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公益湃

益言|朱旭东:易居乐农践行CSA社区支持精准扶贫

2019-01-18 19:50 

2019年1月18日,以“新时代、新责任、新担当”为主题的澎湃·公益湃栏目上线仪式暨2018责任践行者年会在上海举办。本次年会由上海报业集团澎湃新闻主办,商道纵横与公益企业中国协办,聚集了国内知名学府和公益机构,以及来自企业资深CSR经理人,共同探索中国企业社会责任与公益事业的未来发展动力和方向。
以下是易居中国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品牌官,易居乐农董事长朱旭东的演讲全文:

我们企业是中国著名的房地产服务商。我们也不募捐,不捐款,不筹款,但是我们在做一些事情,想来改变中国的一些社会问题。听完大家的演讲以后,我对这一件事情方向性的认可更坚定,我觉得我们就是中国公益慈善的未来。
先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这是我去拍摄的一张照片,这个农民叫周金花,她是一个有精神残疾的农民,是一个贫困户,她的家就在黄河岸边,她每天的工作只有一件事情,就是往返四公里,在黄河摊边捡鸡蛋。因为那只鸡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黄河岸边飞着生活,它的蛋都生长在黄河边。鸡是不能吃的,农民怎么活下去?她就靠捡鸡蛋,每天往返四公里,不停的弯腰捡鸡蛋,一个鸡蛋一块钱,一年的收入在国家贫困线以下,属于帮扶的对象。
第二个故事是广西的一个老奶奶。我去广西这个老奶奶家里住了三天,发现代表了很多中国农村的现状。儿子媳妇儿都在外边打工,家里面只有两个老人,分了一亩三分地,他们还要养一个孙女,把她培养成大学生。每一亩地的产量一年只有五六百斤,因为是梯田,没有办法机械化,没有钱买农药,没有钱买化肥,完全靠传统的手工生产方式,生产这个红糯米。一斤红糯米差不多卖七块钱,大家可以算得出来,一年五百斤,这个家庭的收入就是三千五百元,这就是中国贫困地区的现状。592个国家级贫困县,4000多万个贫困人口,年均收入低于2300元。
我们走访了那么多农民,我们发现信息不对称,没有品牌,没有包装,没有标准,原始的耕作产量是有限的,所有的农民在销售农产品的时候,就是一种原材料,没有任何附加值,鸡蛋只能卖一块钱,土豆只能卖五块钱,物流,通达不了,这些贫困地区都是很偏僻的。渠道极端缺乏,你让一个家里有一亩三分地的农民如何上网,如何做网店?如何寻找他的客户?更不要谈售后服务,根本无法形成一个消费的闭环,这就是中国农业的现状。包产到户以后的农民他们没有办法形成现代化的农业生产机制,而要解决他们的贫困,必须让他们的农产品找到一个很好的出路。大家知道,很多企业在扶贫上砸了很多钱,易居是房地产的服务企业,全中国差不多24个厂商,都是我们的客户,我们也在想,如何干这样一件事情,光靠砸钱,没有办法持续、永续推动四千多万农民脱贫。
2015年10月,我们成立了易居乐农,就想探索用一种全新的方式解决这样一个社会问题。什么方式,其实是一个相对古老的理论,社区支持农业发展,就是用社区的力量支持中国农业的发展。特别在精准扶贫上,还要基于互联网的平台。想法很简单,我们从一开始并没有把它当成是一个纯工艺的项目去做,我们是用商业的眼光看待这样一种社会问题的解决。把农村的农民看成是社群,把城市里面的居民看成社群,如何通过互联网,通过一个机构连起来。因为我们干的活就是销售房子,以上海为例,上海三分之一的社区是我们易居卖出去的,上海一万四千多个社区,其中有三分之一的社区交房是我们服务的,这些购房者的大数据全部在我们的数据库里面,他的家庭结构,他的收入,他是否按揭,我们全部都知道,这些数据可以用于商业行为,因为吃是一个家庭搬到一个小区里面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特别对于中产及以上的家庭,他们对于原材料的环保绿色是有要求的,这就是消费升级。所以我们就成立了易居乐农,它就做三件事情:
第一,扎根在农村,与合作社签约,控制每一个农户的生产质量。一头深耕城市社区,解决消费端的需求,进行渠道的运营,中间有一个中央厨房,做我们最擅长的事情,讲故事,做包装,整合物流,做QS,做原产地保护的认证,做它的推广,就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们从2015年开始做到今天。为了做这件简单的事情,我们花了很多力量,我们成立了中国社区扶贫联盟,是由中国物业管理协会和中国扶贫志愿者促进会一起,是一个正规的组织,直接接受国务院扶贫办的领导。中国Top50的物业公司,全部都是我们的联盟成员,包括恒大、碧桂园、万科。这Top50的公司管理了全中国将近十亿平方米以上的住宅小区。让这些小区的居民通过日常的消费行为购买来自于贫困地区农民生产的东西,让他们有收入,让他们有连续的收入,有稳定的收入。
大家可以看到在去年我们就在线下举办了将近1150场的小区活动,遍布北上广深、成都、天津的中高端小区。186个SKU,累积销售15.3万份。每一个家庭购买一块钱的东西就会积一分,我们每年要评选这个社区里面扶贫最积极的家庭,不是给他奖金,而是给他奖状,送他们全家去农村农民家里面住几天,去体验什么叫做贫困,什么叫做帮助,什么叫幸福。三年多来,我们覆盖了9个省,21个县,帮助解决当地农民产品的销售和持续的生产。
第二,我们建立了一个手机端的微信平台,乐农社,大家都可以下载,一个公众号,小程序,目前有11万社员,直接通过手机端购买来自各个贫困地区的农产品。这个鸡蛋就在我们上面卖,我们卖得很贵,我们这个乐农社不是淘宝店,我们的农产品都很贵,为什么贵?因为它是限量版的,全手工操作,绿色无污染,我们这个鸡蛋卖四块两毛钱,大家可以看到,我们上线以来每天三万元的销售额,目前上线的产品超过两百款,我自己研发的产品有五十款,和当地农民一起研发的品牌。
我们的目标是到今年年底,我们要发展一百万的社员,我们测算了一下,每一个小区如果有五百户的家庭参与到购买农产品的行列来,就能够让一个村庄的农民持续的脱贫。这是我们包装的鸡蛋,每一枚四块两毛钱,你想一个农民每一年就这些鸡蛋,你如果不提升这些鸡蛋的单价,他怎么脱贫?卖一块钱他能够脱贫吗?产量没有办法增加,只有提高每一枚蛋的产值和销售额,才可以增加他的收入。那个老奶奶做的红糯米,原来一斤七块钱,我们现在四斤卖66块钱,差不多15块一斤,翻倍了。红糯米目前是我们排名榜首的畅销产品。去年12月份,当地村书记写了一封感谢信给我们,因为我们全部卖空了,他们今年增加了40万亩的种植面积。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用商业的力量推动一个农村脱贫,我们请了中国著名的艺术家徐斌老师做产品包装。那天徐斌老师讲了一句话,他说我的字很贵,但我今天帮你写的字,是我一生当中写的最贵的字,为什么?因为这个字,改变了农村几百人的命运,我们这一款产品是非卖品,你必须买5盒红糯米,才可以得到徐斌老师的字,变成一个网红产品。
这五年来,我们还培养了一支新的农业队伍,全部都是90后,90后的年轻人。未来在他们身上,我从他们身上看到了未来。这是90后的独生子女,他们没有选择卖房子,做金融,而是选择了易居乐农,365天扎根在农村,和农民村书记打成一片,四年来没有一个人离职。我问他们,为什么?你们卖房子,做金融,易居旗下很多产业,很赚钱,佣金很高。他们告诉我:“老板,我们在农村获得了价值发挥的空间,获得了价值的认可。”我们90后的年轻人,他们并不是那么在乎钱拿多少,他们更在乎的就是他们的能力和价值是否得到社会的认可,而且农村这么一个广阔的天地下面,他们工作很开心,因为农民、村书记把他们看成是上帝。看成是能够解决这个村庄为生存和发展的一个救星。
目前我们这个90后的团队服务21个县,在11个县建立了县一级的服务中心,研发产品五十多款,每一个村庄我们要建服务站,还要帮农民做培训,直接带动五千多户贫困户增产、增收、脱贫致富。
去年我们和东方卫视合作,还做了中国首档民生公益的扶贫行动,叫做《我们在行动》,每一个礼拜三的播出全国收视率第一,这个节目创造了卫视的奇迹,得奖无数。像是钟汉良的甘蔗,还有地灵村的红糯米,节目播出以后,一下子销售完了。这个节目的目的不在于销售,不在于明星销售,这个节目之所以能够得奖,关键是媒体跟企业,跟我们的社会公益结合在一起以后,创造了一个我们称之为叫产业扶贫的探索。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全部做了回访,我们去的这些村庄里面,我只举一个例子,山西省,我们第一季拍的手工挂面,是一个非遗传承的手工挂面,我和成龙去的时候,那个村庄只有一户人家做,因为卖不掉,没钱。结果他爆红以后,37个贫困户回到村庄,加入合作社,一起做面条,目前还在做。地灵村的胭脂米也是一样,目前213户贫困户已经加入种植产业。所以这个节目是一种产业上的导入,而不是明星走秀,走完就完了,背后由我们公司支撑,让这个节目的效应在后面一年、两年、三年,能够持续的得到产业的发展。
今天我们有1.0模式,把农产品从农村送到城市端,通过互联网,让它完成产业的闭环,销售者消费的闭环。2019年,我们要开启一个2.0模式,就是把城市中的社区居民,输送到农村端,180天“空心村”改造计划。这个计划怎么来的?我们服务农村的时候国家有一个号召,现在很多农民搬到新的房子以后,原来的村子里面没有人了。我们第一个村子叫做张家口蔚县的西窑头村,宅基地搬走了,村子荒在这里,怎么办?我们和国务院扶贫办一起,启动一个“空心村”的计划,我们把这些“空心村”,经过设计家和艺术家的改造,变成一个新的村庄。当城里人过去以后,这个村庄就焕发了新的生命力。这里有16个房屋,我们会邀请16个国际设计师一起,每人一栋,形成一个设计师公社。这是16套独门独户的院落的面积表,我们重新规划成一个城市社区居民到那边亲近土地亲近自然可以放松心情,解甲归田的设计师公社。这个项目3月份就要启动,澎湃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会把整个改造拍成视频,一段一段,让社会知道。最后的西窑头村就是这样,一个美丽的村庄,城里人春夏秋冬都可以到那边住几天,带动当地的农民就业,当地的属地化产品销售,这就是2.0,形成一个产业闭环。
所以我想,精准脱贫这一件事情,比脱贫更重要的是什么?不能让农民返贫,要做振兴乡村,做产业扶贫的生态环境,把社会力量全部整合起来,把我们的农村改造成一个新的,能够自然生长,自我循环,产生新价值的中国新农村,需要各方面的社会资源一起参与。我们的平台是开放的,是用一个商业的思维解决社会的问题,希望得到各位的指教,谢谢!
责任编辑:蒋雯琦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