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高山族的过“年”|我们这样过年

2019-02-09 17:32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编者按:“百节年为首。”说起过年,我们想到的是隆重、热烈,想到的是丰富、多彩。不同民族、不同地区有不一样的年;不同历史时期,过的年也不尽相同。值此新春佳节来临之际,我们以“我们这样过年”为主题,希望通过讲述特定时空下的过年往事,向读者呈现一幅文化、历史与个人情怀相互交织的新年画卷。
口述|田富达(台湾新竹泰雅人,台盟中央原名誉副主席)
采访整理|高    芳   牛梦岳   
田富达,台湾新竹泰雅人,台盟中央原名誉副主席,1949 年9 月作为台盟代表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图为田老在接受本刊采访(牛梦岳 摄)
我是高山族泰雅人,出生于台湾省的新竹。1945年我16岁时,国民党在台湾招兵,当时我正失业在家,父母过世早,家里的两个弟弟一个10岁一个8岁,全靠我一个人抚养。出于生计和国民党开出的优厚条件,我参加了国民党军队。当兵后我才发现,原来招兵时许诺的种种“优待”都是骗人的。后来我偷偷跑了两次,都被抓了回去。就这样,1946年年底,懵懵懂懂的我便稀里糊涂地在国民党军的裹挟下,离开台湾来到了大陆。1949年1月9日,在山东鱼台的一次战役中,国民党军大败,我被解放军解放了。同年9月,我有幸作为台盟代表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文革”后又被调入台盟工作,现已离休。
说到过年,我们高山族既没有元旦,也没有春节,只有两个节日,一个叫丰收节,一个叫播种节。如果按过年说的话,大致跟我们的播种节差不多。
无论是丰收节还是播种节,均无定日,都是按照生产的节气而定。而这个节气跟汉族的节气又不一样,一个村子或者一个部落才可能有统一的时间。新竹在台湾的北部,泰雅人居住在500米到2000米的高山上,按照播种、收获的气候条件,我所在的部落,每年的丰收节一般是在六七月份,播种节大概是在12月25号左右。
泰雅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就是12月间,这既是二季稻的收获期,也是一季稻和小麦播种的前夕。泰雅沿袭了刀耕火种的耕作方式,不像汉族的耕地是固定的,而是种满三年就不要,另开辟新的。一开始是砍,即把新开垦土地上的树木杂草都砍掉,砍掉以后晒,到11月底12月初再烧,用灰做肥料,清理好了就可以种了。先种蔬菜,过节的时候刚好可以吃,然后到了1月份就开始种小米,2月份开始种水稻。我们所谓的过年就是过播种节,因为它预示着新一轮耕种的开始。
新竹的泰雅约在12月25号左右过播种节。日本人来了以后,硬给我们规定在了12月25号这一天。
我还记得,12月25号这天,父亲天不亮就叫醒我,跟着他一起去做一种每年必做的神秘仪式。我们那里有一种谷物,长得矮矮的,果实颜色像鸡冠花一样,是紫色的,结的谷子跟小米差不多。我们祖祖辈辈种它,到我们这一代就不再吃了,只作观赏。父亲把我叫起来,带着这种种子,还有一把小锄头,到院子里土壤最肥沃的地方,把种子撒下去,然后用小锄头整平。现在回想,这恐怕就是“播种节”名称最原始的由来吧。弄好之后,他口中念念有词,我也不懂,只知道好像是在对祖先说着什么。然后他又带上提前准备好的从山上砍下的树干,让我跟他一起插到家后面的山上。树干上捆有十来个竹筒,每个竹筒里面都放了吃的东西,有米饭、年糕,有鸡肉、猪肉、牛肉……这一大早的活动,还有拜祖先、扫墓,家里的妇女都是不能参与的。
早上是到墓地扫墓拜祖先,向祖先汇报今年一年的收成和明年一年的规划。墓地以部落为单位,里面又按照氏族划分彼此间的地界。在氏族的墓地里,前头目的坟墓在最中间。扫墓这天,每家都要带一大包的供品,有鹿肉、鸡肉、猪肉、牛肉、鱼虾,还有粮食和酒。由于耕牛是重要的生产工具,泰雅人较少吃牛肉,但是一般来说,不能再耕地的衰老的牛还是可以杀来吃的。
拜完祖先,大家带着各自的供品,就地集中在一起吃肉、喝酒。后来日本人干预,不服从就罚款。日本人最怕我们利用这个机会搞聚会,因为人一多,议论就多,而往往是在这种场合对日本人发牢骚。加上又要喝酒,更可能会闹事,一闹事就可能去砍日本人的脑袋,高山族历史上就曾有过雾社起义。所以日本人禁止我们拜完祖先后聚会,供品也只许带一点点。我记得从我七八岁开始就这样了。
拜过祖先,部落里的人们互相串门,相当于汉族的拜年。不过我们不叫“拜年”,因为我们不过年,也没有“年”的概念,只知道一个冬天、一个夏天;也没有“月”“日”“时”,平日种植作物完全是根据天气冷暖和特定植物开花落叶的时间安排,每天则是靠看太阳知道时间。
串门是有说法的。主要是氏族内部互相串门,通常是大家到头目家里聊天。酒是必须带的,可以带吃的,不带吃的吃头目的也可以。大家都很尊重头目,因为他是自然领袖,正派、公正,劳动最好,如果本氏族同别的氏族、别的民族打架,他能够把大家组织起来。
串门之外,妇女们还会搞一些跳舞唱歌的活动。串门和跳舞都是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参加,我们那时候玩斗鸡。谁要是有好的公鸡,每到这个时候就抱着出门,顺着村落去找上一年最好最厉害的鸡一决高低,其他小孩则跟着看热闹。除了斗鸡还有打猎。真正的打猎是大人的事儿,对小孩来说,打猎更像是一种娱乐。带着猎狗到山上,碰到了就试试运气。这一天还有小伙子们的射箭比赛,姑娘们则是织布比赛,织好了一起互相观赏。
播种节这天,主要是吃年糕和酸肉。对于居住在山区的泰雅人来说,年糕是最好的食物,因为吃了经饱,爬山也有劲儿。每到过节前五天左右,舂米、倒米……打年糕的声音从家家户户传出,非常好听。
泰雅人吃肉,有煮着吃的,但主要还是做成酸肉。生的猪肉洗干净后,切成一小条一小条晾干,把大米煮熟,放凉备用。先撒一把米饭,然后放晾干的生猪肉,再撒上盐,最后将饭和肉粘在一起,闷在坛里封严,放一个月以上,就可以吃了。这时候再打开坛子,肉变得又香又酸,美味非常。我们没有筷子,也不用碗,有木头做成的像盘子似的容器,直接把肉倒在里面,想吃就用手拿。
在平时生活中,高山族和汉族之间关系还是比较密切的。一些高山族人甚至可以同一部分汉族同胞通婚,我姑姑就是嫁给了汉族。汉族同胞过春节时,高山族人会经常过去串门做客。轮到我们过节时,汉族同胞则最喜欢到高山族地区吃年糕。播种节这一天,早上的活动他们不来打扰,中午就来了。高山族热情好客,我们那里不论朋友与否,只要到家里来的汉人,都拿出年糕招待。我们吃年糕一般是蘸红糖,还有一个吃法是炒熟的花生米或黄豆碾成粉,再放一点红糖或者白糖蘸年糕吃,特别香。
每当回忆起家乡的播种节,村子中间的河流、沿岸的泰雅村落、打年糕的“梆梆”声……当年的画面至今令我怀念不已。这几十年来,我共三次回台探亲,但都没再能过一次高山族的“年节”。
原刊于《纵横》2016年第2期
中国文史出版社旗下《纵横》杂志出品
责编/于洋
更多资讯,请洽询本刊热线:010-81136601 010-81136698 010-81136697 
感谢关注我社官微:中国文史出版社(微信号:wspress1980)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