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7年10万张照片,只为了拍摄渔民的困境

2019-04-20 08:44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捕不到鱼的渔民,《海在低处》©李好
这是极光photo【江河影像】系列第56篇推送。
李好深爱这些他父辈一样的渔民,他的情感都沉沉地压在他的镜头里。他一边怜悯着这样的渔人,一边又怜悯着满海滩打捞回来的鱼儿。鱼和网,人和鱼,船和大海,在他的镜头里对立、冲突,形成一种紧张的关系。他说,无序的打捞开始破坏自然法则和秩序,机器的轰鸣搅扰着大海的平静,索取没有止尽,而海永远在沉默、在低处。
——习习(作家)
海在低处
摄影并文 / 李好
低处的海
拉缆绳的渔民
海边劳作的渔民
海边捞鱼的姑娘
拉网的渔民
参与捕鱼的推土车司机
跪在海边的渔民
海边作业的两个渔民
海边捞鱼的人和渔贩
漏网之鱼
口叼易拉罐的狗
鱼车边的人
箩筐里的大鱼
海边的渔民和渔贩
半躺在岸边休息的渔民
紧抓大海的手
扛渔网上岸的渔民
戴草帽的渔民
晾在竹竿上的裤子
海边的渔贩
海边补网的渔民
准备扛捞鱼工具回家的渔民
海边破船和推土机
海与岸的连接点,正是我的先人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地方。
在童年记忆里,这片海,物产资源丰饶,岸边的渔村古朴,人文风貌独特,是粤西一带水上游民与陆地土著共居共存之地。数百年来,这里的人们以“耕海”为生,大海,便成了他们赖以生存的“粮仓”。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前,生活在这片海岸上的渔民,以传统生产方式捕捞海产维持生计,日子过得殷实,从来不担心“耕海”劳而无获。
拉小网的渔民和捡鱼的村民
近二三十年间,随着现代文明进程的加速,人们开始恣意妄为,过度捕捞,加上工业污染,海洋的健康状况开始急剧恶化,鱼群急剧减少,很多鱼类濒临灭绝,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大海变得贫瘠,渔民为了走出困境,开始用推土机代替人工拉网,用更大的铁壳船淘汰小木船,渔网不断加长,网眼不断变小,可是,对捕捞工具的改造并没有为渔民带来长久的富裕,更多的是无助、焦躁和失望。
围网中的渔民
渔具中的妇女
《海在低处》专题取材于广东省茂名市沿海的某段海岸线,以及当地渔民生产和生活场景。七年来,我尽可能让我的镜头贴近低处的海和在海上劳作的渔民,贴近他们的内心,也尽可能以见证者的视角记录下这个锐变过程。
是的,我眼中的海幽暗悲伤,涛声喑哑。穹顶之下,它依旧无边无涯,匍匐于低处,亘古未变地抚慰着大地……
低处的海
与李好的对谈
—————————

采访 / 章文
章:您从小出生在海边,海、渔村和渔民已经成为您童年记忆的一部分了,这是您回过头拍摄渔民生活的一个原因吗?
李:我自小生活在海边,长大了也在海边工作。大海的元素已经深入我的血脉和灵魂,成为我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2011年初,我的第一个摄影专题《朝拜者》刚刚在茂名市图书馆展览完毕,就想着下一个专题的拍摄内容。西藏确实太远,需要花费的不仅仅是金钱和精力。于是想到大海,想到渔民,都在身边,为什么不去拍摄他们啊?所有一切似乎都是造物主的安排。
摄影师李好工作照,©李好
章:这组作品用了7年时间拍摄完成,听说一共拍摄了十万多张照片。这么长时间的跨度,并且在同一个地方拍摄,想必是很深入了。能具体谈谈您的拍摄方法吗?
李:这个专题从2011年开始,到2018年告一段落,跨度超过七年,拍摄的图像超过10万张。我试图通过反映一片海的渔民的困境来反映大海的困境。在拍摄中,我从不刻意摆拍,也不那么在意构图和用光。我尽可能让镜头隐身在这些渔民的生产和生活当中,就像他们的渔船和渔网一样存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他们的真实状态。透过镜头,我试图呈现的是生活的原本。
章:在拍摄过程中遇到过什么令你印象深刻的人或事吗?
李:近海的鱼类越来越少,资源的消忙速度远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快。譬如在虎头山一带的渔场,原来大量存在的野生黄花鱼已经罕见踪影,传承千年的捕鱼方式遭遇淘汰,老渔民苦苦挣扎,最终退出这片海,令我深感震撼。即便是用上现在的机械捕捞办法,一对铁船,几十个渔民,两千米的网,花上几个小时的围网,有时也是空空如也。大海已是尽其所能!渔民手捏小鱼,无奈和沮丧写满面孔,那种情景特别能打动人。
手捏小鱼的渔民,©李好
章:作品名称叫《海在低处》,镜头的视角也被放低,这样更贴近渔民的生活,也给予了他们某种尊敬。能谈谈您拍摄时的考虑吗?
李:人们习惯于大海的强大,其资源似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从来就不担心大海没有鱼。将这个专题命名为“海在低处”,我想强调的是大海的弱处,大海的贫瘠。祖祖辈辈依海而生的渔民实际上也在低处。将镜头放低,贴近大海,贴近渔民的内心。算是同情也是尊重。
大海是哺育我们人类的,就像母亲一样的大海。无论我们人类如何闹腾折磨,她依然匍匐于低处,亘古未变地抚慰着大地。大海虽然静默不语,但人类不能仰仗科技而胡作非为,对于苍天自然,人类渺小如尘埃。我们依海而生,完全仰赖于自然的恩赐,关爱大海也是关爱我们人类自己。
船舷边的渔民,©李好
章:现代化带来的过度捕捞和工业污染,使得渔民也加强了捕捞力度,这样一种恶性循环式的环境问题是作品想要传达出的一种讯息吗?                        
李:最近二三十年,随着人类文明进程的加速,过度捕捞加上工业污染,使得大海变得越来越贫瘠。渔民为了获得更多的鱼类而加速对生产工具的变革。在这片海岸,我看到人们用推土机淘汰了传承千年的人工拉网,用铁壳船代替了小木船,用更长和网眼更小的渔网代替传统渔网,但最终换来的还是焦躁和不安。我想,假如人们不好好爱护大海,推土机和铁壳船一样会遭淘汰,再好的工具也只会加速鱼类资源的消亡。
章:照片中很多渔民的表情在我看来其实是一种忧虑,这种情绪好像贯穿在整组照片中。
李:《海在低处》反映了渔民和大海的困境,实际上是反映人与自然不可调和的矛盾。我在对客观现实的记录中亮明自己的观点,蕴含着个人的忧思,故所有照片都是在淡淡的忧伤的基调之下,贯穿整个专题。
 
船边抽水烟的渔民,©李好
章:这组作品还会继续拍摄下去吗?还是另有一个新的计划?
李:我会继续用镜头关注大海。现在进行的专题,也是关于海,是拍摄一个渔港,我家乡的渔港。由于鱼类资源的不断减少,捕鱼成本加重,柴油补贴减少,很多渔民面临破产的边缘。我的计划是形成一个系列,大海的系列。
编辑 / 章文
极光photo近期推出“江河影像”系列,精选国内外优秀摄影师们关于江河的作品。此系列正合极光视觉将要推出的“江河影像•个人记忆”影像征集与资助计划,激发和资助年轻摄影师关注身边的“江河”。如果你也有关于江河的影像作品,欢迎投稿!(请把作品图和文字发送到邮箱:914127901@qq.com,并附上联系方式。)
摄影师简介

李好(陈焕庭 摄)
广东茂名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摄影家协会理事,茂名市摄影家协会主席。主要作品:《朝拜者》(2003-2013),《丰盛的忧伤》(2016),《海在低处》(2011-2018)。主要展览:2012年,《朝拜者》参加纽约photoville国际摄影展和美国亚特兰大国际摄影展。2018年,广州南方报业集团289影像空间,《朝拜者》个展。2018年5月,《海在低处》在北京798艺术区映画廊展出,8月在韩国仁川海洋艺术节展出,12月参加西双版纳国际影像双年展,《海在低处》摄影专题入选2018年“徐肖冰”杯纪实摄影奖。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