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春运简史:我们对回家的渴望从未改变

2019-01-22 08:1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1953年1月,山西太原南站。李宝林(图左二)是太原南站的四位女运转车车长之一。图为列车出站时,李宝林查看车站情形。 赵本甲  摄(这是工人日报最早的和春运相关的照片,那个时候“春运”的概念尚未成型。)
春运一直都有,但它作为一个专有名词最早出现于1980年的《人民日报》。它以春节为中心,共40天左右,每年从腊月十五持续到次年正月廿五。
多少年来,我们对春运的记忆都是长长的队伍,大大的包袱。曾几何时,那火车汽笛的回响,是春节最美好的前奏。
又到一年春运时。
1958年,北京。铁路员工们为乘客提供各种方便。旅客们的行李包裹可以给送到家。杜治 摄
1963年1月,武汉铁路局客运段,女车长骆琴明和乘务组的工作人员在研究工作,处理旅客的意见。吴洛夫  摄
1965年2月,北京站的工作人员在春节期间坚守岗位,为旅客服务。蔡壮田  摄
1979年1月,北京丰台机务段,毛泽东号司机班工人发车前讨论安全运行措施。蔡壮田  摄
1980年2月,东方红十三号客轮服务员抽出时间为旅客照相,很受旅客欢迎。王光禄  摄
从1954年起我国就有了“春运”的记录,只是客流很少。现在我们所说的春运,出现在改革开放之后,人员流动限制放宽,不少人开始选择外出打工、经商、求学。
他们在春节前集中返乡,民工流、探亲流、学生流构成了每年春运的三大主力军。
1987年12月广州火车站因农民工激增而使大量旅客滞留。于文国 摄
1987年春运,北京,等车的返乡农民工。  许之丰 摄
在春运大潮中,火车承载着我们太多的渴望。
不少春运记忆定格在了我们脑海中,闷罐车、票贩子、行李箱 、彻夜等候的抢票队伍、超载的车辆、人头攒动的火车站、摇晃的车厢……
在90年代的“民工潮”中,这种渴望最深。
1993年春运,全国农民工输出地四大源头之一的阜阳,大年初三就有大量打工者准备乘火车外出打工。 于文国 摄
年未过完,大量民工就准备乘坐火车外出打工。于文国 摄
阜阳火车站,工作人员维持秩序。 于文国 摄
超载的车厢。于文国 摄
在闷罐车前排队的乘客。于文国 摄
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民工潮”巅峰期,春运期间开行闷罐车,一般根据铁路调度插空行驶。于文国 摄
2000年春运,已经挤不上车的乘客央求工作人员别赶他走。杨登峰 摄
2000年春运,一位执勤战士奋力维护秩序。杨登峰 摄
数十年间,铁路的发展其实也成为了我国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以前的闷罐车、绿皮车,到现在的动车、高铁, 我们的返乡之路越来越舒适、温馨。
2007年春运,在京农民工乘坐专列回家。许之丰 摄
2008年1月23日,北京西站, 临时售票亭前排队买票的旅客。当天,2008年春运正式拉开帷幕。杨登峰 摄
2009年春运,西安,工会助农民工平安返乡。杨登峰 摄
2011年春运,北京西站,临时售票窗外买票的旅客。杨登峰 摄
2013年,高铁不仅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也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杨登峰 摄
2017年1月10日,北京西站检票口,来自安徽省马鞍山市的贾宏俊扛着一张全家福经过检票口。王伟伟 摄
2017年1月13日上午8时30分,北京西站始发的G183次列车即将发出,列车提前半小时就开始摆放花束,迎接第一批春运乘客。吴凡 摄
 2018年1月31日下午,在高铁无锡火车东站候车室,一名乘客小心翼翼地吹干刚刚免费领到的“福”字,准备乘高铁回老家。当日,该站开展义务写春联、音乐秀、互动游戏等活动,迎接2018年春运到来。 杨登峰 摄
 2019年1月21日凌晨,在北京地区首趟增开的普速列车K4051次列车上,李启祥在车厢送女儿和父母亲回山东老家过年。当日,2019春运大幕开启,到3月1日结束,共40天。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9亿人次,比上年春运增长0.6%。王伟伟 摄
2019年1月21日,春运首日,无锡火车站工作人员为旅客讲解如何快速自动检票进站。 杨登峰 摄
“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我们对回家的渴望从未改变。”
感谢工人日报社摄影部所有为拍摄、整理这些照片做出巨大贡献的前辈!
编辑 吴凡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