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中国政库

柔道冠军举报村支书始末:绕不开的五味子,避不开的邻里纠葛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鹏 张伟龙

2019-04-05 07:11  来源:澎湃新闻

时隔六天,柔道冠军马端斌的微博举报等到了官方初步通报。
马端斌微博举报中所说的家乡,是一个名叫桦树甸子村的山间村落,位于辽宁省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五里甸子镇。村民们说,这里到中国与朝鲜的边境线,“就隔了南边的一道岭子”。
六天间,原本平静的小村庄人来人往,政府公务车辆、警车、记者采访的车辆一时间塞满了进村的路。几天后,车流逐渐散去。
此前,3月27日晚8时,微博认证为“国家柔道队队员”的马端斌在其个人实名认证微博发布了一则题为《柔道世界冠军实名举报两任村支书:贪腐上千万、勾结地痞殴打村民》的微博,引发社会关注。
次日上午,当地县委宣传部回应,县委已注意到马端斌的微博实名举报,已经成立专门小组开展核查工作,并由当地政法委书记牵头,于3月28日早间成立了包括公安、纪委等部门在内4个调查组进入该村,对该事件展开全面核查。
4月2日16时许,辽宁本溪桓仁满族自治县官方发布了举报事件的初步情况通报。这份情况通报对马端斌列出的问题做了回应,涉事被举报人刘忠和已被停职。另外,在调查过程中还发现被举报人刘忠军有滥伐幼林的问题,公安机关已对其立案侦查。
现在回看马端斌在微博中的举报内容,始终离不开一个关键词:五味子。
《中国药典》记载,五味子别名“北五味子”、“辽五味子”, 功能主治收敛固涩,益气生津,补肾宁心。
在桦树甸子村,五味子让村民们致富,也让村民起了嫌隙。
桦树甸子村村容村貌。  澎湃新闻记者 张伟龙 图
五味子让村落成了市先进典型
时间拨回到2004年3月,村民刘忠军以高票当选桦树甸子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
彼时,38岁的刘忠军多年种植中小药材、加工人参、销售中药材,每年收入高达30多万元,有自己的私家轿车,在县城有自己的楼房,是当地有名的产业大户。
当地村民在大规模种植五味子之前,主要以种植玉米等作物作为主要经济作物,多位村民告诉澎湃新闻,种植玉米“成本高,收益低,挣不到啥钱”。
2005年,桦树甸子村尝试改变增收方向,逐渐有村民开始种植五味子。
《本溪日报》在2017年11月27日对桦树甸子村的产业转型做了记载。
该报道称,桦树甸子村曾经一度是一个山多耕地少百姓生活贫困的小山村。该村通过创新发展五味子产业合作经营模式,使昔日这个人均收入不足1000元的穷山村变成远近闻名的富裕村,成为本溪市产业结构调整实现农民增收的先进典型。
桦树甸子村村容村貌。  澎湃新闻记者 张伟龙 图
该报道还回顾了桦树甸子村的致富之路:“2005年,为了引导村民发展产业致富,村党支部把31名党员组织起来,通过外出取经学习和市场前景论证,广泛征求专家意见,最后把发展村经济的着眼点放在特色中药材五味子生产上,决定以此带领村民走一条向土地要富裕的路子。为了带领农民发展产业基地,党支部首先组织全村党员以进行土地置换的方式,集中在一起率先发展五味子200亩。”
澎湃新闻还在上述报道中发现,桦树甸子村在种植五味子后,第二年就产五味子干品15万吨,创造产值60万元。到2008年,全村已有80%的村民开始发展这项产业,使这个村成为全县的五味子重要产业基地。
2014年,刘忠军不再担任村支书、村主任,随后村民于同年选举了另一位村支书。再到2016年,刘忠军胞弟刘忠和当选桦树甸子村村支书。在这期间,桦树甸子村的发展并未停步。
到2017年末,桦树店子村五味子种植面积达4500亩。
种植五味子的山地。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鹏 图
另据桓仁县委宣传部提供给澎湃新闻的一份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末,桓仁县种植五味子总面积近7000亩,总产量约1万吨,主要分布在五里甸子镇、桓仁镇、二棚甸子镇等乡镇。
“咱们桦树甸子村的五味子确实是桓仁县各乡镇里种得最多的,已经形成规模。”当地宣传部副部长柳景东亦证实了该村的“实力”。
当地村民秦某向澎湃新闻透露:“2005年那会儿刚种(五味子)的时候价格比玉米高不了多少,后来逐渐变高了,都改种五味子了,咱们农民没啥文化水平,啥玩意儿卖得价格好就种啥呗。”
在桦树甸子村,村民们似乎对每年能凭靠种植五味子收入多少钱极为敏感。澎湃新闻记者每每问起家中有多少亩五味子、去年收入多少元时,村民们都会不约而同地讲出这样一句话,“一亩地平均产2000斤,价格最低的年份能也能一亩一万”。
然而,上述《本溪日报》的报道中以一位村民为典型,道清了五味子的“诱人之处”。
报道称,“村民姚玉贤一家种植的30亩五味子卖了50多万元,这在该村并不算稀奇事。”
澎湃新闻记者在桦树甸子村采访时,有村民说起了这些年种五味子村民们经济条件发生的变化。
村民陈某说,“大伙儿种五味子以后,基本上每家都买了大小三轮(农用车三轮车),买四轮儿(汽车)的算少数,但在周围几个村里比一下,咱们村绝对比较富裕。”
另有女性村民秦某告诉澎湃新闻,“咱们村民挣到钱以后,小伙子娶媳妇都简单了。这钱从哪来的,不都是种五味子种出来的么?”
五味子这些年来不断充实着村民们的钱包,而村里的人和事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桦树甸子村景。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鹏 图
五味子引起的“内斗”
在桦树甸子村转型发展的14年间,五味子让村民们致富,但也带来了纷争。
根据桓仁县政府官方数据,村民主要从事五味子栽植管理,这项产业是该村村民的经济命脉。2016年全村五味子总收入达3000万元,到2017年全村五味子产业总收入达3400万元……
3月27日晚8时,马端斌的一条微博,让桦树甸子村的五味子产业出现在公众视野。
马端斌实名举报称,桦树甸子村村民集体经营的五味子加工厂收益遭到侵占,村民未享受分红;被举报人刘忠军、刘忠和兄弟设立的五味子加工基地无合法手续……
马端斌这一举报,刘忠军、刘忠和兄弟在村里的产业,都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举报信中所涉加工厂、加工基地都是用来做什么的?
澎湃新闻结合检索公开信息以及4月2日当地官方的初查通报后有了发现。
马端斌早前在文中提到的“五味子生产基地”,全称为“桓仁益盛五味子基地有限责任公司”。天眼查显示,其法定代表人为刘忠军,公司成立于2005年6月29日,2011年11月15日吊销。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电话采访了该公司曾经的一名股东。这名股东说:“如果是刘忠军的名,这家公司应该不在了。公司我加入过,什么好处都没有,就是弄一个平台帮大伙销售。”
另据一名村民表示,“合作社仅是几家农户一起,没有分红。合作社就是有个名称,都是各家管理各家的。”
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这家“五味子生产基地”现在是一家农药商店。
已被摘去牌子的合作社。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鹏 图
其次,举报信所涉刘忠军、刘忠和二人名下的合作社分别为“桓仁县益民药材专业合作社”和“桓仁桦树甸子汇欣五味子专业合作社”。
“桓仁县益民药材专业合作社”注册于2007年9月17日,主要人员31人,股东143人,公司类型为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定代表人为刘忠军。
“桓仁桦树甸子汇欣五味子专业合作社”注册于2017年7月,股东156人,公司类型为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定代表人也为刘忠和,地址位于辽宁省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五里甸子镇桦树甸子村14组。
澎湃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刘氏兄弟二人设立的合作社中,刘忠军的“桓仁县益民药材专业合作社”与上述“桓仁益盛五味子基地有限责任公司”同一个地址,位于桦树甸子村村委会对面。
3月31日上午,澎湃新闻在当地村民带领下探访了桓仁县益民药材专业合作社。有村民介绍,“合作社的招牌在前几日调查组下来后不知被谁摘掉了,现在就是个农药商店。”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桓仁县政府官方网站发现,2011年12月12日,该网站曾刊登了《特色产业富了桦树甸子村》一文。
这篇文章显示,“截至目前,桦树甸子村五味子种植面积已达4500亩,村民人均收入增加6000余元。村‘两委’班子适时成立了农业产业化领导小组,先后成立了五味子产业协会和桓仁益民药材专业合作社,发展会员300多人,协会组织的成立,有效链接了市场、企业和农户,提高了农民生产经营的组织化程度和抵御市场风险能力。”
再次,4月2日,官方发布的初查通报指出,举报信涉及到的三家五味子生产基地或合作社,法定代表人为刘忠军或刘忠和,是少数村民投资入股的企业,或部分村民自愿组织的经济体,产业收益由村民股东或合作社成员直接分配,与村集体不发生关系。
澎湃新闻记者随后电话采访了桓仁县益民药材专业合作社股东、桦树甸子村村民姚玉贤。
他表示,“合作社没有分红,老合作社给点化肥什么的,就是有个名称,都是各家管理各家的(五味子)。合作社意义是把村民种的五味子聚到一起,聚成堆好卖。但现在水果(没有烘干的五味子)就可以卖了,不需要合作社加工,而且这两年效益好、市场好,所以现在就各家自己卖。”
合作社股东、桦树甸子村村民石某也向澎湃新闻表示,“钱确实是没见着。这个合作社就是大家到收获的时候把东西(五味子)放在一起往出卖,价格稳一点。”
神秘的外商投资加工厂
和村民们一起成立的合作社要么吊销了,要么不再实际运作,但与刘忠军还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五味子加工厂生意仍在继续。
3月31日,有村民在澎湃新闻在采访过程中透露,村委会旁边还有一个加工厂,与刘忠军有一定联系。该村民说,“这是刘忠军当年当村支书时引进外资的一个厂子。”
在桦树甸子村近年的历史上,有据可查、涉及外商投资的公司名为“五女山龙湖树木园食品有限公司”。
澎湃新闻发现,曾有官方消息记录,刘忠军于2008年前后从韩国成功引进以加工五味子产品为主的“五女山龙湖树木园食品有限公司”,该项目总投资1900万元。
但澎湃新闻并未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或天眼查中找到“五女山龙湖树木园食品有限公司”相关信息。
然而,此次官方通报中出现了另一家涉外招商引资的公司。
对于马端斌所称的“五味子加工厂收益进了个人腰包”一事,官方初步调查通报指出,经查,举报信涉及到的五味子加工厂为村民代表大会研究通过的招商引资项目,是外来客商自然人独资有限责任公司,于2010年8月3日登记注册,名称为辽宁森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村集体未参与该企业的经营活动。通报称,该项目迄今尚未办理土地审批手续。
工商资料显示,辽宁森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名叫陈小燕,主要人员为金锡春。公司成立于2010年8月3日,注册资本500万人民币,公司地址位于五里甸子镇桦树甸子村。
澎湃新闻近日在村内探访采访时,并未找到任何挂牌“辽宁森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地址,也无村民知晓这家公司的名字。
经与桦树甸子村村民确认,4月1日上午,澎湃新闻来到以往报道中“五女山龙湖树木园食品有限公司”所指的建筑附近进行探访。该建筑位于桦树甸子村村委会右侧,内有二层小楼、三层小楼各一幢,还有一座有玻璃厂房。
周围的村民黄某表示,“这座工厂大概2009年建好的,说是刘忠军当村书记的时候跟韩国人弄的,一直没挂牌。但厂子是做加工五味子的。”村民施某称,“(厂子)这几年一直在加工(五味子),没断过弦儿。”
又有村民向澎湃新闻再次确认,桦树甸子村涉及招商引资、有外商投资的,“只有村委会旁边这座楼是刘忠军与韩国老板有合作时建的,项目没成以后被一个姓陈的,一个姓金的两个人接盘了,其他咱们村民就再没听说过。”
未挂牌的加工厂大门紧闭。  澎湃新闻记者 张伟龙 图
澎湃新闻记者实地采访时,该工厂大门紧闭,未挂厂名标识,一位工作人员见到记者后出来制止,并表示不让拍照。
“五女山龙湖树木园食品有限公司”没注册,“辽宁森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又在村里找不到公司地址,这座大门紧闭的加工厂究竟是什么呢?
桦树甸子村村委会工作人员4月4日上午向澎湃新闻证实,“县里调查组调查的那个公司(辽宁森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就是当时刘忠军当时准备跟韩国人合作建的厂房。2009年的时候那韩国老板不知道咋回事没来,2010年下半年的时候这个厂子就有人接盘了,具体的得问刘忠军。”
澎湃新闻尝试联系辽宁森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陈小燕,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其公司电话也无法呼入。
引进韩国人投资的时任村支书刘忠军,因滥伐幼林问题,公安机关已对其进行立案侦查,无法联系。
在去马端斌家的路上,当地村民种满了五味子。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鹏 图
一封举报信背后的村民纠葛
正所谓无风不起浪。桦树甸子村的村民举报并非临时决定的。
马端斌在微博里写道,“我叫马端斌,是国家柔道队现役运动员。曾取得世界柔道各大赛事的前三名、全国冠军、全运会冠军。2016年代表中国参加了里约奥运会,多次为国家争金夺银,赢得荣誉。……我现在实名举报我们村两任村支书刘忠军、刘忠和贪腐上千万元、勾结地痞流氓欺压村民的问题。”
马端斌举报称,刘忠军和刘忠和是亲兄弟。此前刘忠军因为贪污腐败,在村民不断上告后,受了处分被劝辞职,没想他亲兄弟刘忠和又当上了村书记。同样在村里胡作非为,飞扬跋扈,巧取豪夺,村民苦不堪言。
马端斌还举报了桦树甸子村村民集体经营的五味子加工厂收益被刘氏兄弟侵占、刘氏兄弟设立的五味子加工基地无合法手续等问题。
此外,举报还包括桦树甸子村村支书套取国家扶贫基金100多万以及刘氏兄弟勾结流氓地痞打人等内容。并附联系人姓名姜欣(新)生及电话。
一时间,舆论哗然。
举报信爆出后,澎湃新闻记者迅速与桦树甸子村村民姜新生取得了联系。
姜新生告诉澎湃新闻,2003年前后与同村的刘忠军做生意,后因为股东问题两人停止合作。2008年前后,刘忠军以购买落叶松树苗资金不够为由找姜新生在内的几人作贷款担保,姜新生把自己的身份证和名章给了刘忠军。三年后,刘忠军找到姜新生,让姜新生偿还连本带利4万元的贷款(此前有媒体刊登数额为连本带利5万元),因为这笔贷款的借款人是姜新生。
姜新生称,在刘忠军的逼迫下,他认账签了字,此后多年到处躲债、打工还上了这笔贷款。
“当时家里还有三个孩子,一边养家一边还贷真的太心酸,2014年开始还完贷款以后,我就想讨个公道,就开始告他。”姜新生说。
姜新生三女儿姜海玲对澎湃新闻表示,“刘忠军让我爸去帮他贷款做担保,我爸把身份证什么的给他了,三年后我爸才知道刘忠军用他的名字贷的款,这时候刘忠军来让我爸还钱。”
澎湃新闻根据姜新生的说法联系了其他几位当时一起给刘忠军做担保的村民,但并未联系上。
采访期间,有村民这样说起姜新生和刘忠军之间的事,“刘忠军借了款,用的是姜新生的名和章,后来老姜把这点儿钱还了,然后这俩人就不对付了呗。”
自此姜新生就开始了上告之路。姜新生称,他前后多次上告到省里、市里,桓仁县里派人来答复我,都说没有查实。
在桦树甸子村,除了姜新生之外,刘忠和的邻居陆培福也在不断尝试上告。
陆培福说,“2007年前后村里转型发展五味子时要卖林地,说好当时每人都能拿到1000元,但是最后谁也没拿着。”在陆培福看来,卖林地没有拿到分成,他与刘氏兄弟产生了矛盾。他的胞弟陆培盛也被卷入其中。
“2008年那年我弟弟被刘忠军的十几个人打,牙齿都被打掉了。”陆培福说。此后陆培福也开始不断上告刘氏兄弟。
据陆培福透露,直到2014年,在不断地举报下刘忠军才被迫辞职,随即村民们选举产生了新的村支书。两年后,刘忠军的弟弟刘忠和又当上了村支书。
陆培福告诉澎湃新闻,“他们(刘氏兄弟)真是太气人了,我拼了命也要告他们。”
4月2日“桓仁县马端斌实名举报问题专项调查组”在通报中指出,所指“有的牙齿被打掉”,是指2008年8月桓仁镇居民侯某某怀疑村民陆某某组织人员偷采红松果,发生厮打所致,侯某某与陆某某已于当时自行和解解决。
4月2日晚间,经桓仁县调查组官方向澎湃新闻证实,该说明中“陆某某”即陆培福胞弟陆培盛。
马端斌父亲马述民,戴着马端斌参加全运会的帽子。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鹏 图
除上述两位举报人之外,年逾70岁的村民于洪喜、马端斌的父亲马述民也与同村村民有矛盾。
于洪喜告诉澎湃新闻,2016年3月13日,他与本村村民张克利、汪金敏(张克利的妻子)因为分山场吵起来了,汪金敏用镰刀砍了他后背,住院近一个月,花了一万三千多元。于洪喜认为,发生争执后汪金敏敢如此大胆用镰刀砍人,是因为丈夫张克利的外甥是被举报人刘忠军。
澎湃新闻从桦树甸子村村委会工作人员以及当地村民多个信源证实,张克利确为刘忠军的四舅舅。
4月2日,“桓仁县马端斌实名举报问题专项调查组”作出的通报显示,经查,所指“有的村民被镰刀砍伤”,是指2016年3月村民张某某的妻子汪某某同村民于某某、王某某因分林地引发的治安案件,公安机关对汪某某作出了行政拘留并处罚款,对经济赔偿的诉讼,法院现已执结。该通报指出,迄今没有证据证明为被举报人参与或指使。
澎湃新闻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找到了关于于洪喜与张、汪三人冲突的一份民事判决书。
于洪喜指出,双方因分山场发生争议,张、汪用镰刀将原告打伤后,住院26天。而张、汪夫妻二人指出,“于洪喜与我家有矛盾,见不得我们家好,经常故意损毁我们家的林下参,又鼓动他家的众多亲属准备强行分配我们家的山林。”
最终,法院判决汪金敏赔偿原告于洪喜人民币九千六百四十五元六角四分。但这份判决书一直迟迟未执行,于洪喜在胜诉后未拿到赔偿。
于洪喜告诉澎湃新闻,“对方一直不给钱,说没钱。”
3月31日,桓仁县官方成立调查组后的第5天,澎湃新闻在采访于洪喜的过程中遇到桓仁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工作人员高峰。高峰对于洪喜表示,现在汪金敏的钱已经被冻结,一周以后携带身份证和银行卡去法院,可以获得赔偿。
马端斌的父亲马述民则是与同村村民、邻居、刘忠军的二叔刘俊国发生了冲突。
马述民父亲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2012年,他家与刘俊国因一块山地而产生了矛盾。“2002年我承包了屋后这个窝子(东北方言,指小山)种板栗,2012年刘俊国他上来占了我三亩半地。”
时任村支书刘忠军3月28日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他(马述民)承包了板栗地也不种,当时是别的村民(刘俊国)想承包,“两家同时交的钱,我不能不让人家承包啊”。
2017年6月31日,马述民又与刘俊国因为门前的柴火垛的位置再次矛盾,还发生了厮打。事发之后,两家各自将对方告上了法庭。
4月2日官方发布的情况说明中也证实,2017年6月,马某某(举报人马端斌的父亲)因自家柴垛纠纷与刘某某(刘忠军、刘忠和的叔叔)发生厮打一案,经查,公安机关分别对马某某、刘某某作出行政罚款处罚,对于经济赔偿的诉讼,法院已执结。
兜兜转转,无比风光的“市先进典型”村背后还是有村民之间各种各样的矛盾。在马端斌的举报信中,列出的证据都与刘氏兄弟的五味子产业相关,但细究村民间交恶的原因,都围绕着生产、生活等日常之事。
但也有村民认为,“现在老百姓家经济好了腰杆子才能硬起来,不然被人欺负都没法说理。”
截至4月2日晚间,桓仁县官方组成的调查组对马端斌微博中所举报的问题做出了相应回应,并公布被举报人刘忠和已被停职。
官方在调查过程中还发现被举报人刘忠军有滥伐幼林的问题,公安机关已对其立案侦查。
责任编辑:蒋子文
图片编辑:胡梦埼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