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外卖小哥深夜晕倒街头,醒来后放声大哭:担心被投诉给差评

2019-03-29 14:5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3月10日,深夜的郑州街头,一位身穿外卖服装的小哥躺在冰冷的马路上昏迷不醒。好心的路人看到后,帮忙报警并联系了120救护车。很快,两名巡警赶到,经多次呼唤,小哥逐渐有了意识,但在他清醒后,竟突然放声大哭,说着“迟到了,迟到了,肯定会被投诉给差评的”的话,然后爬起来就要接着去送外卖。现场不少路人纷纷劝他,他说家里有生病的孩子,他没有其他选择。图为报警的路人提供的视频截图。
3月24日,志愿者根据路人提供的视频,找到了这个外卖小哥。经了解,小哥叫宋文山,41岁,来自河南范县颜村铺乡。晕倒那天,他连着送了35单外卖,因为忙碌,晚饭都没来得及吃。“我想送最后一单就回家休息,却没想到取了餐还没走出500米,就忽然感觉头晕眼花,然后就晕倒在地上了。”宋文山说,幸亏有好心人报警,否则还不知道自己会出现什么状况。图为送餐途中的宋文山。
“因为晕倒,耽误了送餐时间,我怕顾客给客服打投诉电话被罚款。”宋文山说,这个月,他已经赔了三单,一单是超时,另外两单是联系不上顾客导致超时,最后都是自己买单,“这几年来,赔偿是常有的事,最无语的一次是顾客凌晨点完外卖,让我顺便带箱啤酒,因为太晚小店都关门了,我就在网吧买了一箱,但价格比外面贵了10元,最后顾客投诉我乱收费。”宋文山说,出了状况他都不怪别人,只怪自己没用。
宋文山的儿子宋平伟得了重度病毒性脑炎,目前正在医院接受治疗。2018年9月28日,上小学一年级的宋平伟放学回家,告诉妈妈说自己有点不舒服,妈妈就带他到村卫生所检查,发现有点发烧,医生给他打了退烧针,包了几包药。妈妈只当是普通的发烧感冒,也就没放在心上。吃晚饭的时候,宋平伟突然出现吞咽困难,几近昏迷,妈妈吓蒙了,马上拨打120急救电话,连夜将他送往濮阳市人民医院急诊抢救。
“我接到电话就往医院赶,赶到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孩子妈妈抱着我就哭,我心里也害怕,不知道伟伟得了什么病,但隐隐感觉情况不是很好。第二天做CT、磁共振、抽血等各种检查后,孩子被确诊为重症病毒性脑炎。”宋文山说,当天孩子就因病情严重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图为宋文山在签署儿子的住院书。
“在接到病危通知书的瞬间,我的脑海一片空白,觉得自己呼吸都暂停了,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砰砰乱跳。”宋文山说,孩子在重症监护室病情并不乐观,不明原因的高烧一直退不下来,四肢没有任何知觉,没有自主意识,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一个月后,伟伟病情没有任何好转,反复发烧,医生建议将孩子送省里的大医院接受治疗。图为宋文山的妻子在病房照料小伟伟。
2018年10月12号,伟伟转院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最终被确诊为病毒引起脑脊髓炎、脑积液、中枢神经衰竭等。一周后,伟伟依旧高烧不退,医生再次抽血化验,发现血液里有大量病毒,为了能够彻底清除病毒,医生每隔两天就要做一次血液置换,直到第五次检查发现血液中已经没有病毒才停止。看着儿子苍白而又消瘦的脸庞,宋文山夫妇心如刀绞,可他们在病魔面前却无能为力。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伟伟的病情出现好转。宋文山说:“孩子有了一些意识,手指会轻微抖动,但我们进去探视的时候,他还是不能说话,只能用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们看。看着孩子眼角不停地流泪水,我们就喊他的名字,孩子就轻微地点头、眨眼,表示听到了我们的叫喊。”看着儿子一点点地好转,宋文山在心中暗暗发誓,不管结果怎么样,他都不能放弃治疗。
然而,就在伟伟病情有所好转的时候,宋文山一家的生活却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实在是拿不出太多的钱给孩子治病了,我们只能把伟伟从省城的大医院接到濮阳油田医院接受治疗。去年11月底,我把儿子交给他妈妈照料,我再次回到郑州继续送外卖,每个月都会抽空在晚上去医院探望儿子,早上一早再离开,中午前赶回郑州继续工作。”宋文山无奈地说。图为宋文山的妻子在吃简单的午饭。
“从伟伟生病到现在已经花了近50万元,这些钱大部分都是借的,医生说伟伟后续的治疗和康复费用大概还需要60万元,这些钱像大山一样压在我心口上。”宋文山说,他每送一单大概有5块钱,情况好的话,他一天能送30单左右,如果情况不好,也就送个10单左右,“每天奔波在郑州的大街小巷,虽然很累,但一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儿子,我就充满了动力,只要能治好儿子的病,不管再苦再累我都愿意去承受。”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