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化课

巴西女性发起“他不行”运动反博尔索纳罗当选,目前还不太行

卢正琦、朱豫歌

2018-10-08 17:10  来源:澎湃新闻

2018年巴西总统大选,本以左翼形势向好开局。八月,前总统卢拉宣布作为劳工党(PT)总统候选人参选,一度在民调中获得三分之一以上支持,但由于贪腐与洗钱案缠身,参选申请最终被驳回。该党决定由原副总统候选人哈达德(Fernando Haddad)代替卢拉参选。卢拉的高人气为哈达德的支持率带来了短暂上升,但不久之后,形势迅速发生变化。社会自由党(PSL)总统候选人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民调一路走高,在遇刺受伤后更是高歌猛进,支持率稳稳占据榜首,超过其后两名竞争者之和。
巴西社会自由党(PSL)总统候选人博尔索纳罗。
10月7日,巴西总统大选进行了首轮投票,最终,博尔索纳罗获得47,16%的选票,遥遥领先于获得28,80%选票的哈达徳。虽然在首轮投票中没有任何候选人选票过半数,尚需进行第二轮选举,但博尔索纳罗有大概率会上台执政。
10月3日,劳工党(PT)总统候选人哈达德为自己拉票。背景照片为巴西前总统卢拉 视觉中国 资料
然而,险些直接当选的博尔索纳罗同时是一位史无前例的激起大规模反对的总统候选人,因为他在民调中表现强势且持极右翼主张。从政二十余年以来,博尔索纳罗从不掩饰他的性别歧视观念,这一点在竞选过程中饱受批评,也激起了影响广泛的“#EleNão”(葡萄牙语:他不行)运动。
博尔索纳罗遇袭现场。
2017年4月,博尔索纳罗在里约热内卢发表演说。当提到家人时,他表示:“我有五个孩子,其中四个是男孩,生第五个的时候,我软弱了一下,就生出了一个女孩(Eu tenho 5 filhos. Foram 4 homens, a quinta eu dei uma fraquejada e veio uma mulher)”。此外,他还曾表示应废止因性别原因杀害女性可获罪的条款,并以女性需要受孕与抚养子女为由,反对男女同工同酬。博尔索纳罗的偏见还不止于此。面对孩子是同性恋的假设,他回应说:“我的孩子不会是同性恋,因为他受到过良好的教育。”其中不仅可见对性少数群体的歧视,中产阶级的优越感也呼之欲出。各种加剧社会不平等的思想倾向,几乎成为其政治形象的底色。

受伤的博尔索纳罗躺在病床上。
反对者的担忧很有道理:一旦博尔索纳罗上台,将这些设想付诸实践,非但巴西女性平权斗争将面临巨大障碍,已获承认的权利也可能被剥夺,多年努力将付之东流。这种情况下,互联网上出现了标签为#EleNão的话题,反对博尔索纳罗上台。在#EleNão标签下,反对者直斥他为法西斯主义者,对其歧视女性、性少数群体、少数族裔的言论口诛笔伐。 8月30日,Facebook小组“女性联合反对博尔索纳罗(Mulheres Unidas Contra Bolsonaro)”成立,规模迅速扩大,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9月15日,小组主页遭到黑客攻击,页面被支持博尔索纳罗的内容覆盖,一度导致其本人误认并转发称赞。据巴伊亚警方调查,攻击来自该总统候选人的支持者,且对组织主要成员的个人信息安全造成威胁。小组一面试图恢复主页内容,同时有部分成员转移至“他不行(EleNão)”小组,仍按原模式组织反对活动。
9月23日,在推特话题#EleNão下,著名歌手、女演员丹妮艾拉·梅尔库里(Daniela Mercury)发布视频,实名反对社会自由党(PLS)和巴西劳工复兴党(PRTB)总统候选人博尔索纳罗,号召巴西女性参与9月29日的反对者集会活动。视频结尾,丹尼艾拉邀请女星阿妮塔(Anitta)发声,后者一反先前的模糊态度,随即发布视频响应。随后,这一行动以视频邀请的形式迅速传播,引起巨大社会效应。9月29日,百万巴西女性高举#EleNão 标牌走上街头,呼吁反对博尔索纳罗。
当地时间2018年9月29日,巴西里约热内卢,民众游行抗议来自社会自由党(PSL)的总统候选人博尔索纳罗。视觉中国 资料
一些参与者强调,支持这一运动并非仅仅出自政治动机,更是反对社会不平等的道德诉求的表达。如果说博尔索纳罗极具歧视性的主张集中激发了女性的不满情绪,那么追根溯源,近年来巴西女性社会参与意识和群体力量的上升才是她们发起此次运动的必要条件。随着女性主义运动的推进,巴西的女性在整体上权利意识愈发强烈,开始对一系列社会不平等问题进行抗争,也取得了颇为可观的成效。就女性面临的家庭关系而言,2006年时家庭暴力与家庭法(Lei de Violência Doméstica e Familiar)出台,免受家庭暴力的权利受到法律的保护。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女性活跃在政治舞台上,参与了女性权利提升的良性循环。
在本次巴西总统大选中,选民人数约350万,其中女性所占比例超过50%,意味着女性的投票将更能影响到大选的最终结果。更值得一提的是,巴西历来的总统大选中,许多选民都不会过早地做出明确的决定,这些人谨慎地关注着几位候选人在大选前最后时刻的动态,其中同样以女性居多。从这两点来看,女性群体在此次大选中有足够的潜在影响力。
总统大选中主要由女性发起、要求女性权利的大规模运动,在巴西历史上绝无仅有。虽然意义重大,但#EleNão运动进行得并不顺利。9月29日集会活动之后,民调结果不尽如人意。博尔索纳罗的支持率不降反升,以超过十个百分点的优势领先劳工党(PT)候选人哈达德。反观博尔索纳罗的反对率,在#EleNão运动展开得如火如荼之时,仍始终保持在45%上下,没有明显的上升。另外,截至9月26日,丹妮艾拉·梅尔库里最初录制的视频在Youtube上的播放率已超过165万次,但点赞数仅1.4万,反对则有84.8万之多。视频下的评论或许揭示了一部分原因:#EleNão运动热度持续上升,激化了左翼政党反对者的不满情绪,使一些原本不支持极右翼的选民转而支持博尔索纳罗。由此可见,这场运动固然彰显出女性力量的提高,但也暴露出这一力量目前仍有诸多不足。
10月8日,一名女子抱着孩子参加大选投票。视觉中国 图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女性力量”一词用于巴西大选还为时过早。正如传统男权社会存在分层,女性力量也被不同利益群体分割。此次大选中各方势力角逐,尽管女性中关注社会平等的一部分所组织的#Elenão运动声势浩大,但另有城市中产阶级女性作为既得利益者,下层女性又多笃信传统基督教家庭观念,二者的影响也不容小觑。
截至9月26日,已有49%的女性选民表示将不会投票给博尔索纳罗,但仍有17%的女性表示将支持该候选人。原因十分清楚——正是他反复引用的那句竞选宣言:“巴西高于一切,上帝高于所有。(BRASIL ACIMA DE TUDO, DEUS ACIMA DE TODOS.)”。城市中产阶级厌弃了一向维护工人阶级利益的劳工党,社会底层基督教家庭依然虔信宗教。借助这些,博尔索纳罗牢牢握住了赢取这些女性支持的筹码。至于他在城市暴力、毒品交易等方面的具体主张,在这一意义上不过是锦上添花。
第一轮投票的结果也显示了#EleNão(他不行)运动未能完成预期目标。尽管结果不尽人意,然而,同拉美其它国家一样,巴西政局向来难以捉摸、不可预测。本届总统大选中,主要竞争者博尔索纳罗和哈达德都遭到了极其猛烈的反对,传达出选民普遍的失望情绪,更增添了选举的不确定性。前总统卢拉的个人魅力为劳工党候选人带来了相当可观的支持率,但自其执政以来,巴西经济持续低迷,社会状况改善效率不如人意,加上卢拉本人贪污入狱的致命一击,使哈达德在选举中不得不面临被动局面。同时,巴西政局右翼抬头趋势明显,是以博尔索纳罗的极右翼主张尽管备受批评,但对特定阶层仍有稳固的吸引力。与劳工党针锋相对的立场也能赚到可观的选票,因此博尔索纳罗在第一轮选举中拥有巨大优势。但另一方面,以#EleNão(他不行)运动为代表的反对组织潜力巨大,很可能在第二轮选举中实现联合,截断博尔索纳罗当选之路。
在这一背景下,尽管#EleNão(他不行)运动在此一阶段壮志未酬,未来也可能遭到压制,但依然呈现出巴西女性权利和意识相互促进、不断上升的趋势。当然,由于兼具政治和社会属性,这场运动的得失也无法依据单一取向评判。运动的发起本身,仍可被看作女性主义运动取得的卓越成就,显示出女性力量在社会政治参与上可期的未来。
作者为北京大学葡萄牙语专业三年级学生,目前在巴西坎皮纳斯州立大学交换学习。
责任编辑:张喆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