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历史

拨开历史的重重虚影:阴阳师安倍晴明背后的“晴明们”

梁晓弈(京都大学大学院文学研究科博士)

2019-03-15 14:17  来源:澎湃新闻

2017-2018年间,由于种种机缘,笔者翻译了山下克明的《发现阴阳道》,近日中译本已上市。可以断言的是,山下先生与笔者的文笔均非上佳,本书也不着意于引人入胜的叙事铺陈,因此读者如果想寻找各种光怪陆离的阴阳道咒法或是阴阳师的传说故事,这本书或许并非一个良好的选择。正如山下先生在序章中所提到的一样,市面上关于阴阳道的神秘与传说的书籍早已比比皆是,而能够准确介绍阴阳道与阴阳师实际形态的书籍却屈指可数,而这正是山下先生撰述此书的初衷,也是笔者希望向中文圈读者译介这本书的主要原因。在翻译本书的过程中,笔者也简单梳理了一部分相关材料,自感颇有所得,略记小文以作分享,兼为本书推荐。
《发现阴阳道》,山下克明著,梁晓弈译,社科文献出版社2019年3月出版
两个“安倍晴明”?
故事仍然从大家耳熟能详的安倍晴明说起。由于前两年某手游的大热与羽生结弦的出色表现,以及再早些年的电影《阴阳师》与梦枕貘阴阳师系列的中文引进等等,安倍晴明一跃成为平安时代的著名人物。即使在中文圈内,提到安倍晴明的种种传说,想必也有许多爱好者能够如数家珍地说上半天。然而这些传说基本来源于对《今昔物语集》等古代物语故事集的改编,在此之上又附加了现代人对于神秘学与超自然现象的猎奇心理,这两者的结合就形成了现在驱使式神与妖怪、怨灵斗智斗勇的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形象。在《发现阴阳道》中,山下先生重点探讨了这一形象形成的原因,指出这并非是历史上的阴阳道与阴阳师的真实形象,而如今人们眼中的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形象,其背后集成了为数众多的、知名与不知名的阴阳师们的活动。具体的考证工作笔者在此不多赘述,通读本书大家自然能够明白现在的安倍晴明的形象是艺术夸张的产物。在此笔者只用一个并未在本书中出现的事例来说明现在这一安倍晴明形象的重叠性——安倍晴明在世期间,曾有另一位与他同名之人在阴阳寮内与安倍晴明共事了至少十年左右的时间,然而由于阴阳师安倍晴明的知名度太高,这位与安倍晴明同名之人逐渐变成了历史舞台上的隐形人。
日本电影《阴阳师》海报
一般来说故事的开头应该从安倍氏的起源说起,但是安倍氏的起源多有不明之处,如果根据现存的几份安倍氏系图的记载,安倍晴明的祖先可以追溯到飞鸟时代的右大臣阿倍御主人,他的父亲就是大化改新后被任命为左大臣的阿倍内麻吕。由此看来安倍晴明似乎出身名门,但是仔细推算就会发现:假如相信这些系谱的记载,那么他的几代祖先都异常的长寿且高龄得子……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阴阳寮的另一大氏族——贺茂氏的系谱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不大可信的系谱其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这些系谱都是安倍氏和贺茂氏后来追补的,难免出现攀附的现象,因此说到安倍氏与贺茂氏的先祖时,我们不得不多打上几个问号。
虽然说安倍晴明的出身不明,但是有一点大致可以确定,安倍晴明在世期间,安倍氏的氏姓基本已经固定为“朝臣”。这在当时是最高阶的氏姓,能够获得的家族并不多(一般记载是安倍晴明/晴明朝臣,有时会提到他的官职,更多的是只记了名字晴明)。而有趣的是,在一些的日记里提到晴明的时候却将他的氏姓记载为“宿祢”,这是比朝臣要低一阶的氏姓,由朝臣姓降为宿祢姓,可以说绝无可能(一般记载为晴明宿祢或是简称晴明)。有人认为可以从这一氏姓差异来反推安倍氏的出身氏族,然而在此之前我们先要确认的问题是:这两个“晴明”指的是同一个人吗?先说结论,这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被隐藏的真相
假如我们将“晴明宿祢”的相关记载单独提出来看可以发现,他的职位是阴阳博士,负责的是各式占卜与祈祷事宜,说到这里,可能一些读者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安倍晴明不就是阴阳师嘛。但是看同一时期的“安倍晴明/晴明朝臣”的记载就发现,安倍晴明当时的职位是天文博士,直接负责的是观察星象,相关记载几乎都与出现天文异象时进献天文密奏有关。这一系列记载都集中出现在公元970-980年前后,但很难想象一人兼任两职的情形。这么一来,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当时有两个名为“晴明”的人,其中一人是天文博士(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安倍晴明),而另一人是阴阳博士。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这个“阴阳博士晴明”又是谁呢?
《建保职人歌合》中的阴阳师
在《日本纪略》和《百炼抄》中都记载了天元元年(公元978年)七月的一次落雷,同时《日本纪略》还提到,这次的落雷导致了阴阳博士清明(原文如此,校勘记认为“清”或当作“晴”)的家宅破损。有的人认为这里的阴阳博士清明指的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安倍晴明,但是很遗憾的是,相关记载里明确称他为“阴阳博士出云清明”,这与之前的假设——存在两位晴明是相符合。而关于这位出云清明的记载更少,除了现在被认为是安倍晴明早年活动的相关记载中可能混有一部分他的事迹之外,可以明确的暂时只有《平安遗文》里留下的一份账簿,根据其中记载可以推断他大约在公元960-970年间的某几年曾经担任过出云国的权医师。当然,这一时代挂一个地方官职后并不赴任而只是领取俸禄的情形逐渐增多,担任过出云国权医师不一定说明他就是出云国人,但是这份记录的意义在于,虽然前后的活动经历都不明确,但是我们基本上可以确认出云清明这个人在历史上确实存在过,而不是其他史料将安倍晴明误作为别人。
关于这位出云晴明的明确活动记载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但是我们仍然有一些其他的方法来确认这个人的存在,这就涉及到他的氏族——出云氏。查阅《新撰姓氏录》可知,确实有一支奉出云地方的地方神为祖先的出云氏居于左京,关于这一支出云氏的活动可以从八世纪的正仓院文书中发现其痕迹。
在正仓院文书中留有山背国出云乡的计帐(户籍统计文书)的断简残片,这个出云乡的位置大致在今天京都地下铁鞍马口站向东直到鸭川三角洲一带。从这份户籍文书里我们会发现,八世纪时期的出云乡就聚居着一支以出云臣为姓的氏族,而且在这一族人内有不少人在京内(当时日本的首都还在奈良)担任中下级官员。出云乡这一地名在十世纪初成书的《和名类聚抄》中仍可见,可知其作为地名至少保留到了十世纪;而这一支出云氏也在中下级官僚中颇为活跃,除了散见于各式下层官僚的名单之外,在九世纪时还曾经有不止一人以医术出仕,担任天皇侍医,而这一支出云氏也在八世纪末九世纪初日本各氏族改氏姓大潮中改姓宿祢。换言之,这位“阴阳博士出云晴明”的全名应写为“出云宿祢晴明”,他大约在公元970-980年前后的时间内于阴阳寮内担任阴阳博士,本职工作是阴阳生的教导。而广为人知的安倍晴明的全名则应当写为“安倍朝臣晴明”,同样任职于阴阳寮,其职位是天文博士,工作的本职是观测天象,当出现异变时及时上奏。这原本就是两个不同的人,而在公卿日记中往往不会记录全名,只以晴明相称,从而引发了混乱;万幸的是,有一些公卿除了名字之外还记载了官职或是氏姓(例如天文博士晴明朝臣/阴阳博士晴明宿祢,等等),这才暴露出了真相的蛛丝马迹。
《不动利益缘起绘卷》中安倍晴明驱使式神进行祈祷的场面。这一画面作为描绘了阴阳道庭上祭祀的资料十分有名,由此可以知道阴阳道祭祀时是如何放置御币、供品与纸札等。
通常来说,以身份地位而言,无论是安倍晴明也好,出云晴明也罢,这两人在当时都只是普普通通、默默无闻的中下层官僚,这样的人在平安时代比比皆是,原本很难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而在同一时期同一部署内与同名人士共事,这种事情的概率虽然确实不高,却也没有低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但是安倍晴明却因为以一己之力将安倍氏发展壮大为阴阳道世家,更由于种种因缘际会而在后世逐渐成了阴阳师的代表,在他身上产生了众多的传说,而出云清明则仍然是个被遗忘在历史的犄角旮旯里的小人物,这就使得后世追溯寻找安倍晴明的活动轨迹时将一部分不属于他的事迹也集中到了安倍晴明身上,而名字相似的出云清明则悲剧地被安倍晴明的光辉掩盖。而且,由于安倍晴明太过出名,在近世史料的传抄过程中,甚至是近现代早期的一部分点校整理时,往往见到“晴明”二字时就习惯性地以小字补上“安倍”两字或是加上(安倍)的注释,更加大了区分这两人的难度。然而值得庆幸的是,虽然不能像安倍晴明一样闻名,出云晴明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至少在极少数的研究者圈内得到了认知。正如山下先生在本书中反复强调的,现在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形象,是由无数个知名或不知名阴阳师的投影重叠而成的,拨开这重重虚影正是历史学家的本职工作,而出云晴明正可以说是我们剥离出的、构成安倍晴明虚像的无数个普通人中的一位。
责任编辑:于淑娟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