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异次元

作家的诞生|七品:用军事题材网文,书写“兵者之心”

澎湃新闻记者 杨宝宝

2018-11-27 10:16  来源:澎湃新闻

今年,网络文学男频作品进入影改的爆发年,《斗破苍穹》《武动乾坤》《将夜》等动辄数千万字的长篇被改编成电视剧搬上荧幕。
阅文集团大神作家七品的《兵者为王》最近也卖出了影视改编权,与网文领域连载时间漫长、书粉众多的玄幻小说不同,他写的是一个相较而言“小众”的品类:军事文。
军事题材作者不多,读者更少,但用七品的话说,大部分都是“铁粉”,是有热血的人。
七品曾经是军人,服役在反恐一线,那段当兵的经历成了他小说创作的主要素材来源。写文7年,七品文风热血,先后发表了《兵王之王》《单兵为王》《兵者之王》《龙牙兵王》等多部军事题材网文,总订阅近亿,长期居军事月票榜前列,是阅文“军旅生涯第一人”。最新一本《兵者》他特地选了“八·一”建军节这天首发,当天突破百盟。
“诚实地说,我的军事小说可能没有太多的写作技巧,也没有很特别的经验之谈,我给自己风格的定位是信仰、是忠诚、是感动、是怒吼、是不屈与撑起血肉的铁骨。” 新书颇受读者的认可,但七品却颇为谦逊,在他看来,自己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是因为作品中的热血和信仰,让读者有所触动。
七品
写网文时,已经没有退路
在安徽小城淮北见到七品,个子不高,西装革履,很难把他和一位军人联系在一起。但坐进他的车,七品第一时间打开音响,属于老兵的情怀立刻充满车内小小的空间。《列兵的柔软时光》《同年兵的陕北兄弟》……一路放下来,全都是军旅歌曲。
七品当过5年兵,2007年,23岁时转业回到淮北。这座小城是一个煤炭资源型城市,七品回到家乡后几年,被正式分配到采煤一线掘进。这是一份比挖煤还要辛苦且危险的工作,要在岩层中打洞放炮,开掘出井下的一条条矿道。工作结束上来洗澡,浑身都是黑色的。做了不到3个月,七品就遇到了瓦斯泄漏。
“第一反应是完了。”七品当时脑子里的念头是,“当兵碰到那么多危险没事,这下不会死在煤矿里吧。”
安全回到地面,七品动了念头放弃这个“铁饭碗”。少年时的“刺头”本性又探头了,他没和家人商量,甚至没向领导正式辞职,就不去上班了。
工作没了,钱也没了,网文作家的生涯,还没开始就没了退路。抱着“总要找点事情做”的心态,七品开始写网文,“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写网络小说能赚钱,那就写吧,一个月能赚2000块钱就可以了,然后就一头钻进来了。”
因为熟悉军旅生活,七品自然而然地把自己的创作题材定在了军事,天天跑到网吧写。后来父亲知道了,虽然不赞成七品辞职,但他还是给七品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让他回家写作。
七品拿着这台电脑,自己在外面租了个50元一月的农民房,躲在里面开始写小说。他还记得那是2011年3月。
当时七品辞职写小说,很多人知道。矿上的老工人和他说“总有一天你还会回来的,身边的朋友也大都是质疑,“‘还能写小说呀’,反正就是那种态度,那种质疑,让你非常不爽。”七品下决心要写出个样子给大家看。第一部小说《獠牙》写了100多万字,在当时的连载平台军事分类里能排到前三,七品觉得自己“一开始成绩就挺好”。
但作为新人作家,平台给的买断收入并不高,千字10元。七品天天趴在电脑前,一个月写十几万字,拿1000多元钱,已经觉得很满足,“可以天天吃蛋炒饭了。”
2015年,七品写文的平台被创世中文网合并,他开始写《兵王之王》,这部小说获得了许多读者的喜欢,均订16236,在军事分类下是一个亮眼的成绩,“然后就开始写《兵者为王》,那个时候开始分成,然后紧接着又写《单兵为王》,又上了一个层次,这个大长约,就是我写《兵者为王》的时候签的,然后慢慢得越来越好,包括《兵者为王》的影视版权卖出去。”
他的军事小说“全靠精神和热血撑起来”
七品几乎每一部小说,写的都是反恐、维和军人的故事。有的故事背景放在中国内地,有的则放在海外。他会给每部小说一个核心精神,《兵者为王》是“为国生,为民死,血洒战不休”,《兵者》是“精忠报国,此生从戎”。他的军事小说里没有升级体系,“全靠精神跟热血去撑起来。”
选这个题材,一方面是由于他自身的经历,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特殊条件下英雄的传奇故事,更能激起读者的一腔热血。军事题材小众但并不冷门,电影《战狼2》的巨大成功似乎也在说明这一题材的巨大潜力。
和玄幻、修仙小说相比,写军事题材小说更像是戴着镣铐的舞蹈,不论在发挥余地还是创新上都有诸多条条框框限制,甚至有很多敏感点需要规避。七品曾和几个写军事的网文作家不止一次研究过,军事题材怎么去创新,“到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没法创新,确实没法创新。”
网文小说非常注重阅读的“爽感”,七品写小说时候也会夸张,但都会小心翼翼,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之上。他平时会看新闻,搜集一些军事和武器方面的资料,用于自己的小说。
“比如说我写莫辛纳甘步枪,这二战时期最知名的一支步枪,它的精准有效射程是400米,莫辛纳甘狙击步枪是600米,然后小说里我可以夸张一下,狙杀八九百米以外的目标。”七品觉得,读者在看军事文的时候,脑子里本来已经有对军事、军人的自我理解,这些理解都建立在现实之上,作者一夸张得太厉害,就会不真实,“只要不真实读者就不买账了。”
七品军事小说的真实感,一方面建立在平时资料的收集上,另一方面,建立在自己5年的当兵经历上。他的几部小说中,几个主人公和主要部队反复出现。这部中的主角,会成为另一部中的配角。原型则大部分来自他的真实经历,“比如说我最早写的小说里有一个血湖大队,这支部队就是以我老部队为原形写的,包括里面的角色基本上都有原形人物,书里的一些情节自己确实是经历过,包括里面写到的一些地方,都是我走过的。”
写军事文这么多年,七品却很少看别的网络作家的军事小说,“怕影响到自己的思路”,但他会读别的题材的网络小说,“学习别人的节奏”。上百万字的篇幅,他从不列提纲,而是设定好人物的背景、出身、性格,想好开头和结尾,就可以动笔,“基本上是以人物的性格去推动剧情。”
一个个性格鲜明的角色反复出现,构成了七品小说中的军事世界。他笑称自己写成了一个借鉴漫威宇宙的系列小说,“前面小说中每一个角色都性格不同,但都不具备一种带头大哥的气质”,到最近这本《兵者》,他写了一个经过一系列磨砺,成长为“带头大哥”的主角葛震,“带着所有人轰轰烈烈干一场,来一个‘复仇者联盟’。”
“接下来,可能会去尝试一些别的类别。我感觉可能性比较大的还是写现实题材,或者说写一本退伍老兵回到社会上之后,回归正常的生活以后,怎么去奋斗的故事吧。”七品说。
写网文现在是工作,却给生活带来巨大改变
写军事题材,读者相对较少,但铁粉比例却大,不少读者都是一本一本追着七品的书一直看到今天。年轻的男孩子、退伍的老兵、到了一定年龄的成熟读者,这三类人,涵盖了七品的大部分读者。经常有男孩子来告诉他,看了他的书,自己也决定去当兵。
七品18岁当兵,则是父母送去的。“小时候比较‘刺头’,他们觉得再不送去当兵,我大概就要进看守所了。”从2002年到2007年,七品在甘肃当了5年兵。因为在新兵连里“刺头”,被选进了当时的中队,在反恐第一线,“部队里面一般一个人要刺头的话,他肯定有刺头的本事,没本事的,想刺头刺不起来。”
当兵的经历给了七品创作上的财富,回忆起来,他最怀念的是当兵的孤独和寂寞,“在那个地方,每个星期的外出名额一个班只有一个名额或者是两个名额,剩下来的时间,就是一群人在那吹牛、侃大山,你不用去想任何关于生活,关于家庭,关于种种方面的压力。一群人什么都不想,很开心。那种环境下所产生的情感,以及那种环境下的一种生活状态,现在是再也找不着了。”
如今有了生活的负担,七品更愿意把大部分时间交给生活而不是回忆,只有在车里听歌的时候,才短暂地把自己沉浸在军旅回忆之中。
即使写军事小说的时候,七品也很少回忆自己的过去,而是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去,“写作现在毕竟是工作,工作和生活,我分得很清楚。”
但写网文这份工作给七品带来的,是他大部分的生活。七品的读者基本都是清一色的男性,他印象最深的一个长期追文的女读者,最后成了他妻子。
七品两年前结婚,不久前刚有了一个孩子。晚上熬夜写小说之余,还多了照顾娃的新任务,但新手爸爸觉得自己“特别幸福”。妻子最初是七品小说的忠实读者,不但追文,还加读者QQ群,从QQ群里加了七品,天天和他聊天。开始聊书中她喜欢的人物和情节,后来越来越熟。
“当时我想,这人得长的多丑啊,还看军事。一开始还不爱搭理她。”七品开玩笑说,时间长了以后,慢慢挺熟了,“有一天给我发个照片,一看,挺好看呀。”
那年,七品跑到大连去“见网友”,两人顺其自然地在一起了。后来,妻子辞掉工作和他来到了淮北。
写网文在淮北是一个特殊的职业,七品平时的朋友有的还在煤矿上班,有的自己做些生意。大家都很羡慕他,觉得“太自由了”。也有人试着去写,却没一个人成功。
“写网络小说,就是一个‘熬’字,开始写的时候,你得熬字数,因为写不到100万字,根本不知道怎么写。字数有了,再写的话,还得需要熬成绩、熬推荐,这些都放到一边,写的时候,码字一天两天可以,甚至说一周两周,一个月两个月都可以,但是一年365天一直熬,这样熬上好几年,真不是谁都能熬得住的。”七品不承认自己有写网文的天赋,而是觉得坚持是最重要的。
写作7年,七品也有过断更,但基本维持着每天6000字左右的更新,对自己的要求是,“每一本都保持一定的质量水平线,每一本都比前一本要好。”
在“八·一”建军节的当天,七品给自己首发的新书《兵者》打赏了100000阅点,并给自己留言,“爷,今个是八一,感谢你兵心不死,感谢你这些年笔耕不辍,抒写属于兵的忠诚与荣誉!爷,这些年你很累,这些年你很辛苦,但你依旧充满斗志,昂首披荆,大步向前!爷,前面的道路依旧很长,你依旧得吹起号角前行,揣着兵魂,提着信仰,狂暴着冲锋陷阵——爷,辛苦了!”这,也许就是成为网文作者之后的七品的“兵者之心”。
责任编辑:陈诗怀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