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宽限日今将到期,特雷莎·梅会拿出什么样的脱欧“B计划”?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刘晋

2019-01-21 10:11  来源:澎湃新闻

特雷莎•梅。视觉中国 资料
本月15日,英国议会以202票支持、432票反对,否决了首相特雷莎•梅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草案。按照议会1月10日通过的修正案,政府将在本月21日向其提出备选计划(B计划)。议会则会在本月29日表决该计划。
历经20个月漫长谈判而成的脱欧协议遭遇惨败,意味脱欧走向的不确定性又有所增加。面对意见依旧高度分裂或模糊不清的议员,梅政府会采取何种策略,在21日提出何种备选计划呢?
分析B计划的重要根据
要分析梅政府可能采取的策略,就需要弄清楚两个关键问题。一是议员们反对现有脱欧协议的原因,二是各党派在脱欧问题上的具体诉求。
在这个问题上,脱欧观察者既是不幸也是幸运的。不幸的是,由于英国脱欧是首次有发达经济体从欧盟这样复杂深入的组织中脱离,牵涉极其复杂的经济和法律问题,在脱欧究竟会对其产生何种影响这个问题上,英国国内高度分裂,远远达不成共识。议员们支持或反对现有协议的原因极为复杂,涉及党派、国家利益考量以及个人政治理念。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除执政党保守党因为必须谈判明确的脱欧协议而在事实上表明了立场,因此也造成了党内的巨大分裂,其余各政党为保持党的团结都在这个问题上模棱两可,除表明不想要什么外,不愿意、大概也无力在脱欧协议上表达具体诉求。
幸运的是,观察者总算看到了保守党“反叛”议员的态度和规模。各派领袖亦在(或不在)政府发起的跨党派会谈中表明了若干诉求。这些成为分析梅政府策略以及脱欧未来走势的重要信息。
梅政府可能选择的“主攻方向”
英国下院目前拥有650个席位,其中保守党317席,北爱民主统一党10席。确保了北爱民主统一党的支持,保守党就很可能在下院确保多数,这种前景可能吸引部分党内“反叛”议员改变态度(根据BBC的统计,这可能包括84名“反叛”议员)。
因此,梅政府很可能将争取北爱民主统一党作为主攻方向。政府在这方面可能采取两项行动。一是要求在北爱尔兰“后备方案”方面和欧盟重新谈判。英国《电讯报》的报道显示,梅在跨党派会谈后向欧洲领导人提出的要求以“后备方案”为中心,包括“给该方案施加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时间限制,赋予英国单边退出该方案的权利,以及必须在2021年该方案生效前达成贸易协议的承诺”。二是争取与爱尔兰缔结双边条约,以在脱欧协议中移除北爱“后备方案”,尽管爱尔兰政府曾明确拒绝这么做。
重新谈判将需延长《里斯本条约》第五十条规定的脱欧谈判时长。为避免无协议脱欧的出现,目前已有议员准备在21日提交推迟脱欧谈判期限的动议。欧盟领导人目前仍坚持不重开谈判的立场,但已表示愿意延迟脱欧日期至今年7月欧洲议会开幕前,甚至更晚。
备选计划可能包含哪些内容?
梅政府不太可能将二次公投列入备选计划。反对二次公投是梅的一贯立场,而且目前看来她也没有任何松口的迹象。但二次公投的现实可能性却越来越高。苏格兰民族党(35席)、威尔士民族党(4席)以及自由民主党(11席)都在跨党派会谈中要求将二次公投作为脱欧选项。一旦工党(256席)领袖科尔宾在无望迫使政府提前大选后将此提升为工党官方立场,二次公投就可能成为现实。
梅政府亦不太可能改变退出与欧盟关税同盟及单一市场的“红线”。关税同盟将妨碍英国享有竞争性优势,及与其他国家谈判和缔结自由贸易协议。留在单一市场内则将维持英国与欧盟国家间的人员自由流动。拿回贸易自主权以及限制英欧人员自由流动是脱欧派在2016年公投中的主要诉求,梅政府若改变这方面的路线,可能引发强烈民意反弹,甚至可能引发保守党的分裂。但为了争取部分工党议员,梅政府可能将保护劳工与环境权利列入计划。实际上这也是科尔宾除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外提出的第三大要求。
无协议脱欧的可能并未下降
由于议会在15日的表决中毫不含糊地表达了反对意见,折磨许多观察家的不确定性反而在英国社会中有所下降。英镑在协议被否决后不跌反涨,表明市场的乐观情绪有所上升。有分析认为,这可能就是由拒绝无协议的议会对脱欧进程的掌控力上升所致。
议会拒绝无协议脱欧,苏格兰民族党和威尔士民族党要求政府排除无协议脱欧的可能,科尔宾甚至将此作为参与跨党派会谈的前提。然而梅政府似乎无意排除无协议选项。尽管梅亦不希望看到无协议脱欧的结果,这个选项几乎是英国政府给欧盟施加压力的唯一工具。
出于惩罚英国脱欧决定、压制内部分裂倾向的目的,欧盟在漫长的脱欧谈判中始终对英国政府和议员极限施压,往往到最后一刻才妥协。英欧达成的脱欧协议也因显著反映了欧盟的强势地位而引发不少英国议员的不满。然而不应忘记的是,尽管人们普遍认为无协议脱欧将对英国造成更大冲击,欧盟也是无法独善其身的。梅推迟议会表决、现有脱欧协议在议会遭遇惨败将有序脱欧的部分压力转移到了欧盟身上。因此,不能完全排除欧盟最后改变态度,在“后备方案”或过渡期条款方面作出某些让步。事实上,德国外长1月17日时已在公开谈论重新谈判的可能了。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