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美国那点事|共和党“阿甘”卡瓦诺会成为最“右”的大法官吗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陈伟

2018-10-07 10:01  来源:澎湃新闻

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东方IC 资料
美国当地时间10月6日,美国国会参议院以50票赞成、48票反对的投票结果,批准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美国最高法院再次配齐全部9名大法官,再次回到保守派大法官5比4占多数的局面。
卡瓦诺:共和党的“阿甘”
卡瓦诺出任大法官的听证和批准过程堪称惊心动魄,险象环生。9月4日国会听证会首日,参议院少数党“党鞭”、伊利诺伊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迪克•德宾(Dick Durbin)当面讥讽挖苦卡瓦诺:“你看上去是一个变色龙(Zelig)或共和党政治的阿甘(Forrest Gump)。你出现在每一个(共和党政治的)的犯罪现场。”
迪克•德宾参议员是好莱坞电影迷。他提及的《变色龙》(Zelig)是美国著名导演伍迪•艾伦1983年拍摄的一部反讽风格的“伪记录片”(mockumentary)。阿甘是1995年奥斯卡最佳故事片《阿甘正传》(Forrest Gump)的主角。他大智若愚,神通广大,出现在二战后美国几乎所有重要事件的历史现场:民权运动、肯尼迪遇刺、越南战争、反战集会、女权运动、性解放、嬉皮士叛逆、人类登月、水门事件、乒乓外交、苹果公司上市、里根遇刺,等等。
与电影中的阿甘相比,“共和党政治的阿甘”卡瓦诺是出类拔萃、资质全面的政治和法律人物,他近乎奇迹般地出现在近20年来美国几乎所有政治事件或大案要案的现场:白水案、福斯特案、“拉链门”案、弹劾克林顿、小埃连案、2000年大选计票、提名首席大法官、安然公司破产、“9.11”事件、反恐战争、“虐俘门”、“窃听门”,等等。
卡瓦诺还是小布什总统核心权力圈的心腹幕僚和高级智囊,其工作职能涉及从反恐战争、国际协议到减税方案、移民政策等全部内政外交、军国大事。
出任联邦上诉法官后,卡瓦诺在堕胎权、持枪权、平权措施、环境保护、同性恋权利、奥巴马医保方案、总统行政特权等方面持保守派立场。
2018年7月特朗普总统宣布大法官提名时说:“在法律界,卡瓦诺被认为是法官中的法官,是同龄人当中真正的思想领袖。”“他是一位杰出的法学家,写作风格明快,被普遍认为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优秀、最敏锐的法律人才。”
共和党提名大法官的惨痛教训
从卡瓦诺的个人经历来看,其政治和党派色彩确实过于浓厚。在近百年来共和党提名的大法官候选人中,尚找不到一人像卡瓦诺这样与当代美国政治的重大事件有如此紧密的牵连,与总统核心权力圈有如此密切的私人关系。由此铸定了卡瓦诺必遭民主党超乎寻常强力阻击的命运。
美国著名宪法学者、“五角大楼文件泄密案”(New York Times v. United States, 1971)的辩方律师亚历山大•比克尔(Alexander Bickel)精辟地指出:“美国总统任命一位大法官时,就像是把一枝利箭射向了遥远的未来,甚至被任命者自己也无法告诉你,今后面对诸多司法裁决时,他将会如何思考。”
在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问题上,共和党的历史教训非常惨痛。
曾有记者曾问共和党总统艾森豪威尔:在总统任期内,你是否犯过重大错误?艾森豪威尔回答:“犯过两个错误。两个都坐在最高法院。”
艾森豪威尔犯过的“两个错误”,就是二战后美国最著名的自由派大法官厄尔•沃伦(1953─1969任职)和小威廉•布伦南(1956─1990任职)。两人原来都是共和党温和保守派,坐上大法官席位后,一不留神却180度急剧转变立场。
1987年,联邦最高法院“骑墙派”小路易斯•鲍威尔大法官宣布退休。为了避免重蹈覆辙,里根总统决定提名铁杆保守派、时任联邦上诉法院法官罗伯特•博克出任大法官,遭到民主党极力反对。参议院投票以58对42票否决了博克的提名。
由于当年民主党在参议院占据多数优势,里根总统被迫妥协,提名素有共和党温和派名声的联邦上诉法院法官安东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出任大法官。参议院以97比0票予以确认。
在美国最高法院,持温和立场的中间派扮演重要角色。在自由派和保守派大法官4比4持平的局面下,最后一票的作用至关重要!绝大多数重大争议案件,皆由这种立场飘忽不定的“摇摆票”、“骑墙派”一票定乾坤。
提名卡瓦诺:共和党为何不吸取教训
美国大法官的判决往往对美国法律、政治、社会产生深远影响,甚至有可能改变美国的面貌。9位大法官都是终身职,需要等到有人过世、退休、辞职或遭国会弹劾去职,时任总统才能够提名替补。而总统提名后也需要联邦参议院投票通过,大法官才能就任。
在2018年度,联邦最高法院有3位大法官年届或超过80岁,分别是85岁的极左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80岁的偏左派布瑞尔(Stephen Breyer),以及立场摇摆、经常是关键案例中决定性一票的82岁肯尼迪。
2018年6月,身体尚佳的肯尼迪大法官突然宣布退休,美国政界一片哗然。当时特别检察官罗伯特 •穆勒对特朗普总统“通俄门”、妨害司法、滥用权力等问题的调查步步惊心。假如特朗普任期内官司临头,最终将由9位大法官一槌定音。在此背景下,最高法院至关重要的摇摆票“第5票”,将可能决定美国未来的政治和法律走向。
据美国媒体披露,肯尼迪大法官的儿子贾斯廷•肯尼迪(Justin Kennedy)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任职11年,涉嫌卷入德意志银行对特朗普房地产公司贷款的丑闻。德意志银行是特朗普公司的最大的债权人,后者欠了它约3亿美元。目前特别检察官正在调查德意志银行与特朗普关系的深层内幕。
如果今后涉及特朗普的大案要案上诉到最高法院,肯尼迪将不得不回避,导致最高法院出现4比4的僵局,美国将可能出现前所未有的宪法危机。选择此时急流勇退,对肯尼迪本人、对共和党、对特朗普、对美国无疑是一个最佳选择。
问题的关键在于,与相对温和中立的肯尼迪相比,卡瓦诺看上去是铁杆保守派,必然导致美国最高法院变得更加保守。今后数十年间,年富力强的卡瓦诺可能就堕胎权、同性恋权利、枪支管制、医疗保健和移民问题等做出影响深远的裁定。
事实上,共和党对于成功提名一位大法官有一定的信心。在2018年度,共和党在参议院有51个席位,可能的摇摆票是阿拉斯加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丽莎•穆尔科斯基、缅因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苏珊•柯琳斯,即使其中一人反水,50票也能通过。如果出现50比50平局,平时不参加投票的副总统兼参议院议长彭斯可以投下决定性一票。此外,也有可能有几个民主党参议员为了讨好本州倾向共和党的选民,会向本党申请特批,跟风改投赞成票,因此最后的结局有可能是54比46。
在此背景下,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肯塔基州联邦参议院米奇•麦康诺(Mitch McConnell)向特朗普打过招呼:可以放心大胆提名一位铁杆共和党保守派出任大法官。
卡瓦诺“威胁太大”,民主党“全力封杀”
卡瓦诺的提名宣布20分钟后,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宣称:“这个提名对民主党威胁太大,必须竭尽全力予以封杀”。
可是,民主党封杀卡瓦诺并无正当理由。直到现在,没有任何民主党人质疑卡瓦诺的资历和能力。民主党议员抵制卡瓦诺的手段一开始是拖延,寄希望于拖延到11月初国会中期选举之后。如果民主党能够重占参议院多数,将迫使特朗普重新提名一位立场比较温和的大法官人选。
由于卡瓦诺在白宫担任过重要职务,民主党议员不断索要白宫机密文件。白宫办公厅因卡瓦诺听证提供给参议院的文件和备忘录,比他之前的5位大法官加起来还多10倍。民主党议员还提出各种问题,但卡瓦诺以前有过出任联邦上诉法院法官时听证的经验,应对自如。
为了达到拖延的目的,民主党还出动了一帮抗议者大闹听证会现场。四天听证会,先后有200多抗议者被捕。
9月中旬,卡瓦诺基本上闯过听证关卡。突然从斜刺里杀出一位克莉斯婷•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一场惊心动魄的国会听证对质大战立刻打响。
福特女士是加州帕罗•奥图大学(Palo Alto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她指控,36年前(1982年)她15岁时,在一次同学朋友聚会时喝了一瓶啤酒,随后遭到17岁的卡瓦诺未遂性侵。
然而,接受国会质询时,福特女士声称,她已经忘记了在谁家聚会、案发哪月哪天、乘谁的车前往、事后如何回家。她提供了4个参加过那次聚会的证人,可是没有一个人记得聚会之事,其中包括至今与她保持联系的中学闺蜜。
福特女士在国会作证时,没有一个人敢质疑她是否撒谎,没有一个共和党参议员敢深挖破绽,交叉盘问,或者质疑未遂性侵事件或许确实发生过,但15岁小女孩酒后有可能记不清楚时间、地点和涉嫌人。即使卡瓦诺也不敢质疑福特女士是否诬告,只能说她是不是认错人了?
福特女士接受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后,卡瓦诺也出席作证,就福特女士所指控的性侵未遂事件接受参议院质询。卡瓦诺情绪相当激动,甚至几度哽咽。他否认曾侮辱过福特女士,同时声明自己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没有性侵过他人。
卡瓦诺回答质询和自我辩解临近结束时,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突然爆发。他高声为卡瓦诺辩护,痛斥民主党“卑鄙无耻”,言词和场景比好莱坞电影或电视剧《纸牌屋》还要精彩。
9月27日的听证会结束后,司法委员会以11比10票同意下一步进行参议院全体投票,前提条件是白宫下令联邦调查局介入,进行为期一周的深入调查。
这个要求基本上是拖延时间。早在2018年7月20日,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加州民主党参议员黛安•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就已收到指控信,由于证据过于薄弱,联邦调查局无法启动调查,加上福特女士希望保密,民主党议员没有公开指控。
10月4日上午,联邦调查局向国会提交了调查报告,表明福特女士和其他两个关于卡瓦诺性骚扰的指控皆无根据。
卡瓦诺将成为下一个托马斯?
10月6日,参议院批准了对卡瓦诺的任命。跨党投票的参议员有两位:阿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丽莎•穆尔科斯基投下反对票;西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投了赞成票。
美国国会两党争斗,相互揭短,相互监督,把权力关在笼子里。国会听证会对大法官、内阁部长等人事任命予以严格审查,同样体现了权力的制衡。
可是,两党争斗需要遵循基本底线。如今美国社会日益扭曲和分裂,陷入巨大的政治分裂,两党之间时常剑拔弩张,甚至把对手视为魔鬼猛兽。
卡瓦诺成功进入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拥有了比较稳定的“5票优势”。但是有专家认为,“骑墙派”肯尼迪大法官退休后,立场相对温和的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将可能取代这一关键性角色。
1991年,安妮塔•希尔(Anita Hill)指控当时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性骚扰。托马斯大法官一直耿耿于怀。近30年来,他一直是最高法院的极右派。
大法官也是人,人的喜怒哀乐无不具有。卡瓦诺会不会是下一个托马斯呢?
(作者是旅美华裔作家,著有《笼子里的美国总统》)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