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中国政库

柔道冠军举报村支书追踪:举报的贪污金额多打了个“0”

沈度/上游新闻客户端

2019-03-30 13:43 

上游新闻客户端3月30日消息,近日,全国柔道冠军马端斌实名举报老家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五里甸子镇桦树甸子村两任村支书存在贪腐行为,让这个偏僻的村子受到全国的关注。
上游新闻先后刊发了《全国柔道冠军实名举报村支书贪腐,被举报者挂掉电话拒回应》、《柔道冠军举报村支书贪腐追踪,村支书独家回应上游新闻:没贪过一分钱》、《柔道冠军实名举报村支书贪腐 官方:调查组进村当事村支书已停职》对此事进行了连续报道。
3月29日,上游新闻记者来到桦树甸子村马端斌家中见到了他的父亲。马父介绍,他是29日凌晨两点多才从镇政府返回家中。对于马端斌举报村支书的六项贪腐行为,马父表示:“我啥也不知道,就想解决我家三亩半地的问题。”
位于桦树甸子村的马端斌家。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马端斌微博空留一声叹息
在举报后不久,受到压力的马端斌不得不主动删除了举报微博。此后,28日晚至29日马端斌又连续发布多条微博,不仅写到“父亲被带走,失去联系”,还直指调查组进驻后的不当现象,协同被举报人的合伙人以及朋友等人一同走访村民,马端斌质疑调查组这种行为是否属于“包庇”?
马父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因为配合当地政府的调查,他是29日凌晨两点多才从镇政府返回家中。
目前马端斌已经将上述微博删除,在微博中仅留下一声叹息。
上游记者联系到马端斌,他表示,由于职业的特殊性,自己确实是受到了压力,不得不删除了微博,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至于举报的初衷,马端斌则表示,实名举报是受到老家村民的委托。因为村民们举报了很多年却收效甚微,所以他决定站出来帮村民发声。
马端斌表示,举报内容均系村民姜某等人提供,“我能为举报内容负责。举报信中我有三处错误,没能修改过来:桓仁县打错成了柜仁县;刘忠军的贪污金额应该是100万,我多打了“0”;另外就是联系电话写错了。”具体的情况可以向提供举报内容的村民了解。
向马端斌提供举报内容的村民姜某表示,因为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他们才找到了马端斌,因为“小马是冠军,有名气,他来发声可能会有人管。”
至于马端斌质疑调查组存在包庇行为,桓仁满族自治县县委宣传部回应称,调查组由多部门参与,不可能有人操纵调查组,“会给大家完满答复”。
马家门前用地调节协议。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马父:我啥也不知道,就想解决我家三亩半地的问题
3月29日,上游新闻记者来到桦树甸子村马端斌的家中。记者注意到,这位柔道冠军的老家住址并不在村子里,而是距离村委会还有数公里的小队中,房子也与其他村民家并无二致。
马父告诉上游新闻记者,2017年,因自家门前土地归属问题与刘某国产生矛盾,遭其殴打。马父左眼钝挫伤、头部外伤、胸壁挫伤。而这位刘某国正是原村委刘忠军的叔叔。
根据原村支书刘忠军证实,双方是存在过争执的,并且因为打架双双将对方告上法庭。根据判决书内容,刘忠军的叔叔负主要责任,马父负次要责任。刘某国应赔偿马父4984.22元,马父赔偿刘俊国 1512.44元。然而刘某国方面并没有依据判决履行赔偿。
马父还告诉记者,他与刘家矛盾由来已久,2002年时他承包了一片板栗地,此后刘家无理由占用了三亩半。“一直在反映,每次都是被学习、开会等各种理由推脱。”马父告诉记者,“每次都告诉我等两天,这一等就是好几年。这一次各部门这么重视,就是因为我儿子是冠军。”
从马端斌的举报内容来看,六项指控并不只是马家和刘家的私人恩怨,而是关涉村干部是否存在贪腐涉黑等恶劣行为。
对此,马父则表示并不知情,也没有让儿子举报。“儿子举报前并没有跟我商量,我啥也不知道,我只想解决我自己家这三亩半地的问题。”
马家板栗地承包合同书。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村民:刘忠军任职后期经常做些歪门邪道的事
上游新闻记者在当地走访时发现,当地大部分村民对于刘忠军欺压百姓的情况有所了解。
3月29日下午,桓仁县有关部门也来到了马家,门口聚集了十余名村民围观。附近村民告诉记者,这几天村子里来了很多人,都是来调查的。“刘忠军上任初期还是挺好的,后来就搞些歪门邪道的事,老百姓都知道。”
关于马端斌举报一事,村民表示,“刘家经常欺压老百姓,这次举报是欺负他们(马家)太狠了。至于贪污之类其他的情况就不太清楚了。”
马家全家福,左一为马端斌。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刘忠军:对方恶意报复
上游新闻记者联系到被举报的桦树甸子村原村支书刘忠军,刘忠军否定了全部举报指控的内容,并称自己被举报是因为举报人的私利没有被满足。“他们提出不合理的要求我没有答应,所以骚扰报复,我会讨一个说法的。”
刘忠军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桦树甸子村是五味子专业村,为了发展五味子,从上面争取扶贫资金,发放给老百姓。具体就是以实物的方式来发放,老百姓收到后折换成钱的方式给村里打的白条。“老百姓又开不了发票,只能用打白条的方式,这在民间很普遍。”
马父提出的被占用的三亩半土地,刘忠军则表示,他承包了板栗地也不种,当时是别的村民想承包,“我不能不让人家承包呀!所以马家就耿耿于怀。再后来他们的矛盾激化就有了肢体上的冲突,这件事跟我也没有关系。”
刘忠军告诉记者,“因为马端斌是全运会冠军,他就多次反映过,我没有答应。这次他们的举报已经把我写成黑社会头子了,已经严重损害了我的名誉权,我会讨要一个说法的。”
目前,桓仁满族自治县委宣传部已成立调查组进驻桦树甸子村调查此事,被举报的村支书刘忠和已经停职接受调查。
(原标题《马端斌:举报的贪污金额多打了个“0”,村民:村支书搞了些歪门邪道的事》)
责任编辑:李丽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