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直击现场

失联11年武大毕业生与家人团聚:一直在当厨师,想重新开始

澎湃新闻记者 朱莹 胡芮默 实习生 包一春 庞家慷 刘芷珊

2018-09-14 13:10  来源:澎湃新闻

 “在外这些年也想过回家,但一直没有勇气。”
9月13日上午,与家人失联11年的武汉大学毕业生黄坚(化名)回到了江西宜黄县老家,跪拜在父母面前,含泪向父母道歉。
黄坚到家后跪倒在病弱的老父亲面前。红星新闻 图
黄坚说,离家14年未归,自己也有苦衷,他曾给家里座机打过几次电话,未能打通,觉得很愧疚、对不起家人。
1999年,黄坚以573分考入武汉大学历史系。大学毕业后,到杭州等地找工作。一直到2007年4月,最后一通电话后,与家人彻底失联。
今年9月,72岁的黄父患有严重的气喘病,住过5次院,希望能见儿子一面,“我快要死了,我怕见不到他,我只要听听他说话的声音就够了。”
黄坚看到媒体报道后,赶回家与亲友团聚。他说:“以前有些心态不好,没看开。现在想重新开始生活,尝试新的人生。”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了解到,黄坚离开杭州到上海闯荡的10多年,一直在杨浦区的餐饮店做大厨。与他共事过的王辉(化名)说:“(之前)不知道他是大学生,但感觉他知识蛮多的。”
“14年了,你终于回家了”
9月13日晚,在宜黄县黄坚哥哥的家里,白天络绎不断前来看望他的亲友先后离去。
身着一件粉丝T恤的黄坚身形瘦削,厚重的刘海遮住了额头,看起来不像是39岁的人。初见时他有些沉默,待熟悉后便谈锋甚健。
回家前,黄坚在上海杨浦区五角场附近一家餐饮店做厨师。9月11日下午休息的时候,从网上看到了家人寻找自己的报道。其中一张照片中,父亲瘦骨嶙嶙,鼻子上还插着吸氧的管子,“记忆中我爸身体一直还可以,看到他身体不好,挺震惊的。”
“感觉自己这么多年出来不划算,也没有过得好,跟家里的关系也闹僵了。”黄坚说,看到报道后,他马上向餐饮店老板请假一个月,当晚便预定了从上海回抚州的顺风车。
第二日晚十点,他坐上了回老家的车,一路上心情忐忑,期待又紧张。哥哥黄建华打电话安慰他,“他说过去了就让它过去,自己看开一点。”
9月13日早上到了江西抚州,接着坐中巴车到宜黄。看着沿途风貌,黄坚感慨:“家乡变化大,感觉自己反而有点跟不上潮流了。”
上午11点多,黄坚来到哥哥新家所在的小区,亲友们放起了鞭炮,站在小区门口迎接他回家。看到母亲,黄坚“扑通”一声跪倒在母亲面前。之后在家中看到腿脚不便的父亲,再次跪倒在地。父亲用手抚摸着他的背,颤抖的声音说“14年了,你终于回家了。”
当天中午和晚上,黄家人在家附近一家餐馆招待亲友,黄坚和亲友一一打招呼,敬酒,“看到亲人很舒服,看到他们变得好,自己很羞愧。”
黄坚坦言,看到以前的亲戚朋友,“该成家的成家,该立业的立业,自己一无所有,心理落差肯定有。但这些是自己造成的,自己必须面对。”
打工后复读考上大学
此前,黄坚多位同学及家人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黄坚性格有些内向,不喜欢与人交流。黄坚不认同这一说法,“我感觉我不怎么孤僻,我的性格既不外向也不内向,聊得来的我就多聊一句,不想聊的我就不聊。”
他说,自己小时候“性格好,还比较开朗”。五六年级时,会和哥哥帮妈妈推着板车卖豆腐,扯着嗓子大声吆喝。
在他记忆中,父母没怎么读过书,对自己管教不多。小学时,他能考班上前三名;初一时喜欢上玩游戏,成绩掉了;到初三又好了起来,能到班级前十名。
1998年第一次参加高考时,黄坚只考了470多分,没达到专科分数线,“如果能达到专科分数线,我都走了,不再复读了。”
那个暑假,他跟着在建筑公司工作的爸爸打了两个月的小工,提水泥、递砖,什么都干,“很辛苦,不想以后也这样过,所以想去复读再考大学。”
第二年,他以573分考上武汉大学。入学后他发现,“人家的分比我高很多,心里就有了落差。”
黄坚被调剂到了分数相对较低的历史专业,他不喜欢所学专业,成绩经常倒数,“我现在的想法就是宁愿读二流大学的一流专业,也不愿读一流大学的二流专业。”
大学毕业后,黄坚两度报考硕士研究生,都没能成功。之后去杭州、上海等地工作,“我刚到上海的时候第一晚住在网吧里,身份证掉了,不敢打电话回家。”随后几年里,黄坚一直觉得自己过得不如意,更不愿意与家人联系。
对外说是高中毕业生,做了十多年厨师
黄坚一心想出去闯荡,不想一辈子待在小县城,父亲希望他回去教书,“大学里学的专业没有教你怎么教书,是综合性研究历史的。我感觉自己不能胜任(教师工作),就出来了。”
刚毕业时,黄坚对未来很有信心。但是步入社会一两年后,发现没有工作经验,什么东西都要重新开始,“变得有点心灰气冷了,就是这种落差。”
身份证丢失后,他一度靠打短工生存,担心被人说闲话,便说自己是高中毕业的。对于在外闯荡的10多年,黄坚说“出去这么多年不太容易”,“有些心事,你根本不能跟人家分享,因为他不懂你的生活。”
曾与黄坚共事过的王辉(化名)说,大约在2007年,他在上海五角场附近的一家饭店工作。王辉说,黄坚是店里的厨师,一直做到2013年左右才离开,“(之前)不知道他是大学生,但感觉他知识蛮多的”。
这以后,黄坚又转到上海五角场附近另一家餐饮店。店里一位负责人说,黄坚在这里当了五六年厨师,平时住在店铺附近一老公房改造的员工宿舍里,“他中间到过(上海)宝山一段时间,后面又回来这里做了”。在他眼里,黄坚性格不错,不太爱说话,但有时会和大家聊聊天。
黄坚说,在外这些年,自己也想回家,但一直没有勇气。如果没看到网上的报道,也迟早会回家,“有时候越是想证明自己,越是急于求成。越是这样,社会反而给你更多的磨难,反而达不到目标。我以前就是有时候心态不好,没看开。”
目前,黄坚想先把新身份证补办了,然后在家多陪伴家人,也让自己沉淀下来。13日晚,在老家街道上散步时,他感叹:“在大城市永远感觉不到家的归属感。”

【对话】
“十多年不愿敞开心扉,也没交到真心朋友

澎湃新闻:媒体报道你的事情,你在不在乎?
黄坚木已成舟,网络媒体该知道的都知道了。现在的话,我也不在乎这个了。
澎湃新闻:会不会觉得有什么压力啊?
黄坚:有什么压力,反正我觉得没压力。你如果很看重就是压力,不看重就不是压力。
澎湃新闻:你昨天(9月12日)回来是不是心情有些紧张?
黄坚:我跟我哥通过一次电话就好多了,我哥说“过去了就让他过去了,自己看开一点”。
澎湃新闻:一路上看到家乡什么变化吗?
黄坚:有总是有吧。看到沿途(风貌)或是人,家乡变化大,感觉自己反而有点跟不上潮流了。
澎湃新闻:你觉得这些年自己变化大么?
黄坚:变化总是有吧,经历过这么多事,总得知道什么最重要。自己总得有个衡量,不会只顾某一样,忽略了另外一样。人总是在不断取舍中平衡,否则你老是走极端也不行。
澎湃新闻:回家心情怎么样?
黄坚:看到亲人(很)舒服。看到这么多年他们(亲友们)变得好,自己很羞愧。
澎湃新闻:为什么很羞愧?
黄坚:以前的小伙伴该成家的成家,该立业的立业,反而自己一无所有。所以说心理落差肯定有,是我自己造成的,我必须面对这些。
澎湃新闻:你觉得是什么导致这些落差的呢?
黄坚:怎么说呢,时代变化这么大,自己跟不上潮流。
澎湃新闻:觉得跟自己性格有没有关系?
黄坚:网上报道说我性格内向,你觉得我性格内向的吗?上(大)学的时候为什么不活跃,因为读书压力大呀。
澎湃新闻:你以前生活在什么样的状态中?
黄坚:我以前比较孤僻,都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有些心事你根本不能跟人家分享,因为他不懂得你的生活呀。
澎湃新闻:觉得别人不理解你是吧?
黄坚:也不是说不理解我。怎么会在我身上发生这么奇怪的事?人家觉得很不可理喻,但这事确确实实又发生在我身上,我怎么跟人家说?就是说你找不到特别知心的朋友,你不能敞开心扉,你就找不到知心的朋友,这是个双向的问题,你一直藏着掖着,别人也不会对你真心。
澎湃新闻:从小到大有没有真心的朋友?
黄坚:以前有啊,(很久)没联系,朋友就淡掉了。
澎湃新闻:刚毕业那会儿是不是心气比较高啊?
黄坚:我(大学)出来的时候是有这种想法,但是一走入社会以后(变了),去深圳、杭州找工作的时候,没有工作经验很难找(理想的工作)。
澎湃新闻:你小时候是个什么性格的人?
黄坚:我小时候性格好。那时候卖豆腐是大板车,(帮妈妈)推大板车去叫卖,能叫叔叔阿姨卖豆腐的。你说心态不好,性格不开朗,能做成生意么?
澎湃新闻:小时候你爸妈对你是什么样的教育啊?
黄坚:我爸妈不怎么识字,不怎么管,完全就是散养。因为父母每天要干活,哪有时间去照顾你,每天都给你做饭吃,已经很好了。
澎湃新闻:你觉得爸爸妈妈他们有没有什么变化?
黄坚:肯定有啊,人都老了嘛。自己儿子十几年没联系,人都会难受,做父母的都是这个想法。
澎湃新闻:看到爸爸妈妈什么样的心情?
黄坚:反正愧疚,说实话。
澎湃新闻: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报道应该不会回来?
黄坚:迟早会回,早晚的问题。
责任编辑:储静伟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