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为见白血病外孙,6旬老人在医院附近当保安,每天深夜等电话

2019-03-27 07:5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几个月没见他,太想了,我每天都在等电话,等他醒来后喊我一声姥爷。”3月22日深夜,在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不远处的一个小区内,一位身着保安服的老人双手呵着气站在值班岗位上,“我从山东老家来到这里,在小区工作已经是第五个月了。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离孩子近点,方便看孩子,可他一直在移植仓里,我又不会用手机视频,到现在都没见到他。”
老人叫耿钢印,今年60岁,家住山东菏泽牡丹区,他一直想见的孩子是外孙赵俊博。“我外孙今年7岁多一点,2014年,在他只有2岁半的时候,因为反复发烧、腿疼、不敢走路,女儿女婿带着他四处寻医,从市里医院到省里的医院,最后在北京儿童医院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中危,到现在已经4年多了!”耿钢印说。图为患病的小俊博。
“孩子住院第一个月就做了三次骨穿,看着长长上午针头扎进孩子的骨头里,我们心里特别难受。刺骨之痛,大人都不能忍受,何况一个仅仅2岁多的孩子!”在医院附近的出租屋内,赵俊博的爸爸赵宾告诉摄影师,当时听到孩子疼得嗷嗷大哭,一直哭到失声,他内心备受煎熬,“在两年的维持化疗期间,俊博做了30多次骨、腰穿,每次都是扎在他身上,疼在我心里,直到2017年彻底停药才结束。”
停药一年后的2018年10月11日,赵宾和妻子耿瑞甜带小俊博到北京儿童医院复查,结果却显示全面复发。对于这个久经磨难的家庭,这样的噩耗已经来不及悲伤,在复查的第二天,赵宾和妻子就慌忙带孩子赶到了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医生说,小俊博的病属于晚期复发,如果继续化疗再进行骨髓移植,治愈率大约会是70%。”耿瑞甜说。
“无论如何也要给孩子治疗,只有活着就有希望!我外孙还小,不能放弃。”姥爷耿钢印知道孩子情况后,带着卖玉米的3000块钱从老家赶到了医院。耿钢印知道,他这点钱对孩子的病来说,仅是杯水车薪,为了能帮助女儿女婿,他第二天就在租住的小区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为一个月多赚600块钱,我选择只上夜班,别人上8个小时,我主动要求上12个小时。”图为耿钢印在外孙病情复发前和女儿一家人合影。
初春的燕郊,晚上依然寒冷。小区规定,夜班人员必须在夜里12点后才能进入只能挡风的铝合金岗亭里,其余时间要站在岗亭外值班。耿钢印患有高血压,常年吃药,尽管家人多次劝他保重身体、辞掉工作,但他说外孙治病花钱多,自己多值一天班就能帮孩子多筹一点钱。图为深夜值班中的耿钢印。
今年1月24日,小俊博进入移植仓并进行了骨髓移植,在回输24天时出现了严重的皮排。“医生说孩子属于急排,是最关键也是最危险的时期。”赵宾介绍,抗急排的费用很贵,每天在4000元左右,“从孩子得病到现在,我们已经花了近120万,欠债60万。作为普通的工薪家庭,全家的月收入才5000多元,目前为了照顾孩子,我和他妈妈都辞了工作,没了任何收入。”图为透过监视器拍摄的移植仓内的小俊博。
“孩子处在排异期,从出仓就一直在医院病房,为了减少感染,减少排异,医生说这几个月都不能跟人有过多接触。我怕孩子感染,就没敢去医院,但我实在是太想孩子、太担心他了。我六十岁了,也不会视频,我就给他打电话,电话里俊博说,姥爷你快来看我,我要和你下棋。”说起和外孙的通话,耿钢印失声痛哭。图为移植前,小俊博和姥爷在下象棋。
耿钢印从女儿口中得知,小俊博在仓里出现了膀胱炎,尿血、口腔溃疡,嘴巴里有8处溃疡,疼得吃不下去饭。耿钢印既担心又心疼,紧张的情绪让他的血压一下子出现异常,病倒在出租房的床上。图为耿瑞甜在出租屋给父亲耿钢印测量血压。
看着岳父为了孩子的病着急得病倒,赵宾无奈地说:“我现在最怕的就是翻看每天的账单。孩子姥爷为了攒钱,出来当保安,每天还不敢吃太贵的饭,想从多抠一点出来,可他每月的工资却连孩子一天的药费都不够,接下来还有两年多的疗程,医生预计还要花费100万左右,我们一家都快绝望了。”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