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13岁女孩患重症三月花掉54万,哥哥春节逆向打工给她挣钱

2019-02-28 19:2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2月22日,河南郑州,别俊洋提着行李走出火车站。今年21岁的别俊洋是一名大三学生,1月16日,刚放寒假的他连家都来不及回,收拾好行囊就赶往近一千公里外的上海打工。“我进的是一家手机组装厂,因为赶订单,春节期间缺工人,所以给的工资比平时高。这个厂是我在放寒假前就联系好的,所以一放假就去了,今天赶回来是学校马上要开学,否则我还想再干一阵子,毕竟多干一天就能多拿一天的钱。”别俊洋说。
别俊洋家住河南西峡县回车镇回车堂村,他春节逆向打工挣钱完全是为了救妹妹。别俊洋的妹妹别俊凤今年13岁,2017年1月,聪明可爱的她在郑大一附院被确诊为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经过两年的持续治疗,去年底和别俊洋配型成功,11月26日入移植仓并顺利完成骨髓移植,在仓内治疗一个月后,转入重症病房。2月20日,因无钱缴费,她暂时出院后和父母一起回到了在郑州的出租房。图为在出租房的别俊凤。
别俊凤从小就受到哥哥的宠爱,兄妹俩的感情也一直很深厚。小俊凤生病后,因为血液病治疗费用高,父母四处借钱,家里陆续欠了45万的外债。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别俊洋在学校勤工俭学,利用课余时间发传单、送快递、在酒店端盘子,做各种兼职挣钱养活自己。他春节去上海打工,也是想多挣点钱给妹妹治病。图为别俊洋一进出租房,妹妹别俊凤就一把抱住了他,边哭边说:“哥哥,你可回来了,我想你。”
看到小俊凤抱着哥哥痛哭不止,妈妈江花粉和爸爸别月成害怕女儿因情绪激动影响病情,赶紧围上来劝阻。江花粉说:“俊凤在仓内和重症病房待了三个月,这期间只有我在旁边陪护。孩子移植后的排异反应特别强烈,服药后吃不下去东西,恶心、呕吐、浑身浮肿,还经常呼吸急促发喘。那时候,她就特别想哥哥,想和哥哥说话,听哥哥给她讲故事,经常问我哥哥啥时候回来。”
好不容易安抚好妹妹后,别俊洋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了1200块钱悉数交给爸爸。他说,他在上海厂子里干了30多天,一共挣了4000多元,回来时厂里发了1200元,剩下的要到3月10日统一打到银行卡上。
拿着儿子交给自己的钱,别月成哭了,“俊凤生病以来,家里已经花了70多万,其中一大半都是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的。”别月成说,为了给孩子治病,他四处低头找人借钱,听多了各种怪话,也看了很多人的脸色,“那种低三下四的滋味太不好受了,可为了女儿,受的委屈也只能偷偷藏着掖着。看着儿子为了妹妹主动挣钱,我心里又高兴又难受,高兴是觉得儿子真的长大了,难受的是过年都不能让孩子在家。”
“年前,俊凤在移植仓花费26.5万,后从移植仓转入重症监护室近俩月,又花了27.6万,仨月一共花了54万多元。”别月成拿着最近的一张缴费单据说,孩子这个病太花钱了,一住院治疗,钱就像水一样哗哗地往出流。作为农民,别月成没有更多的技能,除了日常种地,只会在农闲时帮别人盖房子、贴地板砖,干一些体力活挣钱,每天收入不到200元。他说,自己太知道挣钱不容易了。
寒假直接出去打工,一个月没有见到妹妹,别俊洋亲昵地握着小俊凤的手不停地安慰着。“这次回来看到妹妹的病情比之前有所稳定,虽然心里感到很欣慰,但过年没能陪在妹妹身边,也挺过意不去的。从小我就特别宠她,以前上高中时,几天不回家她就想我,现在她病了,我知道她更想让我陪她一起度过难关。我希望妹妹能早日康复,回到以前那种开开心心的日子。”别俊洋说。
从医院回到出租房的别俊凤依然浑身浮肿,呼吸、氧保和都不正常。血小板低,红细胞长不上去,她隔几天就要去医院输血小板、血浆。“还要输免疫球蛋白增强免疫功能。因为呕吐吃不下饭,每天靠喝奶粉和输营养药补充营养。”据别月成介绍,现在的俊凤虽然能暂时出院,但仍旧处在移植后的危险期,要时刻防范感冒和感染。图为别俊洋在帮妹妹压碎药片。长期治疗让小俊凤十分厌烦吃药,每次都要把药片碾碎才能吃得下。
“医生说,俊凤后续的治疗是前100天要一周一复查,复查一次3天,之后15天一复查,以此类推,最后是半年一复查,直到恢复正常。每次复查都要住院,如果不正常的话,住院时间会更长,血液病就是这样,恢复很慢,所以后续的治疗费预计还得五六十万。”别月成说,这次出院是没钱缴费了,出院后把近期的医疗费报销一些,之后还得住院,“孩子已经完成移植,这让我们一家都看到了希望,接下来再难都要坚持。”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