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直击现场

亲历者回忆木里大火:战士们长着“娃娃脸”,有遗体紧抱一起

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胥辉

2019-04-03 16:38  来源:澎湃新闻

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立尔组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图
3月30日下午5点多,四川凉山州木里县立尔村天气突变,乌云密布,不少村民听到惊雷巨响。
立尔村驻村第一书记姬韦超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当时有领导们在工作群里提醒大家,注意火情。
很快,一些村民发现几处疑似烟点。对于森林火灾频发的木里县,灭火工作正在按部就班进行,没有人意识到这次惊雷可能带来的致命杀伤力。
30日晚7点多,雅砻江镇副镇长王鑫、乡党委副书记熊红军和立尔村村委会主任王长西,带领第一批扑火队46人,前去排查灭火。从立尔村到火灾现场只能徒步,大约要走六七个小时。雷声过后并没有大雨,火情有蔓延的趋势。
此后不久,一批森林消防队员从西昌出发,这是一批平均年龄只有20多岁的小伙子。
“娃娃脸”的救援官兵
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立尔组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图
3月30日晚,立尔村各个组长都接到火情信息,要求召集人员上山灭火。
甲尔组组长杨捌斤告诉澎湃新闻,按照当地规定,每个组按照人口多寡,安排有“打火队”,甲尔组有3个打火队员。这里位置偏僻,许多地方没有信号或者信号不稳定,杨捌斤立马通过对讲机通知其他2个灭火队员和1个护林员。
很快,杨捌斤又接到通知,火情还在蔓延,村里在家的人准备待命。晚上11点,杨捌斤通知了其他住户,休息两个多小时后,31日凌晨2点,又起床安排人员上山。
3月31日凌晨4点多,杨捌斤开始去接村民前往指挥部,早上7点多,全组40多个打火人员聚集到半山坡的临时指挥部。这个时候,其他组数百人员也陆续到齐。8点左右,第二批参与灭火的村民们,带着弯刀、小刀和一些简单的干粮,准备出发了。
此期间,从西昌出发的森林消防队员们,也正在路上,他们中间,有39岁的凉山支队西昌大队政治教导员赵万昆,他也是一个8岁孩子的父亲;也有差3个月才满19岁的甘肃小伙王佛军,他留给世人的最后一句话发在其微信朋友圈:“来,赌命。”
3月31日早上7点多,这批平均年纪只有20多岁的年轻人,赶到立尔村委会。负责后勤的驻村干部林志明向澎湃新闻回忆,当时条件特殊,他赶紧去买了一批方便面,消防队员们吃了一些,稍作休息就出发了。
林志明的印象中,这些消防队员穿着整齐的军装,“长着娃娃脸”,比自己孩子大不了多少。有些消防官兵可能刚毕业,背着东西走路显得有点吃力。
“我让他休息会儿,他说来不及了”
3月31日早上8点多,这批消防官兵从立尔村村委会驻地出发,奔赴火场。同行的还有木里县林业局局长杨达瓦。
杨达瓦是杨捌斤的中学同学。读书期间,杨达瓦成绩很好,是当时的班长。
在路上走了大约两个多小时,杨达瓦追上了杨捌斤,杨捌斤看到杨达瓦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很忙很忙的样子”,“他一个局长也跑这么快,我心里想也不容易。”
杨捌斤让他休息一下,杨达瓦说“不了不了”,还不停问杨捌斤,“哪儿路近?”
两人同行了一小段路,杨达瓦还曾问这位高中同学,“家里好不好,这几年在干什么。”随后,杨达瓦冲到了前面,杨捌斤放慢脚步等待后面赶到的村民。
杨捌斤一直沿着这条小道前进,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老同学和消防官兵们,选择了旁边一条岔路的近道,正在逼近火场。杨捌斤更没想到,这是他与老同学的最后一面。
大约又走了五六个小时,下午三四点左右,杨捌斤和村民们来到一个更高处的垭口,这里可以看见火场的烟点,“看起来并不大。”杨捌斤原本想从垭口下到火场,但此处是一道悬崖,他们只能继续往前,绕道从侧面靠近火场,准备砍出一条隔离带。
31日下午5点50分左右,杨捌斤和村民们来到另外一处山头,此处视野较高,可以更明显地看到烟点。但很快,烟点处突然燃起大火,“向爆炸一样”。从杨捌斤保存的视频可以看到,现场的熊熊烈火仿佛爆炸一样,烟雾升腾到高空,甚至盖过了午后刺眼的阳光。
杨捌斤大叫,“那里要是有人就全完了。”
火灾现场 杨捌斤 供图
此时,从立尔村的位置往上看,驻村第一书记姬韦超发现火点附近的天空被乌云笼罩,“向蘑菇云一样”。预感情况不妙,他立马联系上山的救援人员,才知道发生了“爆燃”。山下的队员们不停拨打对讲机,统计可以联系到的人员。31日晚7点左右,确认有30人失联。
情况紧急,县里在村委会召开紧急会议,木里县县委副书记和立尔村建设主任带队,安排体力好且熟悉环境的人员,上山搜救。山高路远,地形复杂,原始森林积下的落叶,最高的地方有30多公分,人踩在上面像海绵一样步履不稳。搜救人员一边呼喊,一边用对讲机联系,除了回声,没有任何回应。
各个单位都在行动。3月31日晚,西昌市各医院接到指令,安排医护人员和床位准以备伤员急需。西昌市3家三甲医院迅速行动,安排20辆救护车,车上各自配备一个医疗组,由院长带队奔赴前线。
西昌市到立尔村的常规线路,需要绕道木里县,全程约十几个小时。为了配合救援的需要,锦屏水电站的一条快速通道被打开,从西昌出发3个多小时就开到了事发地。
医护人员在指挥部焦灼等待着伤员到来,但直到凌晨,也没有消息传回。少数受了轻伤的救援人员,被包扎后即可回家,医院预备的床位也空空荡荡。“这次救援,跟别的救援都不一样。”西昌第二人民医院院长说。
没能全身而退
好消息迟迟没有到来。消防队员没有等到他们的队友,医护人员也没有等到他们的伤员。
4月1日早上8点左右,搜救人员发现了第一具消防官兵的遗体,接着是第二具、第三具……在发生爆燃的位置,一片站立都站不稳的斜坡上,牺牲的灭火人员陆续被发现。
现场搜救人员回忆,大部分遗体都头朝上,“好像是在逃命的样子”,有两具遗体紧紧的搂抱在一起。
伤亡消息很快传遍网络,人们在悼念英雄的同时,也对消防救援人员的安全表示担忧。一位消防官兵在应急管理部微信公众号留言:“刚从火场下来,就听到队友牺牲,一路回来,心痛无比,我希望所有的队友们,上了战场,任务完成,也要全身而退。”
4月1日,木里县各个乡接到通知,每个乡运送两具遗体。从遇难地点到最近的一处平坦地垭口,还需好几个小时。指挥部给村民们派发了包裹遗体的棉被和绳子,担架是村民们临时砍下木棒制作的。
杨捌斤去了3次,两次运送遗体,一次去寻找剩下没发现的失联人员。时隔两天,他回忆当时的场景,仍旧哽咽,“人都木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场草木几乎被烧光了,留下的烟尘依然呛鼻,残缺的遗体有些还带着温度,“都还是娃娃,太惨了。”
山路太陡峭,村民们四个人抬一副担架,运送一具遗体,左右还要四五个人手扶着,以免滑落。“我们要护送他们回去,不能出问题。”杨捌斤说,大家几乎是一路流着泪,抬着遗体下山,也不知道疲惫。
4月2日凌晨,第一批发现的23具牺牲人员遗体抵达凉山州州府所在地西昌市。群众纷纷自发走上街头悼念遇难人员。他们手持菊花,等候在西昌市区通往殡仪馆的街头。路旁也摆放着菊花,上书“救火英雄一路走好”。
4月2日晚,第二批6名牺牲人员的遗体,被运送到西昌。另一牺牲人员、49岁立尔村党员捌斤依家属意愿,于2日下午在当地火葬。这天晚上,十余名村民为他守夜,一直到3日早上五六点。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周琦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