有一个14岁的女儿。“我和娄趁从小青梅竹马,又在同一所学校当老师,感情一直都很好。我女儿从小聪明,三岁就能背诵很多五绝、七绝古诗,四岁就上了小学一年级,学习一直在班里前三名,现在读高二了,我们原本是一个人人羡慕的幸福家庭,真是没想到幸福在一夜间就坍塌了。”苏星说。图为夫妻二人的教师资格证。
2018年7月,苏星因为身体不舒服到医院检查,医生说病情不是太好,建议他到上级医院再检查确诊。经过河南省肿瘤医院检查,苏星被确诊为肝癌。“看到这个结果,我几乎要晕过去了。”苏星说,他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然而,病情危急却不容许他有任何选择,当年8月,苏星拿着向亲戚朋友借的10多万块钱,在河南省肿瘤医院做了肿瘤切除手术。
苏星手术后,娄趁一肩挑起了整个家庭的所有担子。由于过度疲劳,2018年11月初,娄趁出现双脚浮肿,胸部疼痛。“一开始我也没有当回事,可是后来乳房里的小肿块越来越痛,苏星就劝我去做检查,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居然也被确诊患上了乳腺癌。”娄趁说,命运不肯放过他们这个普通的家庭,灾难接踵而至。
乳腺癌确诊后,娄趁担心影响丈夫的治疗,没有把这一噩耗告诉苏星,自己偷偷地瞒了下来。但终究是纸里保不住火,最终,苏星还是得知了妻子的病情。“那时,我根本无法接受这个噩耗,整夜整夜的失眠担忧,各种可怕的念头不断地冒出来,我觉得我必须做点什么,于是我就爬起来拖着病重的身体,想尽一切办法为妻子筹集治疗费用。”苏星说。
2018年11月,娄趁在妹妹的陪同下,花费近5万元做了乳腺切除手术,出手术室的那一刻夫妻俩抱头痛哭。“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我们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家庭,平时努力工作教书育人,没有不良嗜好,为什么我们夫妻俩同时患癌,想不通啊!”娄趁哭着诉说,医生说她的病后续还要做化疗,并且要吃5年的药。图为一期化疗结束后在家服药的娄趁。
苏星和娄趁治疗时住在同一家医院的同一栋楼,虽然苏星的身体还没康复,但他每天都拖着病躯买饭照顾妻子。“再累都是应该的,我生病时是她照顾我,现在该换我伺候她了。为了让她心情好点,我经常宽慰她,说我们俩是一对很神奇的夫妻,从小一起长大,工作是在一起,生病居然也是一起,这是一种很深的缘分呢。”苏星苦笑着说。图为化疗暂时出院的苏星在家里给妻子做饭。
“女儿明年就要高考,怕孩子心理上接受不了我俩都得病的现实,我住院期间,每逢周末就办理出院回家陪孩子。但孩子应该是知道我俩病得很严重,因为以前她不怎么爱说话,很文静的一个小姑娘,现在特别的活泼,总想办法逗我开心。看到孩子的变化我心里像刀割一样,觉得愧对她,不能给她一个正常家庭该有的爱。”娄趁说,目前她和苏星一直在化疗,一个疗程结束后就回家静养,之后再回到医院继续治疗。
对于死亡,娄趁和苏星表示他们并不惧怕,唯一放心不下的是他们的女儿。娄趁说,女儿才14岁,她真的不敢想象如果她和老公都不在了,留下女儿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她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我现在经常会做噩梦,梦见孩子在大街上流浪,梦里就哭,醒来还有泪。”
生病前,苏星和娄趁两人每个月总收入7千多元,生病后花费巨大,家庭迅速陷入困境。娄趁说:“学校考虑到我们家庭困难,给我们争取了最大的照顾,现在我们每个月共有6千多元的收入。”娄趁说,截止目前,夫妻俩的治疗费已经花了30多万,治疗中很多药不报销,至今才报销了4万多元,而后续预计还要花30多万,可家里已经再拿不出钱来,她想放弃治疗,把活的希望留给丈夫苏星,让他陪女儿长大。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