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湃客·眼光

研究生毕业突患重症,六旬老父捡废品筹移植费:他是我的骄傲

2019-04-17 08:34  来源:澎湃新闻 湃客

“我们整个家族就出了他一个研究生。这孩子很努力很上进,性格好,心眼也好,一直是我们全家的骄傲。可是自从他生病后,整个人就垮了,整天无精打采的。哎,如果不是生病,这个年龄应该已经结婚了。”4月13日,在河南郑大一附院附近一个小区,61岁的周长太推着整理好的废品走进电梯。他说,因为儿子亟需换肾救命,为了筹移植费用,他现在每天在小区周围捡拾废品卖钱。
周长太是一名乡镇退休职工,家住河南信阳市商城县,60岁的老伴是一位普通农民,他们的儿子叫周镇涛,今年31岁。“我儿子从小在农村长大、上学,后来考到了中原工学院,之后又考上了南通大学的研究生。2013年研究生毕业,他选择去了济南,他说想在那里闯出一番天地后成家立业,好好孝顺我们夫妻俩。”周长太介绍。图为在郑大一附院病房内做透析的周镇涛。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周镇涛的工资只有两千五百元,但他吃苦肯干,没日没夜地出差,足迹遍布全国十余个省,历经三四年的打拼后,工资水平达到了八千元左右。2017年3月,在重庆出差的周镇涛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他刚开始以为是感冒,可随之而来的是脸、手、脚开始变肿。“肿到什么程度?我和我爸视频聊天的时候,他都认不出来是我了。”周镇涛说。图为父亲周长太给准备去医院做透析的周镇涛整理衣服。
周镇涛在重庆当地医院检查后,医生建议他做进一步检查。回到济南,周镇涛及时找到一家大医院检查,结果被确诊为尿毒症。周长太和老伴余祖凤得知情况后,立即买了去济南的车票。“我一路上晕车,吃不下去饭,在医院见到儿子的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了。我当时就一个感觉,天塌了!”余祖凤哭着说。儿子生病后,着急的她在一夜间白了头。
周镇涛在济南住了一年多的医院,体重骤减50多斤。一开始,周镇涛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强撑着说说笑笑,后来随着精神状态越来越差,他开始变得沉默寡言。“那时候陪儿子散心,是我们老两口最重要的事情。我们觉得,只要儿子笑了,可能就代表孩子的痛苦减轻了。”周长太说他和老伴每天都要不时地观察儿子的表情,希望他开心一点,赶快好起来。
“每月光医药费就六千多块钱,每个月的房租也要花去三四千。他原来的医保断了,户口在江苏,治疗费也没法报销。”周长太说:“那时候我们都很天真,以为不用移植也能治好病,但没想到,钱花了,病没好,孩子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肌酐指标更高了。”2018年3月,周镇涛跟着父母回到了老家,开始靠药物治疗。
回到老家后,周镇涛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7月,周长太在郑州听从了医生的建议,决定给儿子做肾移植手术,但老两口的身体状况不适合捐肾,他们就开始了一场“等肾”的漫长历程。周长太和儿子每天关注着肾源,他说:“医院有几个等肾源的群,每个群都有200多人,每次在里面看到有关肾源的消息,就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也知道尿毒症是个重症,越拖身体会越差。我和老伴年龄都大了,真的不想孩子有个啥闪失,否则我们的晚年生活靠谁啊?”周长太说,为了能按时赶到医院配型,他和老伴带着儿子来到郑州,为节省房租,三口人在医院附近与其他病友合租了一间房子。每天,周镇涛和父亲就挤在一张只有1.2米宽的小床上休息。图为晚上11点,周长太回出租屋去帮儿子取冷藏的药后,走在去医院的路上。
周长太从医生处得知,如果做肾移植,至少需要约60万的费用。“我们两个老人和一个生病的儿子,这个家已经没有劳动能力了,也找不到挣钱的办法,无奈,为了给儿子筹肾移植的钱,我开始捡废品。”周长太说,每天一起床,他就开始在小区附近转,把居民丢弃的旧纸箱捡拾起来攒着,攒到五六十斤时再拿到废品收购站去卖,“一斤8毛钱,卖一次能挣四五十块钱。”
看着原本该享清福的父亲为自己受罪,周镇涛心里也十分着急,他在网上找了一个批改作业的兼职。“批改一页是8毛钱,做了四五个月只挣了1300多块钱。不过,能挣一点,就能多凑一点换肾的费用。六十万啊,真是想也不敢想。”周镇涛无奈地说,真希望能够尽快筹到钱,早点做肾移植,然后在父母身边找份工作,好好孝顺他们。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热评论
打开澎湃新闻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