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浦江头条

当被问到“你家里开始垃圾分类了吗?”人大代表们这样回答

上海大调研

2019-03-15 09:34 

本文图片均来自微信公众号“上海大调研”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今年7月1日即将施行。各社区正如火如荼推进垃圾分类。
人大代表是垃圾分类立法的参与者和见证者。他们自己开始垃圾分类了吗?关于推进垃圾分类,他们还有哪些好的建议?今年全国两会上,多位全国人大代表接受了媒体采访。
全国人大代表、民进上海市副主委、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文汇报高级编辑潘向黎
“除了大家都认同的理由之外,垃圾分类体现了一座城市的品质。”
这次市人大立法通过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前,我家就已经垃圾分类很久了。我家采取的一直是三分法:干垃圾、湿垃圾和有害垃圾。
对于垃圾分类,其实有一段时间我不太有信心。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要分,每次扔垃圾,我都会把各种垃圾分好,把湿垃圾包好。如果是有毒有害垃圾,除了用垃圾袋包好,还在外面贴上一张纸,写上里面有哪些东西。虽然我常怀疑这样做有用吗?但还是努力去做。
我认为,小区的管理者很重要,尤其是物业要负起责任,最好能够将其纳入考核。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作协副主席、上海市作协主席,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安忆
“我家还没开始垃圾分类,因为我们所在的小区还没开始分,但家里粗的分类还是有的。”
我们所在的小区还没开始分。但我最近看到物业已经准备了好几个垃圾箱,目前还锁在那里,不知道是不是要等到7月1号正式开始的时候启用。
其实说不分,家里粗的分类还是有的,因为报纸、杂志之类的我们都会专门分开,包括瓶瓶罐罐,都是留给家里保姆的,她要的。另外,我们小区有个做法其实蛮早的,就是电池之类的有害物是专门有个垃圾桶分开的。
对于垃圾分类,我在上海就曾经提过建议,源头减量最重要,尤其是针对快递、外卖行业要有所限制。我对外卖这个行业也有不同看法,真正有这么多人时间紧张到这种程度,连正常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吗?外卖产生的垃圾是特别多、特别脏的,包括包装物,还有吃剩下的食物残渣。我们楼里的垃圾桶是清洁工来收的,我每次都看到这种外卖包装盒把垃圾桶塞得满满的,有时候放不下,就扔在一边,特别是夏天,不光难看,气味也很难闻。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广播电视台东方卫视中心主持人曹可凡 
“我们家从去年开始分的,可降解的、不可降解的,慢慢养成垃圾分类的习惯。”
我最早对垃圾分类有概念是在台北,每天定时收垃圾,垃圾车还有个特别的音乐。后来去美国时,住在朋友家,发现他们扔垃圾很麻烦,有一个月历表,周一扔什么、周二扔什么,要按时间扔,扔错的话不仅会被罚款,也没人收你的垃圾。
垃圾分类的观念是要慢慢形成的。台北刚开始推的时候也很困难,大家都觉得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只要有这股动力,坚持做,肯定是可以成功的。当然,这需要时间。
全国人大代表、九三学社上海市委员、东浩兰生集团上海外经贸商务展览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章伟民
“接下来,我会按照市政府的要求,也按照太太的安排做好垃圾分类。”
我觉得在家里常态化接触到的垃圾主要还是两种,就是干垃圾和湿垃圾。接下来,我家里准备增加一个专门放湿垃圾的垃圾桶。
垃圾分类是一个长期工作,需要理念和习惯的转变,不可能一蹴而就。我们目前分4类,我还是有点担心的,毕竟上海是一个包容性的城市,海纳百川,市民来自全国各地,差异性很大,有的人还在随地扔垃圾的阶段,要他们马上进入垃圾分类,是比较困难的。
我提过建议,这件事要从国家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率先推行,养成习惯。家庭这一块,可能要做好打硬仗的准备,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习惯培养,才可能真正做到。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长宁萍聚工作室党支部书记朱国萍
“垃圾分类就像我们做百姓工作一样,肯定也是先苦后甜,坚持做肯定会成功的。”
现在家里的垃圾分类主要是干湿分离。家里的厨房间小,干垃圾用个塑料袋装着,挂钩挂好吊在边上,湿的就用塑料袋套好,可回收的另外放。我们要自己做好了才能教别人,一些好的办法大家可以互相分享。垃圾分类一是难,二是烦,但习惯了就好了。
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上海市副主委,上海市民族和宗教事务局局长花蓓
“以前控盐、控油的时候发过盐勺、油壶,是不是在垃圾分类的源头,也可以出一些引导性的措施,进行适当引导。”
我们小区早就开始分了,家里也开始很长之间了,主要是干湿分离。以前对垃圾分类不太了解,比如肉骨头和鱼骨头,哪个是干垃圾,哪个是湿垃圾,之前就分不清楚,都包在一起,后续物业还要重新分。
在垃圾分类上,一方面要加大宣传力度,另一方面要在方便家庭源头分类装置上动脑子。家里厨房的空间毕竟有限,放两个垃圾桶不太方便,所以分类回收的装置创新设计很重要,要既不占地方,又能很好地处理垃圾。以前控盐、控油的时候发过盐勺、油壶,是不是在垃圾分类的源头,也可以出一些引导性的措施,进行适当引导。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邮政集团公司上海市邮区中心局上海站邮件处理分中心邮件接发员柴闪闪
“我家现在是两分法,就是干、湿垃圾分开,我和我爱人包括孩子都有参与。”
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宣传这一块。我接触到的不少人对于垃圾怎么分还是没有概念,他们理解的湿垃圾、干垃圾、有害垃圾、可回收物都不太正确,中间的界限都搞不清。所以,我觉得在最开始的时候一定要有志愿者帮忙。
另外,建议有没有可能在一些常见的包装物上,印上专门的标志,比如可回收、不可回收,有害物等,这样能够推动垃圾分类更顺利地进行,尤其是对于老年人来说更有帮助。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建宇
“对下一代人垃圾分类意识的培养很重要,他们从小就接触到垃圾分类,这就会成为他们的一种本能。”
我家一直垃圾分类,已经有好几年了,是一种习惯了。
要做好垃圾分类,一是要发动社区的力量,每个人都是有社会属性的,通过居委、通过物业、通过单位想办法,让垃圾分类成为大家都能接受的事情。同时,一开始还是要降低垃圾分类的难度,标识要清楚,操作要简单,志愿者要跟上,条例实施后,奖惩也要分明。此外,垃圾分类不是光靠法令一夜之间就能实现的,可能需要一代人的努力。
人大代表是垃圾分类,立法的参与者和见证者,这也意味着他们可能会更早地参与分类实践。
所以,当媒体换个视角,询问他们垃圾分类了吗?他们怎样进行垃圾分类?我们则更能从中体会到一位市民,参与垃圾分类的心路历程。
也正因有这些心路,历程更让我们相信垃圾分类是一场持久战。但做好了,上海魅力值再增!
(原标题:《人大代表们开始垃圾分类了吗?答案出人意料》,有删减)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高文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