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余凯:面对不可思议的泡沫,如何从噪音中看到信号

2019-02-03 18:1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艾诚对话余凯:中国市场永远存在着不可思议的泡沫 | 艾问顶级(10:27)
“逻辑的尽头,不是纯粹理性下的秩序王国,而是用生命去奉献的热爱。”
2019年,美国拉斯维加斯,艾诚与余凯关于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International 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简称CES)的一年之约。这一次,余凯,带着蒸蒸日上的地平线,带着边缘AI计算的最新研究成果,前来赴约。
AI领域跌宕浮沉,这阵风吹到大热又冷却了很多次,太多的投机者频繁进出这一风口,最终剩下来的人,数量极少,他们不是AI精英,就是狂热爱好者,而余凯,这位曾经的科学家,二者皆是。
在AI风口的边缘观望了20年,他参与了“AI进化史”的每一重大事件,离开了美国NEC研究院,离开了微软,离开了斯坦福计算机系讲台,离开了西门子和百度。2015年,余凯终于创立了自己的理想国——“地平线机器人”,这一次,他要自己到风口处飞一把了。
“没有软件和生态的AI芯片只能是一块石头”,余凯称,我们中国人的“房子”建在别人的“地基”上面,因为Foundation不是自己的,所以房子摇摇晃晃的,真正的产业界并没有深刻理解AI芯片,也没有跟上深刻的“软硬结合”这个思路。这是目前我们国家AI界最大的问题,也是余凯成立地平线的最大原因。
“自己去做中国的AI芯片”。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低调了20年的余凯正式高调起飞,地平线机器人,致力于研制一颗"机器大脑",打造万物智能时代的"AI Inside",给人们日常生活的无数设备和产品装上"大脑"。
2018年的CES,艾诚也曾对话余凯,与那时相比,虽然仍然是那个孤独创业的科学家,但他明显多了一丝沉稳,眼神也更坚定了。
因为他所做的,是他的毕生热爱,他最真切的理想。
“中国市场永远存在着不可思议的泡沫”
艾诚:距离上一次来CES访问你,已经一年之久,我最明显的感觉,是你比上一次更自信,而且更愉悦。但是我清楚地记得,在一年前你还说过,创业就是一个很孤独的旅程,在很多人都不理解甚至不支持的时候,你要享受孤独,等很多人理解你的时候,可能战争已经结束了。所以,当你今年再来到拉斯维加斯时,你是什么样的感受,作为地平线创始人,还孤独吗?
余凯:我觉得分两个层面。一个层面,从我们的业务推进来讲的话,我们越来越受到产业界的认可,地平线倡导的AI芯片、边缘计算,也越来越成为一个产业界的潮流,所以这一点,感觉好像不那么孤独了。
另一方面,作为企业家本人,永远是希望在整个噪音背景下面去找到那一丝信号,这个信号是通向未来的,但这一定不是每个人都看到的,因为每个人都看到的东西,它往往是没有价值的,今天不是讲反共识吗?所以企业家本身天然应该去享受孤独,利用孤独,去找到通向未来的那个非常孤独的路径。
艾诚:2018年,AI的芯片市场越来越热,但热的同时也意味着泡沫,你自己在市场上观察到了什么是泡沫,什么是真相吗?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
余凯:中国的市场永远存在着这种不可思议的泡沫。我个人认为,中国整个的思维,从众的思维比较占主流,但特立独行的这种思考力不是那么占主流。地平线的话,还是不要去太多地被这些所影响,要从噪音中去看到信号,怎么去思考自己的战略,怎么去打造强大的组织,更好地去连接我们跟客户,这些是去核心思考的问题。至于资本市场怎么看我们,或者媒体怎么看,不应该那么关注。
一年前,余凯曾对艾问表示,“很多人说科学家不适合创业,跟性格特质有关。越是科学家,越喜欢深思熟虑、万事俱备再去做事,但我认识到一件事,无论你认为自己多么聪明、做多么充分的设想、事先对战场的状况多么了解,一旦冲入战场,形势的变化会远超你已有的经验。你唯一要做的事是勇敢。”
从成立到产品落地,地平线仅用了三年,且技术成果被广泛运用在智能驾驶、智慧城市管理、智能安防、智慧零售等领域。2019年的CES上,中国创业公司地平线Matrix的自动驾驶计算平台获得创新奖。事实证明,勇敢的科学家余凯找到了他想找的“信号”,也暂时得到了他想要的“认可”。
追求理想的道路注定是孤独的,但这种孤独注定不平凡。为了打造中国AI自己的Foundation,余凯在这个领域观望了20年,拒绝了一切大平台的“橄榄枝”,创造了自己的“理想国”,无论是不理解不支持,还是多变的战场以及形势,带给他的孤独感一定是巨大的,但他还仍然沉浸在这里,勇敢地享受孤独,利用孤独,去突破。作家刘同曾说过一句话:你的孤独,虽“败”犹荣。这句话,只适合描述余凯这样内心强大的人。
“他提到AI的时候,眼睛里面闪着光”
2018年被称为人工智能技术规模应用的拐点,作为核心的人工智能芯片备受关注,谷歌、苹果、微软、Facebook、英特尔、高通、英伟达、AMD、阿里巴巴等巨头纷纷开始自主研发人工智能芯片。面对挑战,余凯说,地平线这种边缘计算平台要想真正发挥价值,一定要有合作伙伴,一定要有生态,所以需要更积极一点,互帮互助,通过差异化的能力寻求共存,通过重合,来把地平线跟最终的应用场景拉的更近。
他可是潜伏了20年才出来“搞事情”的余凯,他的目光,不可能短浅。虽然,余凯现在总是让自己忘掉科学家的身份,时刻用一个公司CEO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衡量利弊”、“务实”是他应当具备的主要属性,但余凯的身上,至少目前为止,还存留着科学家的“理想主义”,那份知识分子所与生俱来的“入世”的心。
“地平线本身的话,从创立第一天就希望成为一个平台级企业,我们做的是说AI的Edge Computing的平台,所以Horizon Robotics 实际上就是Horizontal platform for Robotics。要达到这样一个目标,地平线可能要花至少15年的时间,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去干这个事情,去集聚势能转化成动能。短期来讲的话,我们没有任何的考虑说被收购,我们希望自己成为巨头。”
余凯想做的,是将地平线打造成为世界一级的芯片公司,资本只是他的一个工具,一个他想要实现自我去架构出一个生态的媒介。他不是说只想要发财,他更想真的做出突破,打造出这个产业中国自己的“地基”,成就一番事业。所以,当提到“收购”这个话题时,他语气中的抵触是真的,眉间稍纵即逝的颦蹙也是真的。
艾诚:我明白盛名之下,后面接的一般是难副其实的,我不打算让难副其实给你,你打算怎么副其实?
余凯:一定要有清晰的商业路径。企业家,一定是理性跟感性要结合在一起,然后他的理想主义跟现实主义一定要结合在一起,以最现实主义的态度,去做最具有梦想、最具有颠覆性的理性主义的这样的事情。
艾诚:如果让你做两个预见,一个是预见十年之后的自己,一个是预见十年之后的地平线,你会如何预测未来?
余凯:十年以后,希望我本人成为一个不是说多有钱的企业家,最重要的是成为一个更加有思考力的企业家。
艾诚:那十年之后的地平线呢?还是那个口号吗?要做世界第一的芯片公司?
余凯:十年以后地平线当然还是这样的一个目标,我们会希望成为全球在边缘的人工智能最大的平台。
无论是作为科学家还是企业家,余凯的理想主义是务实却也感性的。可以说,逐梦的人都是感性的,主观感受远大于物质需求。在访问中,余凯说的最多的两个词是“我”和“人工智能”,可能对于他来说,这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每当他提到这些,眼镜下面那对聪明的眼睛,闪着坚定的光。
人生的挚爱,足够支撑起所有逻辑,也就是余凯所说的“信号”,当它出现了,世界都会变成红色。余凯有一个很大很大的理想,他不畏惧说出来,就像他不畏惧拥有这个理想,可能,他甚至都不怕失败,他只是想朝着这个方向再走远一点。
“有地平线的地方一定是个辽阔的地方,在天地的尽头,梦想的终点。向着地平线延伸的方向奔跑的人,一定是胸怀梦想的人。天有多广大,地有多开阔,地平线就有多绵长。”
END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