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英国议会明日表决脱欧协议:政坛严重内耗,前路难现曙光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张蓓

2019-01-14 14:54  来源:澎湃新闻

1月8日,一名“脱欧”的反对者在英国伦敦议会大厦外示威。  新华社 图
英国议会将于当地时间1月15日对脱欧协议草案进行投票表决。此项表决原定时间为2018年12月11日,但当时鉴于保守党议员大面积反对,特雷莎·梅政府在投票前突然宣布推迟表决,引发朝野一片愤怒声讨,并导致党内强硬派对其领导地位发起挑战。梅涉险过关,暂时保住党内地位,同时开展密集外交活动,访问欧盟和欧洲大国,试图从欧盟获得背书,缓解议员对北爱尔兰后备方案的疑虑和不满。然而,这一个月时间并未扭转乾坤,给梅及她的协议草案带来多大转机。
议会通过协议草案阻力大
从目前看,协议草案通过议会表决的阻力很大。仅从保守党内部看,公开场合表示反对协议的议员多达70多名,未明确投票倾向但对协议表达过不满的议员有20多名,加上另外10多名的“摇摆”议员,保守党内的“反叛者”就多达100多名。此外,工党、自民党、苏格兰民族党以及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的正式立场都是反对协议。英国《快报》估计,协议最终只能得到206票支持,433票反对。从这样的情况看,协议凶多吉少。
出现这样的前景并不出人意料。反对梅的硬脱欧协议的工党(除少数支持脱欧议员)、苏格兰民族党和自民党无论如何都会投下反对票。而保守党内部的硬脱欧派则认为英欧协议中的北爱尔兰备用方案构成了一个巨大圈套,会让英国永久陷入欧盟附属国的窘境。为保守党少数政府提供关键支持的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认为北爱方案损害了北爱在英国的地位,也明确表示反对。梅承诺要在北爱尔兰后备方案上向欧盟寻求有法律意义的保证,但欧盟很快确认不会重启谈判,只重申了一些口头承诺,离反对者的要求距离甚远。
在欧盟碰壁后,梅的团队只能回到国内想办法,为协议草案争取支持。一方面是加大宣传和施压力度。对于工党以及其他倾向软脱欧的派别,梅的口径是“支持我的协议,否则就是‘无协议脱欧’”。然而议员并不买账。近几天反对“无协议脱欧”的议员已经跨越党派的界限,在一系列修正案上联手挫败政府。工党议员伊维特·库珀提出《财政法案》修正案,限制财政部应对脱欧的征税权力,而保守党议员多米尼克·格雷夫提出《脱欧法案》修正案,则要求一旦协议没有通过,政府应在三天内拿出新的方案。可见,除了保守党内的极端派,英国议会在阻止“无协议脱欧”上有共识,即使拒绝了梅的协议,议会也会通过其他方式阻止“无协议脱欧”的情况出现,因此梅的威胁也归于无效。
对于党内强硬脱欧派,梅的口径是“支持我的协议,否则脱欧就会逆转。”梅还给议会开了不少空头支票,安抚愤怒的反对派。近日,脱欧大臣巴克利就宣布在启动后备方案或延长过渡期上给议会决定性的投票权。在知道很难挽回保守党强硬派以及北爱民主统一党的情况下,梅的顾问建议她挖工党墙角。这几日梅罕见地拉拢工会领袖,提出脱欧后要遵守欧盟的劳工和环境标准,以争取工会对协议支持。然而,尽管做出了这么多努力,目前看,协议的反对者并未被说服。
脱欧前路难见曙光
实际上,广泛的反对并不代表梅的协议草案有多糟糕。梅的协议是唯一一份落到纸面、得到欧盟认可的脱欧方案,对公民权、过渡期这些关系到人民基本生活、商业正常活动的问题都提供了重要的保证。但这并不能成为议会支持的理由。
从议会的角度看,这次表决是议会干预英国脱欧进程的最大武器。虽然从始至终英国议会都对脱欧有强烈看法,但脱欧进程是由梅政府绝对主导的,议会对脱欧形式和内涵的塑造力非常小。这次“有意义的投票”将是议会干预“退出”进程、影响脱欧的“核武器”。各派均会将此次投票当做表达自己脱欧诉求的最大平台。
强硬脱欧派、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工党、苏格兰民族党和自民党对脱欧各打各的算盘,均有可能利用此次投票对梅的协议做“最后的抵抗”。工党的科尔宾目标非常明确,否决协议、推倒保守党政府、重新大选,至于怎么脱欧留到上台之后再定夺。而以约翰逊、瑞斯-莫格为代表的保守党内强硬脱欧派对协议的反对与个人的政治野心混在一起。尽管上月的党魁地位挑战失败,但搞掉梅、实现最纯粹的脱欧这一想法并未消失。
议会的反对也折射了英国社会在脱欧问题上的巨大分裂。怎么脱欧、要不要脱欧,在英国远未达成共识。2016年的公投中有1700万人选择脱欧,1600万人选择留欧。两年多过去了,民意发生了变化,两年多前的“民主”决议还算不算数?如果算数,什么形式的脱欧,谁说了算,是否仍然需要“人民投票”?如果在脱欧上达不成一致意见,谁有权威和能力带领英国走向前,是议会还是政府?这些问题均不容易回答。
如果1月15日英国议会没有直接批准协议草案,脱欧将出现新一轮乱局。无论是政局还是脱欧前景都没有清晰的出口,只有混乱程度相似的一系列可能性,取决于议会对草案投票的具体情况,是直接否决还是在否决的情况下附加另一种脱欧方案的修正案,抑或是批准草案但附加“第二次公投”的条件。
直接否决无疑将制造最大不确定性。政府在这样关键的立法上失败,工党必然会发起不信任案。如果不信任案能够通过,英国要重新大选,只有请求欧盟宽限脱欧的最终时间,等待新政府的脱欧计划。如果保守党仍能把控政局,但遭遇了这次投票失败,议会将在脱欧方案上拿回主导权,可能对一系列可能性做出“指向性表决”,包括“挪威模式”和“二次公投”(挪威模式即指如挪威那样享受欧盟单一市场待遇,人员、货物、服务和资本可以自由流动,但同时保证了农业、渔业、司法、内务不受欧盟干涉——编者注)。但即便如此,也解决不了问题。因为从“挪威模式”和“二次公投”等一系列选项在议会都能找到支持者,但没有哪个选项能获得议会多数。因此,无论哪一种可能,脱欧前路都将极度坎坷。
即便小概率事件发生,议会通过草案,特蕾莎·梅脱欧前路仍然漫漫。单从议会程序来看,还需在脱欧最后期限之前在议会通过一份《脱欧协议法案》,难度不低于此次表决。即便英国能按原计划在2019年3月底正式脱欧,英欧未来经贸模式仍未确定,英欧之间、英国内部的斗争烈度仍不会比今天低。脱欧进程仍陷于漫长的隧道,未见曙光。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