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绿政公署

全国人大代表马旭:应对老龄化,应把养老当成服务业打造

赵倩/“红星新闻”官方微博

2019-03-04 11:08 

国家统计局2月28日发布的《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全国0~15岁(含不满16周岁)人口为24860万,占比17.8%,而60周岁及以上人口为24949万,占比17.9%。这意味着,中国60岁以上的人口首次超过15岁以下人口。中国的老龄化进程正在加速。
3月3日,全国人大代表、国家卫健委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马旭接受红星新闻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社会发展肯定要面临老龄化问题,应当把养老业当成服务业打造,养老就是个服务业,政府首先认为养老是服务业,承担兜底,然后调动一定的社会力量,用政府和市场结合的方式应对老龄化问题。
老龄化不可逆转,双重作用影响生育率
作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马旭一直关注老龄化问题。他也注意到了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里提到的这组数字。养老这个问题,越来越被社会关注和重视,实际上,今年2月19日,国家发改委已经发布方案,提出要全面放开养老服务的市场。
“老龄化肯定是不可逆转的,这是全世界都会遇到的一个问题。”马旭说,国家和经济发展到一定的程度,显然要面临这个问题。整个社会要面临老龄化后养老的这种责任或者负担。无论国家、家庭都要面临这个问题。这跟中国的经济发展有关,中国实际上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了。
2019年,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我国出生人口1523万任,人口出生率为10.94‰,2018年新出生人口比2017年减少了200万。
马旭表示,此前试图通过生育政策的调整来改变人口的结构,出生相对多了,老龄化的比例自然就会低,同时能够负担老人的劳动力抚养比会增加,但现在看来效果不如预期。
马旭解释,生育有两个因素影响。第一个是社会发展程度,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他不需要在这个家庭里用更大的家庭规模来支撑家庭发展,这个是自然的,所以他不需要那么多人口。这是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另一个是中国社会处于转型阶段,社会压力增大,抚养孩子的成本也比较大,大家都不愿意有更多的孩子,所以不愿再生第二孩子。
马旭认为,一个是家庭经济不需要靠家庭人口来维持,第二个是转型期的社会压力,大家也不可能去再多生孩子,这是双重压力。生育率没有达到预期,实际上是双重作用。所以预期和实际差别比较大是两个因素决定的。现在是要看老龄化后如何解决老年人抚养的问题,中国早晚要面临这些问题。
应对老龄化,应把养老当成服务业打造
马旭认为,日本老龄化那么严重,也还是很稳定的社会。他曾经跟随教科文卫委员会的成员去日本考察过,日本是通过政府、社会组织、市场三重作用创造出来的一种养老方式。每个国家都会有不同的方式,但是本质还是一样的。政府负担一部分,自己负担一部分,社会要创造更多的机会、更多的机构、更多的组织来承担养老问题。“养老业本身就是个服务业,中国还是要发展服务业。”
马旭表示,现在卫健委一个职能是把医和养结合起来,因为老年人大部分都有慢性疾病,慢性疾病的康复和养某种程度是结合在一起的。通过康复、通过慢病的管理,实际上对养是一个重要的补充。
此前,日本出现了互助养老、结伴养老的模式。而马旭对此表示,在中国社会,政府要承担一定的养老责任,就是养老基金、社会保障,这是中国政府要解决的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就是民政部放开养老准入。社会会创造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负担养老问题,什么结伴养老、以房养老,这都是社会自然形成的,是社会组织或者说市场形成的。
家庭医生将更为重要,医和养都不可或缺
马旭认为,养老就是个服务业。政府来承担服务业也是一个产业的一个部分。而核心是首先政府要拿出一部分钱来投入,承担兜底。第二件事情就是调动一定的社会力量,要放开一部分的市场。你要是给社会创造更多的机会,给市场创造更多的机会,更多的人、更多的机构就愿意投入到这里来。这其中就包括利用一部分社区医院的闲置床位,把这部分纳入到社区养老当中来。
此外,应对老龄化,现在更多的人考虑的不光是养老,还有慢性病的问题。而针对慢性病,更多需要靠家庭医生、靠社区的医疗机构、靠家庭签约制来管。马旭表示,家庭签约制主要管老人,这个事情其实一直在做。
那么目前的家庭医生、全科医生是否还存在人数上的缺口呢?又如何让更多人愿意从事家庭医生的工作?马旭表示, 家庭医生是由虚到实的一个过程,要一步一步解决。医生要不要干,有多少收入,这又是由市场因素决定的。
马旭透露,目前《执业医师法》的修订工作已经启动了,这是本届人大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希望医生更好地发挥其主体作用。而在修订中肯定也要考虑到全科医生的待遇问题。全科医生某种程度就是家庭签约的那些医生,他的基本待遇国家一定要保证的。此外,需要建立薪酬制度,全科医生跟那些专科医院、大医院的医生也要有所区别。
当面临老龄化问题的时候,医和养都不可或缺。马旭提出,把养老作为一个服务业来看,就会看到里面有什么样的因素会起作用。在日本,养老就是个服务业。老年人再就业,干什么工作,都是服务业的一部分。所以把这个作为服务业,国家在整个大的政策和法律体系里做相应的调整,比如老人就业,提供什么样的优惠条件,例如减免税收,就会刺激这个服务市场。
(原题为:《国家卫健委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马旭:应把养老业当服务业打造》)
责任编辑:李敏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