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好声音人气歌手宿涵:不能消失,要让喜欢自己的人能看到自己

2019-03-12 19:5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作者丨马倩倩
责编丨梁乐萌
排版丨于也然
宿涵
“周董的音乐和别人太不一样了”
“第一次听周董的音乐,觉得太帅了,太燃了,当时的华语乐坛还没有这种风格的音乐。”几天前刚去过周杰伦澳门站演唱会,提起第一次听《忍者》的反应,宿涵依旧是那么兴奋。
小时候在姐姐家第一次听到周杰伦的歌,宿涵就成为了他的歌迷,“那时候没有多少零花钱,攒了很久才买了一盘《范特西》的磁带,都不知道是不是盗版的,那个时候也没有正版盗版这个概念。”
2008年,宿涵在沈阳第一次现场听了周杰伦的演唱会,票是别人送的,“坐得很远”。而10年后,宿涵收到了周杰伦亲自送他的第一排正中间的VIP票,还和偶像一起合唱了《本草纲目》。
在QQ音乐软件的2018年盘点中,宿涵的“年度歌手”正是周杰伦,一共听了776次,现在周杰伦的歌中宿涵最喜欢的是《夜的第七章》和《晴天》。
“是我的跑不了”
在音乐中喜欢风格独树一帜的周杰伦,学习、生活等其他方面,宿涵也没有按照同龄人的节奏走。11岁时,宿涵参加了沈阳市东北育才学校的少年班选拔,比同龄人早两年就上了大学。虽然在中学教育中脱颖而出,但宿涵“讨厌应试教育”,他觉得自己在素质教育中的表现是更好的。
最初父母并不支持宿涵进少年班的想法,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还是尊重了他的意愿。“报考学生有3000个,只招收二十多个,某种意义上最后还是证明了自己。”
 “我一直坚信自己能进入清华,是我的,跑不了”,宿涵说。高考之前,他报考了清华的艺术特长生选拔,也参加了数学竞赛、信息学竞赛,但分数都差了一点,最后用他不到半年的时间准备了高考,发挥失利的他与清华错过。四年后,他以直博的方式进了清华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
宿涵认为,清华是一个音乐环境浓郁的地方,有诸如“研创梦工厂”、“音乐梦想计划”之类的项目支持,也有很多名人、明星分享经验,“资源丰富,学校也较为支持,大家有充分的机会释放艺术才能”。
2016年,宿涵在两度参加清华大学校园歌手大赛后获得了冠军。第二年,他与刘祖君合唱了毕业歌曲《可我不想走》,和多力岗联手创作了清华大学首支中国风嘻哈单曲《水木道》,在湖南卫视音乐综艺节目《我想和你唱》第二季和华晨宇合唱了《我管你》和《烟火里的尘埃》。
直博时宿涵从自动化转到了生物医学工程专业,现在又将未来的方向定位用AI做音乐,对这些转变,宿涵说:“我一直在思考和探寻怎样利用技术创造价值,我的初心没变。而音乐也是我一直放不下的东西。”
博士生阶段,宿涵有时一天会在实验室呆十几个小时。因为疏于练习,他咽壁肌肉退化,自己也感觉到水平明显下降——尽管就在同一年,他拿了校歌赛冠军。学业之余,宿涵常会反思自己是不是离音乐太远了,并逐渐确信自己放不下音乐。于是他和博士生导师深入聊了自己的未来规划。他想让导师了解到,他的爱好是有价值的,并非贪玩,而是在做自己的事业,“这不是小孩的行为”。
2017年,博士即将毕业的宿涵最终选择了音乐和创业。他在五道口商圈租了一大一小两个办公室。在他的办公室里,角落放置着几把吉他,墙上贴着游戏和音乐海报,其中有一整面墙贴满了周杰伦历年专辑海报。
摄影:陈子君
2018年的最后一天,宿涵在清华大学跨年晚会上献唱了《沧海一声笑》,随后和超算团队等10个提名候选个人或团体共同被评为2018年清华大学年度人物。“把音乐当作终身的事业,探索人工智能创作,找到科技与艺术的交融点”,他的介绍词这样写道。
“成名是行业里成才的一部分”
在《可我不想走》的制作过程中,宿涵结识了音乐制作人刘晓光。刘晓光是清华知名的“文艺理工男”,创作了很多清华学子们耳熟能详的歌曲。自此,宿涵选择与这位好友一起探索用AI做音乐。
宿涵认为,音乐本身有其复杂的逻辑,编曲中一些重复性的工作是可以被AI替代的。而他的本科专业自动化,博士生研究方向都属于工程学范畴,其中涉及的技术刚好可以应用于这一部分工作。
事实上,工科学习和科研中的种种逻辑都可以应用到简化音乐编曲上的常规技法,如旋律的重复、模进、转调、模糊、音程或节奏压扩,和声与对位中的音高纵横向排列组合,配器中的音色组合,曲式中的并行、对置、对称、回旋、奏鸣等,都可以被描述为单一或组合的算法。AI编曲应用Amadeus Code的研发者之一井上纯曾说:“像音乐中的采样器、电子鼓、多音轨混音技术等科技一样,Amadeus Code只是一个帮助音乐人寻找灵感的工具,在遇到优秀的音乐人时,它会创造出无限可能。”
摄影:陈子君
宿涵工作室里面的成员都是“音乐大神”和“技术大牛”的组合,但宿涵同时也觉得,AI创作音乐只是一种音乐的表达方式,他自己并非完全倾向AI包揽一切,比如在中国好声音比赛期间大多数歌的改编词都还是自己写的。
现在的宿涵一边做AI,一边做音乐人,日常的练习也从不间断。在他最近作品中,集中了流行、hip-pop、中国风等各种风格,他将这些多变的音乐风格成为 “周氏风格”。
对于网络上把自己和周杰伦进行比较的言论,宿涵并不很在意。“有杠精,也有好心人,有人会问我怎么没有自己的风格,但我无所谓,东西是好的就ok,虽然很多人觉得我很像周董,但这不妨碍构建属于我自己的风格。”
2018年参加《中国好声音》后,宿涵的微博粉丝量涨到了29万。但宿涵说,他对选秀本身并不感兴趣,“参加节目只是想更在广阔的平台结识更多优秀的前辈和音乐人。也是出于对周董这么多年的追随,如果今年没有周董,我不会参加的。”
站在聚光灯下,他也会收到一些负面评价,清华博士生身份也常常使他处于争议之中。但宿涵觉得,知识越多,并不意味着选择越窄,眼界、经历越来越丰富时会有更多的选择,也能更客观地认识自己,“我不会因为这些负面评价动摇。”
“有些人什么都不了解,上来就是骂你,还有一些粉丝会疯狂地找我的各种信息”。他觉得这些是因为网民对他的了解不够,所以他很喜欢接受采访,想让大家看到他的更多面。“虽然有时候我会通过写歌回击,或者抖机灵挂他微博,但还是想让大家多了解真实的我。”宿涵认真地说。
“我不能消失,要让喜欢自己的人能看到自己”
中国好声音决赛的现场,宿涵的父母也来到了现场为他加油,他觉得很幸福。
因为没有和节目组签约,刚开始参加节目时,宿涵并没有想到自己可以进决赛。“宿涵是一个行动力特别强的人,他想做的事情一定会做到,《止战之殇》那首歌他改了三次,每次发给我都觉得比上一次好很多,最后一版真是特别好。”宿涵朋友、校合唱团成员石可歆说,她在微信上还收到过宿涵发来的好声音学员休息室视频,视频上加了4个大字——“我成功了”。
“我不会在意这是哪,留下了好的作品就心满意足。”最后站在决赛的舞台上,面对工人体育馆几万名观众,宿涵心里只有这个念头,“不是被别人干掉,就把冠军拿回家。”
赛后,宿涵很快回来继续音乐创作。“我有强迫症,晓光哥也有强迫症,所以我们对于自己出手的作品质量要求极为严格。”曲的每个“音”,词的每个“字”,他都想做到最精细。
摄影:陈子君
外婆去世后,宿涵想给她写一首歌,歌词已经写好,但到现在还没有作曲。“这对我太重要了,我不希望在这个作品中留下任何遗憾。”宿涵说最近是自己的“灵感爆发期”,好声音比赛后他已经创作了6首音乐作品,中超联赛新的主题曲、流行摇滚、中国风单曲,都展现着他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
宿涵拒绝了一些唱片公司的邀请,他想按自己的喜好做音乐。他觉得自己从来不悲观,为了让喜欢他的人能持续关注到自己,他经常会在抖音和微博上发布自己的动态和作品,“要让喜欢自己的人看到自己,所以我不能消失。”
原载于公众号“清华大学清新时报”,转载请注明来源。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