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牛市点线面

2019首席展望|诺德基金罗世锋:对A股一季度谨慎偏乐观

澎湃新闻记者 葛佳

2019-02-03 08:31  来源:澎湃新闻

2018年沪深股指全年跌幅均超20%,熊冠全球。
2018年单边下行的A股市场是否会在2019年迎来曙光?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陆续采访了一批行业首席分析师、经济学家等,回顾2018年市场,展望2019年行情。今天刊发的是对诺德基金研究总监罗世锋的专访。
回顾2018年市场走势,罗世锋坦言此前并未预计到会有如此多的不确定因素同时爆发,而投资者信心丧失可能会令市场一蹶不振。
展望2019年一季度,罗世锋对A股市场的预期整体谨慎偏乐观。他认为,从资产配置的角度看,如果投资者能将持有期限拉长到三年,那么2019年权益类资产会是比较好的投资方向。
此外,随着2018年整个A股市场的大幅下跌,罗世锋判断市场整体估值已经调整至历史低位附近,而更为积极的现象是海外投资者在持续买入A股。“展望2019年一季度,我们对A股市场的预期整体谨慎偏乐观。”
一直以来,海外资金的选股偏好以价值成长股为主,而这恰恰与罗世锋的价值投资理念相契合。罗世锋的观点是,目前这个时点,可以重仓有护城河的优质个股。
谈及看好的板块,罗世锋说,消费结构升级大势所趋,大消费行业具有较强的确定性。“医疗、教育、食品饮料等与日常生活相关的行业都具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考虑到大消费行业弹性相对较小的特点,罗世锋建议也可以关注光伏、新能源汽车等行业。
“我倾向于寻找具备国家竞争优势的行业。”罗世锋称,这样的优势是多方面累积形成的,具有市场需求大、产业政策支持、形成了产业集群等特征。一旦形成国家竞争优势,将意味着其投资确定性是较强的。同时,基于国内需求庞大又能在全球市场占据一席之地,代表企业成长的时间会拉长。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29日,罗世锋管理的诺德价值优势混合型基金在过去三年实现了31.39%的回报,在同类排名前10。
罗世锋
以下为罗世锋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的问答全文:
澎湃新闻:回顾2018年,你对于行情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罗世锋:从股票市场的表现看,2018年四季度A股市场出现了全面的大幅下跌,尤其是价值白马股大幅调整,市场信心低迷。国内经济下滑、美股暴跌等仍然是影响投资者信心的主要因素。
2018年市场一直在下跌,在这个过程中,之前没有预期到会有那么多不确定的因素出现,包括对于政策的变化等。这其实对我的投资也带来很大的挑战,主要是怎么能够更好保证组合的稳定性,应对市场波动的冲击。
澎湃新闻:2018年四季度股市大幅调整的时候,你的持仓做了哪些调整?
罗世锋:对于我们做偏股票型偏相对收益的基金经理而言,这个过程中,更多的是在持仓里,把一些更好的标的,或者是说把一些可能受经济影响、受外部冲击影响小的标的做一个筛选,做一个精选,这样的过程。
2018年四季度我继续坚持一直以来所秉持的价值投资理念,持续持有价值股,不过受绩优白马股补跌影响,基金净值也出现了明显的回撤。
四季度我的仓位整体上处于中高位置,在行业配置上,重点配置在家电、食品饮料、医药、建筑建材等行业的低估值价值股,同时在清洁能源、先进制造和消费电子等成长前景较为确定的行业上也配置了一定的权重。整体上,操作思路依旧是按照成长型价值投资的投资框架进行的。
澎湃新闻:你觉得2019年基本面会怎么样?
罗世锋:2018年四季度国内经济继续保持疲弱的态势,投资、消费整体都处在较低的增速水平,出口增速也明显回落,从PMI等一系列指标来看,国内宏观经济前景未来一段时间也不乐观。
从中长期看,我国经济目前仍处于由高速增长向中低速增长的换挡阶段,经济结构也处于转型期,虽然有不少积极的因素,但未来不确定性仍然比较大。
澎湃新闻:内外部因素叠加在一起,你对2019年的股市是否持悲观态度?
罗世锋:股市更多反映的是预期的东西,展望2019年一季度,我们对A股市场的预期整体谨慎偏乐观。
一方面,随着2018年整个A股市场的大幅下跌,市场整体估值已经调整至历史低位附近。虽然宏观经济增速有所下滑,但仍有望保持较强的韧性。同时A股企业盈利整体仍有望保持稳健的增长,部分优质价值股仍将保持较快的增长,当前的估值已经具有较大的吸引力。
另一方面,市场对未来美国经济的预期也在过去一个季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海外市场正在经历牛熊转换,对A股市场将产生影响,也是未来不确定因素之一。
不过,有一个积极的现象,就是海外的投资者他们没那么悲观,他们持续在买入,而且他们买的那些票,实际上也都是我们一直在研究,我们一直在跟踪,很多都是跟我们重合。我们也觉得这个价值其实是有的。
国内的投资者其实主要的问题就在于说,大家的期限都很短,如果业绩一年做不好,立马压力就大了,可能位置都不保,他必须要追求短期的收益,这样带来的结果就是短期大家都去避险,2018年都跌成这样子,然后就不敢去买。
从长期的资金,他们都能看到的机会,实际上我们也能看得到,特别是一些做价值投资的人,从这个层面上,也是非常理解这一点。
从资产配置的角度看,如果投资者能将持有期限拉长到三年,那么2019年权益类资产会是比较好的投资方向。
澎湃新闻:是否可以把你定义为价值投资者?
罗世锋:我是一个价值投资者,但不管贴什么标签,投资的本源都是对未来现金流的贴现,业绩的长期稳定增长是最根本的,而基本面的分析方法是最为有效的途径。
我倾向于进行长期投资,因此基本不会进行短期择时。现在市场上一致预期都觉得经济2019年上半年不好,股市可能上半年也会受到大的冲击,然后下半年就见底回升了。我觉得波段的东西确实不好把握,我们应该把主要精力聚焦在可以把握的东西上,比如找到好的行业和好的公司,它们未来逻辑的确定性是很高了。
就算全年有一些不如预期的波动,标的公司如果未来三两年业绩相对确定的话,在估值相对合理的情况下,就是不赚估值的钱,未来我们还是能够掌握的。
澎湃新闻:能否讲一下你通过价值投资理念选股的方式?
罗世锋:价值投资也就是基于对未来确定性成长的分析和判断。通过价值投资的方式选择标的进行调研,在选择投资标的时候会进行多方面的判断,包括对于行业增长空间、行业未来发展方向、行业的竞争格局等因素的判断。通过这些分析选出未来成长性前景好的行业,再通过自下而上的调研、研究、分析,选出质地优良的企业作为我们的投资标的。
我们看重的是企业长期可持续的盈利能力,护城河理论是我们判断企业投资价值的主要分析方法之一。“护城河”来自于品牌、专利、规模经济及特许经营牌照等多方面,一定要分析清楚其来源。较深的“护城河”能给一家公司带来长期的确定性成长,这样的公司是可以给予一定的估值容忍度的。目前这个时点,有护城河的优质个股是投资者可以把握的事情。
澎湃新闻:未来看好哪些行业?
罗世锋:我倾向于寻找具备国家竞争优势的行业。这样的优势是多方面累积形成的,具有市场需求大、产业政策支持、形成了产业集群等特征。一旦形成国家竞争优势,将意味着其投资确定性是较强的。同时,基于国内需求庞大又能在全球市场占据一席之地,代表企业成长的时间会拉长。
消费结构升级大势所趋,大消费行业具有较强的确定性。例如,医疗、教育、食品饮料等与日常生活相关的行业都具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大消费行业较为稳定,但是弹性相对较小,我同时也看好光伏、新能源汽车等行业。
从国家竞争优势来看,我们长期看好光伏行业。未来化石能源将要被清洁能源取代,而目前中国在清洁能源方面已经具备领先优势。
新能源汽车行业同样有可能形成国家竞争优势,因为推动新能源车变革的是电池,中国在电池及电池材料方面的投资研发强度已位居全球前列。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方面,因为产业还处于发展初期,行业空间大,但目前最受益的还是上游资源。
但对待这些行业的上市公司要保持谨慎,从长期来看,行业前景十分明确,但是不排除一些龙头公司短期受政策影响,股价大幅波动。
澎湃新闻:你对于白酒这个板块在2019年的业绩增长是怎么看的?
罗世锋:在消费行业中,相对而言更容易找到具备长期持续增长的个股。白酒板块中的龙头企业,它们的业绩增长确定性就比较强。对于一些二三线的品种,我想可能确定性会弱一些,经济对它们的影响可能会更大一点,因为它们本身的议价能力会比较低。在这个过程中,假如说经济不好,需求向下走的话,或者说需求没有那么强劲的话,那可能品牌没那么强就要降价了,采取用降价来提高销量的战略。所以我想白酒整体2019年还是不错的,但是机会可能还是在龙头这边。
澎湃新闻:5G板块在2019年投资机会如何?
罗世锋:5G肯定是不错的,因为5G它属于技术的进步,对于人的生活的改善,其实是挺大的。我们很多新的需求是通过新技术来实现。但是对于市场现在热炒的5G通讯设备本身,我倒不是那么看好。
通讯行业像光纤光缆、通讯设备,都是周期性很强的,2G、3G、4G、5G,每隔五年到十年有一个升级换代的周期。然后运营商投资也是有周期的,但其实在这个过程中,电信运营慢慢变成基础设施。电信运营带来的增值服务是通过下面的应用这个层面来实现,技术本身给人类生活带来的变化或者是满足新的需求,它是通过淘宝、腾讯这种可以变现的层面去实现。
但是对于运营商来说,对于通讯设备来说,他们实际上更多的像修高速公路。你有新型的交通方式,比如说新的高铁,代替高速公路,但其实他们自身获取的价值和投资的价值并不是特别大。而且它们的周期性特别强,特别是对于电信运营设备这块。可能也就这两年集中采购订单爆发,但过了这两年,它的周期性又向下走,又要选择时点去卖了。
其实对于5G带来的机会,现在都在炒设备,但是设备的周期性又比较强,不但要判断订单的周期、业绩的周期,还有分析市场预期的变化。五年之后,可能你看一些5G概念股又回到了现在的位置上,但它什么时候冲到最高点再回来,这个很难去判断,所以我投资的话,还是想能够找到持续的增长。
我希望把有限资源投入能够长期获得回报的行业。比如投资可口可乐,在1980年买进,可以四十年都是长期在盈利,但是如果你投资买摩托罗拉,可能这公司已经不存在了。技术性的公司就是这样的问题。技术不断在变更,新的在替代旧的,旧的就灭亡。
我知道大家一致预期都觉得5G是2019年最大的机会,那也有可能,这些在短期博弈也都没问题。
责任编辑:孙扶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