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国际

释新闻丨日本如何选新年号?日本社会学家详释“改元”

澎湃新闻记者 廖婧雯

2019-03-31 13:49  来源:澎湃新闻

4月1日,日本政府将公布新年号。现在的“平成”年号将于4月30日随着明仁天皇的退位停止使用,5月1日起,正式使用新年号。
3月29日,日本政府决定了4月1日上午公布新年号的日程。据共同社报道,此次公布新年号将与决定“平成”年号时一样,迅速推进相关手续。4月1日上午9点半,政府召开专家恳谈会,就新年号的原案征询意见,为时约40分钟;10点20分前后开始听取众参两院正副议长的意见,然后在内阁全体会议上展开讨论,由内阁会议敲定新年号;上午11点半左右由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宣布新年号。全程约两小时。
当地时间2019年3月27日,日本京都,日本明仁天皇和皇后美智子在京都欣赏樱花。 视觉中国 图    
今年4月30日,现在在位的明仁天皇将退位,皇太子德仁将即位为新天皇,这是日本近200年来首次天皇生前退位。与此同时,自1989年以来使用了31年的“平成”年号也将退出历史舞台,自5月1日起,日本将使用新年号。
新天皇会使用什么年号也成为近几个月来日本社会热议的话题。据《朝日新闻》3月29日报道,有关取代“平成”的新年号,日本政府将尽量回避在民间年号预想排行榜上位居前列的方案,比如人气甚高的“安久”。另外,新年号还将回避英语首字母与明治以来年号相同的“M·T·S·H”(明治·大正·昭和·平成)的方案。另据共同社报道,日本年号出自中国古代典籍虽是惯例,但此次政府收到的候选年号中据悉也包含基于日本古代典籍的方案。
那么,新年号是如何选定的?选定年号时又有哪些考量?日本研究年号的著名社会学家铃木洋仁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详细阐释了日本改元、更换新年号的那些事儿。
日本德仁皇太子和妻子雅子妃,以及他们7岁的女儿爱子小公主。 ICPHOTO 资料图
年号来自中国古代典籍,但有日式选择标准
菅义伟3月24日在冲绳那霸面对记者团时就已经表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将于4月1日公布新年号,本月14日就已经委托相关学者和有识之士作为新年号草案拟定者选定年号的候补选项。菅义伟将从所提交的候选方案中选出三个方案作为最终候选方案交由首相安倍晋三做最终定夺。
日本政府规定此次选定新年号的基本流程大致为:由政府召开专家恳谈会,就新年号征询意见;听取国会参众两院正副议长的意见,内阁全体会议随后讨论并确定新年号;最后,菅义伟于上午11时在记者会上发布新年号。
为了保密,年号候选方案被放在日本官房副长官助理古谷一之房间的金库中严密保管。而在4月1日当天,政府也将收存专家及阁僚等的手机,并要求他们在新年号公布前不要离开。
虽然迄今为止日本年号都是从中国古代典籍中选取,但在选取时日本也有其独自的标准,铃木洋仁认为有6个标准,分别为1、年号的意思符合国民的理想;2、字数为2个汉字;3、容易书写;4、读音方便;5、至今为止既没有作为年号被使用也不是谥号; 6、不是日常俗事(所使用的名词)。
从“年号恳谈会”成员看三十年来变迁
那么,日本天皇的年号是由哪些人来选定的呢?
1979年,日本政府颁布了《年号法》,规定由日本首相指定一些学者,提出几个年号,咨询参众两院议长等人的意见后,再交由内阁会议决定。
拟定年号草案的学者一般来自包括日本文化、汉文学、日本史学、东洋史学等各个研究领域,除了学者以外,还包括各界有识之士。据日本NHK此前报道,即使在新年号公布后,日本政府并不打算公开制定年号草案的学者名单以及年号其他候补方案。
1989年选定平成年号时,时任首相竹下登要求学者们提出2至5个备选草案,并在提交备选草案时附上年号候补名单的意思、出处说明。随后由时任官房长官小渊惠三选定数个方案进一步缩小范围。然后听取由其他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组成的“年号恳谈会”成员和参众两院正副议长意见,最终阁僚会议发布更替年号的政令,正式公布新年号。
今年4月1日的“年号恳谈会”共有9人组成:研究iPS细胞并获得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的京都大学教授山中伸弥、获得日本直木奖的作家林真理子(女)、千叶商科大学教授宫崎绿(女)、原早稻田大学校长镰田薰、前日本最高裁判所长官寺田逸郎、前日本经团联会长榊原定征,日本放送协会(NHK)会长上田良一、日本民間放送連盟会长大久保好男、日本新闻协会会长白石興二郎。
将这份名单与1989年1月7日选定“平成”年号的“年号恳谈会”名单相比,今年的恳谈会成员人数从8名增加到9名,其中女性也从1名增加到2名(1989年恳谈会成员仅缝田晔子一名女性)。
铃木洋仁注意到,“年号恳谈会”组成人员相比于上一次发生微妙变化的原因在于三十年来日本社会的变迁。他说,这三十年来,女性在社会中的地位得到了提高,对社会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尤其是安倍内阁出台多项方针来提升女性在社会中的作用,因此此次改元也希望能够反映出广大女性的声音。此外,30年来,日本涌现出越来越多诺贝尔奖获得者,因此多增加一个名额,即诺贝尔奖获得者中山申弥。
安倍打破先例亲自宣读“首相谈话”
1989年1月7日,小渊惠三发布新年号“平成”。当时,他手举政府职员河东纯一挥毫写下的汉字。新年号发布后,小渊宣读时任首相竹下登的“首相谈话”。
虽然此前有猜测说首相安倍晋三将在今年4月1日宣布新年号,日本政府最终还是选定由内阁官房长官发布的惯常做法。但有一点不同于上一次改元,此次新年号宣布后,安倍将举行记者会,并亲自宣读阐述新年号含义的“首相谈话”。
菅义伟在3月29日的记者会上,就安倍在决定新年号后举行记者会的理由介绍称:“是为了直接传递新年号包含的意义以及向国民的寄语。”
那么,此次安倍为何希望由自己来宣读“首相谈话”呢?
铃木洋仁对澎湃新闻解释称,一些人认为安倍是想通过首相谈话来展现自己,提高个人影响力和存在感。但他认为并非如此,这次是近代以来的首次天皇生前退位,安倍只是想通过自己的语言向国民们传递“改元”这一过程进行的很顺利。“从这一点来看我觉得很正常,没有什么奇怪的。”他说道。
此外,铃木洋仁指出,30年前,首相召开新闻发布会比较罕见,如前首相竹下登,他在上任和卸任时召开的记者招待会次数有限。经过三十年的社会变迁,遇到重大事情首相召开记者招待会已变得很平常,从这一点也可解释安倍发表谈话并不奇怪。
新年号为何在新天皇继位前一个月公布?
明仁天皇现年85岁,是日本第125代天皇,2016年8月他在一次视频讲话中表示由于身体原因难以履行职责,外界解读为天皇有意退位。2017年5月19日,日本内阁决议通过仅适用于明仁的退位特别法案。同年6月,法案获国会参众两院表决通过。
2017年12月8日,日本内阁会议通过关于明仁天皇退位时间的行政令。明仁将成为日本近200年来首位生前退位的天皇。他定于4月30日退位,皇太子德仁5月1日继位。
虽然安倍政府已决定在皇太子继位前公布年号。不过围绕新年号是否提前公布,日本内部可谓进行了一番激烈的斗争。
在2018年秋季安倍重新组阁时,安倍的助理卫藤晟一郎就前往官房副长官衫田和博的办公室,商讨新年号发布时机问题。他认为“如果在新天皇继位前就公布新年号,涉及天皇的尊严问题!历史上也没有出现过继位前就公布新年号,此举违反一代天皇只能有一个年号的规定。”然而考虑到日本各行各业需要相应的准备时间,衫田和博认为“必须提前一个月公布新年号”。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陈鸿斌指出,出现如此争议源自1979年日本国会通过的《年号法》的短短两条内容:一、通过政令公布新年号;二、公布新年号仅限于天皇更替时。如何解读这两条法条引发了轩然大波。作为一种国事行为,内阁关于新年号的公布,需要得到天皇的签署。如事先公布的话,那签署的只能是当时在位的天皇而不是即将继位的新天皇。在一些人看来,从明治时期以来都是“一世一元”(即一个天皇只用一个年号),天皇的在位和年号是一个整体,是不可分割的。。
陈鸿斌进一步阐述道,既然是由作为日本国民的代表的内阁公布改元政令,那年号就属于国民而不是属于天皇。在衫田看来,内阁公布有关新年号的政令没有任何问题。如今天皇作为“国民统合的象征”,就必须得到国民的支持。如果因更换年号而产生混乱,那就可能使皇室和新年号失去国民的支持。因此,早在去年5月,首相官邸就要求各政府部门做好新年号在新天皇继位的一个月前公布的准备工作,这是为了相关的运行体系有充分的时间来修改年号,将对国民生活的影响降低到最低限度。
中日两国年号传统和出处“若即若离”
众所周知,迄今为止的日本年号皆出自中国古代典籍,然而日本启用新年号的时机却和中国有所不同。中国历史上在正常情况下发生皇位更替时,一般是在第二年才启用新年号。日本则不同,一是日本古代新天皇继位后经常沿用先皇的年号,从而出现两个天皇共用一个年号的情况,二是日本自明治天皇以来,都是在皇位发生更替的当年就启用新年号,因而会出现一年之内有两个年号的情况。比如,2019年5月1日之前仍然处于平成时代,即平成三十一年,5月1日之后开始使用新年号进入新时代。
这会给政府部门的运作和民间生活带来一定程度的不便和混乱。比如,2019年年历的印刷就是一个麻烦,今年的年历到底要不要印上“平成”年号?有些印刷厂干脆在今年年历中取消了年号,另一些厂商则在今年4月30前的年历上印上“平成31年”,5月1日以后干脆就印了“新年号”三个字。而日本的一些政府部门也已在文件中回避年号而使用公元纪年,日本中央政府很多部门的信息输入均采用年号,目前也已更换为输入公元纪年。这也是发生新年号发布时间之争的一个原因。
为什么日本宁愿承受这些麻烦,也不像中国古代那样,在新天皇继位的第二年才改元呢?
对此,铃木洋仁解释成:“对于日本人来说天皇更替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所以换了新天皇就想要开始做新的事情。新天皇即位后希望立刻开启新时代,因此不像中国古代那样到第二年才改元,而是新天皇即位就立刻改元。此外,在中国,皇帝驾崩后嗣皇帝会有服丧的习俗,立刻改元被视为不孝。日本人不同,对于日本人而言,老天皇驾崩新天皇即位,更为重要的是开启新的时代。”
铃木洋仁说,以前日本人也曾有类似中国的想法,但到了近代尤其从明治开始,人们对于即将即位新天皇的尊敬程度开始超过了缅怀老天皇的情感。即希望尽快通过改元进入新的时代,迎来焕然一新的新气象,这一点似乎和中国的思维方式有所不同。
而此次新年号的选择还出现了另一个与中国年号传统“拉开距离”的新现象。本来,中日两国年号大多都出自中国古代典籍。比如“平成”,出自《史记·五帝本纪》“内平外成”,以及《尚书》“地平天成”,而中国古代年号“贞观”则出自《易经·系辞下》“天地之道,贞观者也”。
但是,此次日本新年号有可能从日本古代典籍中择取。据共同社报道,政府迄今为止收到的候选年号中据悉也包含基于日本古代典籍的方案,不过日本古代典籍溯其源头往往仍是出自中国。日本古代典籍的研究者介绍称:“日本古代典籍中也有许多由‘汉文’(古汉语)写成的作品,究其根源都来自中国古代典籍。越是有格调的语言这样的倾向越强。”因此,此次公布的新年号可能出现源自中日双方古代典籍的“双重出处”情况。
铃木洋仁也认为“这个问题很复杂”。新年号有可能从中国古代典籍,也有可能从日本古代典籍中择取,虽说日本要重视本国传统,但日本多数传统也深受中国古典文化影响,即使凸显日本元素,也离不开中国。
“我期望日本能够认识到自己作为亚洲国家的一员而重新进行自我定位。年号作为象征汉字文化的符号,正是可以重新定位而迈出的第一步。”铃木洋仁最后说道。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