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一位韩国人的第三次“文金会”猜想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申在原

2018-09-17 18:44  来源:澎湃新闻

9月18日至20日,第三次“文金会”即将于在朝鲜平壤举行。
此番“第三次韩朝峰会”与前两次相比,有着“更上一层楼”的使命。若不顺利,对已经遭遇支持率下跌的文在寅政府将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而此次峰会若顺利结束,朝鲜半岛所遗留的历史问题很可能将迎刃而解。
电费、水军、难民、经济:文在寅的压力
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以来,一直致力于韩朝关系改善。去年年底,朝鲜半岛一直笼罩在紧张局势之下,朝鲜半岛大有战争一触即发之势。借着冬奥会的召开,文在寅政府与朝鲜政府迅速展开“冬奥外交”,缓解了朝鲜半岛紧张局势。随后,第一次韩朝峰会圆满落幕。此次“世纪之谈”极其顺利,双方领导人谈笑风生,互相邀请跨越三八线,取得了可观的成就——《为实现半岛和平、繁荣和统一的板门店宣言》(简称“《板门店宣言》”)。紧接着,一系列的外交活动逐步展开:金正恩三次访华、第二次韩朝峰会、美朝新加坡峰会等。国际社会对韩国的外交角色表示认可和赞赏的同时,韩国民众也对文在寅的努力给予了高度评价:文在寅政府不但在地方选举大获全胜,支持率也是居高不下(70-80%)。
9月14日,在朝鲜开城工业园,韩朝官员在韩朝共同联络事务所启动仪式上合影。 新华社 图
然而,过于注重外交,难免会忽视内政。近期文在寅的支持率陡然暴跌,从五月初的83%陡降至如今的53%,短短三个月损失了30%,降幅接近40%。不少韩国民众认为,文在寅一门心思搞外交,忘了民生大计。
1.电费
今年韩国面临有史以来最热的夏天——首尔温度高达38度。自1907年韩国气象局正式成立,并开始计量温度以来,今年首尔的高温打破了近111年的记录,创下了史上最高温度。面对暴热的夏天,韩国民众十分犹豫是否要开空调。
目前,韩国采用的电费计算制度为电费累进制,即根据使用量的不同,缴纳不同的费用。这意味着长时间开空调意味着天价电费账单。根据相关数据,韩国居民用电量若提升25%,则电费会飙升63.4%。虽然政府后来对这一不合理的电费计算方式进行了调整,但因为时已晚,民愤已聚。
2.水军
2018年,韩国在野党指控文在寅曾在选举期间大肆雇用水军,控制舆论,以不正当的方式成为韩国总统。在野党派进一步指出,文在寅在选举期间,在多个社交媒体、网络批评前任政府。此消息爆出后,文在寅所属派系的公职人员金景秀等6人便已遭到韩国检方调查。由于调查初期文对韩朝关系回暖贡献巨大,调查并未认真进行;但随着调查的深入,检方发现,文在寅所属团队职员确实有参与并实施雇用水军、制造水贴等事件。9月6日审判后,以金某为首的在职官员承认其所作所为,并表示忏悔。根据检方披露信息,金某通过大数据计算软件参与141万余网络讨论,并且通过“点赞、踩”系统参与舆论导向118万余件。虽然涉案人员公开道歉,但文在寅政府的信誉已受到损害。
3.《难民法》
2018年初至今,超过500多名也门难民涌入济州岛,进行难民申请。此消息发酵后,韩国多数团体纷纷向青瓦台情愿抗议、要求遣返这些难民。虽然韩国政府立即表态加强安全管理、并对难民申请者进行严格检查、取消对也门的免签制度,但大多数人认为,政府此次失态意味着管理不当和无能,应取消《难民法》。
根据韩国的《难民法》规定,一旦有外国人申请难民,韩国政府需要花费一定时间去调查审核其难民申请资料。通常而言,此番调查一般需要半年至一年时间。在审核期间,难民申请者则会被颁发半年至一年的签证。同时,韩国政府需要向难民申请者提供基本生活费、住宿、医疗保险等社会福利。此外,若同行的家属中有未成年者,可以在当地申请入学,同韩国本地学生一起接受初等、中等教育。若审核的时间超过半年,难民申请者则可以在当地申请就业。若申请没有通过,难民申请者可以向当局上诉,要求重新审理,一般需要耗费两年至三年时间。简言之,外国人一旦在韩国(主要是在济州岛)申请难民,韩国当局则需要使用纳税人的钱维持难民申请者的生活。因此,不少外国人利用这一漏洞前来韩国就业,最终引起韩国民众不满。更严重的是,很多人在获取难民签证之后偷渡入境,警方很少能够完全掌握偷渡入境的外国人。这无疑加剧了韩国社会的安全隐患,让更多的韩国人对《难民法》有负面情绪。
然而,面对不安的民众,文在寅政府以“取消难民法比较困难,但是会加强安全管理”来回应,被认为缺乏解决问题的诚意。
4.经济
文在寅上台以后,确实进行了经济改革,他的经济方案——工资导向型经济(Wage-led growth)也确实有所成效。他向最低劳动报酬开刀,进行了如下调整:
图1:数据来源:韩国最低收入委员会(Minimum Wage Commission),括号中的数字单位为人民币。
然而,韩国统计部发布的7月份就业数据表明,2018年1月韩国就业人口同比增加尚有33.4万人;到了6月,仅有10.6万人;7月更是少到0.5万人,创下了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对比前任总统朴槿惠,其执政第一年7月与第二年7月,就业人数同比增长为50.6万人,可见文在寅的经济改革并不成功。此外,30~40岁年龄段的就业率还暴跌了不少。制造业就业率也未能幸免:韩国造船业界8月发布消息称,现代重工业、三星重工业、大宇造船海洋等大型造船企业,计划今年下半年进行裁员,规模至少超过3000人。
韩国多数经济学家和专家表示,文在寅的败笔在于:1. 薪资水平是否会促成经济增长尚没有定论,盲目提高薪资水平不可取。2. 经济成长和所得之间的因果关系本末倒置。3. 单方面考虑了薪资提升对总需求的影响,忽视了其对总供给(如物价上升)的影响。4. 生产力尚未提升的情况下提升最低薪资会降低企业的竞争力,从长期来看会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时至今日,文在寅政府在促进就业方面的开销已经达到了54兆韩元(约等于54亿美元),然而成效不彰,韩国民众肯定不满,甚至已经有人情愿弹劾文在寅。韩国政治学界称,文为韩国外交立了大功,却在内政民生上犯下大错,甚至认为他功不抵过。
第三次韩朝峰会的意义
笔者以为,此次第三次“文金会”将不仅仅限于无核化议程,还很有可能会涉及经济建设的内容。此次随文在寅赴朝鲜的人员中,包括三星集团、现代汽车、SK集团、LG集团这四大企业的高管,似乎预示着经济内容在此次“文金会”所占的分量不小。此举有两个目的:一方面,帮助朝鲜解决朝鲜内部的经济问题。通过朝鲜半岛经济建设的相关会谈,可以缓解朝鲜的经济压力。与此同时,朝鲜可以逐步回到正常的国际社会团体中的一员,暗示联合国的对朝经济制裁可以放缓甚至解除。
5月26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左)在板门店朝方一侧的统一阁与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举行会晤。 新华社 图
另一方面,缓解文在寅本身的内政压力。正如上述所言,文在寅由于经济问题遭到了韩国民众的批评。对此,文在寅于9月1日的党政全员大会上正式提出了“朝鲜半岛经济共同体”这一概念。他进一步指出,在朝鲜半岛上建立完全无核化的和平机制,并在这一基础上建立朝鲜半岛经济共同体的新经济制度。
简言之,这一次的韩朝峰会更多的是为“承上启下”,回顾之前所达成的一系列协议,商讨日后的合作,同时进一步探讨增进两国感情的民间交流方案等,为日后的正式建立外交模式打下基础。
笔者假设,若第三次韩朝峰会成功召开,则很有可能按照以下的场景进行:
1.第73届联合国大会将会于9月18日召开,由于第三次韩朝峰会与联大会期相撞,文在寅和金正恩应该无法参加联合国大会了。但是,9月26日,联合国大会主席将会召开“纪念和促进彻底消除核武器国际日”的高级会议,朝鲜可以派代表参加此次会议,汇报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同时提出关于针对朝鲜经济制裁方面的意见。这一举动可以认为朝鲜正式宣布愿意重新融入国际社会,同时,可以同美国代表、韩国代表、甚至中国代表商谈召开四国会议。
2.确定举办三国(韩、朝、美)或四国(中、韩、朝、美)会议,并正式签署《终战宣言》。
3.韩国和朝鲜进一步商讨朝鲜半岛经济合作、促进民间交流等,直至韩朝相互开放国境,正式建立外交关系。
当然,以上皆为建立在第三次韩朝峰会成功召开的前提下进行的一个合理性分析,但并不意味着一定会按照上述设想发展。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朝鲜半岛局势日益明朗,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其实,自韩国正式建国以来,经济、安保是每一任总统都会面临的两个问题。对多数总统而言,经济问题属于可以解决的问题(虽然最后成果一般),但是安保问题,即韩朝关系是最难处理的问题。对于文在寅总统而言,安保问题可以说已经迈出了一大步,在剩下的任期内,若是能够刺激韩国经济建设,很有可能会成为“第一位正常离职退休的总统”。
(作者系浙江大学韩国籍留学生)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