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评论

马上评|从“勇、强、刚、军”到“梓轩、子轩、梓萱”

澎湃特约评论员 马青

2019-01-31 16:48  来源:澎湃新闻

 “梓轩和子轩打架,撞伤了梓萱和子萱。语彤、雨萱、羽琪、宇涵拿来药品帮大家处理伤口,最后,梓轩、子轩、梓萱、子萱在大家的帮助和劝导下握手言和。”网上的这个段子,隔段时间就会出来刷下存在感,每次看到,还是让人忍俊不禁。 
事实证明,段子都来自于生活。近日,公安部户政管理研究中心首度发布2018年全国姓名报告。报告显示,新生儿姓名使用频率最高的20个名字由高到低依次为:梓涵、一诺、浩宇、欣怡、浩然、诗涵、宇轩、依诺、子涵、欣妍、雨桐、宇航、梓萱、宇泽、可馨、佳怡、子萱、梓豪、子墨、子轩。 
我认识的最早给孩子起名“子萱”的是一个70后的同事。她的青春期正是琼瑶小说风靡的时代,深恨自己的名字不浪漫不洒脱,于是终于在孩子的身上圆了琼瑶梦。那会儿叫“子萱”的不多,她也着实得意了一阵。谁知道,当年精心起的名字现在成了群嘲的对象。   
不过,没必要嘲笑家长们没文化,这些名字反映的恰恰是文化特征。有人考证过,即使古代也有名字的常用字,比如南朝人偏爱“之”,隋唐后偏爱“彦”。姓氏是承袭而来,代表血统、家族,是一个人追溯起源的根,通常不会更改。而一个人的名字则是父母或长辈起的,往小了说,反映的是取名者的心理期待,往大了说,反映的是父母一辈身处的时代文化。
我和姐姐的名字都是依出生地而起。姐姐出生于南京,所以单名“宁”,我出生于呼和浩特(意为青色之城),于是单名“青”。我们之所以出生于不同城市,是因为父母当年都是军人,一个在南方,一个随军支边,婚后分居长达八年。这样的成长变迁与婚姻状态,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并非罕见。所以,我们的名字背后亦是时代的底色。  
70后中,取单名的很多,叫“勇”“强”“刚”“军”“红”“小”“丹”“燕”的很多。于是,工作中就容易出现这样的尴尬:编辑张勇编了N条主角也叫“张勇”的新闻稿,前一个“张勇”偷盗,后一个“张勇”抢劫……
一些70后、80后对自己无个性的名字不满,便在给孩子取名时精挑细选,生恐名字不够雅致动听,不够清新脱俗。这种渴求最后形成了一种集体意识,在90后、00后的名字中体现了出来。  
70后、80后的这两代人,青春期能够接触到的文化远没有现在那么多元,春晚还可以让万人空巷,人手一本的还是琼瑶金庸古龙,追剧还是TVB。可以说,今天的“子轩”及各种变体,正是这些文化烙印的结果。而从“子”到“梓”,从“尧”到“垚”,从“玉”到“钰”,从“伟”到“炜”,则有可能是起名开始讲风水谈五行的缘故,这固然是一种迷信,但说穿了,也是家长对孩子一生平安顺遂的期待。  
为了避免重名也为了彰显文化,有人专门翻字典找生僻字。取名叫“璿”的,很容易被读成“rui”,实际上读“xuan”,取名“衎”的,读“kan”,要不查字典,我是不认得的。取这样的名字,重名的可能性是低了,可被人叫错的可能性则大涨,叫错叫多了,还会被同学起外号。时至今日,不是还有竖着写的“楚昊”被误读为“林蛋大”的笑话吗?再不就取四个字的名字。有人姓刘,给儿子起名“刘小灵童”,一个姓李的学生叫“李锁铛然”。网上还流传着有人给孩子起名“黄埔军校”“王者荣耀”的,够任性,就是不知道孩子长大会怎么想。有些家长想给孩子取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名字,好在被户籍登记的民警及时喊停。  
名字是很奇妙的东西,它属于自己,却不取决于自己,它伴随我们一生,但透射的却往往是父母的青春记忆、成长背景,我们拥有姓名权,但即使对自己的名字不满,成年后也很少更改。 
不过,名字可能真的没那么重要。比如,刘邦他哥叫刘伯,伯就是老大,刘伯就是刘老大。李白这个名字,搁今天也很普通。孟浩然,名为浩,字浩然,不也上了今天的重名榜吗?孔子这位大圣人给儿子起名的时候,就是以物为名,正巧有人送了鲤鱼,就名鲤,字伯鱼了。成就自己的,不是父母厚望,不是生辰八字,不是高名大姓,而是自己的所学所思、所为。  
我有时候会想,那些被父母起名“梓轩”等各种重名度极高的小孩,当他们长大后,会不会也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好在,现在的人们早不执着于身份证上的名字,因为我们都给自己起网名。和朋友聚会,大家彼此称呼对方的多是千奇百怪的网名。相比于本名,网名才更是自我的表达吧。
责任编辑:甘琼芳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