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后三峡:他用五年时间,记录三峡蓄水175米后的生活

2019-04-07 21:25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泡在水中的树,万州,2011年。后三峡,©李伟
这是极光photo【江河影像】系列第51篇推送。
在2007-2011这五年间,摄影师李伟把镜头对准了长江三峡,记录下三峡蓄水期前后岸边居民生活的变化。他的照片如散文般,打碎特定的叙事,但还是隐约地在向观者讲述一个关于三峡的故事。
后三峡
图文 / 李伟

等船的女孩,楠木园,2007年。©李伟
男人和羊,楠木园,2009年。©李伟
云阳老城,2009年。©李伟

戴红领巾的女孩,2009年。©李伟
游乐园,重庆,2009年。©李伟
一个男子走过堤坝,巴东,2009年。©李伟
楠木园,2009年。©李伟
江边的晚餐,云阳,2009年。©李伟
摩的,碚石,2009年。©李伟
川剧表演者,重庆,2009年。©李伟
奉节,2007年。©李伟
渔人,2009年。©李伟
重庆朝天门,2007年。©李伟
三峡夔门,2007年。©李伟
巫山客船,2007年。©李伟
三峡移民纪念碑,奉节,2007年。©李伟
丰都,2007年。©李伟
清晨,丰都,2007年。©李伟
江边儿童,秭归,2007年。©李伟
疯长的植物,楠木园,2011年。©李伟
动物园的孔雀,万州,2011年。©李伟
打雨伞的女孩,秭归,2007年。©李伟
拄拐杖的老人,青石,2011年。©李伟
排队等船,丰都,2007年。©李伟
丰都鬼城,2007年。©李伟
石雕工人,万州,2011年。©李伟
四期水位线,丰都,2007年。©李伟
轮渡上的女人,2009年。©李伟
两个玩水的姑娘,宜昌,2009年。©李伟
担菜的人,云阳,2009年。©李伟
巫峡,2009年。©李伟
从2007年到2011年,我曾经来来回回拍过几次三峡。我想可能因为我是1976年生人,七零后这一代多少有点大情怀,喜欢大命题,三峡大坝的修建是举世闻名的大事件。当我在长江边问一个老太太奉节老城在哪,她指着江里停着几艘驳船的位置,说就是那里,老城已被江水完全淹没。这时我才发现“我来得太晚了!”
摘菜的老人,丰都, 2007年。©李伟
我的照片记录了长江边人民生活的变化,因此我把自己拍的三峡叫做《后三峡》。三峡大坝修建完成,蓄水高度达到175米,蓄水线之下被完全淹没。蓄水后三峡人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比如以前,滩是峡江人们活动的场所,现在滩没有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想我照片里那些江边小城市,有的可能已经蓬勃发展起来了。
▍与李伟的对谈
采访 / 章文
三峡大坝蓄水175米后,
风景就完全不同了

章:当初为什么想去拍摄三峡,是像文章里说的由于修筑三峡大坝这一事件吗?
李:是的。作为中国摄影师我还是希望参与到中国正在进行的大事件中。
章:您后来感到自己“来晚了”,所以之前是想拍摄还未被淹没的三峡老城吗?
李:我想拍摄没被淹没的三峡,就像不少游客专门在蓄水前去三峡观光游览。唐代诗人杜甫描写三峡的诗句有“白帝高为三峡镇,瞿塘险过百牢关。”三峡蓄水前,我估计我们和唐朝人看到的三峡风景差不多,三峡大坝蓄水175米后,风景就完全不同了。
装车的工人,白帝城,2007年。©李伟
章:当您看到被淹没后的三峡城区,心里是什么感受,之前有过设想吗?
李:来之前我并没有预想。看到被淹没后,我心里不舒服,虽然当时水位还没有升到最终175米,但已经淹没了很多了,移民已经搬迁完。
章:作品的名称叫《后三峡》,您说是因为记录了长江边人民生活的变化。那么您觉得三峡蓄水后,居民生活比较明显的变化是什么?
李:变化应该有很多方面。三峡蓄水后,以前湍急的江流没有了,三峡变成了大湖。滩也没有了,滩曾经是江边人们活动场所。老城淹没了,有上百万的移民,他们不得不搬到新的地方,开启新生活。
看手机的妇女,巴东,2007年。©李伟
◆当代的摄影师,
还是要拍彩色照片

章:让我们回到照片上。我觉得这些照片是在“诗意地讲述一件悲伤的事”,包括影像色彩、场景选取以及照片的编辑等方面。不知道您在拍摄时的想法是什么,之前会先对作品有个预设吗?
李:我认为当代的摄影师,还是要拍彩色的。我选择了120胶卷相机并且方构图,是由于方构图比较正式,这大约是我选择的摄影风格吧。
我确实觉得很伤感,那些三峡人世世代代生活过的老街被淹没。摄影师都是怀旧的,相机按下快门那一刻,一百二十五分之一秒,底片在那刻曝光,捕捉下的画面就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章:照片是您自己编辑的,安静、和缓,至少我觉得挺舒服的。能谈谈您在图片编辑上的想法吗?
李:图片编辑主要就是传达信息,就是通过一组图片来呈现三峡的样貌。我用肖像照片和景观照片来间隔开。我都是选了自己喜欢的图,比如在楠木园等船的女孩那张。楠木园是湖北挨着四川最后的一个小村庄,楠木园原来有小学,居住的人也多,后来学校迁到官渡口镇,但学生们还会乘船回楠木园,看看旧房子里留守的老人。再比如云阳搬迁后的废墟那张,我还是拍摄下来那个场景,让观者知道老房子曾经的位置。
搬迁后的废墟,云阳,2009年。©李伟
章:这组作品是从2007年开始拍摄,持续了5年时间,不知道作品已经完成了吗?之后有想过回访吗?
李:已经完成了,我后来忙其他事情了,暂时没想过回访。
章:那么您的下一个拍摄计划是什么?
李:这一批三峡的照片是几年前拍摄的,我后来开始拍摄我的中国边疆三部曲,花掉我更多的精力。中国边疆三部曲的第一部分,关于内蒙古的《大地》已经印刷出版,关于新疆已经有一些作品。关于西藏还没开始。
《大地》系列,©李伟
《新疆》系列,©李伟
编辑 / 章文
极光photo近期推出“江河影像”系列,精选国内外优秀摄影师们关于江河的作品。此系列正合极光视觉将要推出的“江河影像·个人记忆”影像征集与资助计划,激发和资助年轻摄影师关注身边的“江河”。如果你也有关于江河的影像作品,欢迎投稿!(请把作品图和文字发送到邮箱:914127901@qq.com,并附上联系方式。)
▍摄影师简介
李伟,内蒙古人,影像艺术家,纪录片《克什克腾苍穹下》导演。
展览:
2009年中国平遥国际摄影节《三峡!三峡》摄影展
2010年新加坡国际摄影节《大地》摄影展
2013年北京国际摄影双年展《2009年以来的中国新摄影》
2017年中国郑州《山川悠远-人与大地的景观》摄影展
个人主页:http://www.liweiphoto.com/
极光视觉是一个由
“资深报道摄影师+策展人/编辑”
构成的视觉原创机构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