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马尔代夫大选“变天”背后, 5%经济增长为何未保亚明连任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毛克疾

2018-09-28 17:13  来源:澎湃新闻

反对党候选人易卜拉欣·穆罕默德·萨利赫与支持者握手。视觉中国 图
在9月24日结束的马尔代夫大选中,反对党候选人易卜拉欣·穆罕默德·萨利赫(Ibrahim Mohamed Solih)击败现任总统阿卜杜拉·亚明(Abdulla Yaameen)。这场印度洋岛国的正常的政权交替,却因为大量国际媒体的渲染忽然显得举世瞩目起来。
亚明实用主义引发的政治危机
2013年马尔代夫大选中,在经过两轮形势错综复杂的选战,亚明以微弱优势战胜穆罕默德·纳希德(Mohamed Nasheed)成功当选。从此以后,亚明就走上了他与众不同的“叛逆”之旅,这条“叛逆之路”沿着经济、外交、政治顺序依次展开,他也站到了国内多股反对派、印度和美欧的对立面上。这是马尔代夫2018年大选不可忽略的大背景。
在经济政策上,与强调小而美的自足经济和低碳环保的前总统纳希德大相径庭,亚明一上台就强调大规模旅游业(mass tourism)和基础设施的跨越式发展(mega-developments)。亚明和纳希德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后者非常在乎“政治正确”,因此屡屡试图扮演“道德领袖”的角色(例如,他在联合国气候大会上发表了声情并茂的演讲;召开“水下内阁会议”以警世人;把零碳排放当作马尔代夫的发展国策等等)。但是亚明则完全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似乎毫不在乎外界的看法。
比起纳希德强调的碳排放问题,亚明更注重用“跨越式发展”解决卫生间、下水管道、垃圾处理、日常出行这些基本需求问题。对此,亚明的策略是通过“异地安置”把偏远小岛居民集中到少数几个大岛,通过集中建设改善大岛的基础设施提高居民生活质量,再把无人小岛高价出租、转卖到专业开发商手中,兼顾环保进行规模化开发。如果顺利实施,亚明就可以一石三鸟,既解决了小岛居民的生活困难问题,又解决了基础设施资金来源和小岛环境保护问题,还解决了居民的生计和国家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亚明经济策略的变化埋下了其外交策略变化的伏笔。虽然“异地安置”可以解决实际问题,但却因涉及“非自愿”拆迁、新增碳排放、举债大搞基建而不符合西方的“政治正确”,因此也就难以获得西方的支持。在这种情况下,基建能力强、融资能力强、又不附加政治条件的中国投资就成了亚明的理想选择。于是,用于联接首都马累和机场岛的中马友谊大桥、用于发展旅游业的易卜拉欣-纳西尔国际机场改扩建项目和北马累环礁旅游岛项目、用于异地集中安置移民的胡鲁马累7000套保障性住房项目、胡鲁马累岛电厂项目全部由中国融资、建设。
与此同时,2017年12月亚明与中国签订了马尔代夫历史上第一个自贸协定,使其成为继巴基斯坦之后,第二个与中国签署自贸协定的南亚国家。此后,亚明在访华期间,还与中方签订了《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印度自马尔代夫1965年完全独立以来,一直视马尔代夫为其势力范围,因此亚明的举动很快就引来了印度的强烈不满。马尔代夫成为频频外访的印度总理莫迪唯一还没有造访过的南亚-印度洋国家。
外交上的变化是亚明政治策略变化的触发因素。马尔代夫国内针对亚明的骚乱、示威明显增多,这背后不乏印度身影。卡内基印度中心主任、印度学者拉贾·莫汉(Raja Mohan)的发言极具启示性:“虽然印度历来反对他国干涉其内政……但是并不反对印度自己干涉周边国家的内政——1971年肢解巴基斯坦;上世纪80年代末干涉斯里兰卡内战;2015年干涉尼泊尔大选”。对于干涉马尔代夫内政,一位印度著名智库专家就直言不讳地提到,“组织更加强有力的反对派;激活在马尔代夫国内的‘隐藏资产’发起抗议示威;打断马尔代夫政府的运行;在极端情况下像1988年一样进行军事干涉”都是印度能力范围内可以做到的选项。
面对愈演愈烈的反对,亚明选择将内政冲突升级,今年2月份以来他不仅逮捕了反对派议员、最高法院法官等一批重要人物,还在议会的压力和最高法院的弹劾威胁下,宣布全国进入为期15天的紧急状态。这些举动为美国、印度等国以“破坏民主”为由打压亚明提供了最好的借口。流亡海外的马尔代夫前总统纳希德甚至在推特上公开表示,“请求印度派遣由军方支持的特使前往马尔代夫,敦促政府释放被逮捕的法官和其他人”。
印度和西方的焦虑
从选举前后的情势看,萨利赫以134616 票战胜亚明的96132票而胜选似乎是一次意外。在选举之前,舆论广泛认为现任总统亚明可以安全获得连任,但是选举的结果却出乎所有人预料。
现年56岁的萨利赫从加尧姆时代开始就活跃在马尔代夫政坛,是一位宪法专家和民主活动家,从2011年起就担任马尔代夫议会多数派领袖。反对党马尔代夫民主党(the Maldivian Democratic Party,马民党)遭受亚明的铁腕打击后,多数高层人员或被捕入狱或流放海外。流亡之中的纳希德仍是马民党主席,但是由于身背刑事诉讼无法参与大选。因此,马民党与共和党(Jumhooree Party)、正义党(Adhaalath party)组成的联盟共同选择了萨利赫作为反对党联合候选人参加选举。
原本反对党联盟并没有对此次大选有什么期待,因此从大选前直到大选后,都不遗余力地宣称这次选举“不公平”。尽管此次投票率已经高达90%,但反对党联盟直到马尔代夫选举委员会(Maldives Election Commission)宣布萨利赫获得了多数选票,才改口拥护大选结果。
与此同时,印度在大选前后的存在也很抢眼。在大选即将拉开帷幕之际,执政的印人党联邦院议员苏布拉曼尼安·斯瓦米(Subramanian Swamy)甚至公开宣称,如果马尔代夫选举的结果被操控,印度将直接入侵马尔代夫。虽然印度外交部对斯瓦米的出格言论保持距离,但是却折射出印度政坛整体对于马尔代夫选情的焦虑之情。这正是为什么马尔代夫大选还没有正式公布结果,印度外交部就违反惯例,在仅有初步预测的情况下就迫不及待地祝贺萨利赫胜选。
和印度如出一辙,美国也在8月威胁称,如果大选没有做到“自由和公平”,美国将直接制裁牵涉其中的马尔代夫官员。选前,欧盟也声称马尔代夫大选“连监选的基本条件都没有满足”。有趣的是,当时欧盟和美国都拒绝向马尔代夫派出选举监选团队,生怕一旦出现他们不愿接受的结果,派出监选等于为这种结果背书。结果,当美国和欧盟最后发现是萨利赫胜选,之前的这些指责和质疑顷刻烟消云散,原来被西方指为漏洞百出的选举转身变为公平公正的顺利政权交接。
大选后的马尔代夫
国内外舆论之所以广泛认为亚明可以在此次大选中获得胜利,除了美、欧、印声称的铁腕政治之外,亚明带领马尔代夫获得年均超过5%的经济增长和“看得见、摸得着”的基础设施巨变是最重要的原因。
长达1.4公里的中马友谊大桥今年8月30日通车,总统亚明亲自出席通车典礼,为大选献礼的意味不言而喻。中马大桥可以说是马尔代夫经济发展战略的核心:为了改善首都马累拥挤不堪的居住环境,马尔代夫政府正在与机场岛毗邻的胡鲁马累岛上建造惠民住房,而中马友谊大桥的开通实现了马累岛、机场岛、胡鲁马累岛之间的三岛互联,实现了马累翻天覆地的变化。
包括中马友谊大桥在内,亚明主持修建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改变了马尔代夫根本面貌,同时也是促进长远发展的关键措施。但是,亚明对内的铁腕政治,导致名目繁多的反对派最后纷纷走向联合,再加上印度、西方不遗余力地宣传鼓动,使得亚明在马尔代夫政局中陷入了事倍功半,吃力不讨好的泥潭。
尽管马尔代夫此番反对派胜选,对于中马关系的前景也不必过于担忧。中国真心诚意为广大“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带去优质产能、充沛资金、适销技术以及适应他们实际情况的发展模式,这并不是一两次政局变动就可以改变的。就像2015年斯里兰卡大选所昭示的那样,中国作为南亚太平洋地区最积极的投资者和最活跃的供应商,其价值独立于政治倾向存在,不管是谁最终当选,都不太可能彻底与中国隔断。
反过头来,中国在推进落实“一带一路”倡议时也应注重防控政治风险。从斯里兰卡到巴基斯坦,到马来西亚,再到现在的马尔代夫,每次政权更替都成了全局性且常常带有洗牌性质的挑战。要确保共建“一带一路”倡议走深走实,行稳致远,就必须要在项目透明度、社会效益性上持续用力,久久为功。
(作者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际合作中心咨询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