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公益湃

益言|圆桌对话:商业可持续发展

2019-01-19 12:28 

2019年1月18日,以“新时代、新责任、新担当”为主题的澎湃·公益湃栏目上线仪式暨2018责任践行者年会在上海举办。本次年会由上海报业集团澎湃新闻主办,商道纵横与公益企业中国协办,聚集了国内知名学府和公益机构,以及来自企业资深CSR经理人,共同探索中国企业社会责任与公益事业的未来发展动力和方向。
在年会上,进行了以“商业可持续发展”为主题的圆桌对话,对话由澎湃新闻记者薛钰洁担任对话主持,由霍尼韦尔亚洲高增长地区企业传播副总裁卢荣、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副总裁蒋健、CECP总经理Kari Niedfeldt-Thomas、公益企业(中国)负责人Min Ko共同参与。
以下是此次圆桌对话全文:
薛钰洁:首先请四位演讲者介绍一下你们自己和你们公司的情况。
卢荣:各位朋友们下午好!非常荣幸,感谢澎湃给我这个机会。霍尼韦尔公司是一个跨行业的高科技公司,我们在张江,有四大块主要业务:
第一,飞机里面的配件、导航,所以航空航天是很重要的一块业务。
第二,石油炼化,工业自动化。
第三,智慧楼宇。大家在酒店里面经常看到温控器,那是霍尼韦尔的温控器,这是非常表面的硬件,实际上还有后台的软件控制,兼容第三方的安全安防和消防,智能更节能。
第四,安全和生产力解决方案,这个名字很土,但是干的活一点不土,所以我们是一个高科技公司,谢谢。
薛钰洁:请用一句话解释一下你们企业的目的是什么?
卢荣:还想再活一百年,我认为有序的发展,这可以给大家带来便利、愉悦,生活更加美好,要不然你活着就是浪费资源,自己能够活好,还可以给周围带来便利,这就是目的。
蒋健:大家下午好!我代表博世公司参加今天的会议。博世是一家德国的企业,这一家公司成立1886年,比霍尼韦尔晚一年,现在是一家130多年的德国公司。它的产品种类很多,博世是全世界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企业,此外我们在一些工业自动化,工业4.0等等方面,提供全套的解决方案。所以这是一家非常大的跨国公司。但是博世也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公司,因为它的创始人在1930年代短暂上市以后,决定这个企业永不上市。企业的治理结构方面,博世有非常独特的特点:
第一,它不上市,这是创始人的心愿。
第二,事实上博世93%的股权,在1960年代由家族捐出来,成立了罗伯特博世慈善基金会,所以这是一家由基金会控股的公司,同时基金会负责做慈善的事情,但是又不参与企业管理,雇佣职业管理人管理这个公司。我个人认为这个公司从治理结构上来讲,解决了企业的存在到底是为什么。因为中国有一句话,一仆不能二主。如果你认为华尔街,你的股东是你最大的主人,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华尔街的企业有一些特性,它对利润最大化的追求,博世从治理结构上解决了这个问题。博世要成为一个基业常青的公司,什么是基业常青?你有正常的利润,利润用来干嘛?你从社会盈利,但是你的盈利回馈社会,这就是博世对于可持续发展的解释。
Kari Niedfeldt—Thomas:CECP是全球CEO网络,它通过给企业提供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指导,让他们将可持续的价值贯穿在整个企业价值和商业结构中,这是她对于可持续发展的理解。
Min Ko:共益企业是一家认证机构,它的价值是为全球的企业提供使命认证。全球有两千多家,现在中国大陆有11家。
薛钰洁:第二个问题请每一位嘉宾分享一个例子或者故事。因为我们这一场的主题是商业可持续发展,让企业成为一个向善的力量,那您的企业或者您帮助的企业,是如何做的,让企业有一种向善的力量?
卢荣:我想举一个例子,今天很抱歉迟到了,因为我们今天在竹园小学干一件事,就是教育小孩子怎么安全的过寒假。因为通常有数据分析,寒假要么就是爷爷奶奶管,要么就是保姆管,那个时候出危险的概率比平时高很多。我们做事一定要和专业的NGO合作。我们在消防、安防,空气洁净等方面有很好的专长,有道路安全的意识,有安全用药的意识,每一个都有专长,NGO是比较专业的。我们2004年跟NGO研讨这个事情,从2005年开始实施,到今年做了15年,每年在寒假开始之前,我们到校园进行干预教育,不光是线上,还有线下。我们走入小学,给各个班的孩子上了一个多小时,连笔划带互动的一堂课,目的是为了让他们学完这个课,知道家里面的用电安全,用器安全,知道怎么维护自己,怎么在火灾发生的时候,有一个有效的撤离,或者保护好自己怎么呼救。我认为这样对于一个孩子是终生受益的,比他们多上两门奥数更有用。我们就做这样一件简单的事情,做了十五年。
怎么体现企业的向善,我觉得关键是这个事不一定会给你带来商业的价值,但是你认为这个事情非常重要,非常值得,你拥有这个能力,那么你就去把这个事情做起来,把它做好。
薛钰洁:一,我们要和专业的NGO合作。二,我们怎样让企业成为一个向善的力量,以善为驱动力,而不是以利益为驱动力。
蒋健:我刚刚和大家分享了博世的独特治理结构,其实还有一块,博世公司的口号是科技成就生活之美。我之所以讲这一点,最近大家都知道直销企业权健被查的新闻特别火,大家知道权健的老板在慈善排行榜是排得上名的。你看到这是割裂的,一方面企业在做很多肮脏的事情,但是他们一方面在捐款。
博世是不同的,我们是贯穿所有的。其中非常大的一点,我的产品,我做的事,因为博世是一个综合的企业,做很多事情,我选择进入哪些行业,我要做哪些产品,衡量科技成就生活之美,首先我是一个高科技的企业,其次我要通过我的产品,让生活更美好,这是贯穿的。所以我做的产品是要可持续发展的,是让人的生活更美好的。我们在全球有36万员工,我们在中国有6万员工,你对员工是不是真心的好?员工很重要。我们在中国有六万员工,无锡、苏州,我们也有万人的企业,你怎么回馈这些社区?另外你的环境,怎么控制二氧化碳的排放,怎么不产生污染,这一切需要全面的考量。博世可持续的发展是看到了方方面面。
另外一点,博世中国慈善中心的主任也在这儿,我们从六年前,首先博世93%的股权属于基金会,同时在这个基础上,博世本身将盈利的一部分拿出来做慈善。我们博世中国慈善中心是六年前成立的,我们到目前为止,事实上很多善款是通过各大基金会,草根基金会用出去的。我们有一个团队,自己做一些项目,但我们团队的人很少,做不了很多项目,所以我们就利用中国的各个慈善组织。每年我们会有一个开放的平台,大家可以投递你们的项目,我们做评审,每年要从几百个项目里面挑选项目,我们给你钱。我们在中国慈善主要做几个方面,扶贫、教育,支持公益组织的发展,我们一部分的资金也去帮助这些公益慈善组织,包括人员的成长,我们去年、前年支持了一个项目,是在哈佛培训那些公益组织的人员,我们也参加资助了,所以还是有一个蛮好的框架。在过去的几年里,我本人也访问了很多我们做的项目,常常非常感动,时间关系,我不多说了。
薛钰洁:刚才蒋总说了博世有很好的框架,扶贫、教育,支持慈善组织。蒋总非常关注时事,提到权健,大家最近非常关心的话题。
Kari Niedfeldt—Thomas:CECP就是为了让CEO成为向善的力量。CECP每年都会推出年度报告,研究企业向善的程度,为公司制定一个可持续,长期的商业计划和模式,因为很多企业提到,他们更加关注短期目标,他们希望这个企业通过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存活下去。
Min Ko:共益企业有三个项目,一个是让社会有责任感,一个是参与我们的企业,另外一个是帮助年轻的企业。共益企业有一个使命,让企业环境的每一方,从顾客到供应链到投资人,我们环节上的每一关,都可以参与可持续发展当中,参与企业社会向善的力量。
薛钰洁:我们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针对蒋总和卢总的,因为像霍尼韦尔和博世,都是一百年以上的大企业。当您的企业进入市场的时候,对于企业社会参与度的规划,您感觉和之前作为一个跨国企业有什么不同,或者有什么创新的地方,请您分享一下。企业进入市场,怎么通过向善的力量,提升企业的影响力?
卢荣:因为霍尼韦尔是一家高科技公司,我们跨行业太多,但是归根到底,50%以上的解决方案是和环保相关的。所以不光是中国做五年规划,我们这样的企业也做计划,当然我们现在会做三年计划,因为世界变化太快了。我们做规划的时候就会要求自己,到2020年的时候,要把在2016年的温室气体排放,每一美元的产值降低10%,在2016年的基础上降低10%,这在过去每一个五年都有这样的目标。
第二,从我们做的产品和解决方案来说,举一个例子,我们最新的无氟制冷机。如果你可以在冰箱里面用无氟制冷,就可以给地球带来很多的帮忙。当然这个可能会贵一点,你多付出的一点,可以让我们的后代多存活多少代。这是我们的工作,对自己有自身的要求,对于我们产品和技术解决方案有要求。
最重要的一点,永续是什么目的?永续要美好。我们一直说,在霍尼韦尔,我跟所有的同仁和小伙伴们都在说,我们干的事就是一句话,能够让大家畅想深呼吸。畅想深呼吸是什么意思?在今天的污染情况下,我们一定要保护好,保护好自己的家人和周边的人。用我们的东西,不管你在家里,在路上,还是在单位,你保护好自己。你作为一个有责任的公民,有良心的企业家,你一定给这个地球减少负担,给这个社会带来正向的影响。你买一辆车,带涡轮增压器,你的排放减少一点,你买的米是胭脂米,虽然贵了,但是可以帮助贫困山区脱贫,这个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
蒋健:我介绍两点。从博世来讲,慈善公益其实是在它的DNA,它的血液里面。如果你对创始人有了解,你就会知道他是一个非常让人敬佩的创业者,他是领先时代的创业者,同时他也是对社会有强烈责任感的企业家。所以罗伯特在1906年,可能是全世界最早的几家公司,在他的企业里面实现了八小时工作制,这在当时是非常不得了的一件事情。因为八小时工作制以后,全德国的企业家对他都恨之入骨。因为你公司是八小时,其他公司怎么办?是不是都会跳槽到你的公司里面?他曾经有一个外号叫做红色罗伯特,这种慈善公益在博世基金里。
博世基金会的成立是在1965年,到现在五十多年的历史,在五十多年的历史当中,几十亿欧元的经费被用在各种公益、慈善,包括文化谅解,他们的家族对于文化的包容、交流、文化谅解,非常有想法。罗伯特博士是一个企业家,创业人,他认为科技能够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但是从他1886年创立公司,到1940年去世,看到了欧洲的两次世界大战。事实上科技没有让人们的生活更美好,飞机大炮,杀起来更快,效率更高。他认为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各个民族之间没有谅解,所以罗伯特基金会做很多民族谅解、文化交融的事情。
当我们进入中国以后,博世这种DNA迅速在中国发酵,我们博世中国慈善基金会的成立,没有任何要求,我们愿意把盈利的一部分拿出来做慈善基金会。我们在很多学校做大学生的奖学金,是给大学一年级,因为我们觉得有一些贫困家庭出来的孩子到了大学一年级,那个时候他们经济周转很困难,我们就为他们提供奖学金。这个奖学金在很多城市,比如无锡的江南大学奖学金已经提供了15年。我们所有重要的有业务的城市,都会做这些活动,这是一部分,进入中国以后,我们自然就是把博世的这些基因在中国表现出来,以至于我们在做。
第二点,你刚才问了一个问题,有些企业做慈善,他愿意宣传,甚至有些企业的宣传,想做品牌的意愿大于做慈善的意愿。我们博世正好相反,因为我们认为做慈善就是做慈善,所以刚才在讲需要专业,基金会报来项目,说我们这个项目很好,我们这个项目希望博世能够支持一百万,那么我们就看他具体的明细。从博世的角度来讲,我们希望慈善的钱用在慈善上,品牌做品牌的事情,我们希望目的比较单纯。
同样在全球,罗伯特博世慈善基金会和博世公司有一道很大的防火墙,它在中国做很多项目,但是项目完全独立做,我们公司水都泼不进,天然的防火墙。
薛钰洁:谢谢。最后一个问题问一下两位来自倡导和认证机构的嘉宾。因为很多国内的大中小企业,他们可能对于社会进行一些向善的影响,但是他们不知道如何做,您两位能简短的介绍一下吗?对于这些想要进行正向作用的公司有什么建议?
Kari Niedfeldt—Thomas:我们鼓励公司员工捐赠出工资的一部分钱,给哪一个慈善组织或者项目的时候,公司也提供相应的数量,也去捐赠给这个组织,这样就会形成一种价值认同上的闭环,让员工对于公司有归属感,公司通过这个可以留住更多的员工。
Min Ko:我十分简单地说一下。我们鼓励每一个人都到网上来参与到我们的网络评估项目中,这是一个免费的并且相互信任的平台,完成整个评估大约会耗时两到三个小时。在这里你可以了解到你的公司运营情况现在如何,在五个方面表现得如何,包括工人、社区、政府、环境以及消费者。这样你能了解到你应该更加关注哪一方面,应该在哪一方面作出提升。这样你就可以作出一个长期的计划来建立一个更好的社区以及一个健康的经济生态。
薛钰洁:感谢四位嘉宾的讨论,时间有限,请四位嘉宾入座,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毛玮静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