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异次元

专访|随侯珠:作品除了有商业价值,还要有思想价值

澎湃新闻记者 夏奕宁

2018-11-26 14:44  来源:澎湃新闻

在今年10月举办的2018年西湖IP大会上,网络文学作家随侯珠入选了“二十年最具影响力女作家TOP50”。这是随侯珠步入网文写作的第7个年头,她的作品往往一“开坑”就火速登上晋江文学网的人气榜单,已完结的十多部长篇小说几乎全部售出影视版权。其中《别那么骄傲》《时间都知道》已经拍摄完毕,《时间都知道》更邀来唐嫣、窦骁、杨烁等人气演员参演。对一位网文作者来说,这无疑是来自读者和市场的双重认可。
随侯珠
随侯珠来自浙江丽水,是一位90后女孩。她从校园时期就热爱文学创作,也在杂志上刊登过短篇小说。她笑称自己文笔的特点就是接地气,乐观健谈的性格一如她的文字。虽然现在读者往往会为她打上甜文作者的标签,但初期随侯珠最大的乐趣却是洒狗血虐主角。
在随侯珠看来,写虐文绝对比甜文要爽太多了,因为“写甜文需要绞尽脑汁地构思甜蜜桥段,写虐文才是情绪的抒发”。在大学临近毕业的迷茫期,她开始通过写网文纾解压力,并很快通过《夺子》《挑肥拣瘦》《情生意动》等爱情故事崭露头角。到了2014、2015年,随侯珠越写越得心应手,《别那么骄傲》《拾光里的我们》《致灿烂的你》接连称霸榜单。在好友丁墨的鼓励下,她决定辞职成为全职作者。
写网文多年,随侯珠有了自己的创作方法论。在“开坑”前她会准备好完善的故事大纲与人物小传,并随着连载的进度平稳地依据大纲添加剧情,今年的新作《照见星星的她》便是在这种安全高效的写法下完成。《照见星星的她》别出心裁地将女主角设定为纪录片导演,通过女主角拍摄医疗纪录片的过程融入一个个发生在医生与患者间的人间故事,令作品在谈情说爱之余有了更多现实主义的投射与思考。加之随侯珠一贯喜欢塑造坚强独立的职场精英,描写势均力敌的爱情,这样的风格很好地契合了当下社会对独立女性人格的追求,让她的作品在影视IP市场备受青睐。
但烦恼也随之而来。2016年,随侯珠第一部被翻拍的作品《别那么骄傲》以网剧的形式播出,这部剧从选角到改编都可谓受到原著党的一致否定,随侯珠也对此不置可否。令她愤怒的是在网剧播出2年后,今年9月她骤然得知《别那么骄傲》要拍衍生电影,人设已经和原著几乎没有相同之处。
随侯珠告诉记者,初期《别那么骄傲》网剧对于原著气质的偏离便让她不能接受,而片方侵权拍电影的行为更让她感到愤怒与无奈。这也让平时很“佛系”的她决定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权。在她看来,尊重原著应该是任何改编的第一大前提。而网文IP的改编如果从源头就走向错误的方向,最终收获原著粉和观众的恶评无疑是意料之中又令人惋惜的。
随侯珠表示自己已经文荒很多年,“各种套路都太熟了,看了开头我就基本上能知道结局会怎么发展”。作为一个越写越平和圆润的“老”作者,随侯珠偶尔也会怀念新人时更任性激情的自己。除了突破固有的创作习惯,她也热切地希望能尝试更多新的题材。笔耕不辍的她最近又带来了新作《明月照大江》,一本关于关于成长,关于信任和自我的青春脑洞小说。除了有趣的脑洞,还有藏在故事里的成长感悟,连载不久便冲上了晋江网的月榜。
随侯珠希望,她的作品不仅有商业价值,还要有思想价值,能引导大家讨论社会话题、产生正能量,为此她还在继续探索。“只有把自己思想上的深度和广度都打开,才能写出真正有影响力的好作品。” 随侯珠说。
《明月照大江》
【对话】
“女性角色要有独立自主的灵魂”
澎湃新闻
:为什么会用“随侯珠”这个笔名?
随侯珠:随侯珠是春秋战国时期跟和氏璧一样齐名的珍宝。这三个字我都很喜欢,寓意也很好,所以就用它作为我的笔名。
澎湃新闻:你的第一本小说是哪本?因为怎样的灵感开始写的?
随侯珠:第一本是《心有不甘》(注:出版时改为《时光里的不为人知》),它是一篇婚恋文,说一对年轻夫妻在经历共患难期间之后,又开始离心的一个故事。写这篇的时候,我面临毕业,各方面压力其实很大,就想构思一篇比较虐心的。
写网文初期我的确比较任性,设定的时候可能戏剧冲突狗血成分会更重一些,会写一些失忆、出轨这种剧情挑战读者他们的感觉。
《时光里的不为人知》书封
澎湃新闻:我看了你今年的作品《照见星星的她》的大纲。在创作之初,你就有了非常完整的故事框架,以及每一个人物的小传,然后在连载中扩充细节。这是你的创作习惯?
随侯珠:对,这算是一种模式。《照见星星的她》的写法是非常安全的,落笔前我已经把整个框架都架构好了,只需要在上面填充颜色,从网络小说上来说,它的完整度会比较高。写了那么多年,我的思路和技巧也更完善,但我现在觉得,不能只局限于这种安全系数非常高的写法,会想去尝试其他的写作方式。网文作者应该更随心所欲,更有无限可能。
澎湃新闻:《照见星星的她》以医疗为背景,有很多社会事件的投射,你是怎么构思这部作品的?
随侯珠:因为医疗这块我不太熟悉,所以会抱着比较严谨和认真的态度去对待,当我有了十分的把握,能把故事构造得非常具体,我才会动笔。《照见星星的她》最早构思于2016年,发酵期蛮长,我想用女性的视角去记录一些患癌的故事。决定要写以后,我大概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去查各种癌症案例,采访一些得了癌症的病人,了解他们的心态、他们如何去面对痛苦,以期在创作时和他们达到一定的共识。
澎湃新闻:言情小说通常会结束在某个甜蜜的节点,但你在《照见星星的她》里留了更多笔墨在婚后的延伸?
随侯珠:之前我也在想,为什么所有的言情小说或者说爱情剧,到了结婚就结束了呢?如果往后面继续写,他们其实还可以有婚后的磨炼,讲述当下年轻人婚姻观的碰撞。所以《照见星星的她》的感情线会拉得比较长,它不像《心有不甘》那样情感非常澎湃,一波三折,而是一种细水长流的写法。
《照见星星的她》
澎湃新闻:我发现在你的作品里,你非常乐意写各种各样的行业,尤其是一些比较新颖的、精英化的职业。比如在《你,我所欲也》中女主角是一位私人管家,这个设定很有新意。
随侯珠:对,那时这个职业其实还没有开始流行。我喜欢设定一些比较好玩的职业,一方面它可以让我了解更多的行业信息,这也是我写文的一种乐趣,当我尝试新的题材这也是自我的一种学习。另一方面我觉得,要在都市文里把女性角色落于实处,那么她肯定需要有独立的灵魂和经济能力。因此我赋予她一份工作,再由这个角色展开关于一个行业的信息,还是蛮有意思的。
澎湃新闻:你喜欢把作品中的女性设定为有独立意识,在自己的工作领域也比较有成就的人?
随侯珠:写文肯定难免会折射一些作者本身的思想,我觉得女性就是应该独立自主一些,要有自己的事业。
澎湃新闻:同时你也倾向塑造冷淡寡言的社会精英型男性角色?
随侯珠:是的,对角色的欣赏和认可肯定趋向于作者本身的审美。
澎湃新闻:其实读者看多了各种律师、医生、总裁已经进入了疲倦期,想要在当下的都市言情里脱颖而出,是有难度的。
随侯珠:对,是有这个问题。我的审美可能非常大众,但大众化的审美,人物会有一定的标签化,这也是我自己承认的一个问题,所以我会努力让配角多样化,尝试新的人设。其实容易对主角产生一定的爱意和期待感、过多地给人物加主角光环也是我在写文的一个束缚和障碍,当然刚开始它可能是一个优势,但现在我要突破这一点。
澎湃新闻:在你创造的作品里,跟你自己本人最接近的是哪一个角色?
随侯珠:其我比较偏爱女性角色,所以我会给她们赋予更多真诚、善良、聪明等比较美好的特质。反而写男性角色的时候,他们的脾气、心思、心境会更趋向于我自己。
《时间都知道》剧照
“不是精品化的小说越来越少,而是找到更难”
澎湃新闻
:从一个读者的角度,我感到在2014年、2015年左右,你的作品有了整体质量、层次上的飞跃。那么对于你自己而言,在哪个时候产生了我可以作为全职的作者去深入发掘写作的感觉?
随侯珠:应该是在《时间都知道》之后。之前写文更多是一种很懵懂的状态,我心里其实没有特别大的把握能把故事完成得很漂亮。
但《时间都知道》之后,我对自己有了比较系统或者成熟化的安排,不再局限于只为了一个灵感去创作。比如《照见星星的她》,它是一个非常安全的写文方式。而之前的《别那么骄傲》《拾光里的我们》,包括早期的《心有不甘》,我都只是因为灵感而投入创作,这具有一定的风险性。当然它可能就像探险一样,我不知道我会到达怎样的终点,但途中也会让我乐趣无穷。
澎湃新闻:作为读者可以感受到,《别那么骄傲》《致灿烂的你》《时间都知道》《拾光里的我们》这几本,无论是你的文风还是写作上展现出来的状态,整体都有了提升。
随侯珠:其实我觉得每个阶段作者都会有一定的转变。我有时候也在想,我能不能回到以前,像新手一样更激情、更任性地创作。后来我发现,有时候这是不可逆转的,当一个人创作的时间越来越久,心态可能会越趋向平和,对写作也更圆润了。
澎湃新闻:但现在你还是会怀念之前生涩又任性的新人时期?
随侯珠:对,那是无法取代的一种情绪,刚开始对任何一个情节我都会有无比的新鲜感。所以我现在就算是一个比较老的作者,也会尽量地去尝试,去挖掘更多的新鲜感。
澎湃新闻:读者都知道,你和《他来了,请闭眼》《如果蜗牛有爱情》的作者丁墨是好友,是怎样的契机结缘的呢?
随侯珠:我和老墨是非常坚固的好基友,一方面气场很合拍,另一方面老墨身上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所以,我对她除了有基友的爱之外,还非常尊重她。我决定辞职全职写文,也有受到她的鼓励。
最早是我写《心有不甘》时,她在写《慈悲城》,她写《慈悲城》,我们的数据都挺不错的。当时老墨和我都属于有点小突出的新人作者,在榜单上不是你在上就是我在上,就开始相互看文了。我们相互欣赏,彼此都觉得对方写得挺好、挺有存在感的,直到后来老墨找上了我,才发现原来那是一种“暗恋”对方一样的心情。
澎湃新闻:没有想过未来也尝试一下丁墨擅长的悬疑推理类型?
随侯珠:暂时不打算了,那的确不是我擅长,也不是我适合驾驭的。等我把自己擅长的类型摸索得非常精透了,再去尝试其它的。
澎湃新闻:读者经常会有近年来言情小说作品多雷同、套路化,难出精品的感觉,对此你怎么看?
随侯珠:其实也不能说越来越套路化,只能说随着网文越来越被大众认可,看网文的群体也会越来越广泛,写网文的门槛变得越来越低。你觉得市面上精品化的小说越来越少,其实是我们找到精品化的小说更难了,我们可能就需要更多耐心去挖掘到藏在沙子里面的金子。
“作品除了有商业价值,还要有思想价值”
澎湃新闻
:这几年你的作品很受影视公司的青睐,基本是写一本卖一本,其中《别那么骄傲》《时间都知道》已经拍好了。你是怎么看的?
随侯珠:这几年IP的确发展得很好,而且我的作品里的人物关系网可能也比较适合改编。其实我一直都是这个风格,之前大家还不知道影视改编这回事,突然有人问我,能不能把《挑肥拣瘦》(注:出版时改为《只有你曾陪我在最初的地方》)的版权卖给他们?我那时候还很懵,觉得怎么会有人想改编我的小说呢?
其实突然进入到这个市场、被别人发现,我内心还是非常忐忑的,觉得自己不够优秀,甚至怕面对更多的质疑。而且作者在影视改编中话语权是非常低的,有时候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只有你曾陪我在最初的地方》书封
澎湃新闻:对于选角,你会给出怎样的建议?在影视拍摄中,你会不会去探班?
随侯珠:我个人觉得演员也不需要全部符合小说的样子,气质上能契合就好。
我也有去探班过,整个剧组都非常努力,我很尊重他们的付出。记得《时间都知道》里有一场雨戏,唐嫣那么瘦的女演员在雨里淋了很久,就为了拍出最高的完成度,让我感到很心疼。
澎湃新闻:说到《别那么骄傲》,之前你在微博转发抗议片方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搞出了电影,对这件事你有怎样的看法?
随侯珠:他们购买小说的时候,肯定会说我非常喜欢你的文,甚至说我为了你的文愿意怎么样做,我以为大家都是在相互尊重、相互期待的基础上签下的合同。但之后我发现在制作过程中有很多事好像违背了我的小说,不但没有尊重原著、改动非常大,甚至连小说最基本的气质都有所偏离。而现在,他们又在我没有授权的情况下拍了衍生电影。
其实拍摄一部网络大电影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我也希望任何努力都可以获得尊重和认可,但如果他们是想借着《别那么骄傲》的IP最后蹭点热度,我希望这样一个错误的行为能及时终止,我也有找律师进一步咨询。
澎湃新闻:其实《别那么骄傲》在网剧播出时,已经有比较多来自原著读者的吐槽。
随侯珠:是的,既然整个剧组在拍摄的时候那么辛苦,为什么我们不能在源头上把这个故事弄到最好呢?这不是很得不偿失吗?
而且关于这一点,我觉得只有国内的作者在纠结“为什么我的小说的剧本创作会如此偏离原著”。在我看来,尊重原著应该是任何改编的第一大前提。我也愿意把我的问题透过你们的平台,让大家去关注和讨论,呼吁片方尽可能地尊重原著。
网剧《别那么骄傲》剧照
澎湃新闻:影视剧行业经常会出现跟风,哪种剧火就扎堆开始拍,你会因为市场的反响而影响到你的创作吗?
随侯珠:不会,虽然我写得非常大众、接地气,但我从来没有跟过风,我只写自己想写的。市场它可能是一个伪概念,市场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东西一直在变化。我一直非常不建议大家去跟风写作,一方面容易失去自我,另一方面你跟风了也不一定能获得前人获得的成就,反而你在跟风的过程中失去了写文的快乐。现在网络文学的产业越来越成熟,网络文学的经济价值也越来越高,但就文学梦的方面,还是希望大家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澎湃新闻:那么作为一个网文作者,你的初心是怎样的?
随侯珠:我希望我的作品,会引导大家去讨论某种话题,在思想上有正确的影响。也是说我的文学作品,它除了有商业价值,还要有一定的思想价值。在这条路上我还要慢慢地摸索,提升自己的写作能力,提高自己的眼界,丰富自己的阅历。只有把自己思想上的深度和广度都打开,才能写出真正有影响力的好作品。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