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长三角政商

无锡一女子长期虐打9岁女儿:并无精神疾病,已被刑拘

张建波/扬子晚报网

2018-10-19 21:27 

扬子晚报网10月19日消息,小学生上学期间被发现浑身是伤,老师赶忙报警,最终了解下来,是被人殴打导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打人的竟然是孩子生母,而且这么干还不是一次两次。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被打女孩名叫洁洁(化名),就读于一所外来民工子弟学校,被老师发现时浑身多处伤痕,疼得没法写字,走路姿势也不对,老师报警后洁洁被送往医院。
当地检察机关介入后,联同妇联、公安、民政等多部门,就被虐女童监护权落实、启动国家救助等程序共同发力,全力维护儿童的合法权益。与此同时,由妇联出面提起诉讼,要求追究孩子生母的刑事责任。
考虑到孩子再继续与生母一起生活实在“太危险”,检察机关将启动国家亲权剥夺程序,撤销孩子父母的监护权,并将之移交给孩子的爷爷,“先刑事再民事,剥夺其生母和继父的监护权后,孩子的爷爷将行使监护权。经过无锡和孩子老家,我们两地多部门联同,共同为其编织一张有力的法律保护网。”
生母用木棍等工具殴打女儿
老师发现伤痕后紧急报警

今年6月4日下午4点多,无锡市堰桥派出所接到一起来自该市惠山区南湖巷小学老师的“特殊警情”。报警的学校老师沈其芳报警时称,自己的一名学生洁洁情绪低落,没法写字,走路姿势也不对,后来发现其身上有多处伤势,因伤情太过严重,已经送往学校附近的惠山区第二人民医院救治。
受伤的学生是名女孩,2009年出生,叫洁洁。孩子说,自己身上的伤是头一天被妈妈杨某梅多次殴打导致的。
警方后来在医院大厅将杨某梅抓获,随后传唤至派出所审查。经审查,杨某梅交代了在家中因琐事用木棍、铁衣架等工具殴打女儿洁洁的犯罪事实。所谓“虎毒不食子”,杨某梅作为洁洁的“生母”竟然下此毒手。
据了解,洁洁就读于当地一所外来民工子弟学校,洁洁随在无锡打工的生母和继父一起生活。洁洁说,之所以被打,是因为被母亲怀疑她偷拿家里大人和同学的少量财物、食品等。而其继父在看到其被打时麻木不仁、视若无睹,甚至偶尔亦参与殴打。
本案的案情办理介绍书  本文图片均来自紫牛新闻
看到孩子伤情
检察官和医生护士都落泪了

依据相关规定,警方随即将相关情况向惠山区人民检察院(下称“惠山检察院”)进行了通报,提请检察机关提前介入。惠山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部门的检察官等随后也赶到了医院。
“当时,是洁洁上课时不写作业,老师问,她就说,因为疼没法写。老师很敏感,就带到洗手间去检查伤势,发现情况非常严重,就报警了。”说起洁洁的遭遇,负责案件的徐检察官也唏嘘不已。
 在医院为洁洁设立考场
“作为检察官,我们的职业要求,是秉持中立和理性。但是我看到孩子的伤情,还是落泪了,周围的医生和护士都落泪了。”当时,惠山区第二人民医院的医生认为,洁洁全身弥漫性大面积戳伤、损伤,若不及时转院治疗,可能造成器官衰竭,有生命危险。
经过协调,孩子随后被送往无锡市儿童医院,并立即入住重症监护室。经过鉴定,洁洁的伤情已经达到了轻伤二级。随后,洁洁在医院接受了系统治疗,一段时间后,病情稳定了下来,不过仍然需要继续住院。
公安机关正式立案侦查
同日对杨某梅刑事拘留

与此同时,惠山检察院与当地区妇联等机构开始迅速对接,对洁洁的后续监护、安置、救济等工作进行会商,全力维护孩子的合法权益,并将相关情况报市检察院。之后,检察官迅速同步介入案件侦查,引导公安机关进行侦查,就客观证据固定、言词证据采集等方面全面引导,并要求制作好同步录音录像工作,重点就毒打虐待的原因、方法,参与人员,造成的伤势等进行审查、分析,还要求公安机关对其母亲做精神病鉴定。
洁洁躺在病床上,抱着喜爱的玩偶
6月5日,当地公安机关正式立案侦查,同日对杨某梅刑事拘留。6月12日,惠山检察院未检部门和控告申诉部门联动牵头,与区公安分局、民政局、妇联以及街道、学校等相关部门就被虐女童监护权落实、启动国家救助等程序共同发力,确认女童符合启动国家救助条件,随后迅速落实救助第一手资料,启动国家救助程序,并为其申请了3万元救助金,保证了孩子能够继续接受治疗。“继续住院治疗。这里面的费用问题很棘手。通过我们调查,洁洁家里无法承担,所以我们为其进行了司法救助申请。”检察官透露。
此外,有关方面还积极协调专业力量,对洁洁进行了心理疏导,减缓其内心的恐惧和焦虑。
与此同时,其生母目前为取保候审,等待她的将是法律的惩罚。
经鉴定其生母并无精神疾病
生母还说:觉得自己教育方式没问题

检察官表示,经过一系列的调查,尤其是更多内情被发现,他们认为解决了治疗问题后,另一件事需要马上解决,也就是孩子未来的问题。
据透露,当时为了确认洁洁的生母,1980年出生的杨某梅是否存在精神疾病,导致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此毒手,警方还为其做了相关鉴定,发现其并无精神方面的问题。即使到后来,杨某梅声称,自己就是要教育孩子,觉得自己的教育方式没有问题,属于“很正常”的事情。“包括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后来与她妈妈聊了,发现是教育方式和观念出了问题,他们就觉得,为了教育孩子,这样下重手,是没有问题的,就应该这么做。”
考虑到洁洁的生母,一直没有要“反悔”的意思,甚至认为自己这样做是家庭的事,与他人无关,更不犯法,检察官认为,她已经不适合继续监护。同时,洁洁的继父虽然在洁洁生母被刑事拘留后,主动放弃监护权,但因其亦参与过殴打,所以也被取保候审。“父母不适合继续监护,况且将被追究刑事责任,孩子的抚养问题、监护问题,生活学习等各种问题,后续的保障,必须要通盘考虑仔细。”
为保障孩子未来
追究生母“刑责”还将启动“监护权转移”

经过协商,确定由惠山区妇联作为提起撤销监护权诉讼的主体,而惠山区检察院则作为支持起诉方参与后续的刑事诉讼程序,“我们检察院、妇联,就监护权撤销、变更诉讼提起、监护权落实、程序进行、文书制作、庭审参与方式等深入交流,对有分歧的地方重点协商,求同存异,最大限度保障女童合法权益。”
与此同时,惠山区检察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积极履行检察职能,综合运用刑事、民事手段全面保护受虐女童洁洁的合法权益,确定启动监护权撤销和转移,“当时,经过多部门的会商,与孩子的爷爷、姑姑等人交换了意见,达成了共识,决定孩子的监护权交由孩子爷爷。”而一旦刑事部分的程序走完,检察机关将立即启动民事部分的监护权转移程序,“孩子爷爷和姑姑听说了情况后都不敢相信,他们愿意把孩子带回去抚养,因此我们认为监护权转移给爷爷是合适的。”
据悉,孩子的监护权转移后,并不影响到孩子的生活,孩子的生母、继父等依然有抚养洁洁的义务,必须要出钱抚养孩子。“这里面,需要厘清,监护权不是抚养权,后者是义务,即使监护权被剥夺,孩子父母的抚养义务,依然是要履行的。”为此,检察机关又与惠山区当地的街道、民政部门进行了协调,确定其继父所在工厂,每个月固定从其继父的工资卡上划扣800元至洁洁爷爷的银行账户,使其能够履行相应的抚养义务。
孩子已回到老家生活
来自“第二故乡”的关爱依然在持续

考虑到有可能的“二次伤害”,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未直接采访洁洁本人,而是透过相关方面了解到目前,洁洁也已经回到了老家,并与爷爷一起生活,并在当地入学,来自无锡的关怀和帮助也一直在持续着。同时,其监护权暂时移交给其爷爷。面对着无锡来的检察官叔叔阿姨,孩子说,现在在老家好多了,噩梦做得少了。
据悉,洁洁的案件发生后,来自各方的帮助,让其暂时渡过了难关。这当中,除了检察机关帮其申请了国家救助金,相关各方还就其学习、生活和后续的安置,做了大量的工作,给予了很多的帮助。比如说,无锡市、惠山区两级检察机关工作人员为洁洁捐款捐物,并对其进行了心理辅导。为了不影响洁洁的学业,在她住院治疗期间,学校为她开辟绿色通道,设立“医院考场”,让其在医院进行考试,确保了期末考试和后续转学等事宜顺利进行。惠山区检察院则积极协调洁洁老家当地的民政部门等,为其家庭办理了低保,当地相关方面亦表示,下一步会从医疗、就学、生活等方面全面予以关注,开辟绿色通道,尽快解决实际困难。
惠山检察院还通过发起募捐活动,设立了基金,将长期关注和跟踪洁洁的成长,帮助其顺利长大。“刑事诉讼的准备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下一步的重点也是难点,是监护权的撤销和转移。这里面,很多之前都没有操作过,包括我们和法院都是第一次经手,我们也将跟外地的检察机关进行学习,争取形成一个完善的方案,推动监护权的顺利转移。”
就在刚刚过去的中秋节,来自无锡检察官的慰问再次来到洁洁的身边。“包括当地的村委负责人也表示,会时刻跟进孩子的生活情况,及时帮助解决其家庭、生活困难。我们惠山检察院也将继续关注洁洁的情况,给予更多的关爱和帮助。”
检察官透露,根据他们了解的最新情况,目前,洁洁已经正常上学,生活也已恢复正常,在渐渐淡忘以往那段不堪的经历,家人们也尽量避免不再谈起。爷爷也透露他们对孩子这几年遭遇完全不知情,对真相感到震惊,愿意承担起照顾孩子,呵护其成长的责任。
新闻链接
案件推动促成当地未成年人
综合保护工作机制创新出炉

据了解,作为江苏省检察院确定的全面试点集中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执行检察、民事行政检察业务试点单位,惠山检察院正依据法律法规,积极履行检察职能,综合运用刑事、民事手段全面保护受虐女童合法权益,洁洁案件也是试点以来的首起典型案件。
针对此案暴露出的问题,该院对辖区内涉及到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的案件进行了一次彻底摸排,在已办案件的基础上,向辖区内派出所收集线索,对监护人等虐待未成年人的行为进行有力打击,综合采取多种措施,切实保证区内不管是本地儿童还是外来务工子女,在感受到家庭温暖和父母亲情的同时,也能充分体会到来自检察机关等司法机关的关爱和保护。在此基础上,惠山区未成年人综合保护工作机制创新推出并逐步完善。
比如说,在检察院和公安的共同努力下,惠山区未成年人执法办案中心设立,并打造了江苏省首家“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室”,从未成年人执法办案、跟踪帮教、程序设置、检察关爱等方面开展工作,“为了避免‘二次伤害’,现在该类案件,都是检察官与办案民警一起参与对受害者的询问,这样就避免不同办案单位重复询问,这对受害人也是很大的折磨。”据统计,工作室成立以来,共受理提请审查未成年人逮捕案件6件8人,受理审查起诉涉未成年案件9件13人。在今天举行的惠山区人民检察院新闻发布会上,记者了解到,相关做法将在无锡全市推广。
与此同时,无锡市首个《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干预试行办法》也正式出台,建立了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和对受侵害未成年人的心理干预、临时看护、司法救助、强制亲子教育等机制,明确教育、卫计等部门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发现未成年人遭受或疑似遭受权益侵害时,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备案登记,不得瞒报、漏报,并向检察机关、卫生主管部门备案登记,以便于相关方面第一时间发现犯罪,第一时间开展保护救助,避免未成年人遭受“二次伤害”。
“当洁洁这样的孩子,受到这样的虐待,其保护问题,就需要国家出面,而且需要形成一整套的成熟做法。”据了解,目前该案件的刑事诉讼程序已经正式启动,检察机关已经向法院正式提交了诉讼申请,法院方面已经正式立案,并将在近期开庭审理此案。待刑事部分结束后,“监护权转移”部分的工作也将接着启动。
(原题为《9岁女孩被亲妈长期虐打,老师报警,医生看到伤势哭了》)
责任编辑:柴敏懿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