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扶桑谈|党团利益+民众生活保守主义=安倍连任自民党总裁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洪诗鸿

2018-09-22 08:41  来源:澎湃新闻

9月20日,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尘埃落定,现任总裁安倍晋三获取了810票中的553票得以连任,由于自民党在国会占据多数,这意味着安倍将成为战后任期最长的首相。另外一个竞争者石破茂得到的了254票,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比原来预测的票数还要多50票以上,因此被认为虽败犹荣,将继续在党内保持存在感。
缺乏民意支持的安倍为何能连任?
这次选举虽然只是自民党总裁选举,但由于实际上是在选首相,所以日本一般民众的关注度还是比较高的。安倍本人以及内阁从去年开始被揭发介入森有学园和加计学园的丑闻,民调支持率一度跌至30%。这次总裁选举前,日本经济新闻和东京电视台的联合民调显示,安倍支持率只有45%,而不支持他的有47%,但自民党总裁选举是间接选举,在党内支持率高的安倍还是赢了。
这次选举有810张票,国会议员和地方党员(按各地党员比例分配后汇总)各有405票,最终,安倍在国会议员中得了329票,地方党员中得了224票,总计553票;石破茂的国会票是73票,地方党员票181票,共254票。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日本民众中最有人气的明日之星,自民党副干事长小泉进次郎(原首相小泉纯一郎之子)明知没有胜算,最后关头还是把票投给了石破。
显然,安倍在国会议员中得到了压倒性的支持,而在地方党员票方面的优势就没有那么明显,而后者更接近民意的诉求。
为什么会出现国会议员和民意不一致的情况?可以从安倍和石破两个人的政治诉求、经济运作与党团利益的关系三个方面做一些分析。
首先是政治诉求,安倍在此次选举前提出的最主要的政纲是修改宪法,放弃不拥有军队的条款;在外交上,日美关系优先,配合美国建立印太联盟。而石破茂在政治上要求慎重对待修宪,取得国民更多的理解之后再来考虑这个问题;经济上他呼吁消除地区之间的经济差距,解决个人所得差距拉大、贫富不均的问题,重视对中、韩和亚洲其他国家的关系。
石破茂的这些政策是比较符合现在日本一般民众的想法的,但自民党是日本保守政治的大本营,特别是在国会议员当中,面对世界局势的变幻莫测以及中国发展等问题,他们更倾向于亲美御华。自民党当中也不乏亲华人士,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部分人日益减少,因此安倍的修宪和亲美的政治态度,并没有在党内引起过多的担忧。而且安倍在近两年不断与中国修好,显示了他巧妙的政治平衡术和表演能力,让在中国市场有各种各样利益的企业能够安心,所以虽然普通民众对安倍的保守倾向有一定的忧虑,超过50%的民众不赞成修宪,但这在自民党党内并没有成为当选的阻力。
求稳的民众是安倍长期执政的土壤
这次选举反映民众心态的一个关键词,就是求稳定,特别是经济政策以及政权的稳定是很多人的愿望。这是因为安倍政权之前十年政权和首相更替太快,经济政策的反复让许多人不知所措,安倍之前的民主党政权为了健全日本的财政,削减财政赤字,大幅删减公共基础建设投资,影响到将近600万人的工作,因此民间普遍对民主党的紧缩政策产生了不满情绪。
安倍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上台的,他上台以后一反民主党做法:一是让日元贬值,使出口企业增加价格竞争力;二是重新恢复各种基础建设投资,日本的建筑业因此呈现出空前的繁荣;三是推行减税以及一系列的金融宽松政策,并政府资金进入股市,拉抬上市公司的股价之余也让一般的股民在股市中获利,即所谓的“安倍经济学”。在前两年世界经济持续扩张的利好形势下,这些政策显示出一定效果,因此得到经济界的支持。这次选举,安倍继续打“安倍经济学”的牌,从而得到了党内既得利益者的拥护,因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和许多基础建设项目的上马让多数执政党国会议员拥有了大量有形无形的资源。
而建筑行业选民人数众多,这对议员的连任至关重要。2012年众议院选举时,“安倍经济学”振兴经济的诉求让自民党的议席从原来的176席猛增到294席。2013年参议院选举,自民党增加31席,2016年改选时又增加了6席。几年下来,“安倍经济学”让自民党议席增加到了400个左右,超过国会议员总数的2/3,这些因安倍而当选的议员自然是安倍最衷心的拥护者。
安倍长期政权来源于经济运作的暂时成功,而“安倍经济学”是冒着牺牲金融政策后续调节功能和财政赤字增加的危险的,其副作用日后会慢慢显现,但就凭当下的经济增长效果,就足以让追求经济安定的选民在近年的历次选举中选择安倍,即使其中的许多人并不赞成其修宪的主张和保守的意识形态。但为了维持目前的生活水准而产生的对安倍经济学的期待,就减弱了他们对政权政治姿态和理念的敏感度。
消费的低欲望、对政治的不关心、缺乏积极的社会改良态度,这被称为生活保守主义,持这种理念的人甚至对方圆500米之外的事情也漠不关心。或许如同一句日语俚语所说的:宁要住惯的地狱也不去陌生的国度(知らない国より慣れた地獄)。
1970年代以后这种生活保守主义在日本社会的弥漫,是自民党这类保守政党得以长期执政的最深厚的土壤。在这种社会氛围之下,经济的成功和安定强化了政企关系和政权的稳定,加上间接民主制的选举框架,使得经济的安定成了长期政权的根本保障,而可以实现这种经济安定的政治人物,其政治理念甚至操守往往被忽视。
这是日本现代选举制度的局限,也是周边国家需要面对的现实。
(作者系日本阪南大学流通学部经济学教授,本文由国际问题自媒体“世界灵敏度”独家供稿)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