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购物狂欢节之夜,她们为另一个人下了单

2018-12-14 12:46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作者 | 马倩倩 唐佳妮 程晓歌  责编 | 梁乐萌  排版 | 陈思彤
剁手的商品发货了吗?
蚂蚁花呗还清了吗?
退货换货成功了吗?

我们搜集了几个发生在一个月前双十一之夜的故事,在这个前所未有的寒冷冬季把它们带给你。
11月10日 19:30
“双十一的套路我都摸清楚了,我今年要理性消费。那就是,什么也不买!!!”世文班大一新生糖果向妈妈蒋女士发去双十一购物请求后,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结尾三个感叹号让糖果不免身躯一震,“真的很难想象这是来自一个去年双十一战斗到最后一刻,花了近万元的女人之口。”糖果摇摇头说。
今年双十一,蒋女士头一次一个人过。女儿糖果和丈夫都在北京,似乎也带走了她大部分的购物欲,就连平时最喜欢的巴黎某莱雅折扣券也不领了。“都是假的,根本没节约多少。”蒋女士坚定地对糖果讲,旋即又问,“你要买什么,把链接发给妈妈?妈妈帮你买,就不从你生活费里扣了噻。”
糖果低头检查购物车,并没有如母亲期待的那样往家里热情汇报,就像刚上大学的她生活中其他方面一样“渺无音讯”。
同一时刻,大二年级的小乔和朋友吃饭时突然收到爸爸的微信转账。本来以为是爸爸主动转钱“助力剁手”,打开微信,一条消息蹦到眼前,“这双鞋12点抢一下,我要早睡。黑色,鞋码41。”
“他不是让我别瞎凑热闹吗?网上的东西质量不是不行吗?要早睡……他要头发我不要吗?”小乔忍不住向朋友吐槽。
就在两个小时前,她接到爸爸的电话,叮嘱她“不要和别人一起在双十一瞎凑热闹”,并设定了2000的消费上限。“每年我都能精准地买到一堆垃圾,收到货之后折腾着退款,搞得爸妈都很烦我。”小乔对自己也有些无语。
朋友看了看小乔爸爸发来的商品图片,“老土的黑耐克,这款可没人跟你抢,哈哈。”
11月10日 22:20
“你帮阿姨看看,这个素颜霜怎么下单?”因为有轻度老花眼,紫荆公寓23号楼宿管刘爱军远远地拿着手机,用指头戳着屏幕,对糖果说。
在厂里当会计的刘爱军本来已经退休了,“闲着没事干”,在清华宿舍担了个比较轻松的闲职。糖果前些日子脚受伤不方便行走,刘爱军每天晚上都会来糖果宿舍帮忙接热水,闲聊几句。
今晚,刘爱军放下热水壶,絮絮地讲完日常叮嘱,有些犹豫地从荷包里掏出手机,叫糖果过来帮她“掂量掂量”。大部分时候,刘爱军还是习惯在实体店直接购买商品,“我就住学校里,平时就去去超市就够了”。但网络购物浪潮不断冲击,门口包裹常常堆成山,她也尝试着点开了购物网站。这还是刘爱军第一次参加双十一,“我也不是很会弄,就没买什么。”
她看中了一款超市里常见的化妆品,“这个素颜霜我觉得还是划算,平时我也买着,价格便宜了二十多呢!”即便这样,她仍然在糖果的宿舍里纠结了很久。面对七八种不同色号,听着糖果和舍友滔滔不绝地分析肤质和妆面,刘爱军一直喃喃着“就自然色,自然色就行”。
刘爱军坚持每天都会“打个底”,为了“脸上有光泽一些”。除了平时习惯用的素颜霜,她偶尔还会购买平价的口红。每天早晨去跳交谊舞前涂上口红,也算刘爱军为数不多的“浓妆”时刻。
说着,她点开微信里收藏的自己跳舞的视频给糖果看,放着放着,又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哎呀不看我了!这个是我老师,姚教授,退休了每天都来跳。他跳得特别好,跳了几十年了!”视频里,庞眉白发的老大爷灵活又绅士地走着舞步。刘爱军理了理鬓角的碎发,房间一点灯光映在她眼睛里,因为这位“老舞神”只带了两位“得意门生”,而她是其中之一。
安保工作并不总是安逸和如意的,“有些人就是不给你愉快,一点儿小事都可以批你一顿。”说到工作时刘爱军有些感叹,“你上了社会就知道了。”无论如何,每天早晨的交谊舞时间都是她生活里的高光时刻,需要素颜霜和口红来妆点。
11月10日 23:15
“对了,我还要给仓鼠买一个电脑椅。仓鼠的电脑椅坏了,一直没舍得买,我趁双十一打折给他买了寄过去。”临床研班的小川捧着手机,头也没抬地对舍友说。
仓鼠是小川交往两年的男朋友,目前在四川攀枝花一家医院工作。两人初识时,小川正在医院急诊科轮转(轮转,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一环),一个因车祸送来的病人急需抢救。因为抢救床较高,她无法正确发力,便毫不犹豫迅速爬上抢救床,跪在床旁对病人进行心脏按压。“当时的场面十分紧急,也顾不上那么多,病人的生命是第一位的。”小川说。
(图片来源:电视剧《妙手仁心》)
小川没想到的是,不远处经过的仓鼠恰好看到了这一幕。尽管当时环境嘈杂混乱,空气中弥漫着哭声与喊叫,仓鼠却只看到了这个跪在抢救床上拼命进行心肺复苏、毫不顾及形象的女孩。
“这大概是我见过最奇怪的一见钟情了。”小川说。不到4个月,小川就被仓鼠的稳重和温柔俘虏了。小川原本“誓死不找医生男朋友”,医生的工作时间不定,且充满了各种不可预知性,经常凌晨12点还在手术台上。她回忆起在医院轮转时,身边的医生情侣把家过成旅馆,不是一个人被困在手术台一整晚,就是另一个人要值夜班,忙起来几乎没有碰面的机会,甚至许多老师也告诫她不要找学医的男友。直到现在小川还认为,如果当初有另一个非医学专业的男生同时追求她,她的选择也不会是仓鼠。
在交往过程中,种种担忧也在一一应验。约好一起吃饭,仓鼠因为工作太忙忘记,约好周末出去玩,仓鼠被安排值班就只能放鸽子。“作为医生没有周末的概念,更不存在‘我先陪你吃个饭再回去’这种说法。值班就是要守在病房,守在病人身边,一刻也不可以离开。小川无奈地说。
另一面,作为眼科大夫,小川也常常因为眼外伤的病人紧急上手术而临时毁约,但是仓鼠从未因此有什么情绪,他理解她,安慰她,支持她,让小川在上手术时更心无旁骛。“很多专业的知识或者住院医轮转的问题,我跟闺蜜说她都不一定明白,但仓鼠会懂,并且会给我建议。”轮转过程中,小川遇到的不止是专业知识上的问题,常常替带教老师或者正式护士“跑腿”,“写病历,取病例,送病人做检查,甚至帮他跑到楼下取快递。但长辈或者朋友都会觉得拜师学艺干点活儿是应该的。其实在小医院带教并不规范。”小川回忆,仓鼠几乎成为她不堪临床重负的唯一依靠,会耐心听她讲述,也总能给她恰如其分的安慰。
目前小川在北京念书,仓鼠留在当地医院成为一位急诊科医生,一南一北,距离成为两个人最大的阻隔。因为距离和忙碌,两人一直没找到时间探望对方,只能靠微信和电话联系。
“临床专业的同学都有两个身份,一个是清华大学的学生,一个是清华附属医院的住院医。”小川说,除了上课时间他们都会待在医院,学业压力加上医院加班,只要有休息时间都用来补觉。而仓鼠所在的急诊科的忙碌和风险在数十个科室里“脱颖而出”,醒的时候全在病房处理病人,甚至比小川还要劳累。
“所以生活上的细节只能我来照顾他,”小川笑了一下,脸上逐渐溢满甜蜜,“他可能偶尔空闲的时候会想想我吧。”
11月11日 00:00
零点一到,糖果流畅地点击手机屏幕,全选,下单,支付,一气呵成。刘爱军看中的素颜霜并不抢手,糖果也顺利地帮她下了单。
刘爱军再次确认了一下素颜霜的订单,起身准备走,目光又落回糖果新买的唇釉上,问道:“你们小姑娘的口红一般多少钱啊?”听到打折后还是百元上下的价格时,她倏然从唇釉上抬起眼睛,声音不自觉地高了几分,“小姑娘……还真是爱美!”
刘爱军眯起眼,嘴角漫出丝丝的笑意,编得一丝不苟的粗麻花辫轻快地上下抖动。“小姑娘家家,就是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说着,离开了糖果的宿舍。
 为了最大化利用购物网站的满减优惠且符合爸爸制定的2000块消费上限,小乔几乎耗尽了数学功底,最终精准在购物车加入了满减后共1989.5元的商品。
零点一到,小乔迅速全选购物车,点击结算。其他商品都付款成功,但爸爸那双黑耐克在几秒之内已被抢购一空。
小乔在错愕中想起,穿了几十年皮鞋的爸爸从去年开始每天穿运动鞋走路上班了。以前小乔总是跟不上爸爸的步速,现在也不会了。也许爸爸真的是变老了。小乔想了想,在另一家品牌店找了一款同样“老土”的黑色运动鞋,帮爸爸下了单。
 “他不太有时间顾这些,电脑椅坏了很久也不知道买,我只好远程关心一下,趁双十一买个电脑椅寄过去好让他睹物思人嘛。”零点一到,小川下了单,转过头对舍友说。
“真的好想回家啊,北京的冬天那么冷。”她搓搓手,又说。
11月17日 18:25
双十一后的快递点
(图片来源:李慧韬)

在快递点小树林排过长长的队,糖果收到了一双雪地靴和几双袜子,但她实在不记得什么时候下过单。
蒋女士声称双十一当晚根本没有打开手机,“忙的很,我课多,帮她们排舞都搞不赢,哪里过什么双十一哦。”在糖果看来,妈妈在女儿上大学以后事业一下子忙了起来,每天都“很充实”,只是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时间往北京寄包裹。
糖果翻着微信聊天记录,看到了10月底随意地向母亲抱怨“北京好冷”的对话,她后知后觉地想到,那些东西应该是来自“手机都没有打开”的蒋女士了。
 *应被访者要求,糖果、蒋女士、小乔、小川、仓鼠都是化名,但这并不妨碍故事是真实的。
[1] 轮转,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一环。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原载于“清华大学清新时报”,如需转载,请至公众号后台联系。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