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异次元

专访|丁墨:专注于自己的写作,不要跟风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8-11-23 16:27  来源:澎湃新闻

都市商战爱情题材电视剧《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在东方卫视开播。比起赵丽颖、周一围等颇具吸引力的演员阵容,原著作者丁墨也是不容忽视的一大亮点。
此前,她的《他来了,请闭眼》《如果蜗牛有爱情》《美人为馅》都改编为了热门影视作品,前两部还是一向对IP原著颇为“挑剔”的正午阳光制作的。而这些作品的共同特点是“悬疑+爱情”的故事结构。悬疑破案元素的加入,使得这些作品不同于那种“除了男女主那点来来回回的爱情,别无其它”的网络爱情小说。
而这次的《你和我的倾城时光》,虽然有个再柔情不过的名字,却讲述的是男女主角的商战故事,其中商战、职场内容占据相当篇幅,一半以上内容在走剧情,“据分析”,女性读者爱看的甜甜蜜蜜桥段,并不太浓郁。《倾城时光》这本书当时写的时候,相当篇幅是侧重于剧情、商战和职场的部分。“这是女性网络文学领域比较冷门的题材”,丁墨坦承这一点:“甚至我当时写的时候,编辑会来劝说,说写这个的话,影视改编会不好走,因为商战题材的影视剧,在国内相对冷门一些,原来写悬疑方面其实会比较好走。”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海报
《他来了,请闭眼》
《如果蜗牛有爱情》
但在丁墨当初写悬疑爱情故事时,也并不被看好。一开始写《如果蜗牛有爱情》和《他来了,请闭眼》的时候,当时网络小说市场罕见这类题材,影视市场对网络小说的热情尚未全面爆发,更何况刑侦剧也不能上卫视黄金档,没有人看好这部小说的未来。所有编辑都劝丁墨不要写。“但我还是写了,也盼望有一天被人发现。”后来这两部作品成为她的代表作,在影视市场也反响不错。“好的作者还是要自己去发现题材”,在丁墨看来,尊重自己的创作,是决定自己能在写作道路上走多远的一件事。
跟很多作者一样,丁墨写作生涯的开端也是一个“我行,我上了”的故事。丁墨喜欢阅读,阅读范围颇为驳杂,儿时热爱金庸小说,印象最深的是“宏大复杂的剧情和生动精彩的人物”。喜欢看网文后,丁墨“会觉得有些小说的逻辑、剧情,不能让我得到满足,就开始自己写。写完发现自己确实很喜欢这个东西,而且也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是有一点天赋的。”
工科出身的丁墨,自认为性格和个人爱好都有些“中性化”特点。作为一个“理性派”,她“坑品”良好,有靠谱的存稿习惯,每天固定写作3000到4000字,每年出一本书,每年连载三到四个月。她注重逻辑的清晰性和剧情的现实气息,尤其喜欢元素丰富的故事,悬疑、科幻、商战,都是她喜欢尝试的元素。对于人物塑造,她也偏好理性强大冷静的女主,希望自己笔下的女主性格独立,能够承担事情,“我希望我所有塑造的女主角的角色,她们身上都有勇气在。”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书封
在成为专职网文作家前,丁墨工作过近十年时间,其中做过几年管理咨询,接触过不少企业。《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就用了丁墨这一段职场经验中的所见所闻。比如书中男主是民营家族企业的二代,“这样的人物和这样的企业在现实中我接触了很多,包括他们面对的困境和挑战,如何二次振兴自己的家族企业,都是非常常见的话题。”
书中一个读者反响较好的情节是,男主做产品抽奖,结果系统出了问题,导致远超预期人数的消费者中奖,男主很有魄力地决定,为了企业信誉,所有中奖人全部发放奖品,一下企业的口碑和影响力都起来了。这个情节,脱胎于一个菲律宾的真实案例,但当时这家企业的反应是取消活动,导致消费者对这家企业特别反感,最后是竞争品牌占据全部市场。
对于自己作品的影视改编,至今丁墨没有参与过编剧。在她看来,写小说和编剧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她尊重编剧的专业性,希望剧本做的扎实,“哪怕制作上有一点问题,逻辑站得住脚,也是能够吸引观众的。”作为原著作者,丁墨最期待的还是:“你买了我的IP,那就希望核心的人设和剧情上你能保留。”
“一方面这是你买原著的意义所在,你如果改得完全不像,你买这本书没有意义了。其次原著里经典的东西是读者的感情寄托,我不希望这个被破坏掉。”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中,将原著中的箱包行业改成服装行业,“换了个更适合影视表达的行业,这个我表示理解的。”丁墨认可编剧的这一改动,她也建议:“小说最后落脚点是男女主角在行业里奋斗,并肩站立的故事。改编成行业剧,一方面编剧可以在职场内容线上扩充,另一方面,也可以把这个作为闪光点和亮点进行推广。”
前几年IP影视化挺热,今年则有冷却趋势。丁墨对此都很淡然。“我已经是一个挺老的作者了,现在写东西就不会太考虑影视的东西,更多还是注重写作当中,我的自我表达和实现,这个是实话。”
赵丽颖饰演林浅
【对话】
澎湃新闻:你的作品在女频文里是独树一帜的,元素多样,悬疑、商战、刑侦的题材加入爱情故事。当初在创作的时候是怎么去考虑和形成自己的风格?
丁墨:一方面我是工科生,可能本身性格会有点中性化,比如我以前最爱看的是金庸的小说,金庸老师在剧情上就设置的很宏大,我本身会偏向这方面一些,你让我写一个纯感情的小说,我可能没太大兴趣。第二可能也跟兴趣点有关系,比如我喜欢悬疑,也喜欢科幻,可能我写的时候,也希望把自己的兴趣融进去。这样的写作也能带给我更多新鲜感。前些年像我这样风格的作者会少一些,这两年你去看女频小说,大部分都会加一些新鲜的设定或丰富的背景,我觉得这可能也反映了读者喜好的转移和作者的思考和变化。
澎湃新闻:那网络文学发展的这么多年,你个人感觉读者喜爱的题材风格变化是怎样的?
丁墨:比如说更早一些的时候,第一代网络小说大神刚崛起时,我感觉甜宠文比较流行一些。到后来有一段时间,流行虐一点的文风,甚至会狗血一点的文风,在这里“狗血”不是贬义词哈。现在的话,我觉得更丰富的题材,更多元的故事,是当下读者喜欢的。如果是相对比较单薄的故事和设定,他们可能就没那么大阅读兴趣,因为大家已经看了这么多年了,口味会越来越挑剔。
澎湃新闻:网络IP的影视剧改编热潮,现在慢慢在趋于冷静了。作为作者,你怎么看这个风潮的?
丁墨:这两年趋于理性,我觉得是一个很正常的发展趋势,因为前两年我参加一些活动的时候也聊到这个话题,那我也说影视市场最后肯定会趋于理性,它不可能一直这样狂热下去。一个理性的回调是好事。对我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我还是专注于把自己的书写好,书品质好的话,影视改编也会好的。
澎湃新闻:你的作品的影视版权是很受影视行业欢迎的,会怎么去挑选合作方?
丁墨:这个也是逐渐摸索出来的,一开始觉得感觉挺好的就卖了。现在了解确实多一些,希望制作班底要好,比如跟一些大平台我会了解清楚,你们找谁来做制片人,找谁来做导演,这是我第一看中的。演员是其次的,不是说演员不重要,而是说不一定要用多有名的演员,更多是适合,如果演技好又适合,新人也没有关系。
我个人来说最看重的还是制作团队,举个例子,比如之前跟正午阳光合作了两次,那我最看重是他们有一个很成熟的、相对水准比较高的,从导演到制片到项目管理到拍摄的团队,这个是很重要的。
金瀚饰演厉致诚
澎湃新闻:网络小说创作的准入门槛是低的,人人都可以写。现在感觉市场还是挺饱和的,你对于想要成为网文作者的 朋友有没有一些建议?
丁墨:我的建议就是要专注于自己的写作,不要去看市场上什么热就跟风去写什么东西。那样你其实走不了多远。你还是要尊重你自己,尊重你自己的写作,才可能把这个路走得更远。其次也建议年轻作者们还是要多一些社会阅历。我不太赞同一大学毕业就去专职写,其实那个阶段对社会或对人性,很多东西你没有一个成熟的认知,你没有直观感受。那会导致你只能靠想象,或者模仿一些书、影视剧去写。写了几年之后,你就会发现,你东西越写越空的。丰富的阅历是特别重要的。
澎湃新闻:网络小说的创作过程其实也是和读者互动的过程,很多作者会根据读者互动来进行修改。在你的创作中,读者互动会直接影响创作吗?
丁墨:可能这样的创作模式,在我写作早期,会影响会大一些,因为那个时候不存稿,就每天写。每天会看评论,虽然会坚持自己的主线和想法,但确实在跟读者沟通过程中,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发在网上本来就是希望有这样一个交流。但随着写作年限越来越长,可能这方面影响会越来越少,一方面我存稿了,要改我也改不了,其次是想法会比过去更坚定。除非有些章节写得不够周全,或者出现了大的毛病,那我会修改。这种情况偶尔会有,写作毕竟是一个人,有时候偶尔会有写飘了或者写崩的情况,但你自己意识不到,这时候读者会起蛮大帮助的。
澎湃新闻:网络文学被指抄袭不是一次两次了,现在市面上很多热门作品,不少陷入过抄袭质疑。在你的观察中,这种现象在网文圈里很突出吗?
丁墨:抄袭的现象,只要在涉及知识产权的文化圈都有,各领域都一样,也都杜绝不了。只是网络文学,写的人很多,看的人更多,传播速度也特别快,可能大家会觉得(抄袭现象)出现得比较多。我的看法就是坚决抵制,包括抄袭融梗在内的所有不道德的行为。当然也希望影视方和合作方,他们在IP的选择上,能够对于抄袭有所抵制。这样创造环境会更好吗?我觉得这两年其实有好一些,可能因为之前匪我思存抵制抄袭的事还是影响了大家的观念。前些年抄袭情况会更多一些,包括抄袭小说的作者,还会有很多粉丝维护他,但现在我觉得网络读者,包括实体书读者他们对这方面容忍度更低了,不会像以前那样,还去维护抄袭作者。大家观念都在改变,我觉得挺好的。
澎湃新闻:前面谈到你喜欢金庸,最喜欢的金庸作品是?
丁墨:两部,《天龙八部》和《鹿鼎记》。 这两部是他不同风格的集大成之作。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开始看?
丁墨:这个印象特别深刻,小学五年级,它太长了,我爸不让我看那么久,我就躲在被子里打着手电筒看,我的眼睛就是那时候看近视的。
澎湃新闻:你觉得金庸先生的作品,对你创作上有影响吗?
丁墨:我觉得对我最大的影响,两个方面,一个是他在剧情构建上非常宏大完整,我是受了一定影响的。在我写作的时候,我可能就不自觉地希望,我的小说剧情也更丰富一些。而且你一开始看的就是一个把剧情构造得这么完美的小说,那你会把自己的写作目标和标准定得很高,你在写作的时候,就会清楚地知道,我不能写没有逻辑,或者剧情太俗的东西。
你看金庸每本小说,他没有直接写,但读完之后,你会发现他对每个人的武功高低是有特别明确的排序的, 谁的武功比谁高一点,谁的武功比谁低一点,包括这个人会成长到什么位置,他没有明确描写,但你会看到他是界定得特别清晰的。那就会让我写小说的时候,我知道要对人物的能力、特点,有一个清晰的设计。你不能今天让他很厉害,明天让他输给一个按道理没他厉害的人。这是小细节,但我印象很深刻。
第二,金庸的武侠,虽然我们常说是成年人的童话,但实际上,虽然他写的是古代背景,武侠,好像不是那种现实性的东西。但实际上,我的阅读感受是,他把很多现实的东西、人性的东西都糅在里面写了。这个也是对我写作有影响的。 我写悬疑,写科幻,但我不会写一个很梦幻的故事,作品里一定有现实的投影。
澎湃新闻:那另外,对你如何去看待这个世界,看待其他人,这个方面有影响吗?
丁墨:我觉得他可能教会了我用一种更成熟的方式去看待世界,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因为我觉得金庸在文里,他可能把一些东西写得相对会比较轻松一些,或者说你看什么四大恶人,其实他会写得很有喜感,或者会写得隐晦一些。他是蕴含了很多对人事的看法在里面的,我觉得这个让我可能相对会以一种不是那么刻板严肃,非黑即白的方式去看待世界,而是以一种包容或者更立体的方式去看世界。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