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专栏

何建华专栏:高质量上市公司是股市“健康牛”基石

何建华

2019-04-15 15:54  来源:澎湃新闻

股票,这个人类近现代史上凝聚着无限恩怨情仇的金融创新产物,30年前重回上海滩,在黄浦江上空神奇飞舞,成为改革开放以来改变中国经济单一所有制模式、培育并影响亿万投资者命运情感的历史性大事件。中国资本市场发展至今的速度与规模成绩显著、有目共睹,质量与水平却仁智互见、褒贬不一。站在新时代再出发新起点上,聚焦上市公司创新发展话题,具有特定的观察价值与时空意义。
上市公司出问题欲求股票上涨是空话
回望历史,邓公小平于1986年11月14日在人民大会堂与美国华尔街大佬握手,毅然决然在中国开股市,使股票在绝迹30年后重返上海滩。上世纪90年代初,邓小平视察上海浦东,高度评价浦东开发开放中实施“金融先行”做法并指出:“金融很重要,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搞好了,一着棋活,全盘皆活。”他在1992年初著名南方谈话中明确指出:“证券、股市,这些东西究竟好不好,有没有危险,是不是资本主义独有的东西,社会主义能不能用?允许看,但要坚决地试。”这一谈话,给1990年11月26日创立的上海证券交易所打气鼓劲,也为新兴证券市场指明方向,“试”出了今日一个拥有3580多家上市公司、市值规模超过50万亿元、亿万投资者参与的中国证券市场。
股票是什么?简单说,就是投资者寄情于上市公司的一个交易凭证。有人认为买了股票也许会发财,不单单投入资金,也把自己最良好愿望维系在股票身上。资本市场的投资、股市的涨与跌,其中最核心的要素是“投资情绪”,也就是亿万投资者汪洋大海一般的欲望与恐惧情绪的跌宕起伏,影响并决定了股票的涨跌与股市的兴衰,其中关键要素是作为公众产品的上市公司的优劣品质。
邓小平当年为什么在中国开股市?对于老人家的初衷,我在1987年采访写作《上海:股票冲击波》时的原始考证分析,认为至少有这么几点:一是解放思想,推进经济和金融改革;二是促进开放,吸引海外资金来华投资;三是把金融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支持经济社会发展,有效满足百姓金融需求,等。
30年前,上海约有3.5万名持股人,他们组成改革开放后第一批私有投资者大军。有一个现象值得回味,就是这支大军中约70%股东只持有1~2股,什么是他们买股票的原动力?道理很朴实:一是应支持国家搞改革开放,支援经济建设,买股票是具体途径之一,相信国家提倡发股票不会坑害老百姓,风险再大也不会大到损害投资者利益;二是企业搞股份制提倡职工参股,买股票可以重新思考自己与企业的利益关系,买与不买是质的区别,买多买少是量的变化,买一股两股也是股东,以前在厂里信奉“我干活,你付钱”,只是在领工资时才感觉自己是厂里人,现在不一样,有一种“主人翁”意识在觉醒;三是股票这玩意儿西方人玩得很转,解放前旧上海也有股票市场,现在股票重回上海滩,也要参与体验一把,可以学习如何投资理财;四是物价涨得快,买股票股息加红利比存银行高,多少可冲抵物价上涨压力;五是只要大气候允许就要干点事,挣钱买股票是唤起生活热情的最大动力,也许可以发点财实现“老板梦”。
追根溯源,资本市场根本动力在于为实体经济服务,在于分享实体经济发展成果,一个脱离实体经济发展初心的资本市场是不长久的。上市公司无疑是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关键要素,投资者买与卖的“投资情绪”源于股票好与坏,如果上市公司出了问题,欲求资本市场可持续向好、股票价格由低向高上涨也许会变成一句空话。
上市公司应不忘初心有情怀担当
不容回避的是,前几年只要一听到IPO、听到股票扩容,投资者心里都恐慌,因为担心自己买的股票是“有毒的”。
事实是无情的:一些企业并不具备良好上市品质,而是精心设局、巧妙包装,伪造业绩、欺世惑众,混入IPO行列,通过上市实现原始投资百十倍增值退出梦想,这就从源头上“病从口入”给股市植入毒素;一些企业通过上市融资、并购定增、定向发行再融资等五花八门的“金融创新”手段募集大笔资金,可并没有将这些来自大众口袋的“真金白银”投入实体经济扩大主业再生产,而是通过投资借贷、资产管理、金融运作等途径,用于买卖股票、炒作房地产等虚拟经济领域,大玩“钱生钱”游戏。
还有一些上市公司董高监并没有专心致志于企业经营管理,而是蓄谋编造业绩故事、良好预期、发展神话,借机炒作股价大肆甚至违规恶意减持套现,使股市成为他们大割散户韭菜、谋求一夜暴富、跻身食利阶层、实现“海外移民”的“圈钱市”。更有甚者,一些上市公司与资本市场“野蛮人”相互勾结,成为“妖精”、“害人精”潜伏修炼的深山幽谷,成为“资本大鳄”滋养自肥的浑水河塘,成为人欲放纵贪婪、资本绑架权力、奸商“围猎”官员的舞台工具。这些都是从源头上给股市植入“病毒”,使股市演变成为“病熊”。
作为近现代人类经济行为的创新性产物,股票市场一路走来的经验教训告诫人们:股海人欲,人无欲,市场则熊;人欲太旺,市场会疯;人心不好,市场不会好;人心人欲正常适度,市场就会成为稳定前行的健康牛。作为虚拟经济范畴的股市,不应当异化为人性贪欲的释放舞台。如何规避股市成为一些人贪婪欲望本性泛滥的蓝海?就是要遵循股市投资预期的规律,将股市长期稳健可持续发展建立在实体经济基础之上,就像啤酒一样使泡沫可控适度,严格防范吹业绩、编故事、讲神话迷惑市场与投资者的行为。其中关键因素,是高质量上市公司及其股票。
尽管恰如一些评论所说,“中国股民的记忆只有七秒”,但回顾前些年股市惊心动魄的跌宕起伏,总结经验教训,核心的一条应该是上市公司一定要不忘初心、坚守底线,一定要有情怀担当、社会责任,一定要创新发展、行稳致远。
对上市公司来说,应当经常扪心自问:一是公司上市融资是为了什么?无疑是为了做优做强做大主业,为社会创造财富,为股市提供优质股票,为投资者创造财产性收入。二是投资者买你公司的股票干吗?无疑是看好上市公司创新发展的良好业绩、潜力预期、分红回报,以及在买卖股票过程中的交易乐趣等。三是作为大股东你怎样做才对得起买你股票的股民与自己的良心良知?应当不忘初心,脱虚向实,为实体经济服务,心无旁骛深耕主业;应当有责任担当,以股东为中心,不断提升股票投资价值;应当有家国情怀,思想要对头,目标要明确,动机要纯洁,切实肩负起公众公司的社会责任。
科创板是股市健康发展再出发号角
资本市场有一句全球通用警语: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逻辑上没有错,可对中国投资者来说显得有点苛刻,因为改革开放后的资本市场显得年轻,投资者群体更是以散户为基本特征,知识与经验储备欠足,在投资专业性强、变化错综复杂的市场上往往成为被割韭菜的对象。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资本市场新时代新起点上再出发,对亿万投资者进行教育培训是题中应有之义,更为关键的是要打造高质量上市公司矩阵,切实遵守股市直接融资规律,将股市长期稳健可持续发展建立在实体经济基础之上,使高质量上市公司成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创新发展的中坚力量。
上市公司如何创新发展?创新是引领发展第一动力。事实上,创新就是破译未知挑战不可能,就像堂吉诃德与风车作战,失败的比例往往比成功还要高。但人类文明进步发展就是在创新中实现的,企业惟有不断创新才能获得产品的议价权与定价权,才能获得发展新动能。在整个社会创新体系中,企业是创造财富的,某种意义上说是社会财富创新创造主体,上市公司则是企业群体中最具创新资源集聚、创新潜力动能的主力军,理应承担起中国经济创新转型升级发展的历史重任。随着人工智能引领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到来,新的业态不断诞生,如果企业一直生产陈旧、落后产品,那么就难以获得市场。上市公司创新发展应当凝神聚力于主业创新、科技创新、管理创新、品牌创新、团队创新等,在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中打通一系列创新链,为企业、为投资者、为社会创造财富。
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无疑将给中国资本市场注入新鲜血液和发展动能。科创板就是以企业为落点,实现资本和科技创新的融合,将对资本市场观念创新起重要作用。科创板设立之初就制定了严格的退市制度,对上市公司实行严格的优胜劣汰制度设计。对投资者来说,选择科创板股票就有别于主板市场,一定要格外谨慎,因为从一开始就明确了游戏规则,否则企业退市自己将承担投资风险;对于管理层来说,需要加强监管;对于在科创板上市的公司来说,则要承担起应有的更大责任,将在资本市场从投资者手中得到的直接融资真正用于科技创新。
股市投资的是未来预期,“健康牛”、“复兴牛”的根基是亿万投资者的信心,而预期与信心的基石是卖与卖的交易凭证标的即股票,说到底是值得期待的高质量上市公司。所以,我个人认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是促使中国资本市场在前30年发展基础上健康持续发展再出发的一个嘹亮号角,冲锋陷阵的指向理应是:上市公司创新发展新气象,资本市场健康前行新坐标,股市信心提振汇聚再动员,全球资源流动配置新平台。
(作者何建华系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原副院长,上海文化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此文系4月12日在“上市公司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演讲及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整理而成。)
责任编辑:顾明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