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国际

难合亦难分的“兄弟”:白俄罗斯与俄罗斯“合并”传闻背后

澎湃新闻记者 刘惠

2019-03-07 16:22  来源:澎湃新闻

去年12月至今,有关白俄罗斯即将并入俄罗斯的传闻不断。在3月1日的白俄罗斯总统媒体见面会上,卢卡申科再次表态称“如果现在公投,98%白俄罗斯公民反对与俄罗斯统一”,暗示外界对他此前“明天白俄罗斯就可以跟俄罗斯合并”言论存在误读。
卢卡申科与普京。东方IC 资料图
2月15日,卢卡申科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后曾主动提及白俄罗斯并入俄罗斯的话题,并称“我们(白俄罗斯和俄罗斯)明天就可以和合并,但是,俄罗斯人和白俄罗斯人,你们准备好了吗?”一周后,卢卡申科在视察白俄罗斯共和国军事学院时表示,本国主权与独立来之不易,他绝不会让本国并入其他国家。卢卡申科说,自己有明确的不能逾越的界限,其中最重要的界限就是守卫本国的主权与独立。
俄知名政治专栏作家罗斯托夫斯基(Михаил Ростовский)在为《共青团真理报》撰文时则认为,卢卡申科经常语出惊人并非只因“口无遮拦”,而是话中有话。他近期就俄白关系的频繁表态,折射出的是两国关系中的波澜。
白俄罗斯和俄罗斯的关系究竟怎么了?
“明天就能合并”背后的担忧
2月15日,卢卡申科在索契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连续会谈三日后主动谈及白俄罗斯并入俄罗斯的话题,引发广泛关注。
据俄新社报道,卢卡申科2月15日的原话是:“听着,我们明天就可以合并,我们没有问题。但是,俄罗斯人和白俄罗斯人,你们准备好了吗?这是问题,因此有必要先向自己提出这个问题。等到你们(两国人民)准备好了,那么我们(两国领导人)将履行你们的意愿。如果还没准备好——那么无论俄罗斯有多么强大,她都无法将意志强加给任何人。当然,这(指合并)对我们而言并非必需。至于民众准备好了没有?答案自在你们心中。”
塔斯社报道称,一开始记者们最关心的问题是,两国能否在能源合作方面达成一致。俄罗斯石油税改法案2019年1月1日正式生效后,给高度依赖俄能源的白俄罗斯经济带来重大影响。白俄罗斯总统发言人去年12月表示,白俄罗斯预计在未来四年内因这项税改损失110亿美元。为此,卢卡申科去年12月曾三赴莫斯科与普京会谈。
而按照卢卡申科的说法,双方“在这三天里甚至没有谈及这个话题”。他不认同这个问题是俄白关系中最重要的问题的说法,并指出除此之外还有其他问题需要解决。
《生意人报》等俄媒分析认为,克里姆林宫去年底向白俄罗斯提出了“合并”方案。白俄罗斯总统及官员代表去年在莫斯科就油气价格谈判多次遇挫,有消息人士指出,这与白俄罗斯和俄罗斯无法就更大的问题达成一致有关,即莫斯科的立场是先一体化,之后再谈经济一体化。
卢卡申科2月15日关于两国“合并”的惊人之语似乎是在向外界喊出白俄罗斯方面的担忧:在白俄罗斯能源谈判受阻的表面之下,莫斯科似乎后更大的野心。
罗斯托夫斯基认为,在观察卢卡申科近25年后,他已经习惯不认真对待这位白俄罗斯总统措辞中的激进变化。但卢卡申科“总能在特定时间和空间说出可以给他带来最大‘红利’的话。”
果然,卢卡申科俄白两国“明天就能合并”之言一出,立即引起了国内外舆论针对“俄罗斯是否会‘吞并’白俄罗斯”的关注和讨论。
到了3月1日,卢卡申科则表示,98%的白俄罗斯民众不会同意与俄罗斯统一。作为对他2月15日的“明天就能合并”言论的否定。
冷寂十几年的俄白一体化忽然“热”起来了
卢卡申科在3月1日的媒体见面会上还说:“至少俄罗斯总统是没有任何计划要把白俄罗斯并入俄罗斯,这我从来没听说过,连这种情绪也没有过。不然我就感觉到了。坦白地说,这个大国没有吞并白俄罗斯的意思。”
深谙说话之道的卢卡申科关于“至少俄罗斯总统如何如何”的表述令人玩味。彭博社1月18日报道称,俄罗斯原本对与经济薄弱的白俄罗斯建立更密切的联盟一直不冷不热。俄罗斯直接向白俄罗斯提供对方想要的廉价油气,比推动俄白一体化要划算得多。
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于1999年12月签署《建立联盟国条约》,该条约在1997年《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联盟条约》的基础上将俄白联盟关系提升为建立一体化的联盟国家的关系,提出以邦联制在外交、经济以及货币上实行一体化。
2000年,俄白两国议会通过《建立联盟国条约》以及具体的行动方案,该条约正式开始生效。按条约规定,联盟国由最高国务委员会领导,两国总统轮流出任委员会主席,“除非双方另有约定”。据悉,卢卡申科自2000年以来一直领导这个机构,但他没有实权,因为该条约从未真正发挥作用。
《建立联盟国条约》生效18年后,俄罗斯方面突然对推动俄白一体化积极起来。自去年12月起,俄罗斯总理、副总理、财政部长甚至俄罗斯驻白俄罗斯全权特命大使都在公开地推动俄白一体化。去年8月,原伏尔加联邦区普京全权代表米哈伊尔·巴比奇(Михаил Бабич)被任命为俄驻白俄罗斯特命全权大使。据罗斯托夫斯基的说法,巴比奇其人精力充沛,雄心勃勃,要求很高且习惯于在任何岗位上取得具体成果,是推动俄白一体化的先锋。
而与白俄罗斯自去年年底以来关于石油和天然气的谈判似乎也成为了俄罗斯手中推动两国一体化的筹码。
去年6月,俄罗斯第一副总理、财政部长西卢安诺夫提交原油税改案。预计将受到更多美国制裁的俄罗斯试图将此作为新财政体系的一部分以增加国家收入,积累资金。这项改革被称为“税收策略”,它规定自2019年1月1日起,俄罗斯将逐步取消对原油和石油产品长期征收的出口关税(目前是30%),代之以更高的矿产资源开采税。其用意是降低俄国内市场上事实上存在的燃料补贴,保证所有油气最终都要被征税,无论是出口还是国内销售。显然,这将不可避免地将带来油价的上涨。
作为高度依赖俄罗斯能源、从俄免税进口油气的白俄罗斯,在这场税改中损失惨重。去年12月8日,白俄罗斯总统发言人在电视采访中表示,由于俄罗斯削减对白俄罗斯的能源补贴,明斯克已经损失了36亿美元。而莫斯科新的“税收策略”预计将使白俄罗斯在未来四年内损失110亿美元。
据《生意人报》去年12月援引消息人士称,12月11日在莫斯科举行的会谈中,俄副总理科扎克·德米特里拒绝与白俄罗斯官员就天然气价格折扣及补偿等问题展开谈判。德米特里告诉白俄罗斯副总理:“如果一个男孩想要娶一个女孩,他必须先结婚并签署文件,之后生活在新的预算下。”
德米特里去年12月13日对记者说,他认为在“就俄罗斯与白俄罗斯进一步融合的进展作出根本性决定之前”讨论这个问题(油气价格折扣和补贴)是不对的。
同在13日,俄总理梅德韦杰夫在联盟国部长理事会会议上表示,“俄罗斯愿意进一步与白俄罗斯发展成为联盟国。”梅德韦杰夫说,只有执行《建立联盟国条约》,双方才有可能在能源价格和关税方面达成共同政策,包括建立统一的货币发行银行以及单一海关、法院和审计院。
“兄弟”背后的问题正慢慢浮现
西卢安诺夫在提高油气开采税上的强硬态度,与白俄罗斯希望俄罗斯继续让利的谈判目标背道而驰,双方的谈判收效甚微。即使如此,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今年3月仍然强调两国关系是联盟的、“绝对兄弟般的”。
“兄弟国家”是一个经常被莫斯科和明斯克用来表述两国关系的词。而在与俄罗斯的油气谈判中屡屡受挫的卢卡申科却并不这么认为,去年底在莫斯科谈判进展不顺时,他一度抱怨“我们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不再是兄弟之邦,充其量也就是合作伙伴”。卢卡申科声称,走向俄罗斯权力中心的新一代领导人,已不把白俄罗斯看作为兄弟。
无论卢卡申科现在怎么想,白俄罗斯确实曾凭借“兄弟关系”长期享受来自俄罗斯的廉价油气。《建立联盟国条约》的签署和生效也说明白俄罗斯与俄罗斯之间有着非同寻常的密切关系。然而,“兄弟”背后的问题也在慢慢浮现。
尽管俄白两国签署了《建立联盟国条约》,但并未改变两国依靠领导人直接接触解决最困难双边问题的传统,条约并未发挥多少实质性作用。此外,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如此次的能源谈判,俄白之间也缺乏明确的法律协议,双方的相互义务十分模糊。俄白“兄弟关系”并未在制度或法律层面得到真正的规定和保障。
莫斯科方面去年底重提《建立联盟国条约》,也有一劳永逸地巩固俄白“兄弟关系”的考量。据罗斯托夫斯基说,一位莫斯科高官曾告诉他,“两国互动越密切,关于这种互动的法律框架就应越清晰,然而莫斯科和明斯克恰恰相反。”
卢卡申科对俄白之间过度依赖元首外交而非制度性安排来解决双边关系的问题也表示过担忧。去年12月15日,卢卡申科曾说,他不禁担心未来他和普京离任之后,俄白联盟国家将面临怎样的问题?“我们坦率地告诉对方,我们不是永恒的,总会离任。我们将把什么留给孩子们?他们将如何继续我们的政策?这也是我们作为政治家不得不担忧的。”
这种虽是“兄弟”却未能“明算账”的状态,或许正是俄白能源谈判与“合并”风波的根源。毕竟俄白两国是各自独立的主权国家,两国关系虽然密切,但各自的国家利益不可能完全一致。俄国内一项正在进行的、合情合理的税制改革,就能令白俄罗斯损失数十亿美元。而这改革也成为俄罗斯在“一体化”问题上向白俄罗斯要价的筹码。“兄弟”各自的利益如何协调,彼此又应该保持怎样的距离,这些在俄白之间都缺乏明确的约定。也正因如此,白俄罗斯可以用来对冲来自俄罗斯压力的手段有限。在国家利益面前,两国元首的良好关系有时在也难避免双边关系出现波折。
普京与卢卡申科之后的俄白关系会怎样?
卢卡申科对本国与俄罗斯各自利益的不同也有着清醒的认识。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白俄罗斯官方从未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主权。卢卡申科在这个问题上刻意与莫斯科保持着距离,并多次表示希望俄罗斯尊重乌克兰领土完整。在3月1日的白俄罗斯总统媒体见面会上,卢卡申科重提克里米亚主权问题,他说:“一些俄罗斯人总是要求我,‘如果你是盟友,如果你真的亲俄,那你就该这样那样、做这个做那个。’”卢卡申科表示,他不能唯俄罗斯马首是瞻。“我感谢普京总统理解我的立场”,他补充说道。
去年底有关俄白一体化的传闻流出后,白俄罗斯总统在过去几个月内频繁表态,一方面表示不反对与俄罗斯一体化,另一方面强调主权独立对白俄罗斯而言是绝对的底线。对于俄罗斯方面在能源谈判上的强硬态度,卢卡申科也以地缘战略脱钩警告俄罗斯。在1月10日专门讨论白俄罗斯经济发展的特别会议上,卢卡申科宣称“如果俄领导人选择失去其在俄罗斯和西方之间的唯一盟友,那就由他们去吧。”
然而,白俄罗斯很难和俄罗斯真正“脱钩”,更不用说倒向西方阵营了。白俄罗斯从未从西方获得过任何切实的财政支持。而俄驻白俄罗斯大使巴比奇去年接受塔斯社专访时透露,俄罗斯对白俄罗斯的援助相当于每年40亿至45亿美元 。
卢卡申科想必也明白这一点,他在3月1日的媒体见面会上说:“俄罗斯是我们重要的朋友,无论我们有多少矛盾和争执,白俄罗斯和俄罗斯永远在一起。”
只是,卢卡申科或普京卸任后的俄白关系会如何发展,是否会步当下俄乌关系的后尘?这或许是更值得俄白两国的政治家思考的问题。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