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容克的“欧洲主权时刻”:别再幻想依靠美国,欧洲自己得硬气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杨国栋

2018-09-19 14:13  来源:澎湃新闻

任期即将届满的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视觉中国 资料
2018年9月12日,任期即将届满的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向欧洲议会发表了其任内最后一场国情咨文,对过去四年任期内的工作和成绩进行了总结,同时对欧洲一体化的未来方向提出了期待。有意思的是,在国情咨文中容克从外交、货币联盟、安全、移民、贸易、欧非关系等方面对欧盟现行和未来政策洋洋洒洒谈了许多,主权一词出现的次数寥寥可数,但国情咨文的标题却恰恰选择了一个似乎与内容联系并不密切的词:欧洲主权时刻。事实上,如果对容克在本次国情咨文中所试图向外界传递的信息进行解读和把握,似可理解容克对这一标题选择的用意。
不能再幻想依靠旧盟友
首先,“欧洲主权时刻”的第一层用意指向欧盟对外的独立自主。事实上,自从特朗普在美国上台特别是特朗普在北约、贸易、伊朗核问题等问题上对欧盟发难以来,无论是诸如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还是欧盟主要成员国领导人如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等人都在持续地强调欧盟相对于美国独立自主的重要性。
一方面,容克和默克尔不断提醒欧洲人“不要继续生活在幻想中”,要走向自立自强的独立自主之路;另一方面,欧盟也在加快推进统一而自主的外交政策和独立的军事力量的创建。例如,在伊朗核协议的问题上,欧盟就坚守当初奥巴马、欧盟与伊朗所达成的核协议,并且不惜与特朗普威胁将要采取的制裁措施进行对抗。另外,在军事自主方面,欧盟成员国不久前签署了一项名为“永久结构性合作”的联合协议,涵盖军事训练、网络安全、海洋监控和战略指挥等17个合作项目,通过去年设立的欧洲防务基金为该合作项目提供资金支持。
在此次国情咨文中,一方面,容克以不点名的方式批评特朗普政策:“在今天的世界里,欧洲无法确信别人昨天说的那些话还是否算数”、“旧的盟友明天可能会不一样”;另一方面,相对于为降低敏感度而对共同防卫政策所轻描淡写地提及相比,容克对欧盟在未来国际政治中的角色提出了雄心勃勃的设想。容克提出,在未来的国际政治格局中,欧盟不应当继续满足于仅仅做一个旁观者或评论者,而应当是一个积极参与者和设计者。
此外,容克首次提出了欧元的国际角色问题。容克指出,欧盟的能源只有2%是进口自美国,但是欧盟能源进口的80%却是用美元结算的,这是“很荒谬的”;同样“荒谬的是,欧洲公司购买欧洲飞机也要用美元而非欧元结算”。因此,欧盟从明年开始应当在欧元的国际角色问题上进行努力,在欧元启用二十周年之际让欧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充分发挥其角色。然而,打铁还需自身硬,为了实现欧盟外交和欧元的国际地位的提升,只有欧盟外交政策的统一化和欧元区经济与货币联盟的强化才能为其提供坚实的基础。一体化的深化就指向了容克国情咨文标题“欧洲主权时刻”的第二层含义。
欧洲一体化还需更给力
“欧洲主权时刻”的第二层含义指向欧洲一体化的深化,即成员国的主权应当更多地汇集到欧盟层面,甚至实现欧盟与成员国主权分配的天平倒向欧盟一方。
容克在国情咨文中的第二个重点便是欧洲一体化在各个领域中的深化。首先,容克强调了欧盟在移民问题上的合作,在展示欧盟在控制移民数量流入、加快遣返不合资格的无证移民等方面的治理绩效,同时再次呼吁成员国在团结原则和移民流入得到有效控制的前提下合作解决已接纳移民的责任分担问题。
其次,容克提出各成员国应当强化共同外交政策;为实现这一目的,欧盟委员会将提案建议在欧盟外交政策某些领域中(如人权议题和平民事务等)的决策机制改为更有效率即制定统一政策的门槛更低的特定多数决制度。
第三,针对欧盟内部的对立和纷争,容克一方面再次强调了作为欧盟价值的民主法治等的重要性——这恰恰与当天欧洲议会通过的对匈牙利违反欧盟基本价值的行为启动调查和制裁机制的决议相呼应;另一方面,容克也重申了维护欧洲法院判决的权威性,欧洲法院的判决必须得到执行。
事实上,在欧洲一体化的过程中的最大推动力就是通过司法判决进行统一的欧盟法律体系建构的欧洲法院。在布鲁塞尔与东欧国家的政治对立日益加剧之际,容克似乎希望在政治手段之外通过多年来行之有效的“通过法律实现的一体化”的途径来解决东西欧之间的政治争端。
最后,为了回应和消解欧盟成员国之中风起云涌的民族主义运动,容克在讲话中避免塑造“欧盟vs 成员国民族主义”的格局,而是选择了将成员国民族主义纳入欧洲爱国主义的表达方式——“我们既是欧洲人也是各民族之人,两者并不互斥”、“爱欧洲就是爱各民族。爱你的民族就是爱欧洲”以及“爱国主义是一种美德”——试图避免形成欧盟与民族国家的对立而是将对欧盟的认同纳入到各国公民对本国本民族的认同之中并成为其一部分。这一努力是否成功将有待观察。
容克“引外逼内”的方式仍将继续
此外,面对着明年即将到来的新一届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的选举,容克还特别提到了欧盟民主的深化问题。
在上一次的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中,欧洲议会中诸政党党团所提出的“首席候选人”(即党团领导人)制度和欧洲议会所通过的要求欧洲理事会提名议会选举的第一大党团的首席候选人为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的决议最终促成了容克委员会的当选,增强了欧洲议会对欧盟委员会的控制以及欧盟委员会主席相对于成员国的独立性,欧盟的政治制度也开始走向议会内阁制的方向。
在过去四年任期中,较之前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扮演了更为独立自主和积极能动的角色,这虽然与容克的个人风格有关,但与前述选举和提名制度的改革也是分不开的。因此,在本次国情咨文中,容克表示希望即将到来的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主席选举仍然可以延续上一次的“首席候选人”制度和欧洲议会的相关决议的做法;同时,容克也呼应了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的打破欧洲议会选举的国家界限的建议,呼吁各成员国最晚于2024年欧洲议会的选举中采用跨国的“泛欧洲名单”的方式提名欧洲议会议员的候选人并进行投票。
由于鲜明的个人领导风格,容克在本届欧盟委员会任期之中已经招致各成员国领导人的抱怨,许多人也将容克的此次国情咨文看作容克的告别演讲和“执政遗产”。然而,如果明年的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选举仍然延续2014年的选举方式并且容克继续被提名为欧洲人民党的“首席候选人”的话,他仍然有可能续任欧盟委员会主席——从目前的政党格局来看,欧洲人民党在下一届欧洲议会中几乎笃定将继续是第一大党。
无论容克是否续任欧盟委员会主席,他所采取的“引外部国际政治经济压力倒逼欧盟内部的一体化深化”的做法仍将是未来欧洲一体化深化的重要方式。
(作者系西南政法大学讲师)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