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同观·德国丨美英法缺席达沃斯,默克尔独扛西方领袖大旗?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胡春春

2019-01-26 12:57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本文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及同济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与澎湃新闻国际部合作推出的“同观·德国”专栏的第27篇。本届达沃斯论坛由于美英法三国领导人的缺席显得颇为落寞,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讲话似乎在向外界表明:即使离开政治舞台,她仍旧是公认的“西方世界的领袖”。
当地时间2019年1月23日,瑞士达沃斯,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视觉中国 图
今年在瑞士达沃斯举办的世界经济论坛(WEF)可能是诞生以来最为落寞的一届。原本全球政治和经济精英一年一度的“指点江山秀”,却因为美国总统、法国总统、英国首相等陆续缺席,显得残缺而尴尬。
世界经济论坛原本以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为精神支柱,但是自从特朗普喊出“美国优先”、英国选择退出欧盟以来,逆全球化、重回民族国家的思维似乎却更能体现“时代精神”,从而左右西方主要经济体的选民。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特朗普因为“砌墙”预算而与众议院互相杯葛,导致美国政府创纪录地关门歇业,还是英国特雷莎•梅政府陷入无解的脱欧困局,抑或是法国马克龙政府面临一波又一波的“黄背心”运动:他们面临的各自国内政治困局无不与与逆全球化的民粹主义思潮密切相关。于是,他们没有踏上前往达沃斯的旅途既是一个症候,更是某种意味深长的象征。
所以世界舆论把这届世界经济论坛的关注点放在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和德国总理默克尔身上——他们分别代表了世界第二和第四大经济体,也同样是多边主义的维护者,也就毫不奇怪。事实上,德国舆论对于美国总统未能前来达沃斯表达了一定程度的失望,而这首先是因为原本希望美国和中国能够借机进行场外双边接触,从而为世界经济的走向发出积极地信号,如今却落了空。那么,默克尔总理在1月23日的演讲里说了些什么呢?
具有战斗性与充满激情的发言
总体看来,默克尔总理对于世界经济的现状和未来发展并没有提出全新的看法,仅仅重申了她的一贯立场。但是,默克尔发言的口气却被德国媒体评论为“具有战斗性”、“罕见地充满激情”。
默克尔讲话的核心信息是坚定地支持多边主义,“虽然这需要勇气”。目前甚嚣尘上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她说:有人认为,如果每个人都想着自己,那么世界会更好,但是“我很怀疑这一点”。因为“我认为,我们对于自己民族利益的理解,应该包括同时理解他人的利益,以创造双赢的局面”, 全球的体系——默克尔使用了“全球的建筑设计”这一形象的表达——“只能在我们在根本上能够妥协的前提下才能够生效”。虽然默克尔在讲话中只字未提批评的对象,但是所有人都明白:她针对的是特朗普,以及特朗普施行的单边主义政策。
在其他议题里面,默克尔也侧面回应了相关的美国政策。比如美国激烈批评德国通过波罗的海“北溪二”管道直接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默克尔在讲话中同样选择了非常间接的表达:“有关我们从哪里购买天然气的争吵有些过头了”。德国在能源安全方面的立场直接明了:德国将继续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这是很清楚的事情”。因为德国在决定退出煤电、退出核电之后,必须要“诚实地向大家说明,我们需要更多的天然气”。当然,为了保持不陷入依赖性,德国也将会从美国等国进口液化天然气。
默克尔在讲话中也确认了发达国家的责任,这也明显有别于美国立场。在讲到德国的能源转向的时候,她认为工业国家有能力、而且“在排放了这么多二氧化碳之后也有责任开发其他人也能从中得益的技术”。
默克尔呼吁大型国际组织进行改组。她表扬了二战以后建立的大型国际组织,如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合组织等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是在二战结束74年之后,世界格局发生了很大改变,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对世界经济发挥了很大的影响,所以“既有的机构必须改革,以反映世界真实的力量对比”。
离开政坛仍是“西方世界的领袖”?
总体看来,默克尔在达沃斯的国际舞台上表现得比在德国国内放松,这首先是因为很多议题在德国国内和国际所受的关注程度不同。
以默克尔任内最重大的内政主题即移民问题为例,这个话题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并不属于核心议题,所以默克尔才能在德国人口结构改变以及各国必须携手发展的话题内用简单的几句话就结论性地处理完移民话题,比如德国将制定“专业人士移民法”,比如德国在“叙利亚、约旦和黎巴嫩地区是最大的出资方之一,以稳定该地区”,这样当地人就不会“陷入人蛇集团手中”,非洲在这个框架内也意味着机会,等等,仿佛德国已经成功地在国内和国外主导了移民问题。
欧洲,当然是默克尔的立足点,也是讲话的收尾之笔。默克尔称英国决定退欧“令人震惊”,但是她希望退欧有一个有序的形式,英欧双方仍旧保持“伙伴关系”。而欧洲内部深化团结也传来了积极信号,尤其是法德《亚琛条约》的签订,意味着“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作出了以下表白:我们作为重要的伙伴也要在欧洲发挥重要作用,使欧盟得以继续发展。”
就在默克尔前往达沃斯之前,世界经济论坛的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对德国《明镜》周刊表达了希望默克尔不要退出政坛的愿望,并且希望能看到默克尔出任下一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因为“欧洲现在需要一个值得人信任的、富有经验的人,在政治上起到平衡作用”。而除了默克尔,“我看不到任何一个人能够胜任此职”。默克尔在达沃斯论坛上特意选择了先世界、后德国作为讲话内容的顺序,似乎也是向外界表明:即使离开政治舞台的默克尔仍旧是公认的“西方世界的领袖”。(德国《明镜》网页版语)。
(作者是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