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儿子为病重父亲捐骨髓遭拒绝:我怕救活自己,却害了儿子

2019-04-01 20:26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已经被医生约谈6次,如果再交不上,父亲将面临停药,现在除了想办法去筹款,已经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了。”在父亲的病床前,28岁的赖政彬哽咽着说道,眼眶湿润。人到而立之年,父亲突患大病,家中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现实生活让人进退维谷的困境莫过于此。图为赖祯光在广州南方医院无菌仓中。
赖政彬老家在广东韶关,是一名普通的电工。他每天摸黑起床,6点到工地里干活,爬高上低,任劳任怨。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赖政彬虽然排行老二,但从小扛起家庭重任,18岁中专毕业就离开老家到佛山打工。自从去年父亲突患大病后,他更拼命似地干活,许多工友嫌弃的脏活累活,他都接过来干,为的就是给父亲攒多些医疗费。图为赖政彬在工地里干活。
“作为儿子,不能让父亲颐养天年,还要在病床上受着这份罪,我真是太不孝了。”谈及父亲,赖政彬万分自责。55岁的父亲赖祯光出身农村,从小在家务农,向来身体结实硬朗。但谁也没想到,厄运突如其来砸在这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庭之上,令他们措手不及。图为赖祯光家人,从左至右为妻子、大女儿、小女儿、小女婿。
2018年8月之前,赖祯光偶然出现口腔牙龈出血,皮下组织还有淤斑,他干惯了粗重农活,因此家人也没过多在意。到了10月份,他牙龈出血突然加重,到诊所看病,岂料拔了牙之后血流不止,于是马上转到佛山一家医院血液科做检查。这一检查,才发现血小板指数只有15。图为赖祯光的疾病诊断证明书。
赖祯光在医院做完骨髓穿刺后,被确诊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MDS)极高危。医生告知家人,病情向白血病转化的可能性很大,而且病人的生存周期可能只剩下3个月。这个诊断结果犹如晴天霹雳一般令一家人惊惶失色。本以为只是牙龈出血,没想到病情这么严重。赖祯光妻子难以接受,顿时瘫坐在地上,不知所措。图为赖祯光妻子吴在凤。
2018年12月份,在医生建议下赖祯光开始接受联合化疗,持续时间达14天。赖祯光化疗后出现各种副作用及血象抑制,先后靠多次输血及血小板维持,缓解情况很不好。图为南方医院,妻子吴在凤探望无菌仓中的赖祯光,他身体虚弱,无法坐立。
万般无奈之下,2019年1月,一家人带着赖祯光从佛山转院到广州南方医院求医。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是一种恶性肿瘤,目前仍无特效药,医生建议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是唯一的办法。图为南方医院附近的出租屋里,妻子吴在凤在做饭。
2月底,赖祯光在南方医院做骨髓移植手术,儿子赖政彬配型呈半相合,想为父亲捐骨髓,但却被拒绝了。赖祯光说,“我怕救活了自己,却害了儿子。”后来在家人再三相继劝说和疏通下,他才接受了手术。长期高强度加班干活的赖政彬,在抽血又抽骨髓的手术后累倒了。但他不敢休息,一心想着还要去工地干活。身体实在撑不住,只能暂歇了两天。图为广州南方医院附近的出租屋里,妻子吴在凤在做饭。
然而,父亲术后效果不好,新细胞无法生长,免疫力低反复感染。令一家人更为犯愁的是,还有巨额的治疗费空缺。父亲各项治疗及手术费已经超过50万,一家人花光了所有积蓄,还向亲戚朋友借了20万外债,已经无处可借。图为南方医院内,女儿赖大妹在无菌仓外通过座机探望询问父亲病情。父亲身体虚弱,无法坐立,每次做透析就是8个小时动弹不得。
目前,做完移植手术后的赖祯光还在无菌仓中,需要持续透析治疗,医生预估后续的治疗费用保守还需要60万。现在住院已经欠费将近13万,面对每天高额的费用,一家人只能央求医院再宽限些时间,想办法筹款。“该借的都借遍了,实在是借不来钱了,但是不到最后一刻,我是不会放弃的。” 赖政彬说道。(版权所有:像素笔记,禁止转载)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