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绿政公署

环保督察“回头看”:宁夏经信委谎报数据企图让环保背锅

郄建荣/法制日报

2018-10-19 16:01 

今年5月31日至7月1日,中央第一、第二环保督察组对河北省、宁夏回族自治区(以下简称宁夏自治区)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回头看”督察。今天,第一督察组组长朱之鑫、第二督察组组长吴新雄分别向两省(区)反馈“回头看”督察意见。
宁夏自治区经信委以环保“背锅”试图推脱责任、干扰决策等4起典型案件也随之曝光。
河北:结构性布局性污染仍然严重
中央环保“回头看”督察与第一轮督察最大的不同是,“回头看”督察将发现的突出问题进行了同步曝光。因此,朱之鑫今天在向河北省反馈“回头看”督察意见时除了将“回头看”期间同步曝光的问题再次有重点地向河北省反馈外,他指出,河北省结构性、布局性污染问题仍然严重。
朱之鑫指出,2017年河北省万元GDP能耗0.87吨标煤,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47%。在去产能的同时,生铁、粗钢产量同比分别增加600万吨和300万吨。
“石家庄市产业结构调整和重污染企业退城搬迁进展迟缓,2017年底前石家庄市政府未完成65万吨焦炭产能压减任务;全市‘火电围城’问题突出,现有25家火电企业65台机组,年耗煤量近1800万吨,作为全国极少数外送电的省会城市,至今未出台相关调整计划。”朱之鑫指出,唐山市环境空气质量排名长期位居全国重点城市后5名,亟待进一步加大压减钢铁产能、调整产业结构力度。
同时,朱之鑫在反馈意见时也谈到了河北省表面整改与敷衍整改问题。表面整改的典型包括无极县污水处理厂、晋州市第二污水处理厂等。朱之鑫说,沧州市政府统筹推动整改不力,沧浪渠等河流污染问题表面整改。至于敷衍整改,朱之鑫点了河北省国土资源厅对地热资源违规开发问题整改重视不够、推动不力问题;三河市矿山治理问题等。
朱之鑫说,督察组在河北省“回头看”时还发现,河北省廊坊市固安、永清等县制订的整改方案照抄照搬、敷衍应付;唐山市高新区和芦台经济开发区整改方案除个别地名人名外,其余内容完全一致,明显相互抄袭。
宁夏:对永宁县三家药企举报达到270件
今天,吴新雄在向宁夏自治区通报督察意见时,除了再次提及泰瑞制药表面整改;石嘴山市大武口区“冰雕大楼”事件;灵武再生资源循环经济示范区侵占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在“回头看”督察期间已经公开曝光的问题外,他还对督察中发现的其他问题也进行了公开。
吴新雄指出,宁夏自治区一些地方和部门思想认识仍不到位。他说,银川市永宁县制药企业异味问题困扰周边群众十多年,银川市委、市政府在“治与搬”上态度暧昧,对企业异味扰民问题能拖则拖,多年来形成边治理、边生产、边污染、边缴纳罚款的被动局面。此次“回头看”期间,群众针对永宁县三家药企投诉举报达到270件。
同时,吴新雄还提到了腾格里沙漠违法排污问题。他透露,腾格里沙漠违法排污问题引起中央高度重视,2016年督察又专门指出整改不到位问题,此次“回头看”仍发现整改不够彻底。其中,蓝丰化工废气收集处理不到位,厂区周边异味十分突出,蒸发池底泥应急处置设施管理不规范;瑞泰科技废水多次超标排放,约6000吨氯化钠结晶盐(危险废物)长期堆存;利安隆(中卫)60余吨中间体低品质紫外线吸收剂长期存放于铁桶,腐蚀严重;园区污水处理厂每天仍有约1万吨尾水排入照壁山人工湿地。
就敷衍整改问题,吴新雄指出,银川市应于2017年底完成“东热西送”项目,但市委、市政府推进不力,直至2017年10月才启动施工;应于2017年底前淘汰的6台10蒸吨/小时以下燃煤锅炉2018年4月才开始拆除,贺兰县大量瞒报锅炉数量,直接影响全区燃煤锅炉淘汰任务的完成。
此外,吴新雄说,宁夏自治区一些地方“假整改、真销号”,2017年12月石嘴山市及平罗县在太沙工业园区多家企业存在严重污染问题的情况下,擅自整改销号;灵武市羊绒产业园区没有按整改要求完成污水处理厂一期提标改造工程,竟然采取“偷梁换柱”的办法,用新建的二期工程顶替一期提标改造工程,弄虚作假;同心县政府在明知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任务没有完成的情况下,谎报完成并公示销号;石嘴山市发展改革委在平罗县循环产业园污水处理厂、医药产业园污水处理厂一级A提标改造工程主体工程未按期完成的情况下,即自行销号。
典型案件:宁夏经信委数据核算严重不实
宁夏自治区经济是不是出现了下滑?如果真的出现下滑原因是什么?在宁夏自治区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以下简称经信委)看来,这锅得中央环保督察来背。然而,中央环保“回头看”督察发现,经信委数据核算严重不实。
“回头看”督察发现,2017年9月以来,宁夏自治区经信委多次向自治区政府汇报称,环保督察、重污染天气应对、错峰生产等工作严重影响经济发展,将生态环境保护视作经济增长的负担,将发展与保护对立起来,与中央要求背道而驰。
吴新雄指出,2018年1月和5月,宁夏自治区经信委在未深入分析且相关数据明显错误的情况下,两次向自治区政府报告提出,若继续推进大气污染防治攻坚行动方案,将严重影响全年工业增长目标,试图推脱责任,干扰决策。
“自2017年9月起,自治区经信委分析工业经济运行情况时,多次将医药行业增加值下降归结为‘受环境保护督察影响’。”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督察发现,宁夏自治区一些医药企业环境问题突出,群众反映十分强烈,本应被严肃查处,彻底整改,但是自治区经信委仍为其停产整治找理由。永宁县泰瑞、启元等制药企业异味扰民问题在2016年就被中央环保督察重点督办,直至此次“回头看”仍未整改到位。
2017年11月,为落实采暖期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自治区经信委和环保厅联合印发《关于2017—2018年采暖期部分工业行业开展错峰生产的通知》,但是仅仅过去40天,经信委就向自治区政府汇报称,2018年一季度若是继续执行工业企业错峰生产措施,将严重影响全年工业增长目标完成。将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视作影响工业增长的“拦路虎”,致使多次被通报的太沙工业园区绿源恒活性炭有限公司等未完成环保整治的企业趁机复工。
经过调查,中央环保督察发现,经信委数据核算严重不实。督察组指出,2018年6月15日,经信委在自治区政府第10次常务会议再次汇报指出:全区因环境保护整治停产、限产企业106户,影响全区增速4个百分点。
中央环保督察组经过调查发现,经信委提出的全区因环境保护整治停限产企业106户,减少产值50亿元以上等数据,仅是通过各种渠道简单调度获得,未深入企业核实相关情况。106户停限产企业中,实际有52户受市场波动原因造成,其余54户企业虽然有因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而停产限产的原因。经进一步核实,主要还是市场原因造成的。如,被经信委列入环保治理停产名单中的宁夏光华活性炭有限公司贺兰活性炭厂2018年1至5月均正常生产,工业总产值为2317.6万元;被列入环保限产的银川兄弟彩兴化工有限公司2018年1至4月工业总产值13024万元,同比下降1439万元,但是企业称是由于市场价格原因,而非环保限产原因。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自治区经信委承担研究拟订全区新型工业化发展战略和政策、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等职能职责,却将环保整治视作全区经济增速下滑的主要原因之一,将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对立,重发展轻保护的思想严重,特别是通过环保“背锅”,试图推脱自身责任、干扰政府决策,影响十分恶劣。
其它三起典型案件是,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等工作敷衍整改;河北省石家庄市赞皇县“黑加油站”公然经营运行;河北省沧州市河流污染问题表面整改。
(原题为《河北宁夏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问题曝光 宁夏经信委谎报数据企图让环保背锅》)
责任编辑:崔烜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