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网络媒体遭遇大裁员、纸媒式微,出路在哪里?

2019-02-28 09:2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新闻的未来是‘在线’,如何建立可以赚钱的商业模式是网络媒体的关键。”
撰文 | 崔莹  编辑|  孙玫
今年初,美国媒体行业又经历了一次大规模的裁员潮。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报道,BuzzFeed、VerizonMedia和Gannet等三家美国媒体在1月23日当天同时宣布裁员。本次裁员潮涉及的员工总数超过1000人,引发行业热议。
1月28日,一篇名为“你被BuzzFeed裁员了吗?”的小文章发表在Buzzfeed的交流社区并引发热议,作者是该新闻媒体的前员工杰森·斯威滕(JasonSweeten)。
△JasonSweeten在个人Twitter账号上分享Buzzfeed裁员小文章。
几日前,他收到了一封来自于Buzzfeed老板的内部邮件,宣布为了降低运营成本,他将不得不“被下岗”。和他相同遭遇的员工约有220余名,占Buzzfeed全球员工总数的15%。
这次裁员潮不仅限于BuzzFeed,已经在Mic网站工作5年的玛丽·索利思(MarieSolis)也没能逃脱这次裁员厄运。以引人入胜的内容和可观的读者数量著称的Mic网站曾在2017年被估价1亿美元。
然而就在几个月前,Mic却以500万美元——仅占估价5%的价格被出售。新主人Bustle数码集团决定重新组建编辑部。易手前,包括玛丽在内,整个采编部门被解雇。
此前各大媒体公司就已经经历了多次裁员。皮尤研究中心(PewResearchCenter)的数据显示,在2017年1月到2018年4月间,36%的美国大报出现了裁员情况,至少有23%的高流量数字媒体也是如此。
网络媒体不依托传统媒体架构,主要通过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体上转发传阅他们的产品。这类网络媒体曾大量接纳离开传统媒体的记者和编辑,一度被媒体人视为新闻报道的希望。
但是低价收购、大规模裁员,网络媒体的泡沫似乎已经若隐若现,这令不少因经历过传统媒体危机而心有余悸的新闻理想主义者、新媒体从业人员深感不安。网络数字媒体似乎正面临着他们的寒冬。
网络媒体泡沫真的存在吗?网络媒体的短板在哪里?新媒体该如何发展?谷雨作者采访了网络媒体专家,寻找答案。
Facebook是“罪魁祸首”?
与网络媒体陆续以节省开支为由精简人力大幅裁员相比,Facebook正赚得盆满钵满。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其营收总额达55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37%。仅2018年第四季度净利润为6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61%。Facebook每月活跃用户23.2亿,每日活跃用户15.2亿,这一数字同比分别增长9%。
网络媒体的兴衰一直似乎与Facebook的政策息息相关。2006年,Facebook首推“消息流”(NewsFeed)——在展示亲朋好友更新的基础上同时推广各类网络媒体的原创新闻。用户在阅读这些新闻时,不需要跳转到原来的网站。
△Facebook的NewsFeed。
通过广告分成模式,Facebook和众多网络媒体合作,改变了欧美传统的新闻分发。新的合作模式使大量网络媒体崛起,数十亿美元的风险投资陆续涌入如Mic、BuzzFeed、Vice和Mashable等新闻网站。这次网络媒体的兴盛也被认为是全球第二次“新闻网站浪潮”(注:第一次是上世纪90年代,聚集不同渠道信息的新闻门户网站大量诞生)。
然而,当网络媒体还期待着Facebook帮它们实现更多流量时,2018年1月11日,Facebook宣布对信息流进行改革,大幅削减新闻、视频等媒体内容,让用户看到更多来自朋友、家人之间的互动。
用户在Facebook上不再是新闻的被动消费者,而会看到更多来自家人、朋友的动态发布,并参与讨论,由此,增加Facebook和用户之间的互动和粘度。信息流改革的直接受害者是长期以来依赖Facebook获得流量的网络媒体,以及为其制作网络视频的媒体公司。
牛津大学路透研究院的网络媒体专家、参与BBC新闻网站创办的尼克·纽曼(NicNewman)对谷雨记者说,“Facebook调整信息流,减少网络媒体制作的新闻推介,使网络新闻的点击量、阅读量从之前的20%降低到4、5%,这直接影响网络媒体的广告收入。
有些如Mic之类的网络媒体,曾经从Facebook那里获得投资,为其制作视频,这些项目被叫停。”
而面对Facebook的改革,大多数网络媒体无力与之抗衡,甚至包括像Buzzfeed这样的全球性网络媒体公司,纽曼补充说。
2018年,Buzzfeed基本实现了收入3亿美元的目标,但高于预期的运营成本注定该网站没有赚到钱。同年Facebook总广告收入550亿美元,其中98%来自网络广告。与此相比,网络媒体惨败。
英国卡迪夫大学新闻系教授理查德·山姆布鲁克(RichardSambrook)教授也认为Facebook的变革,是这次网媒大规模裁员的原因之一。过于依附Facebook实现更多流量,导致了目前网媒行业的这种尴尬局面。
Facebook在全球拥有大约30亿用户,比任何一家网络媒体的用户都要多,网络媒体不得不竞相和Facebook合作,以获得更多流量,但同时他们又存在竞争关系,都需要竞争人们的注意力。
近年来,Facebook推送虚假新闻、错误信息的行为不断遭到大众谴责,山姆布鲁克认为,在某种程度上,Facebook破坏了人们对网络新闻和信息的信任。
而Facebook自身无法分辨新闻真伪,区分信息优劣。他表示,很多网络媒体与Facebook展开对话,希望对方给予原创、权威的新闻内容更多支持,采取更合理的商业合作模式。
山姆布鲁克还指出,近期很多网站倒闭、裁员也是网络媒体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很多新闻网站的投资来自风投,几年过去,如果不能实现既定的回报,没能找到其他赚钱的商业模式,大规模的削减开支势在必行,甚至面临被出售的境地。毫无疑问,新闻的未来是“在线”,如何建立可以赚钱的商业模式是网络媒体的关键。
付费订阅、付费会员制是大势所趋
当后起之秀的网络媒体继续探寻赚钱模式时,一些传统媒体早已向新媒体转型,它们推出的网络版收费订阅服务慢慢占有一席之地。在英国,《太阳报》《泰晤士报》《金融时报》《每日电讯报》《每日邮报》网络版均需付费订阅,其每月订阅费在5英镑到11英镑之间。
在美国,《纽约时报》《纽约客》的网络版采用“付费墙”(一种网络支付模式)的做法。这些老牌媒体依靠内容优势已经在付费订阅中站稳脚跟。
△《纽约时报》网站的付费提示。
英国《卫报》网络版采用读者自愿捐赠的形式,并启动付费会员计划,增加收入。虽然由于Facebook和Google的强大吸金能力,广告商的钱越来越不好赚,但付费阅读模式成功帮助传统媒体逐步摆脱对广告收入的高度依赖。2018年,《卫报》基本实现了盈亏平衡。
除传统媒体,很多网络媒体也采用类似付费会员制模式,其中包括西班牙的网络媒体ElDiario,美国新媒体播客Gimlet网站,法国擅长调查报道的新闻网站“Mediapart”,英国的调查新闻网站“TheFerret”和社区新闻网站“TheBristolCable”等。
有些网络媒体从创建之初就采用付费会员制模式,比如新闻网站“TheCorrespondent”。该网站于2013在阿姆斯特丹创办,初创时采取众筹方式,从19,000名支持者那里筹集到170万美元。发展至今,这个没有广告、靠会员自愿付费的新闻网站已拥有6万多会员。
△“TheCorrespondent”将于2019年9月30日推出英文版,目前在号召网络众筹。
“TheCorrespondent”将于今年9月30日推出英文版。它如此介绍未来的自己:将像《纽约客》那样深入,但不会出版印刷品;像Vox.com那样做解释性报道,但不会专注于突发新闻;将努力保持公正,但不会假装“中立”。
其网页显示,来自世界130多个国家的4.5万人已经成为该新闻网站的会员,会员可任意决定付费的数额。该网站目前已众筹到250万美元资金。
牛津大学路透研究院的研究员汤姆·尼克尔斯(TomNicholl)等人对欧洲四国的网络媒体市场进行调查,他发现,2016年之前,基本没有网络媒体采取付费订阅方式,阅读其网络内容都是免费的,但是截止到2018年底,他们所调研的13家网络媒体中有6家开始从读者那里获得收入。
纽曼特别赞赏付费会员制模式,它保障了严肃新闻的可持续生产。他认为,目前网络媒体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培养忠实的读者群。大多数新生的网络媒体都没有品牌,建立一个品牌是首要任务。
同时关注内容,如果网络媒体只专注那些低层次、更容易在社交媒体上刷出大流量的内容,他们很难会有“回头客”。只有生产者生产更多高质量的新闻,而人们愿意为高质量的新闻买单,这样才会形成良性循环,促进媒体的进步。
同时,如何为受众提供独特的内容,吸引更多的人订阅应是所有媒体努力的目标,山姆布鲁克如此认为。如今,由不同平台发布的每日新闻和突发新闻随处可见,媒体必须提供一些特别的、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只有那样,读者才会愿意为内容买单。
德国新闻网站Correctiv的出版人施拉芬(DavidSchraven)在采访中说,“每当我们报道了一个精彩的故事时,加入付费订阅的读者会明显增多。”越来越多的读者并不介意支付更多的钱付费订阅,比如法国新闻网站Mediapart的大多数订阅者,从每月自愿支付9美元提高到了11美元。
新闻的未来是“两极分化”?
在谷雨的采访中,纽曼提到网络新闻泡沫的确存在,尤其是在那些一直依赖社交媒体的分享而获取大流量的网络媒体中存在“数字内容泡沫”(digitalcontentbubble)。而新闻业不景气的状况已经存在许久,网络媒体和传统媒体面临同样的问题:新闻过剩。
网络新闻增加了新闻的供应量,对大众而言,海量内容的膨胀,必然导致新闻含金量的贬值。没人会愿意为那些劣质、没有任何价值的新闻买单。
网络媒体Vice的主编瑞安·麦卡锡(RyanMcCarthy)也曾作出类似的判断,他在《又一个不赚钱的博文》中写道:网络媒体业务有一个肮脏的秘密,就是存在太多供过于求的问题。
△Vice首页。
每天,内容创作者们制作出大量新闻、评论、照片、推文、幻灯片、视频……这些内容通过各种频道分发,也为更多广告商提供了机会,带来广告收入,然而所有这些供应,都会降低广告价格。
对此,纽曼建议,新闻机构数量减少可能是一件好事,因为那样读者会更重视新闻并愿意为新闻买单。
山姆布鲁克也告诉谷雨记者,无论是传统媒体的网络版,还是后来出现的网络媒体,他们都在竞争读者群,开始是读者通过电脑对网页的关注,现在由电脑转移到手机屏幕。而同时,人们所面临和需要处理的信息越来越多,注意力持续的时间越来越短。总之,现在的信息太多,竞争环境很激烈。
2018年7月,美国调查机构皮尤研究中心公布的数据表明,68%的美国人表示对每天所接触的大量新闻感到不知所措,甚至产生“新闻疲劳”。并且,这些新闻的质量参差不齐,垃圾信息繁多。山姆布鲁克指出,读者付费订阅高质量的新闻正是改善这种状况的途径之一。
山姆布鲁克预测,未来会有更多生产严肃新闻的网络媒体,会接受只有较小受众的状况,但这些受众会为他们生产的新闻买单,因为他们生产的新闻比读者可以免费获得的新闻具有更大的价值。
但这也意味着信息不平等:受过良好教育和有钱人付费订阅严肃新闻,选择不订阅或负担不起订阅费的人将获得低质的免费新闻。尽管山姆布鲁克并不太认可这样的“两极分化”,但他指出,这也许就是严肃新闻的唯一出路。
(本文由腾讯新闻出品,首发于公众号“谷雨计划”,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运营 | 陈佳妮
校对 | 阿犁
统筹 | 迦沐梓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