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研究所

全球城市观察︱美国一元店崛起,它是低收入者的唯一选择吗

澎湃新闻记者 李麑 综合

2019-01-04 15:10  来源:澎湃新闻

低收入者是一元店最主要的消费者。 视觉中国 图
或许你曾留意过美国的“一元店”,那里售卖最基础的日常消费品,方便食品、糖果、日化、玩具,或是圣诞装饰,所有单品售价一美元。低收入者是一元店最主要的消费者,也有的中产家庭愿意来这里淘好物。
一元店的崛起是最近十年的事,如今在美国全境,其门店总数已经超过了沃尔玛和麦当劳的总和,仍在持续扩张。
达乐(Dollar General)和美元树(Dollar Tree)是两个最大的一元店连锁品牌,根据德勤发布的《2018全球零售力量》报告,在全球零售商250强中,这两家分列46和49名,高于屈臣氏的51和华润万家的60。
一元店会出现在哪些地方?它的目标消费者是谁?它们的进驻会对社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些问题引发了不少学者和机构的关注。
一名男子路过布鲁克林区一家“美元树”店。视觉中国 图 
近日,美国一个致力于本地经济的非营利组织Institute of Local Self Reliance(ILSR)公布了一份研究报告,报告称,“尽管低收入者可以从这里获得廉价食物,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它们是贫困的副产品,却延续甚至加剧了区域贫困。”
不可否认的是,一元店的出现弥补了一些地区食物供应的不足,研究者称这其为“食物荒漠”(food desert)。
“食物荒漠”与种族和居住隔离有着密切关系。Ashanté Reese是斯贝尔曼学院的副教授,她的一本新书即将付梓,Black Food Geographies: Race, Self-Reliance, and Food Access in Washington D.C(《黑人食物地理学:华盛顿的种族、本地经济和食物供应》) ,讨论的正是食物供应的区域失衡。
超市的衰落与区域衰落同步,Reese接受了CityLab的采访。她表示,最早在1960年代,随着1968年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被刺杀,许多大城市都出现了动荡和不安,越来越多的白人选择从市区搬去了郊区居住,大量超市也随之搬迁,有的出于商业考虑,追随更有消费能力的白人,有的则担心黑人社区的安全性。
Reese的田野调查地就在华盛顿,1968年中这里有91间超市,1995年只有33家还留存了下来。对于新开业的超市,中产或富人区是更保险的选择。在一些低收入社区,十数万人口只能依赖极为有限的杂货铺过活。最近,打车公司Lyft和一个本地NGO合作,免费接送这些地区的居民去远处的大型商超,算是一种“另辟蹊径”。
一元店的快速扩张。 ILSR报告  图
大型零售商不会在经济不景气时向这些“有风险”的低收入社区扩张,这些“食物荒漠”地带成了一元店的主战场,这既包括小型村镇,也包括一些非裔美国人聚居的大型城市,比如巴尔的摩。“食物荒漠”同样是投资者的禁区,许多地方政府为一元店连锁品牌打开绿灯,通过了各种税费优惠和激励政策。
多伦多大学城市研究者Richard Florida曾撰文分析美国一条密集的“一元店带”,从俄亥俄州、印第安纳州,穿过肯塔基和田纳西,到达墨西哥湾。
一元店区域分布。 ILSR报告  图 
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抗议,一元店挤压了本地零售商的生存空间。
一元店常将自己宣传成就业岗位的提供者,但根据ILSR的报告,相比那些独立运营的杂货铺,为了控制成本,一元店所能提供的就业岗位往往更少,后者只能提供9个,而本地“夫妻店”则能提供14个。
但一元店往往能享受更多的政府补贴,比如堪萨斯的黑文市,一家一元店开幕,临近的杂货铺销量骤降了30%。
某种程度上,这些一元店连锁品牌就是一个廉价版本的沃尔玛,同样可以通过全球化采购和严格的成本控制提供“最低价”的产品,再加上政府的补贴,反对者称,这对那些本地零售店铺并不公平。
一些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一元店的负面影响。去年,堪萨斯州的布勒市拒绝了一个一元店连锁品牌,市长接受了《卫报》的采访,“我们想保留社区的灵魂,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去追问,大家想要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小镇?”
加州门多西诺县,一元店反对者最近通过了一项法案,限制连锁店的扩张。2018年4月,塔尔萨市议会通过了一项法案,要求每一英里内只可以有一间一元店,该法案还要求政府对健康食品供应商提供补贴。
责任编辑:吴英燕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