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一号专案

广西7村民阻扰承包人砍伐桉树被抓,一人刑拘期内死亡

刘木木/“红星新闻”微信公号

2019-01-29 20:17 

“红星新闻”微信公号1月29日消息,因长期阻挠对村集体土地上一处桉树林的砍伐,广西梧州岑溪市诚谏镇永安村的7名村民,日前因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被当地警方带走。
当地被砍伐的桉树 本文图均为 红星新闻 图
事情的起源是当地村民对孔吟冲的集体山地被承包给广西理文林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种植桉树引发的争议。
最近十年,永安村大上、大下两个小组的村民,一直向各部门举报反映称,这片桉树林造成村庄生产生活用水断流。此次被警方带走的7名村民,一人在刑拘期间死亡,6人最终被检方批准逮捕。
诚谏镇综治办副主任陈济森告诉红星新闻,理文公司在多地种植桉树,他多次参与了调解,“没想到还是造成如今这个局面。”
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厅一份“桂林发[2014]28号”文件显示,“城镇村屯‘四旁’原则上不种植以商品性采伐利用为目的的桉树林,林业重点生态工程不得种植短轮伐期桉树林”。
1月14日,律师胡定锋向岑溪市人民检察院递交了一份名为《关于再次申请对覃雁等六人批准逮捕进行合法性审查的律师意见书》,他指出,对于世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村民,他们对自己的生存环境的恶化表示担忧,因而提出“清除桉害、根治桉害”的诉求是合情合理的。
1月29日,岑溪县公安局宣传办回复红星新闻,此案的侦查基本终结,即将移送诉讼。
砍伐后的桉树
广东广西三地,7位村民被警方带走
广东省佛山市机场路18号,是一家名为“鸿雁机”的五金机械加工店,这家店的经营者,是来自广西梧州岑溪市诚谏镇永安村的覃雁与甘丽萍。
这对夫妇的工作带有一定的危险性,5年之前,覃雁的手骨被机器折断,2018年10月31日,他到佛山南海罗村医院住院备拆钢板,11月7日,因要向客户交货,他向医生请了假,当晚就住在了五金店。
五金店一楼是经营铺面,二楼为住房。11月8日凌晨3时许,覃雁的手机铃声响起。
“有人在电话里问他是不是覃雁,我老公说是。问对方是谁,他们说是治安队的。”甘丽燕称, 她下楼开门后看到“七八个人冲进来”。甘丽燕告诉红星新闻,“他们称是警察。”
他们要找的人是覃雁。覃雁安慰妻子说,应该没什么大事,不过是“调查一下我曾经写的举报信”。她问对方是哪里的,“他们说是岑溪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十分钟后,覃雁被带走。
见丈夫被抓,甘丽燕随即打电话给覃雁的弟弟覃飞。覃飞也在佛山,他们决定立即见面,“一见面他就告诉我,大哥覃光也被抓了,在老家的叔叔覃少甫也被抓了。”
覃家亲属称,当晚及次日上午被抓的村民,分别从广西岑溪、广东佛山、中山三地被带走,一共7人,他们是:大上组的覃少甫、覃光、覃汉平、覃维钊、覃雁,以及大下组的黄坚宁、徐海文。
其中,5名被抓的覃姓村民是亲属,覃少甫是其他四人的亲叔叔,在家族的堂兄弟中,覃光、覃汉平、覃维钊、覃雁分别排名老大、老二、老四、老六,覃汉平与覃维钊是亲兄弟。
一人死亡,6人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被批捕
2018年11月8日,7名村民被岑溪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其中一人在刑拘期内死亡。12月5日20时,嫌疑人覃少甫在岑溪市公安局看守所内晕倒,经看守所医务人员抢救及送医院救治无效死亡。
2018年12月13日,经岑溪市检察院批准,岑溪市公安局对其他6人执行逮捕,他们涉嫌的罪名是破坏生产经营罪。覃雁等人的家属称,6人被捕的主要原因,可能是带头对永安村的一片桉树林的砍伐进行了多次阻止。
6份逮捕通知书
对于覃少甫的死因,广东华生司法鉴定中心所作的《鉴定意见书》称,被鉴定人覃少甫系主动脉粥样硬化、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冠状动脉开口闭塞、大面积心肌梗死、窦房结受累致急性心功能衰竭死亡。
相关司法鉴定意见书
覃少甫的儿子覃海林称,2017年11月,覃少甫做了一个心脏搭桥手术,“我爸被带走时,我妈说他刚做完心脏支架介入手术,要注意身体。”
该案辩护人、广东穗宏律师事务所律师胡定锋介绍,覃少甫的家人对死因未申请重新鉴定,但他们认为,看守所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第十条第2项规定,该条规定“患有其他严重疾病,在羁押中可能发生生命危险或者生活不能自理的,但是罪大恶极不羁押对社会有危险性的除外”不予收押。
根据《人民检察院看守所检察办法》第十九条,“在押人员因病死亡,其家属对看守所提供的医疗鉴定有疑义向人民检察院提出的,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部门应当受理。经审查认为医疗鉴定有错误的,可以重新对死亡原因作出鉴定。”
覃少甫的家人已向检察院提交了复查申请。
承包商:砍伐承包地桉树被阻挠,多次报警
2007年1月27日,永安村村民委员会(甲方)与广西理文林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乙方)签订了一份林业用地承包合同,甲方将孔吟冲的430亩集体用地租给乙方用于速丰桉树的种植,承包期限为30年。2016年3月,诚谏镇百丈村林木商人严锦才等三人以115万元的价格,从理文公司手里购买了这批桉树。
严锦才告诉红星新闻,这片桉树林的实际种植面积为300余亩,这批桉树砍伐后将直接送到当地的胶合板工厂,其砍伐行为获得了林业部门的批准。
严锦才认为,这是他与理文公司的一桩生意,与其他人没有关系,但他称没想到的是,他原计划三个月就能砍伐完桉树,却一直拖到今年1月才接近尾声,“大上组、大下组的村民多次来阻止,桉树拉不出去烂掉了一批,加上各种工钱,我们已经损失了约40万元。”
一年多来,严锦才多次报警,希望警方抓人,“但公安一直说证据不足。”严锦才称,当地警方带走的7人,“都出现在我提供的视频证据里。”
村民阻挠砍伐背后的“桉树争议”
孔吟冲的集体山地,原由永安村11名村民承包来种植八角、玉桂等林木,双方的合同签于1990年2月21日,期限至2017年12月30日,由岑溪县公证处公证。2006年12月28日,双方签订协议书终止原合同,孔吟冲山地由理文公司接手。
多名嫌疑人的亲属称,他们当时并不清楚是哪家公司来接手孔吟冲,也不知孔吟冲将种何种林木,约一年后,他们才知道这里将种植速丰桉树。
桉树,是当地村民口中备受争议的树种。
当地种植的桉树
桉树生长速度快,短期内需水多是共识,前些年西南地区干旱,它曾备受争议。不过,有不少林业系统的官员与和专家都认为,桉树在水源涵养、水土保持、气候调解等领域发挥的作用,丝毫不比其他物种逊色。
在中国林科院研究员侯元兆的一篇文章《科学认识我国南方发展桉树速生林问题》中提到,“有报道称一根新砍的桉树‘5分钟就流出一杯水’,那可能是事实,桉树幼林生长极快,耗水量很大,但不能因此得出桉树就是‘抽水机’的结论。很多研究证明,桉树的水分蒸腾同气候、树种、土壤类型有关。很多严谨的实验都不支持桉树是‘抽水机’的说法。但幼龄桉树需水量大,这是桉树需水量大的真正原因。”
2015年4月,广西媒体《南国早报》曾就桉树的争议进行报道,当时的报道中,时任国家林业局桉树研究开发中心副主任谢耀坚(根据官网最新显示,他现为中心主任)认为,造成这些诟病的一个原因在于对桉树本身“七分优点,三分缺点”的特点不够了解,真正造成生态破坏的其实是不科学的种植方式。
2016年1月《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名为《林业专家呼吁客观理性看待桉树,发挥好其长处》的报道中曾指出,“在一些宣传报道中,桉树被描述成毒化水源、使土壤板结、破坏生物多样性的罪魁祸首:鸟儿飞过桉树林就会掉下来;只要种了桉树的地方就不长草;池塘边种了桉树就看不到一条鱼……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实际情况与上述说法有很大出入。”报道中称,“林业专家表示,应以客观、理性的态度来看待桉树,利用和发挥好其长处。桉树发展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并非桉树本身之过,而是人的问题。只要合理规划、科学经营,完全可以解决目前存在的各种问题,实现经济、社会、生态三大效益的协调统一,达到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广西是“桉树第一大省区”,2014年,新华网一篇名为《广西调整树种结构初见成效》的报道指出,广西的桉树人工林面积达到3000多万亩,占全国桉树总面积的一半。该文中,时任自治区林业厅负责人称,大面积发展人工林,“也出现了树种单一、结构单薄等现象,导致森林生态功能不够强等问题”。
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厅一份“桂林发[2014]28号”文件显示,“2015~2020年,有关规划和方案应明确不得在以下区域种植桉树”,其中包括“江河源头、饮用水源保护区、200米范围内可视第一面坡、水库倒水第一面坡”,“城镇村屯‘四旁’原则上不种植以商品性采伐利用为目的的桉树林,林业重点生态工程不得种植短轮伐期桉树林”。
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厅的一份相关文件
各执一词,诚谏镇综治办副主任:多次调解
大上、大下组的村民称,上坡位置的孔吟冲是他们的水源地。他们认为桉树在此处的种植,影响了他们的水源问题。
早在2008年2月9日,大上、大下组的村民就到永安村村委会提出桉树种植反对意见,他们一共提出5点意见,指出桉树会带来“大上、大下组村民400多人吃水问题”、“现村民有强烈反映意望(意愿)”。
这份反对意见有覃雁等20余人签字。他们说,桉树是十分耗水的树木,而这批桉树刚好种植在他们的水源地。在随后的几年里,他们发现孔吟冲的水塘逐步干枯,泉水渐渐断流。一从事过桉树砍伐的当地村民形容,刚砍翻的桉树只要斜放,“地面就会湿完。”
2008年,包括覃雁在内的20余名村民就曾联名反对桉树种植 。
村民覃维宏原在深圳打工,他回村创业养三黄鸡,“原来计划一年要养三批,一批600只,可山里没有水源,养两批后只能放弃。”两个小组的村民称,一方面是速丰桉树疯长,另一面是村里水田干涸,过去常见的画眉、八哥等鸟类绝迹,生活用水需从几公里外的邻村引入。
覃光是被逮捕的村民之一,他的儿子覃剑永称,近十年里,他们都不知道这批桉树的真正主人,直到林木商严锦才率人前来砍伐桉树,在他们的强烈反对、反映下,他们才从村委会看到了与理文公司签订的《林业用地承包合同书》。
覃剑永等家属称,桉树砍伐后,其根部再生,砍伐者会留出几十公分的树干,再生桉树会长得更快,因此,两个小组的村民要求理文公司将这些桉树“连根拔掉”,并将20万元打入村委会账户作为治理保证金,他认为“这可能触动了桉树种植者的根本利益。”他称,他的父亲覃光只参加了三次调解会,没有参与任何冲突,也被抓了。
对于村民的说法,诚谏镇百丈村林木商人严锦才称,他与村民的“协商不下10次”,有时是在镇里,有时是在村民家里,警方多次出警,“但一直没有一个统一意见。”他称,理文公司与村委会之间、他与理文公司之间都有相关合同,“村民没有理由阻止。”
他说,速丰桉树的生长期为6-7年,“如果没有村民反对,这些桉树早就被砍掉。”他认为,不排除这些村民“眼红”。
诚谏镇综治办副主任陈济森告诉红星新闻,理文公司在多地种植桉树,但只有永安村的大上大下两个小组提出问题。他多次参与了严锦才与村民之间的调解,“一直建议村民走正规的法律途径,镇司法所也愿意提供法律援助,没想到还是造成如今这个局面。”
当地调查组:反映因桉树造成问题不属实
2018年6月底,当地多部门组成的一支调查组到实地了解情况,部分村民陪同,右一为死者覃少甫。
2018年2月26日,诚谏镇人民政府所作的《关于永安村孔吟冲山场纠纷的调解意见》称,对覃汉平、覃雁等村民(乙方)提出的种植桉树造成农田用水、生活用水困难,污染造成人身损害一说,因没有提供有资质部门鉴定的用水困难、人身损害是由种植桉树造成的因果关系,故所提出的诉求不予支持,村民不能在再阻止甲方(理文公司、严锦才、周亚妮)合法的生产经营活动。
因不服这份调解,两小组村民继而联名向中央环保督察组写信,督察组随即将此信交由岑溪市政府办理。2018年6月28日,由岑溪市林业局牵头,组织环保、水利、农业、诚谏镇政府组成工作组,对此举报件进行现场核查。
2018年6月30日,岑溪市人民政府在其官网公布了调查处理情况的报告,调查结论如下:孔吟山场脚下的水田共54.69亩,有水存田,未发现有干旱迹象,种植桉树造成农田干旱问题不属实;根据环保局监测站采集水样检测结果,4个监测点水质指标均符合《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T 3838-2001)III类标准,反映因桉树造成生活用水受到影响的问题不属实。
岑溪市人民政府在官网公布了调查处理情况的报告
该报告的“工作措施”部分提到,将由岑溪市林业局加大对该市营造树种的宣传,按照适地适树的原则,积极引导种植生产周期长、利于水源保护的阔叶林或用材林。
一份包括有覃雁、覃少甫、黄坚宁、徐海文在内23名村民签名文字材料认为,上述报告“严重失实、避重就轻”。该材料反驳称:1、这份报告“只统计了山脚下的田亩数,难道周围的水田不用水?”事实是正常有水、够水耕种的不足10亩,地势较高的水田根本无法耕种;2、水质符合标准,不代表生活用水不受影响,水少了不够用也是影响。
最新进展:律师递交意见书,此案在侦查阶段
2019年1月14日,律师胡定锋向岑溪市人民检察院递交了一份名为《关于再次申请对覃雁等六人批准逮捕进行合法性审查的律师意见书》,他指出,对于世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村民,他们对自己的生存环境表示担忧,因而提出“清除桉害、根治桉害”的诉求是合情合理的。
《律师意见书》指出,7名被拘人员在维权过程中“没有任何破坏生产经营的犯罪行为”,“破坏生产经营罪”是指由于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或其他办法破坏生产经营的行为,但覃雁等7人在被拘前,虽然与对方有过几次冲突、也有过几次协商,“但连对方种植的按树苗都没有碰过”,故不能认定其行为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
1月29日,岑溪县公安局宣传办回复红星新闻,此案的侦查基本终结,即将移送诉讼。
(原题为《承包地种桉树引发的争议:阻挠砍伐7人被抓,一人刑拘期内死亡》)
责任编辑:文聪玲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