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专栏

莱布雷希特专栏:指挥台上的性别平等(下)

【英】诺曼·莱布雷希特 石晰颋/译

2019-03-21 17:16  来源:澎湃新闻

莱布雷希特专栏:指挥台上的性别平等(上)
莱布雷希特专栏:指挥台上的性别平等(上)【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那么还有谁在这波潮流中受益呢?队伍中的一个领跑者是38岁的卡丽娜·卡内拉基斯,出生于一个居住在纽约的希腊-俄罗斯后裔家庭。作为西蒙·拉特尔的学生,她即将成为荷兰广播爱乐乐团的首席指挥,而且很有可能在底特律接任莱奥纳德·斯拉特金的位置。“我没有看到指挥台上有其他的与我类似的人”,她如此解释她的动力。与米尔嘉·格拉日奈特-泰拉一样,关于音乐中的女性的问题,她只是耸耸肩:“就这样做吧。”
卡丽娜·卡内拉基斯
比利时和荷兰在这方面取得了最快的进展。安特卫普交响乐团聘请了32岁来自香港的陈以琳,她是伦敦交响乐团举行的指挥比赛的获奖者,也是格拉斯哥(皇家苏格兰国家交响乐团)的首席客座指挥。对于那些提及“女性力量”的不恰当的评论,她一笑而过。音乐才是她高度关注的重点,“我一直牢记这样的思考:‘他们是否真的享受它?’”与这个阶段的其他年轻指挥不同,她坚持与青年乐团合作。
陈以琳
如今执掌比利时列日(皇家瓦隆)歌剧院的是45岁的斯佩兰扎·斯卡普齐,她曾经是里卡多·穆蒂的助理指挥。她在每个演出季都会指挥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才华横溢、极具魅力的她被认为是填补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空缺的外部候选人之一。
斯佩兰扎·斯卡普齐
在芬兰,苏珊娜·马尔基直到近50岁时,才成为赫尔辛基爱乐乐团的首席指挥,但她在洛杉矶也拥有一个职位,并且这不会约束她的进一步发展。作为新音乐的专家,我曾经现场聆听她指挥的一场音乐会,里面每一首曲目都由她亲自委约,这是一种富有远见的想象力。另一位正在冉冉上升的是35岁的达利亚·斯塔塞夫斯卡,最近被任命为BBC交响乐团的首席客座指挥,并即将成为夏天的逍遥音乐节的班底。斯塔塞夫斯卡的丈夫是个摇滚乐手,而且是西贝柳斯的曾孙。
苏珊娜·马尔基
现在正处于上升期的女性数不胜数,以至于我可能会把这篇文章余下的部分写成一首清单咏叹调。那么,简而言之,其他值得关注的有:43岁的张弦,新泽西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和BBC威尔士乐团首席客座指挥。33岁的张汉娜,之前在卡塔尔爱乐乐团,现在执掌特隆赫姆交响乐团。才干惊人的乔安娜·莫维兹在32岁时就成为了纽伦堡的音乐总监,打破了德国在此方面的纪录。来自爱沙尼亚的克里斯蒂娜·波斯卡现年40岁,被提名为巴塞尔的音乐总监。来自新西兰的格玛·纽已经在圣路易斯和达拉斯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而来自波兰的30岁的玛尔塔·嘉多林斯卡,在伯恩茅斯交响乐团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值得一提的异色还包括了加拿大的女高音芭芭拉·汉尼根,如今在世界各地指挥一流乐团演出。以及值得观望的35岁来自墨西哥的阿隆德拉·德·拉·帕拉,澳大利亚昆士兰的音乐总监,她在电视上的表现非常精彩,但最近在柏林演出的评价非常糟糕。上个月,兼任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和费城管弦乐团总监的富有领袖魅力的雅尼克·涅杰-瑟贡公布了他在费城的新演出季,前所未有地包括了六位女性指挥家:艾尔索普、卡内拉基斯、格洛弗、米尔嘉、马尔基,以及法国女中音歌唱家与指挥家娜塔莉·斯图茨曼。
张弦
这种上升趋势的原因有两个方面——公众期望和职业演化。就像医疗界的通常实践一样,相比自由职业者或独奏家,如今管弦乐队演奏家这份工作已经对女性更加开放。作为最后一家顽固的全男性管弦乐团,现在的维也纳爱乐乐团已经有了十几位女性,其中一些担任声部首席。美国的管弦乐团正在逐步接近性别平等。在未来的管弦乐团中,女性乐手越多,就越有可能投票支持女性指挥。
乐团雇用女性的话,管理层也能从政府和私人赞助商那里得到额外的赞赏。经纪公司正在四处寻觅女性指挥家。达拉斯歌剧院开设了一个培训女性指挥的项目。巴黎爱乐大厅将在明年开办一个新的指挥比赛,只对女性开放。伦敦皇家歌剧院为“英国的有兴趣指挥歌剧的女音乐家”设立了专门的课程。他们的音乐总监帕帕诺在接受访谈时提到,应当推进“在创意领域内期待已久的变革”。在伦敦交响乐团的下一个演出季中包括了四位女性指挥家。有什么不让人喜欢的呢?
确实存在着两个保留意见。作为一名为了公平竞争而长期在音乐界挑刺的观察者,我听到了男性正在抱怨他们如今面对着一个不平等的表现环境。这并不是针对遵循达尔文主义原则的顶层职位分配,而是指那些大学城里人们期望能够养家糊口的岗位,在那里政治正确与懒惰思维已经使得环境不再向男性提供均衡机会。我的另一个意见是,既然有那么强的动力推动女性获得提拔,那么那些少数族裔指挥家们又在哪里呢?经纪公司对此无动于衷,而乐团只能看到经纪公司端上来的名单。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只有两位少数族裔被主流经纪公司录用——美国人罗德里克·考克斯,索尔蒂奖学金得主,以及英国人克雷姆·哈桑,2017年的萨尔茨堡-雀巢指挥比赛获奖者。除非能够实现全方位的机会平等,不然反对歧视女性的努力就将会被其他不平等的现状玷污。
至于未来,我预测十年后,米尔嘉或者卡内拉基斯将成为纽约爱乐的音乐总监,而斯卡普齐将被推上斯卡拉歌剧院的炙手可热的宝座(没人自愿去那里)。女性在音乐界的抗争几乎已经胜利。其他少数族裔不应继续等待。
责任编辑:顾明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