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长三角政商

儿科护士长写信感谢早产儿父亲信任:让我不再怀疑职业的意义

澎湃新闻记者 葛熔金 通讯员 王蕊

2019-03-28 19:16  来源:澎湃新闻

谢谢你在孩子大便次数多发生红臀的时候,没有责怪我们,当时你的眼里也满是心痛,却始终没有把责怪的话说出口;
谢谢你在孩子病情反复的时候继续信任我们,积极配合我们的治疗;
还谢谢你在签一大堆知情同意书的时候没有质疑我们……
本文图均为 钱江晚报微信公众号 图
这是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护士长叶娟近日写给一位早产危重新生女婴父亲感谢信中的内容,那名新生儿前几天已顺利出院回到家中。
在这封罕见的医护人员写给患者家属的感谢信中,叶娟反复提及那位新生儿父亲对医护人员的充分信任。
在新生儿病情反复或危急时刻,得到的这份信任让叶娟十分欣慰和感动。“这是我从业19年来第一封写给患者家属的信,主要是被依依(新生儿小名)父亲感动了,由此感谢他对我们工作的信任、理解和感恩。”3月28日,叶娟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工作多年,她碰到过很多家长的不理解,抱怨甚至辱骂,但像依依爸爸这样理解医护人员的家属真的不多。

依依的父亲将女儿取名“浙依”,很明显表示了对医院的感恩,这让叶娟感受到这份工作的价值和意义。她在信中说:“最要感谢的是你们取的这个名字……你们坚定又慎重的给你们这颗无价明珠取这个名……于你们,是幸福的感恩,于我们,是存在的价值。”
今年2月,当时怀孕32周的依依妈妈突发严重肝病,从浙江台州当地医院转院到浙大一院。为方便对依依妈妈的治疗,院方不得不为她提前剖腹产。
叶娟告诉澎湃新闻,当时早产的依依被送入浙大一院新生儿监护病房时,体重不足2公斤,属于危重新生儿。面临着妻女病情危急、同时住院的情况,依依爸爸积极配合医生的诊疗方案,在8份细数各种早产儿可能会面临危险的知情同意书上,他都默默地签字同意。
“在对依依诊疗过程中,孩子大便次数多发生红臀、病情多次反复,依依爸爸眼里能看出心疼,但是他从来没有任何责怪医护人员的言语,反而一再对医护人员表示感谢。而在签知情同意书时,我们有一名医护人员态度有些不耐烦,依依爸爸也没有任何反感的表情。”叶娟告诉澎湃新闻。
她向澎湃新闻透露:“有一个细节我记得非常清楚,在依依住院3周时一次血色素下降很快,有生理性贫血的危险,输血治疗必须家属签字。这时依依爸爸已经离开医院,在返回台州的高铁上,在接到医院电话后,他立即中途下车回到医院。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家长会抱怨,但依依爸爸没有任何不快的言语举止。”
最让叶娟意外的是,依依户口本上的名字叫“浙依”,她听依依爸爸说:“母女都是浙一救治的,取名浙依,希望她能感恩!”
“我们这里有一个工作半年的护士,她在接过依依爸爸递过来写有‘浙依’的腕带时,忍不住哭了出来。在依依住院期间,很多护士不知道依依爸爸的名字,但只要说那个‘素质很高的父亲’,大家都知道是他。”叶娟告诉澎湃新闻。
上周依依在浙大一院新生儿监护病房治疗43天后出院,各项指标都达到正常新生儿标准。在依依出院的第6天,叶娟以个人名义写了一封长长的感谢信,通过微信发给了依依的爸爸。
叶娟告诉澎湃新闻,想不到依依爸爸在朋友圈晒出了这封信,这时院方才知道她写了这封信。
“我们平时接触都是儿童病患家长,父母对孩子的深爱我们都能理解,因此平时在儿科医护时,遇到容易沟通的家属真不多。这几年,有不少儿科医护人员被辱骂甚至被打的,我一年也会被病患家属骂几次。我们有时会怀疑自己,怀疑自己坚持的意义,怀疑自己存在的价值。而依依爸爸让我从内心由衷地想写这封信,这既是对医患善意关系的回应、也是对科室年轻护士的鼓励。我非常感谢他的信任,让我不再怀疑职业的意义。”叶娟向澎湃新闻表示。
澎湃新闻从浙大一院获悉,依依爸爸今年32岁,是浙江台州市的一名警察。
住院40多天后终于团聚的依依一家三口
对于叶娟的这封信,依依爸爸向钱江晚报记者表示:“护士长给这封信的时候,我有些纳闷,我也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怎么还给我写感谢信了。没有医学背景,家里也没有人当医生,但我知道在医院里,有这么多专业的医生护士为我的老婆孩子保驾护航,我能做到的就是信任他们,相信他们的专业技能,认可他们的技术。比如红屁股这件事,我知道这个是很正常的事情,尿不湿换迟一些,宝宝的皮肤很娇嫩,就会变红,我从没想过是他们照顾得不好。坐火车中途赶回医院这件事,我想不管医生说什么,让我做什么,都是为了我的女儿,这一点折腾实在不算什么。女儿的名字是我提出来的,很快就和老婆达成一致,这也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获得新生的纪念。”
浙大一院儿科主任梁黎在朋友圈转发感谢信后,收获了满屏的点赞和留言。
浙大一院儿科护士长叶娟致新生儿家属的感谢信全文: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致依爸依妈
叶娟
今天是小依依出院第六天,不知道她在家里是否适应。这几天天气忽冷忽热,记得及时给她增减衣服;她的指甲长得很快,基本上三天就要剪一下;洗完澡的时候她的心情最好,可以跟她聊会天;还有,睡得不踏实的时候放点音乐给她听,有一个夜班郝姑娘放了17遍《雪落下的声音》她才安静下来。
那天你们来接她,一家三口第一次团聚,眉眼欢笑岁月静好。我们开心又不开心,开心的是又一个孩子健健康康的回到了父母身边,一个家庭开启了更幸福的生活,但分别难免会伤感,毕竟是我们养了一个多月的小闺女。都说母爱与生俱来,想来也是,还没结婚的祝丹妹妹放个假回趟老家都记挂着那个最爱撒娇、要抱抱的宝宝吃饱了没,交代大家有空要多抱抱她。
说了这么多,好像有点岔了远了,其实是想由衷、正式的和你们道一声:谢谢!小花妹妹说依爸是素养极好的家长,每次来都不停的跟我们说谢谢,其实我们也一直想对你说声谢谢!谢谢你在孩子大便次数多发生红臀的时候,没有责怪我们,当时你的眼里也满是心痛,却始终没有把责怪的话说出口;谢谢你在孩子病情反复的时候继续信任我们,积极配合我们的治疗;还谢谢你在签一大堆知情同意书的时候没有质疑我们,这里也要向你道个歉,当时小马哥的态度可能有些不耐烦,不是他不想好好说话,实在是因为抢救的时候争分夺秒,多说半句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
最要感谢的是你们取的这个名字,名字不仅是一个人有特殊意义的符号,还包涵着你们对孩子的祝福和期望,给孩子起名字必是层层筛选,深思熟虑。你们坚定又慎重的给你们这颗无价明珠取这个名,说:母女都是浙一救治的,取名浙依,依靠浙一,希望她能感恩!
这个名字,于你们,是幸福的感恩,于我们,是存在的价值。
最近《人间世》第八集,聚焦了我们儿科这个群体,那些牺牲健康,牺牲休息,自己孩子成长不能参于的镜头是那么熟悉。方主任的儿子生病住在我们自己科室,她连陪孩子吃个中饭的时间也没有,好在孩子懂事,一个人打点滴也妥妥的;王主任的母亲小脑出血住院,在自己医院跑前跑后的是他七十多岁的父亲;忠哥的膝关节需要做手术,因为人员紧张,一拖再拖;我们跟你们宣教要尽量给孩子母乳喂养,可是产假回来的护士妹妹们都早早给孩子断了奶,不是我们不想给孩子母乳,实在是忙的去挤个奶的时间都没有;上午的门诊看到下午两点吃中饭,三更半夜撇下自己孩子往医院跑……
不是说我们有多伟大,你们每次说谢谢的时候,我们都会说应该的,其实不是客套,我们真觉得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也是应该做好的。可是,当梁主任忍着腰痛没吃中饭上午的门诊看到下午,仍有家属投诉不给加号让她道歉的时候;当方主任为那个有治疗意义的孩子绞尽脑汁争取一线生机,孩子的爸爸始终用质疑的态度重复着“你们不就是想赚钱”的时候;当我们的护士妹妹没有一针见血,家长劈头盖脸辱骂甚至想扔凳子过来的时候……我们也会怀疑自己,怀疑自己坚持的意义,怀疑自己存在的价值,甚至也会有人中途放弃,2014年到1016年,仅3年时间,流失的儿科医生14310人,总数的十分之一,而15年时间全国的儿科医生却只增加了5000名。
那留下的我们,是什么让我们留下来,坚持在这里?《人间世》朱月钮医生抢救一个病危的孩子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却因为对另一个家属说话没有耐心被投诉,在解释、写保证、座谈和家属和解后,也被问到这个问题:是什么让你坚持在这里的?朱医生热泪满眶:人的一生,绝不只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它隐藏着忧伤、尴尬、伤痛、苟且,但我相信,医生这个职业,会比别的更容易找到人生的存在感。
是的,和家人团聚在一起的时候应该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模样,看着你们抱着小依依幸福的离开,你们又用如此隆重的形式,让我们体会到我们所有的付出收获到了最大的价值,工作半年的小花妹妹接过你们递过来的这条腕带时,她的眼里是泛着光的。所以,真的谢谢你们,都说医者是暗夜里的提灯者,其实我想说你们就是那盏灯,帮我们抵御了黑暗,照亮了我们正在走的路。
感恩和小依依的相遇,于你们是幸福的开始,于我们是继续前行的力量。祝福小依依健康快乐的成长,像她爸爸妈妈一样,懂得珍惜和感恩,未来的日子,无论她知或者不知,我们遇或者不遇,我们和她,都是彼此最温暖的存在。
责任编辑:谢春雷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