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金改实验室

央行货政委委员马骏: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核心在于稳杠杆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实习生 席欣娟

2018-11-09 14:14  来源:澎湃新闻

马骏
今年二季度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一路下探,美元的强势升值是主要原因,而更深层次的因素之一则在于美联储的持续渐进加息。
美联储也愈发呈现出“鹰派”的气象,11月的货币政策声明再次强调渐进加息,而芝商所Fed Watch工具显示美联储12月加息的概率上升至75.8%。
与此同时,在信用违约屡屡爆仓的压力下,人民银行引导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稳定和促进民营企业债券融资。
在此之际,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第十次专题会议,会议提出,要在实施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增强微观主体活力和发挥好资本市场功能三者之间,形成三角形支撑框架,促进国民经济整体良性循环。
国内外形势诡谲多变,央行的任务越来越重,对央行政策目标过多的质疑之声再起。11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表示,当前之际,推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核心的内容是稳杠杆,不能让杠杆率快速上升,但也不追求在短期内快速的降杠杆。
澎湃新闻:中美利差扩大给人民币汇率带来很大的压力,美联储12月加息的概率仍在提升,央行对此应如何应对?
马骏:我倒不一定觉得美联储加息的概率在增大,反而有可能在降低。最近美国股市跌得挺猛,特朗普说是不是美联储加息加得太猛了,才造成股市的下行压力。而且美国的实体经济也肯定会受影响,美国的那些高杠杆行业,会由于加息而有较大的负担。在股票下跌,实体经济开始感到痛楚的情况下,美联储加息不一定会像原来预期的这么快。如果美联储的加息能够减缓的话,就有利于新兴市场货币的企稳乃至强势。过去一段时间美元涨的这么快,主要是因为美元加息加得快,而其它多数国家没有加息的空间,甚至要减息。如果从现在开始美国放缓加息步伐,其它国家货币面临的贬值压力就减少了,甚至可能开始升值周期。
澎湃新闻:关于民企融资难融资贵,央行最近研究设立民企股权融资支持工具,为此提供初始引导资金,MPA考核也将增加民企贷款投放专项指标。你认为央行在助力民企方面还有更多的空间吗? 后续是否还会再推出其他工具?当前货币政策是否目标太多而工具太少?
马骏:关于货币政策的目标问题,这是个大问题,非常重要。我今年年初和管涛写了一本书,叫《利率市场化与货币政策框架转型》,谈到这个问题,即要解决货币政策目标过多的问题,但需要中长期的很多方面的努力和推动。
关于民企融资方面的支持,除了为民营企业提供增信服务,我比较关心的是应该解决一些银行业金融机构对信贷员实行不良贷款“终身追责制”的问题(有些不是明文规定,但事实上发生的做法)。许多民营企业抱怨,它们得不到贷款的原因是银行信贷员说终身负责制让他(她)们不敢向民企放贷。这个机制是与现行法律相悖的。我说过,相关监管部门应该要求银行实行尽职免责的要求。什么叫尽职免责?就是作为一个银行,放不放贷,需要走规定的流程。贷款的申请人,如企业,需要提供各种财务报表,与项目相关资质、审批、认证,银行要开展尽职调查,经过风险管理部的评估,然后走贷款审查委员会的审批、授信等步骤。这几个流程全部过了以后,如果银行决定给某家民企贷款,那么信贷员就不应该为贷款违约终身负责。也就是说,尽职之后,就应该免责。未来需要监管部门来明确尽职免责的具体实施的方法,而不能含糊其辞。
澎湃新闻:你最近呼吁应该降低绿色信贷的风险权重,以激励银行加大投放绿色信贷。能否介绍一下背景?另外,这项措施是否会影响信贷的总体质量?
马骏:2017年的数据表明绿色信贷的不良率只有0.4%,而整个银行业的不良率在1.7%左右。因此绿色信贷的风险远远低于其他非绿色信贷的风险。在这个基础上就有必要考虑降低绿色资产风险权重,绿色资产属于低风险资产。
这个问题在国际上已经有讨论了。国际上的基本共识是,如果我们能证明绿色资产确实风险要比其他资产来得低的话,就应该可以按审慎原则考虑降低绿色资产风险权重。我们做了一个初步的研究发现,如果把我国的绿色资产风险权重从现在的100%降到50%的话,可以让绿色信贷的成本降低0.5个百分点,或者50个基点。这个措施适合于现在这个时机。目前,一方面我们要结构转型,推动绿色金融的进一步发展,同时还要抵御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
目前下行压力的主要来源在什么地方呢?来自于投资。几年以前我们的投资增速都是百分之十几,但现在只有五点几的增长。但是也不能什么都干,比如“铁公鸡”在有些地方已经出现了过剩,房地产在有些地方也已经过剩。现在最短缺,最需要的就是绿色、环保领域的投资。如果既能够满足结构调整的需要,推动绿色发展,又能够在缓解投资下行方面起到积极的作用,这样的政策才是现在最需要的。因此,降低绿色资产风险权重,就是应该是当务之急。
澎湃新闻:国务院金融委首次提出“三角形支撑框架”,其中重要的一环就是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应如何理解当前形势下的“稳健中性”?今年是否还有再降准的必要?
马骏:“稳健中性”一个比较核心的内容就是稳杠杆,就是让我们的杠杆率不要快速上升,但是我们也不追求在短期内快速的降杠杆。今年实际GDP增速估计是百分之六点几,加上百分之二点几的膨胀,那就是八点几的名义GDP增长率,按照稳杠杆的要求,M2增速应该是与名义GDP基本匹配的。
责任编辑:郑景昕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