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乡村教师白天授课夜守病妻:只有讲台可以忘记痛苦

2019-04-14 14:1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她躺在监护室里33天了还没醒来,我到处借钱急得嘴里都起了泡。心里念头多,越想越害怕,为了让自己少些痛苦,我白天就回学校讲课,晚上在监护室门口守着。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没用,除了教书,什么本事都没有,救不了她。”4月10日,河南省新野县人民医院里,李林坐在重症监护室外的走廊里述说着,而他的妻子王红平则在重症监护室内昏迷不醒。
王红平生于1973年,家住新野县城郊乡元庄村。1996年李林和王红平结婚,李林教书,王红平在家务农,夫妻二人辛勤努力,一心想把自己的小家庭过好,女儿和儿子先后到来更让他们有了生活的动力。为了让老公安心工作,王红平包揽了家里家外的所有事,被人称作“女汉子”的她,地里种菜、收菜、市场卖菜从来不用别人帮忙,还细心地照顾着孩子伺候着公婆,一直是村里公认的贤惠媳妇。图为病床上的王红平。
从南阳师范学院毕业后就在新野县城郊乡二中教数学的李林,自1993年到2019年,26个年头风风雨雨,桃李满天下,责任心强的他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般爱护,却把自己的家庭排在了第二位。“2014年和2017年,我爱人有过两次轻微脑出血,虽然生活可以自理,但是我再也不敢让她做任何家务。”李林说,自妻子患病后,他从中学调到了离家更近的元庄村小学,工作生活两不误地既当爹又当妈照顾着家。
“学校考虑到我的家里有病人,总是尽可能的照顾我,但是我从来没有放松过一节课,做老师,不能误人子弟。我还是像从前那样上课、备课、批改作业,我觉得能站在我喜欢的讲台上为孩子们讲课,回家陪着妻子和孩子们过平淡的生活,这就是幸福了。我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李林难过地说,3月8日,王红平第三次脑出血晕倒在家里。
回忆起那天的情景,李林心疼得泪流满面。他说:“我爱人自从有过两次轻微脑出血,脑子反应就有一点点慢,行动方面也有点迟缓,但是也没什么大的影响,生活可以自理,病情也一直都很稳定。但是3月8号晚上,我们全家正在吃晚饭,她突然就歪倒在椅子上,半边身子失去了知觉,我慌乱之下赶紧拨通了120电话,把她送到了新野县人民医院。”
王红平住进重症监护室后,李林就带着防潮垫守在了监护室门口。“医生给她进行了开颅手术,目前已经控制住了脑部的出血,但是一直昏迷不醒。每天下午三点探视时间,我进入监护室后就盯着她的呼吸观察,看到呼吸平稳我就放心一点。”李林介绍说,在花费了10多万的治疗费后,王红平终于有了苏醒迹象,这让全家人看到了希望,但巨额的医药费,却让他眉头紧锁。
“2018年底的时候,我母亲因病去世,家里为此背上了不少债务,我每个月3000多元的工资,既要供两个孩子上学,又要照顾我爱人吃药,基本上是月月光。我爱人住进医院的第一天,手术、检查、治疗就用去了将近两万元,之后监护室里每天的花费都在三千左右,一个月我们就负债十几万。”李林说,原本就是债台高筑的家庭,在短时间内再次负债,焦虑席卷而来。图为李林教学以来获得的众多表彰证书。
经过一个月的治疗,王红平的病症慢慢有所好转,在周口师范上学的女儿乐乐说:“我在监护室里看到我妈全身插满了管子,我的腿都是软的,她受了多少罪呀!我只盼着我妈能早点醒来。前天进去探视时,她手指轻轻的动了一下,当时我就激动地跳了起来。”听到这个消息,被焦虑折磨了一个多月的家人们抱头痛哭。图为从学校请假到医院探望母亲的乐乐。
李林看着一张张的交费单据痛苦不已,女儿的安慰更让他着急。“我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可是爱人生病我却筹不到治疗费。每天都在想办法筹钱,我很苦恼,我只有站在讲台上,才能暂时性的忘记痛苦。我儿子才7岁,他的成长离不开妈妈,我必须尽一切办法去救她。”李林说王红平的身体各项指标都在逐渐好转,医生说接下来的治疗还需要20万,巨大的压力让他放下教师的自尊,向社会求助,希望大家可以帮助他这个家庭。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