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评论

马上评|翟天临们该知道,博士不是“演”出来的是读出来的

澎湃特约评论员 任然

2019-02-11 14:54  来源:澎湃新闻

翟天临。东方IC 资料
猪年第一“瓜”来得让人猝不及防。先是在直播互动中表示不知“什么是知网”,北京电影学院博士研究生、艺人翟天临被疑“博士学位掺水”。随后,又有网友爆料,翟天临读博期间公开发表的一篇论文涉嫌抄袭。
在此之前,“学霸”一直是翟天临身上的突出标签。但此番“论文造假”的质疑风波,让这位艺人“娱乐圈最高学历”的人设摇摇欲坠。 
目前的质疑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能够公开检索到的翟的两篇论文,其中一篇涉嫌抄袭。这篇《谈电视剧<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创作》的论文,载于《广电时评》,全文只有2800余字。但网友通过知网检测发现,有1646字的内容与他人发表内容一样,文字综合复制比达到了39.4%,大大超出了一般10%到20%的规范线。有消息称,此论文遭到了被抄袭者、黄山学院黄立华教授谴责,“我十几年前(发表的论文),被其整段整段抄袭,事实胜于雄辩”。
二是,翟博士在网上高调晒出自己的北大博士后录取通知书,吃瓜群众却找不到其发表的期刊论文。按照北京电影学院的相关要求,博士生须交上个人独立或与导师联合已在期刊上正式公开发表的至少两篇学术论文,且不接受用稿通知(期刊在论文正式公开发表前向作者发出的通知,告知其稿子已被采用,随后将发表)。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在学术期刊发表过至少两篇学术论文,翟天临是不可能拿到博士学位的。
按照翟天临工作室的回应,该校的博士论文是由校方统一安排授权上传知网,与个人无关。2018届博上学位论文预计将于2019年上半年在知网全文公幵。但是,有人找出了和翟博士同届的北电其他博士的名单,发现这19个同届博士都正儿八经地发过了论文,唯独少了翟。这仅仅是巧合,还是另有深意?涉事学校是否早就知道翟的论文的“斤两”不足,继而故意不上传?若如此,此事的性质,就不仅仅是一个演员人设崩塌的事。 
另外,回应称“剧组拍摄之余,导师亦通过函授、进组指导等方式与翟天临进行研究探讨”,也遭网友质疑,被认为“不符合全日制高校读博常识,不符合实际情况”。那边翟的论文被“雪藏”,这边又指有导师“函授、进组指导”,这是否反映出,作为艺人的翟天临,在校期间受到了特别的“优待”?这种“优待”又是否突破了人才培养和学生规范的底线?
因此,该事发展到目前这一步,不该只有翟天临个人的危机公关,为翟天临颁发学位证书的学校不应该再沉默。此事在翟天临一方,是要证明自己到底有无学术造假,而对于涉事学校来说,则是要回答这样一个论文涉嫌造假、至今未见在公开期刊发表论文的学生,到底是如何拿到博士学位的?而相较于个体的学术不端,作为机构的学校,在对待学术诚信上的态度显然更为关键。 
媒体报道,有网友统计,翟天临在读博四年期间,“至少主演了11部戏、参演了7部戏,做了24个代言、录了17个综艺”。对此,有学术界人士质疑翟天临“哪有时间搞学术研究?”如果说翟是把别人在工作之余喝咖啡的时间都用来搞学术,从而拿到博士学位,这无疑是娱乐圈的劳模和学术典范。但如果是通过“掺水”的方式获得了一个仅仅徒具“镀金”意义的学位,这显然就成了一个负面典型。 
不同于影视表演,学术研究容不得半点“演”和“装”。影视明星选择凹怎样的造型、打造怎样的人设,这都是个人私事。只是唯独“学霸”人设,不可随意糊弄,正所谓“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如果强“装”,只会适得其反。
责任编辑:甘琼芳
校对:余承君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